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爱到极致
    向南一句老婆,惹得师妮可的脸又红了几分,娇羞不已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向南。

    向阳和裴女士见了,开心的大笑起来。

    向南为了赔罪,连忙叉了一块水果给师妮可。

    师妮可虽然害羞,但却不矫情,随后和长辈们开心的聊天。

    向家的长辈越看师妮可越觉得娇人可爱,心里就盼着向南早点把她娶回家。

    可是向阳心里还是有些没底,那天虽和孟女士一起吃了个饭,但看顾怀远的表现,总觉得儿子和可可的婚事不会这么顺遂。

    时间一晃而过,向南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快十点了。

    看着师妮可和自己家人相处的这么好,向南心里很是开心,不过脑海里想着另外一件事,于是开口道:“爸妈,时间不早了,我和可可先回去了!”

    正和师妮可聊得火热的裴女士,听到儿子说离开,不由瞪了他一眼:“回哪里去啊,这不就是你的家!”

    这的确是向南的家,但目前他和师妮可的爱巢却是在玉锦豪园啊!

    师妮可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是有点晚了!

    不过看到未来婆婆这么一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是啊,南南这不是你的家吗?晚上就住家里!”向奶奶连忙附和。

    额——不是吧!长辈们不会是想让她和向南住家里吧!

    别啊,还没过门就这么光明正大的住家里,好让人害羞啊!

    住家里,向南自然乐意之极,但关键的是可可愿不愿意。

    “可可,晚上就住家里吧!”抱孙心切的向奶奶直接帮向南开口。

    额——师妮可的脸瞬间泛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答应住下来,这有些让人难为情,不答应的话,又有些不好。

    向南似乎看穿她的为难,直接揽过她的肩膀:“可可,既然奶奶这么盛情留宿,那我们就住家里吧!”

    向南都这么说了,师妮可也就半推半就的留了下来。

    向南和师妮可一同上楼,关上房门后,向南一把搂着师妮可,将她抵在门上。

    “干嘛啊?”师妮可一惊。

    “为了奖励今晚表现优异的老婆,老公决定给你一个鼓励的香吻”话刚落,向南便低下头想攫住师妮可的红唇。

    师妮可俏皮的伸手一挡,向南的唇吻在她的手心上。

    “别这么猴急好不好?”师妮可娇瞪着向南。

    这几天,天天供应大鱼大肉,但是向南却老是一副吃不饱的样子。

    “谁让你这么可口啊!”向南吻了吻她的小手。

    虽然半推半就答应留宿,可是想想有很多不便的,譬如说没有换洗的衣服。

    师妮可嘟着小嘴:“没有换洗的衣服唉,还有明天要回家,到时候还得玉锦豪园整理一下行李”

    “呵呵,大不了我明天早点起来,回去帮你拿行李过来!”向南宠溺的笑道。

    既然向南都这么说了,师妮可也便安心了下来:“好吧,那你明天得早点回去,不然我没衣服穿!”

    “知道啦,亲爱的老婆”向南亲昵的摸了摸她的柔顺的头发。

    “我想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师妮可好奇向南的卧室是什么样的,不由推了推他。

    “呵呵,好啊,尽情参观吧!”向南随后放开师妮可。

    向南的房间装修风格偏向欧式风格,但布置的很温馨,原木色的地板,奶白色的墙壁,欧式壁灯,超豪华的欧式大床,让人看着就想睡觉!

    上次和表嫂来他家里,没有踏入他的卧室,这次师妮可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

    参观完后,向南从身后搂着她的芊腰:“怎么样,喜欢吗?”

    师妮可以设计师的眼光给予中肯的评价:“恩,喜欢,感觉又时尚又个性,而且还不乏温馨”

    “呵呵,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新房由你来布置”向南的唇凑到师妮可的耳旁,低喃道。

    “真的吗?”师妮可听到这句话,有些小小的兴奋。

    “当然是真的,一切依照你喜欢的风格来布置!”向南承诺道。

    师妮可背紧贴着向南那温热的胸膛,仰起头在向南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你真好了”

    “对老婆好是应该的!”向南脸上的表情很是愉悦,嘴角勾着一抹笑,性感的唇角贴着师妮可的耳朵,似有似无的轻轻的摩擦着。

    师妮可轻轻一颤,眉眼含笑:“你得一辈子都对我好!”

    向南轻轻的咬了一下师妮可那敏感的耳畔,低沉着嗓音:“恩,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

    “好痒啊!”师妮可身子轻颤着,娇笑的从向南怀里钻了出来,面对着他。

    灯光下,向南显得特别英俊,如黑潭般璀璨如钻的双眸,在长长的睫毛下闪耀着魅惑的魔力。解开的两颗纽扣的衬衫乍现出胸前那如蜜般的皮肤,很是性感,师妮可不由咽了下口水。

    向南嘴角扬起一抹淡笑:“被you惑吗?”

    “有点”鼻端都是向南的男性气息,汲了一口气,就有种万劫不复的感觉。

    向南慢慢逼近,鼻尖贴着师妮可的鼻尖,彼此的呼吸混合着,氤氲在唇边。

    向南那俊脸勾着一抹温柔儒雅的笑容,迷人的桃花眼显得那么玫瑰,不禁让师妮可受到极大的蛊惑。

    师妮可踮起脚尖,害羞又动容的,轻轻的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了自己的唇。

    向南的大手就势摁住师妮可的后脑勺,攫住她的红唇

    吻变得柔软而缠绵,不断地你进我退,你追我逐,互相汲取对方的香甜,互相探索着对方的极像,伴随着交织在一起的微弱压抑的喘息,幸福油然而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师妮可感觉自己像是水一样的软倒在向南的怀里,所有的思维都被他给掌控

    整个脑海只知道自己要亲密的吻着他,而他也在轻柔的吻着她。

    吻,带着火热的气息,却并不狂野,软软的,很缠绵

    终于,向南放开了师妮可,看着她满脸通红娇羞迷人的样子,嘴角顿时勾起一抹满足的笑意。

    师妮可微微喘息着,将自己的小脑袋埋进了向南的胸膛里,聆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这种感觉很幸福,很甜蜜。

    休息了一会儿,向南突然弯腰,将她横抱起来,师妮可惊呼一声:“干嘛?”

    这么温馨的时刻就被他给打破了。

    “洗澡”向南勾唇笑道。

    “我自己洗!”师妮可羞赧的挣扎了一下。

    “又不是没一起洗过!”向南边说边抱着她走进浴室。

    是一起洗过,而且还在浴室里做过两次,师妮可不由娇羞的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浴室弥漫着水蒸气,衣衫褪尽的两人,如同夏娃般的面对面站在。

    向南那精致的五官像是雕刻的一样精美迷人,长长的睫毛投下了一片狭长的阴影,很长很长,阴阴流转着某种you惑人的气质,高高的鼻梁,如山上雪般衬着幽光,拔卓挺立,很美很美

    在朦胧的灯光下,向南那修长挺拔身材,完全就像是一尊完美的雕塑。

    师妮可一时间有些看呆了,完全被他迷惑着,难以自拔

    “宝贝,我很帅吧?”见师妮可这般盯着自己,向南不由得意。

    当然帅啦,不然她怎么会爱他爱到如此痴迷呢?

    师妮可娇羞的小脸蒙上一层酡红:“还是我自己来吧,我不喜欢被别人帮忙洗澡的”

    “别人?我是别人呢?我是你老公”听到师妮可的拒绝,向南立马反驳。

    向南说完,直接采取行动,在湿漉漉的背上抹上沐浴露,随后轻轻的摩挲起来。

    们用膊矫。不到一会,白色的泡沫就覆盖了师妮可那淡粉色的肌肤。

    好吧,既然某人要帮自己洗澡就随他的意吧!

    鼻尖飘来沐浴液的香气,师妮可乖乖的站在那,嘴边噙着一丝窃笑。

    美色在前,说要帮自己洗澡的某人,此刻不知道忍得有多辛苦

    向南把师妮可脸上的偷笑的表情看着眼里,但却很认真的帮她洗澡,大手在师妮可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抹泡泡

    一股淡淡的暖流从师妮可的心窝里划过,这种被人珍爱的感觉,真的很美好很美好

    后背洗完,接着就是比后面来的更you惑,更喷血的前面。

    师妮可一转身目光就定格在大南南同学的身上,看他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不由吞了一下口水。

    向南貌似依旧很认真的帮师妮可洗澡,但是大南南同学却精神矍铄的在师妮可面前晃过来晃过去

    让师妮可的气息明显有些急促起来,当向南的手落在桃花源处

    电流瞬间蔓延至的头皮与脚趾

    师妮可的唇间不自禁的溢出一声娇.吟,一把抓住向南的大手:“不不要了,我自己来”

    可是话未落,师妮可的眼睛顿时睁大:“啊——”

    一时之间,师妮可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向南嘴角勾着一抹坏笑:“我会帮你洗的干干净净的!”

    向南确实说话算话,像是在擦拭一件极为珍贵的玉器,动作轻柔而缓慢,帮师妮可洗了一个干干净净的澡。

    但彼此都快憋得大汗淋漓,最后向南实在忍受不在,直接抱着师妮可在浴室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双打运动。

    明月当空照,星星都被淡淡的月色给吞噬掉了所有的光晕,清风吹过,大地的好像也变得沉闷安静了许多。

    幽幽的夜色里,宽大的床上,两个身子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香汗淋淋

    喘息不已

    师妮可无力的喘息着,向南实在是精力旺盛,太过强悍,接连几天,让她每晚都意乱情迷得无力招架

    “不不要了”师妮可的脸颊酡红万分,可偏又舍不得推拒他,咬着唇低吟着。

    这样的师妮可,向南爱到至极。

    听着她极为压抑的声音,向南一脸忍俊不禁,哑着嗓子说:“宝贝,想叫就叫吧,别憋坏了.”

    师妮可那双水眸中透出迷离的波光,白希的脸蛋红润如霞,小手紧紧的抓住肩膀,沉沦于他的攻势之中

    最终,抑制不住,尖叫出声

    一阵阵欢愉,一声声的欢呼,在卧室响起,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彼此沉沦于爱的海洋,快乐至极,幸福不已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朝阳从天际发白的地方露了出来,又没的霞光,从云层间筛落而下。大朵大朵的白云,被朝阳染成血红,苍穹广袤,染得云霞似一匹匹撕裂的锦缎,层层彩云,幻化成泼墨的流光,镶入发白的天际。

    向阳夫妇起床后,一脸的灿烂,昨晚听到儿子房间传来的声音,扰得两位心痒痒的,最后夫妻俩相视而笑,也开始做起成年男女热衷的双打运动来。

    向阳原本还担心今天向南和师妮可回家会不会被赶出来,还想着要不要给他保驾护航一下,但是经过这一夜,向阳完全相信自己儿子实力和能力,不用他出马,也能胜利凯旋。

    因为师妮可的交代,向南很早就醒来,洗漱完后,去玉锦豪园帮师妮可收拾行李回来。

    当向南拎着行李箱回到家,长辈们都已经吃过早饭了,唯独他和师妮可还没享用早餐。

    见向南上楼,裴女士特意交代道:“南南,要是可可没醒,就让她多睡一会,别吵醒她”

    向南嘴角轻扬,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向南见师妮可还在睡觉,不由放下行李,轻轻的退出房间。

    下楼吃完早餐后,向南和向阳夫妇在客厅商量,这次去见师妮可的家人送什么礼物为好。

    向阳知道师景仁的喜欢字画,不由将一副珍藏好些年的清代年间的字画包上,孟女士则选了一尊价值不菲,刀工精致,质地脂润的寿山石。

    至于,给何慧仪和师景和夫妇的礼物也都十分精致,价值连城!

    向阳夫妇把礼物都备好了,师妮可还没起床。

    室外阳光明媚,向南看了下时间,再次上楼。

    看着床上的师妮可那恬静的睡颜,向南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声音无限轻柔的叫道:“宝贝,我亲爱的小猪猪宝贝,起床吧,起床咯,太阳都晒pp咯”

    师妮可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瞳眸中有着迷茫的雾气:“老公几点了?”

    “已经九点半了!”向南嘴角含笑,温柔的回道。

    听到这个时间,师妮可瞬间从床上爬了起来:“啊——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啊!”

    第一次在未来婆家过夜就睡到日晒三竿,实在太丢人了。

    师妮可噼里啪啦的光着脚丫跑去浴室洗漱,向南看着她那可爱的摸样,嘴角的笑意不由变得更浓几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因为太迟叫醒师妮可,在去b市的一路上,师妮可便一直埋怨着向南。

    “好了,老婆,是我妈让我不要叫醒你的,你就别生气了!”向南温柔的哄着师妮可。

    “即使阿姨叫你,你也不能这么做啊,我以后怎么见你爸妈啊?”师妮可嘟嘴道。

    “老婆,我爸妈这么喜欢你,你就别在纠结这个了!”向南继续哄道。

    师妮可伸手捶了一下向南:“都怪你啦,昨晚折腾我这么久”

    不止昨晚,而是破处以后,几乎每天晚上都被向南折腾,而且一折腾就好几个小时,害的师妮可明显感觉睡眠不足。

    “恩恩,都怪我,都怪我”向南抓着师妮可的小手,主动承认错误。

    “哼,晚上回到我家,我自己一个人睡”师妮可嘟着小嘴哼了一声。

    “老婆,别这样吗?”向南一听师妮可要跟她分房,立马放软声音。

    师妮可不理睬他,气呼呼的将头转了过去。

    飞了两个半小时的航程,飞机顺利落地。

    下了飞机,恭候着的师锐开一眼便看到了向南和师妮可,再次见到他们,师锐开一眼便看出两人的郎情妾意,比s市看到的更加的缠绵。他可爱的妹妹被向南的爱情浸润得千娇百媚,越发楚楚动人了。

    “哈哈,锐哥,劳烦大舅子来接机,真是不敢当啊!”向南见了师锐开便眉开眼笑地寒暄着。。

    看到向南满面的春风,似乎在炫耀着他的情场得意,师锐开便有意挫挫他:“我是来接我妹的”

    向南不以为意,依旧笑着道:“哈哈,可可和我是一体的,接她就是接我”

    听到一体,师妮可立马想到昨晚的疯狂,小脸微微一红,偷偷掐了一把向南。

    向南赶紧收敛,师妮可笑着对师锐开道:“哥,走吧。我爸妈也在家么?”

    “在,知道你回来,都在家候着,你们就等着严刑拷打吧”师锐开看了眼向南坏坏地笑着,等着看向南的好戏。

    “没事,只要能把可可娶回家,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怕”

    向南没被吓到,倒是师妮可先吓住了:“不是吧,那么恐怖,那我还是不回去了。向南,我们还是买票回s市吧”

    向南不知道除了孟女士还有一员猛将——何惠仪是最彻底反对她们爱情的,而师妮可已经充分感觉到奶奶的是最顽固的反对派。

    师妮可在向南家备受到优待,自然希望向南道她家的时候也是愉快的,但显然,从师锐开的口风里可以预见向南此行定会受到冷落,她不想委屈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师妮可拉着向南要往售票厅走,向南心里暖暖的,一向冷静的可可这么做实在有点孩子气了,但却越发显现她对他的爱意。

    向南笑着拦住她,“怕啥,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我会用我对你的真诚的爱柔化她们的,相信我的能力”

    师锐开倚在劳斯莱斯上,带着墨镜的翩翩贵公子加上豪车自然让很多人侧目,他在b市可是响当当的知名人物,站几秒就会被人偷.拍,自然没有耐心在这陪着小情侣耗时间。

    师锐开戏谑地看着向南和师妮可:“呀呀你们两个真是不害臊,尽在我面前秀恩爱,演肉麻,我很忙的,再不走,我可不留下来给你们当司机”

    被老哥这么一说,师妮可也察觉自己的失态了,她颇不好意思赶紧上了车。

    师锐开在前面当司机,向南和师妮可完全无视这个灯泡,在后座手拉着手,没有缝隙地靠着坐在一块,这严重刺激着师锐开,不由故意轻咳着,示意两人这是公共场合。

    “锐哥,你感冒了?”向南笑问着,总觉得大舅子有些怪异。

    以前那么积极地为他和师妮可牵线,可两人修得正果了,这个大舅子却有些反常了。

    向南也不等师锐开回答,又继续道,“锐哥,你可是我的同盟军,到了家要多帮我说好话”

    “我在我们家就没说话的份”师锐开笑道。

    “赶紧找个嫂子,你就有底气啦!”师妮可道。

    “就是,找个老婆撑场面很重要。可可一到我家,我就感觉地位上升了很多。以后父母就不会揪着脑门管教,有老婆管就行了”向南笑着传授经验,像他们这些放荡不羁的富二代,能接手家族企业,自然和父母严格的管教分不开。

    而师锐开却从向南的话里听到了很多信息,不禁感叹,爱情就是这么奇怪,没有缘分的时候,就如向南和可可,认识了那么多年都没有一点进展,缘分一来,也就一个来月的时间,便突飞猛进,看样子,这两人把爱情的各个程序都走过了,就等着过了可可娘家这关便要结婚生子了。

    师锐开原本有些纠结于向南太快下手,怕他不珍惜可可,但细想一下,他撮合向南和可可,不就等着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那一天么?如果早一点能看到可可现在这样幸福的女人样,干嘛还要在乎时间的迟早?

    想明白了后,师锐开的语气也稍稍变了:“向南,你要是能让可可幸福一辈子我会支持你”

    “哈哈,谢谢锐哥。可可是我的宝,我会像你一样疼她的”得到了坚定的支持者,向南更是提振了信心,向师妮可家进军。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第一更(6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今天大图,亚亚会尽力加更,今天也是月票翻倍的最后一天,亚亚的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最后一次冲月票榜,月票,月票,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亲们,还请多多支持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