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脸红耳热
    孟女士听师妮可掏了一夜的心窝,知道她还沉迷于向南,一时半会不可能迷途知返,也就打消了把她抓回去的想法。虽然不喜向南,但周四还是答应了向南的宴请。孟女士下午就要离开s市,所以,践行的午餐除了向家,把许家也叫上了,而顾怀远也在其中。

    向阳已经知道孟女士的意思,也就不急着提婚事。践行宴吃得宾主尽欢,就连顾怀远也是吃得很欢欣。

    本来在向南宣布和师妮可的情侣关系后,顾怀远已经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没去接近师妮可。但昨天孟女士的一番话,似乎暗示他一切都有可能,他对师妮可的心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了一个晚上,今天继续欢快地跳着。即便饭桌上,向家的人数占优势,他也不当回事,进退有度地和大家把酒言欢。

    下午三点半,在机场送走了孟女士这尊大佛,向南总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师妮可受委屈,被孟女士严厉地管教一夜。

    这个时间向南也不打算再回公司,直接载着师妮可回御景豪园。

    向南左手打着方向盘,右手腾出来,握着师妮可的小手,紧紧地握着,似乎怕一不小心,她便离他而去,他便这么紧紧地把她握在掌心。

    师妮可拉起他的手,在唇边轻轻啄了一口,笑道:“我妈都走了,警备解除了,你别这么紧张啦!”

    向南转过头,看了眼笑容灿烂的师妮可,被她的笑容感染,他也笑道:“呵呵,我还真担心你妈走得时候,顺手也把你掳走了”

    虽然是笑着,但向南的话里带着浓浓的担心和不舍。

    师妮可很享受向南这样的表情,被他紧张被他爱着,她心里特别的惬意,还故意戏着向南:“哈哈,真有这个可能哦,昨晚我妈叫我辞了工作跟她回b市”

    向南突然想起三年前师妮可的离别,那时候还没有发现她的好,可是她的离去已经让他惆怅了好长一段时间。也许在很早以前,师妮可已经钻进了他的心,而他还不自知。他不想再面对那样的离别,现在他这么爱着身边的女人,别说离别,就是一夜没见,他都会想她想得睡不着。

    “那可不行,我才不会放你走”向南抓着师妮可的手抓得更紧,师妮可觉得手都被勒痛了。

    师妮可皱着眉道:“啊向南你还是认真开你的车吧,手被你抓得好痛!”

    向南听了赶紧放松了些,但还是没有放开她,他依旧单手娴熟地开着车:“不,不放开,你已经跟了我,一辈子都不许你离开”

    这样霸道的话,大概是最简单的誓言,却甜蜜地撞击着师妮可的小心肝。

    师妮可握着向南的手,温柔地道:“只要你爱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向南突然刹车,然后转过头,两手拉着师妮可的手,非常认真地道:“老婆,我爱你!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证明给你看”

    师妮可的心本来被向南的话抚慰得很柔软,向南再接再厉地加上这句情话,师妮可便举得自己的心柔软得如羽毛,在空气中轻轻地飘着,怡然,舒畅,当然还有激动。

    “老婆!”向南轻声唤着,师妮可被他的话冲得昏了头,她没有回答,向南心里带着几分忐忑,生怕师妮可不相信他的甜言蜜语。

    师妮可被向南唤回了神,看向南那么镇重其事,她心里特别得意。

    这个时候的她该怎么回应向南呢,师妮可冥想着,是该投入向南的怀抱,和他来一段激情的吻,还是也回一段肉麻兮兮的情话?

    她还没想出答案,只是欣赏着面前的帅哥。

    她最爱看到向南这样紧张她的样子,她一开心了却变得调皮了,她对向南浓情蜜意的桃花眼抛了个媚眼:“恩,这些话真好听,我爱听。以后每天都要给我讲这样肉麻的话”

    向南简直要晕倒,他怎么也没想到师妮可这个时候突然变成了一个琢磨不透的小精灵,抓在手里,却感觉滑溜溜地,一不小心就让她逃走了。

    “老婆,我是认真的”向南再次郑重表明自己的真心。

    师妮可笑哈哈地回道:“我也很认真地跟你说话啊!”

    “老婆,你这个小坏蛋,你妈一来看我多紧张,你却在一旁得意地偷笑”见师妮可这般调皮,向南不由用力捏了一下她的小手。

    “哈哈,我就感觉现在被你紧张着,我就特别的得意”师妮可本来就是古怪精灵,现在和向南相处得心境平和,本性也就显露了,继续挑逗着向南。

    “还得意”向南看着师妮可可爱的唇瓣一张一合充满了you惑,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他有些抓狂。

    被丈母娘一威胁,向南感觉自己少了点信心,而可可却得意得让他不安心。他觉得只有把她的唇含在嘴里,可可才能认真点跟她说话。他忘记了现在是在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就在他趋近师妮可准备狠狠地吻她时,车后传来了汽车地鸣笛。

    向南非常纠结地放开了师妮可,赶紧踩了油门继续前行。

    “哈哈!”师妮可欢快地笑着,如果刚才向南真的扑过来,一定会把自己吻得窒息。

    “好吧,先让你得意一下,等会回到家,我再一点一点地讨回来”向南牙痒痒地道。

    积蓄了很多‘不满’的向南,回到家自然把师妮可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师妮可似乎有些期待向南所谓的惩罚,在等电梯的时候,便被向南抵在墙上。

    温热的唇随之覆了上来,温润柔软,轻轻的碰触着,向南一只手向下揽着师妮可的腰,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灵巧的舌头敲开了她的牙关,直接长驱直入

    向南肆无忌惮的侵略着的师妮可芳香,凶猛的掠夺着她的甜美。

    不一会儿,师妮可就觉得自己快没呼吸了,无力的推了推向南。

    向南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怎么啦?”

    “我快没气了”师妮可气啜吁吁地也看着他。

    向南听了轻笑不已,宠溺道:“真是个笨丫头,接吻这么多次,还不懂得换气吗?来我教你”

    说完,向南又低下头,将唇贴住师妮可的红唇。

    他的吻是那么温柔疼惜,轻轻地,柔软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又热烈起来,清冽的气息又将师妮可呼吸夺走,辗转厮磨,霸道又强势带着占有性地席卷属于她的美好。

    但即使这样,向南还是觉得还不够,勾缠着她的丁香小舌翩翩起舞

    师妮可的身子原本就敏感,被他这样一吻,顿时全身乏力,只得紧紧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毫无间隙地贴在他身上,迎合着他的索吻,唇舌教缠间,向南更是不受控制地攫取她的柔软和甜美。

    许久,两人才缓缓分开,师妮可全身柔弱无骨的偎依在他怀里,娇喘着

    向南紧了紧手臂,让她贴着自己急速起伏的胸口,贴得太近,完全可以听到彼此激烈的心跳声。

    向南靠在师妮可那柔软的肩上低低喘息着,刚才的热吻实在太激烈,师妮可整个人已经软了,只觉得全身都使不上力气,手也只是虚空地环着他的脖子,要不是向南扣在自己腰间的手隐隐给她传递着力量,她只怕早已软软地滑到地上去了。

    灯光照在他们紧紧依偎的身上,师妮可缓缓抬起头,看到眼前的向南,俊美如斯的脸庞,深邃的眼眸泛着**的光芒的看着自己。

    “电梯来了!”师妮可嘟着红唇提醒向南。

    向南就着姿势抱着师妮可一起进入电梯。

    “别,碰到人怎么办?”师妮可含羞的推了推向南。

    “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在午休”向南嘴角勾着一抹暧昧的笑意。

    师妮可一脸含羞娇瞪她一眼,向南见此,吻再次落了下来。不过这次是落在她那她白希的颈间,非常温柔,柔软的唇慢慢地吻

    师妮可鹅颈里的肌肤呈现几根青青细细的小血管,在一片迷人的粉红色中,若隐若现

    随着向南的亲吻,师妮可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娇羞的嘤咛。

    随后,感觉到向南唇舌慢慢往下蔓延

    以往亲热的经验告诉她,向南的下一个动作应该是覆上她的柔软慢慢揉搓

    果然,向南那温度大手开始往下移,但目标不是她所想的地方,而是掀开她的裙子。。

    啊——向南想干嘛啊?

    随之而来的却是,温热的手指在那轻轻按了一下

    师妮可的身体顿时一颤,小脸涨得通红,很是羞怯地说:“别”

    现在还在电梯里啊!

    “真的不要”向南低低的笑着,像是存心想折磨她似的,挑逗的意味特别的明显。

    “啊——向南,你好坏啊!”师妮可一脸难受,娇瞪向南。

    两人此刻看似像情侣之间亲密的站在电梯里抱在一起,没什么异样,然而此时此刻两人正做着让人脸红耳热的事。

    师妮可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着唇,脸上的表情极为的压抑。

    她越是克制,向南就越是挑衅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第一更(3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月票,月票,月票,本月将是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最后一次冲月票榜,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餐南半开。亲们,还请多多支持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