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不言而喻
    站在洗手间的孙贝贝,耐心的等待师妮可接电话,可是没想到的是,一直都没人接听。又拨了一遍,还是没人接听。于是只好打向南的电话,可是依旧如此,都没人接听。

    “不会吧,都快中午了,还在床上滚骂?”孙贝贝看着手机,坏坏的笑着。

    可是想起自己还没怀孕,还没准备要孩子的时候,也是跟老公一天到晚的腻在床上,从早上滚到天黑,又滚到天亮。

    都是过来人,能理解,能理解。

    孙贝贝笑了笑,打开洗手间的门,随后走下楼。

    在向南家里,主卧的大床上向南和师妮可紧紧教缠,仿佛要把彼此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茂林修竹,花木扶疏,静静流淌的一股动.情的小溪

    灵肉交融,听说那是爱情最高的境界。

    师妮可咬着唇,面部表情看似愉悦,看似又像是痛苦,低低的浅吟

    向南受到声音的刺激,几乎每一次都触到师妮可灵魂的最深处

    师妮可感觉自己的身子就像悬在空中,几乎摇摇欲坠,只得更用力地握紧拳头,任他把自己送上快乐的天堂。

    终于向南停了下来,师妮可被他双手紧紧扣住的腰间早已酸疼不已,又像不舒服地动了动,却发现大南南同学似乎迅速恢复活力。

    师妮可心头一惊,微微挣扎着,谁知道向南突然退出自己,然后迅速把她的身子扳过来

    四目相对,师妮可清楚地看到他眼底丝毫不加掩饰的爱恋和渴望。

    昨晚约会回来,向南心疼她太累了,没碰他,可是一早迷迷糊糊醒来,就见到他趴在她身上,开始辛勤劳作了!

    真的如表嫂笔下写的那样,凶猛的总裁啊,一夜n次郎!

    “累了吗?”向南温柔的拨了拨师妮可那微湿的头发。

    能不累吗?师妮可感觉自己都快坏掉了!

    可是自古以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被耕坏的田。

    “休息一下吧!”师妮可叫了一个暂停。

    “可我不累”向南一脸的意气风发,休息了一个晚上,正精力充沛呢。

    太久没这么痛快了,经历这两天向南似乎有些怀疑自己以前是怎么忍过来的,可可真的太美味,太可口了。

    她真的就是他肋骨,一旦回归到他身边,就想和她水汝胶融。

    还有,她真的有名器,要了,还是想再要,似乎怎么都要不够。

    不过见师妮可有些疲惫,向南温柔捧起她的脸,温柔地含住她的唇,辗转缠绵:“那休息十五分钟,我去拿点水果和饮料给你补充能量”

    “恩”师妮可害羞地点了点头。

    于是向南从师妮可身上爬了起来,围了一条浴巾,走出卧室。几分钟后,端了一盘哈密瓜和一杯果汁进来。

    师妮可咕噜噜的把果汁喝了下去,双打运动可真是一项体力活啊!虽说不要她出力,但是还是觉得这是一项需要持久耐力的项目。

    “刚才听到手机响了”师妮可询问。

    “恩,我也听到了,不过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今天只属于我们两人的世界!”向南提醒师妮可。

    两人并没有关机,因为关机会让人产生太多误会,而且也怕人报警找他俩,于是把手机放在客厅的玻璃桌上,主卧的房门一关上,在欢爱的时候即使想接,也没法接。

    师妮可点了点头,吃了几块哈密瓜,总算恢复了一点精力。

    向南刚才出去就喝了一杯果汁,这会他一边看着师妮可吃东西,大手一边开始在她身上流连

    师妮可刚被想开发过的身子,变得异常敏感,根本经不起他这样的撩拨。

    “我还没吃完水果呢?”师妮可拨开向南的大手。

    “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向南嘴角漾着一抹暧昧的笑意。

    的确,她吃她的水果,他吃他的豆腐。

    这可这样,师妮可那吃得下去的,没一会儿就觉得莫名的空虚,这让她感到有些羞愧,才两天就被向南锻炼成了**。

    可是向南自己此刻似乎不也不好过,大南南同学虎视眈眈的看着小可可同学。

    师妮可被向南那浅浅地磨着,搞得浑身难耐,但向南却着这时候使坏,就是不痛快地给她满足。

    无法忍受折磨的师妮可,有些不满,靠拢着自己的双腿。

    但向南不费力的再次将她张开。

    “向南”师妮可开始抗议。

    “想吗?”向南坏坏的笑着。

    师妮可咬着唇,不吭声,但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大南南同学。

    已知情为何物的她,自然知道自己心里渴望什么。

    “想的话,求我”向南坏坏的提出条件。

    “不想”师妮可违心的说。

    “真的不想”向南坏坏的研磨着。

    “啊——向南,你你真的坏死了!”师妮可娇羞的捶他。

    “说,想不想?”向南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似乎一定要听到她的回答。

    师妮可实在扛不住了,在隐忍难耐中的嘤咛出声,终于低低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我想”

    “呵呵,宝贝,我比你更想”向南说话间,向前一挺,终于回到了小可可那温软又温暖,紧紧拥抱的怀里。

    再次被向南揉进他的骨血里,大南南同学直达她的灵魂,师妮可忍不住娥呻起来,嘴角漾着满足的笑意,幸福自然不言而喻。

    欢爱结束后,师妮可整个人软在床上,向南还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温柔地吻了吻,大手眷恋的轻轻抚摸着

    师妮可轻轻微颤,突然向南的手继续往下,再往下

    拂过她柔软的黑色毛发,轻轻拨开桃花源

    师妮可一阵害羞,忍不住伸手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讨厌”

    “有些肿了”向南看了一下桃花源谷地,眼底流露着一丝心疼。

    “还不是因为你”师妮可嘟着小嘴,身上白希的肌肤上尽是他这两天种下的红色草莓。

    “等会再涂点药膏”向南微微抬起头,看着双颊嫣红的师妮可笑道。

    “晚上不许再碰我了!”师妮可命令道。

    “好,晚上不碰,明天晚上再碰”向南嘴角的微微扬起,眼底尽是透露出了他对师妮可的宠溺,这两天实在过的太美妙了!

    想到师妮可的美好,向南坏坏一笑,在桃花源谷地重重按了一下。

    师妮可完全没有防备,一时没忍住就大声叫了出来,叫出来后才反应过来,看到向南脸上那得意的笑,不由又羞又恼的对他一阵粉拳捶打。

    可是男人历来都是不能惹的,看着大南南同学再次跃跃欲试,师妮可几乎能够想象待会被向南压在身下的样子

    既然已经肿了,真的得休息了!

    于是,师妮可停下粉拳,纤细的手臂紧紧环住他的脖子,声音柔和似水:“老公,我出了很多汗,抱我去洗澡好不好?”

    这一招果然受用。

    美人乡英雄冢,向南根本无法抵挡眼前这温香软玉的纤言细语的you惑,利落地一把抱起师妮可,两人一起进了浴室。

    洗完澡,师妮可终于觉得好受了些,布满吻痕的身上一阵清爽,盖着薄毯趴在床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向南一把捞起床上睡得一脸娇憨的小女人抱在怀里,也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交颈相拥而眠的两人,呼吸与共,甜蜜的气氛盈满了整个室内。

    孕一都坏。﹡﹡﹡﹡﹡﹡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景仁每天日理万机,难得有时间陪老母亲。

    今天是周日,师景仁和孟女士一起去师景和家吃饭,师景和和师锐开也没出门,师家难得聚了这么多人,把何惠仪给乐坏了。

    师景仁,师景和和师锐开坐一块喝茶谈论着国内外大事,秦岚,何慧仪,孟女士则吃着水果话家常。

    何惠仪笑着道:“哎呀,难得今天这么热闹,要是可可也在家,可就团圆了”

    “是,可可脚伤刚好,不能走太多路,不然,我也把她叫回来,难得大家都有空,一家人可以团聚团聚。”孟女士回道。

    家有老奶奶,师妮可以前要是在s市,一个月至少会回一趟b市。但这次去了b市就没回过,何慧仪和秦岚不免疑心,最后师锐开便把师妮可扭伤的事告诉了她们。

    因为师锐开见过受伤后的师妮可,所以,听他说没什么大问题,大家也就放心了,不然,以师妮可小公主的受宠,哪里可能由着她在s市逍遥自在。

    “可可现在怎么样了?”何惠仪问道。

    “没事,妈你就别担心了。她只是脚崴了,有文茹照顾着,前几天拆了石膏,现在已经能正常行走”孟女士回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脚崴了可不是小事,刚拆石膏还是要休养的,免得以后刮风下雨天会风湿脚疼”何惠仪自己腿脚不方便,她是深刻知道保养好脚的重要性。

    “是啊,妈的脚就是这样,一到雨天就泛疼,可可千万别烙下这毛病”秦岚也附和着婆婆道。

    “恩,我会打电话给她,交代的!”孟女士点头道。

    “现在就打,我也跟她说几句”何慧仪回道。

    “好”孟女士说完擦了擦手,拿了手机拨了师妮可的号码。

    但是手机一直没人接听,再拨一个又占线,再拨还是没人接听。此刻的师妮可初尝情事,尝到了甜蜜的味道,和向南不免贪吃,两人在床上滚得天翻地覆,手机扔在客厅,浑然不知有孟女士和孙贝贝同时呼叫她,一遍又一遍地轮番轰炸。

    电话没接通,孟女士不由皱了皱眉。。

    “怎么了?”秦岚问道。

    “没人接听”孟女士回道。

    秦岚看到孟女士皱着眉,心里有几分疑惑,怕何慧仪也起了疑心担心师妮可,便道:“可能手机没带在身上吧”

    “恩。可能是吧”孟女士漫不经心地道。随后又拨了一次,还是没人接听。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昨天给可可打电话也是很奇怪。所以她还是觉得给师文茹打电话问问,比较保险。

    孟女士又拨了师文茹的电话,此刻师文茹正在厨房,孟女士便在手机里听到了油炸的声音。

    “文茹,是不是很忙啊?”孟女士笑问。

    “恩,嫂子,萌萌的夫妇还有贝贝夫妇过来串门,家里比较热闹”师文茹笑着回道。

    “这么多人都让你一个人煮饭,太累了。你还是请个保姆吧”孟女士笑着建议道。

    “呵呵,没事,退休在家也没什么事,我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弄点好吃的给一家人吃”师文茹温和地笑道。

    孟女士的话许家上上下下都说过,大家说请个保姆就不用她事事操劳,但师文茹却一直推却着。

    师文茹未出阁的时候在师家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在许烨磊的爸爸去世后,一闲下来就会悲伤,最初逼着自己忙碌,工作,带孩子,干家务,让自己忙得没有时间沉浸在悲伤里。后来忙碌成了习惯,她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干家务。现在勤快惯了,闲不下来。

    而且师文茹也喜欢带孩子,但公公婆婆那么喜欢小孩,她也就不去抢着带孩子了。要是孙萌萌再生一个孩子,童华和许大雷找看不了两个孩子,那肯定要请保姆了。

    “平常人少还好,来这么多客人,一个人要做那么多菜,太辛苦了”孟女士关心地道。

    她可从不把时间用在家务上,她要忙自己的工作,还要帮师景仁打理生活琐事,所以很难体会小姑子把做家务当做一种快乐的事。

    “恩,不会,萌萌的妈妈每次来都会帮忙,两人一起很快就煮好了。我就喜欢家里热热闹闹的,你什么时候有空也来我家热闹一下”师文茹笑着邀请。

    孟女士听到师文茹发自内心的笑声,而且在电话里依旧听得到热火朝天的声音,看来还真是两亲家一起下厨房。看来小姑子确实享受这样的生活,她也就不多说了。

    孟女士笑着道:“好,我有空就去,还要多谢你照顾可可。那丫头这段时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嫂子,看你说得太见外了。可可那么可爱,和诺一一样是个活宝,她在这给我们家添了不少笑声呢”师文茹笑道。

    “呵呵,那就好。她的脚拆了石膏会不会又后遗症?”昨天叫师妮可让师文茹接下电话,结果没成,孟女士只好趁此机会询问。

    “不会,我让她养好了才去拆的,你放心吧。她现在蹦蹦跳跳都很正常的”师文茹温和的回道。

    有师文茹的这句话,孟女士也放心不少:“那就好。她在家么?我打她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提到这个师文茹就不好回话了,师妮可住在她家,由她照看着,可是那丫头前天道现在都没回来,这要是告诉孟女士,还不惊得立马飞过来。

    师文茹在想着要怎么回答,但她一停顿,孟女士便立马猜到了几分:“可可是不是一拆了石膏就跑去疯了?这丫头就是这样不受管束,在这也就他爸能镇得住,不知道她给你添了多少麻烦。回头我一定好好收拾她!”

    师文茹已经能听出孟女士的怒意,赶紧解释道:“不是,嫂子,可可一直都很乖,她的朋友都是萌萌的朋友,她要出去玩,萌萌肯定也在的”

    “也是,萌萌那么乖,可可跟着她只会学乖,不像在家,狐朋狗友一大堆,一个电话就叫出去撒了欢地疯玩”孟女士夸完孙萌萌,不忘数落师妮可几句。

    孙萌萌给大家的印象是贤妻良母,孟女士听到师文茹这么说,心里才踏实点,但石文茹还是没有直接告诉她师妮可是否在家。

    电话还在继续,厨房里香味飘飘,看到李笑梅一个人忙得满头大汗,师文茹也不好意思再接电话,但孟女士又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一般来说,知道她忙孟女士肯定不会跟她聊这么久。

    或许孟女士一定知道了点什么,想探听什么才没挂电话。

    师文茹想了想,如果不告诉孟女士的话,将来出了什么岔子,她这个姑妈跟她也不好交代。

    而且师妮可交男朋友,其实也是好事。

    于是,师文茹决定还是说出来了:“年轻人都这样的。可可在家关了一个月,也关得太闷了。

    前天我带她去拆石膏,没有跟我回来。她跟着向南走了”

    “什么?你说可可被向南接走?”孟女士一下提高了嗓门,她打电话,何慧仪和秦岚也在一边听着。

    现在这么大声,把旁边三个男人的视线也吸了过来。

    看来可可和向南的关系要曝光了!

    师锐开心里在坏笑,但脸上却装着很震惊,是非常夸张地比所有人都更震惊的样子看着大伯母。

    如他所料,下一秒所有人都把视力从孟女士身上转移到他身上。还好他未雨绸缪,不然以他和向南的亲密合作关系,等会被提审的不是师妮可而是他这个大舅子。

    孟女士非常地震惊,同时心里也有一股无名火。昨天可可对她撒谎了,这丫头向来都不对她扯谎的,现在跟着向南厮混竟然开始忽悠她。

    师文茹听到孟女士终于沉不住气地在电话里表露了情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还以为孟女士听到师妮可和向南在一块会很开心,没想到是这么大的反应:“嫂子,你别着急。可可也已经这么大了,她懂得处理自己的事”

    听到师文茹很平静的声音,孟女士却一点都不平静,她继续问道:“她和向南在一起,他们开始恋爱了?”

    “恩,他们两个来来往往了这么多年,总算开始好好相处了”师文茹温和的回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孟女士追问。

    “具体我也不清楚,可可从a市回来,向南就经常来看她”师文茹把自己所知道的如实告诉孟女士。

    孟女士感觉自己的肺里的气压在无限增大,但她还算理智,她知道师文茹不会干涉师妮可的事情,也不好干涉,所以由着师妮可胡来。

    孟女士可真恼了,师妮可恋爱,对她这个妈妈来说可是大事啊,可是那丫头竟然瞒了这么久。这两天给她打电话这么异常,估计十有**是跟向南睡在一块了。

    为什么有种感觉自己女儿倒贴给向南呢,以前厚着脸皮去追向南,现在,估计也没交往多久,直接住向南家了。

    孟女士一向很要强,对女儿这么傻的行为,那是非常的难以接受。

    现在知道了问题,她即便心里很火,但也还是很有修养不会把火气撒在小姑子身上。

    孟女士控制着语气道:“好。我知道了。跟你聊了这么久,都耽搁你做事了,你先忙吧,我回头再打电话给可可问一下”

    “好”师文茹点了点头,随后挂掉电话。

    孟女士挂完电话,一肚子的窝火,何慧仪和秦岚直直的盯着她看。

    “怎么啦?文茹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啊?”何慧仪看到一脸不悦的孟女士,紧张的询问。

    “没什么”孟女士极快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嫂子,你刚才说可可被向南接走了,是不是可可出了什么事?”秦岚的耳朵比婆婆何慧仪的好使,特别记住孟女士的这句话。

    师景仁和师景和也走了过来,看着孟女士:“可可怎么啦?”

    见大家围着自己,孟女士有些沉不住气:“可可这丫头,瞒着我们谈恋爱了!”

    “啊——可可谈恋爱了?跟谁啊?”何慧仪听说宝贝孙女谈恋爱,立马开心的叫了起来。

    “是啊,可可跟谁谈恋爱啊?这丫头总算开窍了!”一直把可可当女儿的秦岚,也好奇的询问。

    师景仁心里已经猜到了答案,应该刚才孟女士打电话的时候提到向南的名字。

    看着婆婆和秦岚一脸开心的样子,孟女士皱了皱眉头,随后宣布道:“向南”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6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亲们,吧举行2013年会作者投票活动,还请大家踊跃投票哦,每天(时隔24小时后)都可以投!记住我是——米西亚,希望大家每天都投票给亚亚!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火热连更中,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