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为之着迷
    “呵呵,电话都还关机,估计这会还在滚床单呢,第一次这么生猛!从昨晚滚到现在还没停歇,真是让人佩服!你说向南和可可折腾了这么多年,一旦爆.发,要几天才能下得了床?”叶子青啧啧道。

    孙萌萌嬉笑着道:“呵呵,别笑人家,你和老公刚开始里恋爱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凶猛”

    叶子青也不反驳,拿着手机继续拨着电话,一边等电话,一边对孙萌萌道:“你说向南会不会接我的电话”

    “你真是坏透了”孙萌萌轻笑着。

    电话过了好一会才接通。

    叶子青对孙萌萌打了个v的手势,一脸坏笑着:“向南”

    正在厨房做饭的向南,接着电话,口气很是平和:“叶子青啊,找我有事?”

    叶子青一听有些不对劲,似乎不再床上,不由暧昧的笑了起来:“当然有事啦,把电话给可可,我有急事找她!”

    “你怎么知道可可在我这”向南嘴角轻扬。

    “唉,昨天可可一拆石膏就被你给拐走了,你找你找谁啊,把电话给可可,我有事找她!”叶子青笑道。

    “有什么急事啊?”向南笑道。

    “别磨蹭,真有急事!”叶子青说话的口气很是火急火燎地,似乎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那你等一下”向南说完,走出厨房。

    师妮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向南出来,不由抬起头。

    向南虽不知叶子青有什么重大的事这么急找师妮可,但还是把电话递给了师妮可:“你的电话”

    “谁打的?怎么打到你那去了?”师妮可一脸的疑惑,向南眨了眨桃花眼笑道,“接了就知道”

    师妮可接过手机,向南便进了厨房。

    “你好”师妮可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很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

    “哈哈哈我很好,可可,果然被我猜中了,你怎么可能更同事在一块,应该是在向南的床上吧”

    电话里歼计得逞的叶子青爽朗地笑着,师妮可有点被捉歼的感觉,微微发窘,她娇嗔着:“子青姐!”

    “脚拆了石膏没什么问题吧?”叶子青还是先关心起师妮可的脚来。

    “恩,现在能正常走路了,不要过激运动就行”说完师妮可后悔了,怎么跳了这么敏感的词语,估计又要被叶子青再调笑一番。

    果然,叶子青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咬住过激运动不放,笑着道:“左脚不能过激运动,别的地方可以啊”

    啊啊啊——要命啊,叶子青说话都是这么没扣遮拦的,初尝情事的师妮可哪里受得了这番挑逗,师妮可羞赧地叫着:“子青姐!”。

    “哈哈听听你的声音,那幸福啊,娇媚的味道,就是手机里都能感觉到”叶子青继续打趣着师妮可。

    师妮可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向南英俊挺拔的身影,嘴角不由露出甜甜的笑容。现在的她确实从里到外都感觉密密匝匝被幸福围绕着。

    向南真是不错的男人,这样的贵公子,能为她下厨房,她感觉很满足。

    想到昨晚烛光初ye的浪漫和**,那幸福地泡泡更是不停地冒着,刚才娇羞的师妮可,情不自禁地把幸福道了出来。

    师妮可甜甜地笑着:“恩,子青姐,我现在感觉好幸福”

    “哈哈”叶子青又是一阵爽朗地爆笑,随后压低了声音神秘地问:“睡了?”

    师妮可的视线追逐着向南,抿着唇,羞于开口,但和叶子青这么直白的人相处,似乎也跟着直白,师妮可似乎受蛊惑地点了点头。

    师妮可低声却又欢快地道:“恩,睡了”

    “哇,恭喜你破处成功!”叶子青的欢呼声让师妮可小脸滚烫滚烫的,这话让向南听了,估计会以为自己天天想着把他给扑了。

    师妮可偷偷地看了眼厨房中的向南,而正在做沙拉的向南却有些不专心,转过头看着师妮可,两人的视线对接,师妮可羞得赶紧移开了脸。

    “子青姐!”

    师妮可娇羞的声音没逃过向南的耳朵,向南听了桃花眼闪了闪。他真是服了叶子青的八卦能力,竟然问他老婆这么**的问题。

    没想到女人之间的沟通会这么深入,他不喜欢把床笫之事告诉别人,但听到师妮可告诉叶子青,她把自己睡了,向南竟然觉得非常的开心。

    向南嘴角勾起一抹笑,将弄好的沙拉端到大理石的餐桌上,擦了一下手,随后来到师妮可的身边,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坐着。

    师妮可一阵娇羞,向南亲了亲她的脸颊,电话还在继续。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两个折腾了这么多年,早该在一起了。呵呵,我们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叶子青就是这样,她八卦的时候让人感觉被剥光了衣服不好意思面对,但她又有能力说一句话让你觉得很暖心。

    向南听了帮师妮可回道:“叶子青,你赶紧准备大红包吧!”

    叶子青听到向南的声音,笑着打趣道:“哈哈,打扰向大帅哥的好事了,**苦短,你们继续,我不当灯泡了”

    叶子青挂了电话对孙萌萌笑道:“看吧,可可的小秘密一个电话就试出来了”

    “呵呵人家正在甜蜜,你这么打电话过去,太坏了!”孙萌萌轻笑着道,她也八卦,却做不到叶子青那么爽直。

    “连可可都破了处,刘焉那个小财迷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有多揪心”叶子青笑道。

    “终于被我找到,你们两个躲在这说我什么坏话”说曹操曹操就到,突然蹦出刘焉的话,孙萌萌和叶子青都吓了一跳。

    “你今天不在店里数钱,怎么有空过来玩?”叶子青有些诧异的看着刘焉。

    “要是不过来,怎么知道我的两个闺蜜竟然背着我嚼舌根”刘焉拍了拍叶子青肩膀,笑道。

    “呵呵,才刚提到你,你就来了”孙萌萌温和地笑着。

    “说我什么坏话,从实招来”刘焉看着她俩逼问道。

    “唉,能说你什么坏话啊”叶子青拨开刘焉的手,“我和萌萌只是在猜测,你有多久没吃肉了?”

    “你们这两个已婚妇女”刘焉指了指叶子青和孙萌萌,随后来了一个大大的感叹,“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

    “呵呵,看看吧,在我们面前欲求不满了!”叶子青嗤笑道。

    刘焉瞅着叶子青,看到她脖子上的草莓:“到底谁更欲求不满啊,怀孕了,需求还这么大!”

    孙萌萌在一旁轻笑不已。

    “你也别笑,晚上你老公回来,也是一个德行,你们俩现在在我们面前就是**!”刘焉叫孙萌萌别五十步笑百步。

    “呵呵,我和萌萌都已经结婚了,即使是**也没关系,现在倒是担心你”叶子青笑道。

    “担心我什么?”刘焉眨了一下娇媚的眼眸,拨了一下头发。

    “担心你嫁不出去啊!”叶子青一针见血道。

    “呵呵,这事我爸妈都没担心,就更不用你们担心了!”刘焉毫不在意的说。

    “哈哈,真的?那我告诉你一件事哦!你听到后,肯定会捶胸顿足的!”叶子青神秘兮兮的笑着。

    “说”

    “可可破.处啦!”叶子青笑着宣布。

    果真,刘焉听到这个消息虽没捶胸顿足,但却幽怨不已:“唉,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初女啦!”

    孙萌萌轻笑不已:“别幽怨啦,估计过不了多久可可和向南就要结婚,你也赶紧找个人结婚吧,再不找,真的要成老妇女啦!”

    刘焉幽怨的瞪了她俩:“你以为我不想啊,可身边没个男人,想也是白想啊!”

    “呵呵,是你自己太挑了!”叶子青嗤道。

    “切,我哪挑了,你没看追求的我那些,钱是大大的有,可是那身材不是肥油满肚的,就是长相歪瓜裂枣的,我宁肯不结婚也不想这么将就,再说看你们个个找的老公,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我要是随便找个,以后怎么跟你们相处啊!”刘焉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呵呵,看吧,最后赖在我们头上了,怪我们找的老公太帅了!”孙萌萌抿唇笑道。

    “就是,太不厚道了,有本事自己找个多金又帅的老公啊!”叶子青附和的一起打击刘焉。

    “你们”刘焉看着她俩不由瞪眼,“好,你们就等着瞧,看我找个多金又帅的老公,气死你们去!”

    “恩恩,我等着!”叶子青笑道。

    “呵呵,嫣儿的雄心壮志被激发起了,看来我们以前早该用激将法啊!”孙萌萌轻笑道。

    “这绝对不是我们激将法起到的作用,而是可可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本来她还有可可跟她做伴,现在连可可自己也开始吃肉了,某些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了!”叶子青反驳道。

    “哈哈哈,嫣儿,赶紧找个吧,爱爱绝对是女人最佳的保养品,瞧你眼睛出现了一丝鱼尾纹了,一看就知道深夜睡不着导致的!”平时一向善解人意的孙萌萌也不由打趣着刘焉。

    “真的吗?”刘焉听到这个,立马从包里掏出镜子。

    一个未婚年龄又过三十的女人,对这些东西特别敏感。

    刘焉一看,果真有一条淡淡的鱼尾纹,不由哭丧着脸:“啊——看来的赶紧找个男人滋润一下才行!”

    “恩恩,这就对了,赶紧行动吧,我们支持你!”叶子青表示强烈的支持。

    “我也支持!”孙萌萌轻笑的附和道。

    刘焉放下镜子,看着他俩:“光支持有什么用啊,是好姐妹的话,赶紧帮我介绍好男人啊!”

    “呵呵,这下急了吧!不过,我身边好像没什么好男人啊,而且即使是好男人也不是多金的,不过有几个长相倒是不错,年龄吗,稍微都比你小几岁,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我改天帮你安排安排,见见面什么的!”

    “我单位上的同事,大致情况跟子青一样,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安排一下!”孙萌萌也作出相应的回应。

    “唉,我对小男生不敢兴趣!”刘焉叹气道。

    至从上次和那小男友分手后,刘焉就没打算再找小的。

    “唉,瞧我们这脑子,我们不就认识一个未婚多金又帅的高富帅吗?”叶子青拍了拍脑门。

    “谁啊?”刘焉好奇道。

    “诺一的表叔——师锐开啊!不过这个以前跟你提过,你说不敢高攀!”叶子青的话模凌两可。

    “是啊,锐开啊,以前说介绍给你,你自己说不要,现在怎么样,要是觉得可以,我去张罗!”孙萌萌笑道。

    “呵呵,这个”刘焉嘴角挤着一丝笑意,有些吞吐。

    说实话,师锐开就跟向南一样,绝对是很多女孩所追求的对象,多金又帅气,家世显赫,但刘焉总觉得有些不敢高攀。

    “痛快点,喜欢的话,我和萌萌就帮你保媒拉纤!”叶子青催促道。

    “唉,师大帅哥我还真的有点不敢高攀!”刘焉实话实说。

    “唉,瞧瞧,骨子里怎么就这么慫啊!我要是像你一样,怎么可能跟李浩在一起啊!”叶子青鄙视了一下刘焉。

    当初叶子青去李浩家里时,也觉得和对方的家世有些悬殊,不过最后还不是照样把李浩收入囊中。

    “这好像不能混为一谈啊,你和李浩好歹是前面ooxx过一夜,而后李浩追着你,要负责你的终身,这两者是没什么好比的!”刘焉很直白的反驳。

    闻言,叶子青的脸色微微一红,立马回敬:“大不了你也先来个ooxx一夜,再开始谈情说爱,结婚生子啊!”

    噗——孙萌萌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点啊!嫣儿,你要是觉得可以,我是真想把我们家诺一的锐开表叔介绍给你,好歹姐妹一场,来个亲上加亲啊!”

    “好吧,好吧,你们要介绍就介绍吧!不过估计相亲后,我就再也不敢跟你们来往了!”刘焉似乎有些没自信。

    “呵呵,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嫣儿啊!以前的自信去哪了,也许人家锐开就喜欢你这款的呢!”叶子青勾了一下刘焉的下巴,调戏道。

    “希望如此,要是不成,你们等着跟我绝交吧!”刘焉直白道。

    “哈哈哈——”叶子青和孙萌萌不约而同的爽朗的大笑起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和叶子青打完电话后,师妮可两颊绯红,唇角泛着蜜样般的光泽,抿了抿唇:“这下全部人都要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呵呵,没关系,反正这也是事实啊,要是姑妈他们知道了,你搬出来跟我住就不用费口舌了!”向南嘴角微扬,声音温柔又低沉,修长的十指爬上师妮可的头顶,很是宠爱地揉了揉,隔着发丝,师妮可能感觉到来自他指尖的温度。

    “可是,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师妮可害羞的娇嗔道。

    “真是个害羞的小丫头!”向南宠溺的捏了捏师妮可的鼻子,“难道你不想搬过来跟我住”

    向南那深邃迷人的眼睛如同深渊,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又如同倾尽了百坛美酒的深潭,几乎可以醉人,师妮可嘟着红唇,像是在you惑着他,轻轻吐出一字:“想”

    “想的话,我们待会就回去搬行李!”向南笑着作出了决定。

    “不要,子青姐现在姑妈家,要是遇上指不定被她打趣成什么样,我我还是周一再回去!”师妮可嘟着红唇道。

    向南的嘴角扬起一抹暧昧的笑意,啄了一下师妮可的唇:“好,听老婆的!”

    “乖”师妮可娇媚的笑道。

    两人像新婚夫妻般的窝在沙发上腻歪一番,向南才抱着师妮可到餐厅。

    大理石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炒菜心、油焖笋、糖醋小排、番茄蛋汤,外加一盘沙拉。

    师妮可坐好之后,立马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米饭塞进嘴里,真心有些饿了。

    向南弯了弯唇,帮她夹菜,两人眼神隔着空气交融了片刻,不约而同的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吃完饭,依旧是向南收拾餐桌,而师妮可在沙发上翘脚。

    待向南忙完后,又蹭过来跟师妮可腻在一块。

    向南修长的手指拨了拨她额前的发丝,师妮可窝在向南怀里,抬起精致的小脸询问道:“下午我们去做什么好呢?”

    其实师妮可心里也蛮期待向南下午带她去看看电影,喝喝咖啡,约约会什么的。毕竟两人都身心结合了,但这些情侣间的浪漫还没享受过。

    问及这个问题,向南嘴角不由牵出一抹暧昧的笑意,凑在师妮可的耳旁,低喃的吐出一句话:“zuo爱zuo的事”

    师妮可听完,戳了他坚实的胸膛一下:“色狼,昨晚那么多次,还没让你吃饱喝足吗”

    “没有”向南低哑着嗓音道,“怎么要都要不够!”

    师妮可听后,轻抿了一下红唇,心里顿时泛起阵阵幸福的小浪花。

    “可可,你知道吗,你就是罂.粟,一旦沾染再也无法戒掉”向南的温柔好听的声音在师妮可耳边响起。

    “呵呵我可不是什么毒品,我的形象一向很健康的!”师妮可娇媚的笑道。

    “可对我来说你就是毒品!”向南眼底的爱意丝毫不加掩饰。

    师妮可抿唇而笑,向南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让她面对面的跨坐在自己的腿上,师妮可两条纤细修长的白腿,搭在他的腰上,向南随之低头攫住她的红唇

    空气变得越来越热,身体变得越来越软

    师妮可的脸颊堪比红霞,一边回应向南霸道又缠绵的舌,一边感受着越来越蓄势待发的大南南同学。

    向南温热的唇舌在她唇上流连,温柔又缠绵,他独特的男性气息紧紧萦绕着她,师妮可几乎只是本能地喘息着,白希的脸红得更是不像样。

    低吟出声

    向南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垂:“想吗?”

    “恩”师妮可低低的应着。

    “那我们回房”向南说完,唇又重重地压了下去,温柔又霸道地吻起来,就着姿势将师妮可抱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往房间走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南的双手捧着师妮可那精致的小脸,手中柔嫩的脸颊酡红带醉,秋水般的眸子绯色乱飞,初尝情事的女人带着迷人且羞涩的风情,令人为之着迷。

    向南动着身子,轻蹭着师妮可的鼻尖,低哑声嗓音道:“宝贝,喊我”

    温热的鼻息打在脸上,像是要灼烧着人的灵魂一样,师妮可迷离的双眼直视向南饱含深情的眼睛。

    向南抬高师妮可的脸,咬着她尖俏的下巴,继续呢喃:“宝贝快喊我”

    就在师妮可缓缓张口时,身体却被狠狠的一.击.

    欢愉瞬间传遍全身

    “老公”这次师妮可没有叫其他的称呼,而是直接喊向南为老公。

    “真乖,老公会好好疼你的!”向南满意的笑了笑。

    慢慢的越来越欢愉

    师妮可的小手紧紧抓着向南的腰际,修剪整齐的指甲深深嵌入他的肌里画下一道道爱的痕迹

    一声声呢喃伴随着一次次的欢愉,零碎低浅的呼唤并不能令向南满意,带着渴望的喘息督促道:“大声点,宝贝”

    “老公”

    “再大声点,宝贝,让我听得清楚些,再大声点”

    爱意渗入骨髓,蚀骨**,师妮可在欢愉的驱使下,在向南的督促下一次又一次的呼喊着老公这个称呼。

    向南——这位她要托付终生的男人。

    殷红娇唇喊出那令人心悸的名字:“向南,我的老公,我最爱的老公”

    “可可,我的老婆,我最爱的老婆”

    相亲相爱的两人不约而同的攀上快乐的云端,这坚定的呼唤为那幸福的果实埋下最初的种子。

    一场酣畅淋漓又极尽缠绵的欢爱结束后,向南抱着一身香软紧紧贴着自己的师妮可进浴室,让她舒适的泡了个澡,随后用浴巾把她裹起来,重新又抱回床上,然后霸道地将她揽在怀里。

    师妮可全身已经酸软不行,只能由着他的手紧紧揽住自己的腰,两人被清水润泽过后的皮肤清爽温凉,几乎毫无空隙地贴在一起,有说不出的亲密。

    他们连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了,这样的肌肤之亲又算得了什么呢?

    温香柔软的小身子就抱在怀里,想看就看,想摸就摸,甚至想吃就能吃,向南只觉得前所未有地满足,微微一笑,低头又亲了亲师妮可那嫣红的脸颊。

    师妮可抬起头对他含羞一笑,至从跟他交往后,她对他时不时索吻的行为已经习惯了,也很喜欢他的吻。

    不过目光落在看见他肩膀上泛红的一排牙印,小脸突然变得更红,那是被她昨晚咬伤的,昨晚实在太疼了忍不住就咬了下去,向南当时一定很疼吧?

    不过她自己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白希丝滑的皮肤上到处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尤其是胸前。

    真心没想到向南在这方面这么骁勇善战,而且耐力极佳,非常持久。

    第二次就让她彻底明白双打运动的美妙和刺激,和身为他的女人是何等的幸福。

    吃饱餍足的向南微微闭着眼睛,坚毅的下巴抵着师妮可柔软蓬松的头发上,阵阵清新的发香沁入他的鼻尖,不禁觉得心神荡漾。

    真心希望时光就此停止,让他和她一直这样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到天荒,到地老。

    师妮可窝在他的胸口,静静的聆听他的心跳声,小脸突然变了色,猛的抬起头:“糟糕啦”

    向南瞬间睁开眼睛,低头看她:“怎么了”

    “我们我们昨晚还有刚才都没带防护措施,要是怀孕怎么办”师妮可的眉头揪成一团。

    昨晚是被那浪漫的气氛熏陶的几乎忘了这件事,吃完饭后,更是被向南吻得找不到北,而向南几乎都在她里面就那个了。

    啊啊啊——要是怀孕了,该怎么办啊!

    向南看到师妮可皱着一张小脸,紧张兮兮的看着他,向南伸手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眼含温柔地看着她,安慰道:“别紧张,要是有宝宝了,我们直接结婚!”

    “可是,我不想未婚先孕啊!”师妮可嘟着小嘴,伸手捶了向南一下,“都怪你一时贪欢,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我没忘,我其实已经备好tt,只是我不喜欢跟你有隔阂的亲密接触”向南低低的说道。

    “你好坏啊,竟然故意不穿雨衣!”师妮可又捶了他一下,娇嗔的轻骂一句。

    向南揽住师妮可芊腰的大手不由紧了紧:“是,我是故意的,最好让你一次就怀上宝宝,这样你就永远拴在我身边,做我的老婆,做我孩子的妈妈!还有,难道你不想做我的老婆,不想做我孩子的妈妈吗?”

    “我我当然想啦!”师妮可的脸染上一抹晕红。

    “那就别纠结了,要是你觉得不妥,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这样即使有宝宝了,也不用担心!”向南的右手拉着师妮可的手,亲了亲她的手背。

    “想得美,没约过几次会,连电影都没看过一场,就想把我娶回家,没门!”师妮可嘟嘴拒绝道。

    “呵呵”向南低低的轻笑,“那我们晚上就去约会,去吃饭,去看电影怎么样?”

    “真的吗?”师妮可抬起头看着向南,眼眸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向南点了点头,师妮可的小脸立刻阴转晴,开心的欢呼:”太好了,晚上我们要去约会咯!”

    这个小丫头真的好容易满足!

    向南的嘴角勾起一抹甜蜜的笑容。

    “为了晚上的约会,奖励你一个香吻”师妮可说完,微微抬高下巴,凑到向南的唇边,轻轻印下一个吻,刚想离开,但向南整个人已经压了下来,温热的唇舌探入她的口中

    身下的小女人对他的碰触真的很敏感,没一会儿就乱了呼吸,白希的皮肤甚至微微泛出粉色。

    向南怕再继续下去会控制不住自己再要她几次,只得硬生生地停下。

    想想这么多年他的自制力有多强,可是在她身上,总是失控,总是失效。

    师妮可窝在向南肩膀上低低喘息,向南那温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颈侧,痒痒的,麻麻的。

    向南搂着师妮可那柔软的身子,悠悠感叹道:”终于明白,芙蓉帐暖度**,从此君王不早朝,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了,真跟你在一起,天天在床上呆着。”

    “那可不行,我可不想做红颜祸水,让你天天呆在家里不去上班!”师妮可微微喘息着说道。

    “呵呵,谁叫你这么可口,这么诱人啊!”向南低下道,大手将她的发丝轻轻的拨打她的脑后。

    “呵呵,我又不是以后不给你吃肉了!”师妮可含羞的回道。

    向南嘴角勾着浅笑,手却沿着她的曲线慢慢往下移

    师妮可被他弄得有点痒,咯咯笑了出来,向南的嘴角弯了又弯,幽黑的眼底越发深沉。

    师妮可轻颤一下,连忙抓住向南的大手:“啊——怎么这么快就饿了,刚刚不是才喂饱你吗?”

    “不管怎么吃,都觉得不够”向南低哑着嗓音道,大手继续着

    “啊——老公”师妮可再次轻呼起来。

    向南将抬了起来,给师妮可瞧了瞧,看着她那嫣红的脸颊,声音低沉透着蛊惑:“不要吗?”

    师妮可羞红着一张脸,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到她这副娇羞的默许,向南不由低低笑了出来,幽幽吐出一句:“还是不要了,不然晚上就没法出去约会了!”

    啊——可恶,竟敢调戏她!

    师妮可也是有脾气的,知道自己被向南调戏后,妩媚的眼眸闪过一道亮光,咬牙霍霍冲向南扑去。

    许会,向南的肩膀上又多了一排牙印。

    向南皱了皱眉头,一个翻身直接把师妮可压在身下,既然老婆想,那身为老公自然要绝尽所能的给予她,满足她啦!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谢铁军回到家打开家门,原以为如花似玉的娇妻会扑过来给自己一个狼吻。但没有,家里一片漆黑,他回家路上满心的期待和喜悦一下被黑暗吞噬。

    难道贝贝早上的短信是跟自己开玩笑,让自己空欢喜一天。

    不可能啊,贝贝虽然调皮贪玩,不会那这样的事戏弄自己。因为对谢铁军来说,孙贝贝就是她的天,周末和孙萌萌见上一面就是天大的事。

    没有老婆迎接他的回归,谢铁军又恢复了冷硬的面容,伸手开了灯,换了鞋,进了客厅。一忙完工作就赶回家,现在才发现渴得难受。

    走到饮水机,里面没有一滴水了,谢铁军拍了下饮水机,真是懊恼至极。

    想起以前,每次回来,贝贝已经为他准备了宵夜,虽然不是她自己亲自做的,但是,能抱抱老婆,吃上她为他精心准备的宵夜水果,他便幸福得要命。

    也不知道贝贝被设么事给拖住了,大概明天还要拍戏吧。

    谢铁军穿着拖鞋,走向厨房。

    没有矿泉水,只能烧点自来水。经过餐厅的时候,一想上个周买的饮料可能还有剩的,便打开了冰箱。

    打开冰箱,傻了眼了,冰箱里满满的,除了饮料,还有很多解渴的水果,哈密瓜,西瓜。

    谢铁军看到这些瓜果饮料,两眼一亮,不是因为止渴了,而是,老婆回来了!

    谢铁军忘了先喝口水,急急地冲进了主卧。

    打开门,果然看到床上躺着娇美的女人,穿着薄薄的黑色吊带裙,裙角被拉到了臀部,露出白嫩的大腿,那睡容真是说不出的勾人。

    谢铁军看到老婆心里的躁气去了大半,咽了咽口水。但很快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孙贝贝这么反常地没有等他回家,躺在床上,是太累了还是生病了?

    一想到老婆病了,谢铁军便急了。

    谢铁军直扑道床上,摸着孙贝贝的头,焦急地问:“老婆,你怎么了?那不舒服?”

    没有听到回应,谢铁军心里更急了。但贝贝的体温感觉还正常,谢铁军心里稍微踏实了些。

    可能老婆太累了,等不到自己回来就先睡觉了。

    “小丫头,吓我一跳!”谢铁军看着孙贝贝,低下头宠溺地亲了亲她的脸颊,谁想刚才安安静静的小手却爬到他的腰上,谢铁军浑身一震,终于机敏地想通了。

    “嘿嘿,坏丫头,竟然躲在这假睡,不出来迎接老公。看我怎么惩罚你”谢铁军报复地咬着孙贝贝的粉唇,大手更是粗鲁地撕碎了孙贝贝撩人的睡裙。

    回来的失落瞬间化成滔滔的**,他生猛地使着粗鲁的谢氏吻法,把孙贝贝啃咬的咯咯直笑。

    “哈哈,老公,只能说你太笨了。你就没有看到我的鞋么?”孙贝贝看着老公如狼似虎地报复,被他咬的痛痛的,却又说不出的酥麻畅快。

    “还说,你说的惊喜,就是先把老公打到地狱,在捞到天堂?哼,不是这么折磨人的,看我晚上怎么折磨你这个小妖精”谢铁军解着自己衣扣,脱了衬衫,又开始解腰带,孙贝贝看到老公扛着重型武器,威风凛凛地直扑过来要把她剿灭。

    这一幕是她最爱看到的,要是以往,她直接摆开姿势,风情万种地迎战。

    现在嘛,自然不行啦。

    谢铁军往床上一扑却扑了个空,孙贝贝嬉笑着滚到了一边。

    以谢铁军的身手要逮到老婆还不是手到擒来,刚才没扑到纯属意外,他哪知道老婆会躲他。

    被孙贝贝这么一刺激,谢铁军两眼都冒了绿光,内心的渴望燃烧到了极点,看着妖娆的老婆,恨不能一口吞了才解他的饥渴。

    “还躲,看我怎么狠狠地收拾你”谢铁军张开了手脚猛扑过来,直接把孙贝贝压到了身下,孙贝贝这下急了,赶紧把手抵在腹部上面,撑着谢铁军,娇羞地道:“老公不许压我”

    “敢戏弄老公,连灯都不开,让我那么失落,看我晚上怎么压你,一定把你压成粉末”谢铁军张嘴就咬着可爱又可口的小白兔。

    顷刻燃起了一片烈火,差点把孙贝贝的理智吞噬。

    可是孙贝贝推了推他,笑道:“呵呵,我只是想给老公制造一个惊喜嘛!”

    “是很惊喜!看到你睡在床上,我一下从失落变得兴奋,今晚怕是睡不着了,你就等着我慢慢收拾你吧”谢铁军狠狠地道。

    “呵呵,老公,别这样么,确实有好事要告诉你。我怕你高兴坏了把压成饼,你先下来嘛”孙贝贝冲着谢铁军抛了一个媚眼,撒娇道。

    “不”谢铁军哪肯下来啊。

    “下来嘛,老公!”

    谢铁军经不起孙贝贝的撒娇,翻了个身躺在孙贝贝的身侧,但如狼般的唇却停不下来继续啃着孙贝贝,大手从上到下地游移着。

    “快说吧,我快等不及了”谢铁军眼底透着无限渴望的光芒。

    “呵呵,老公你要有心理准备哦!”孙贝贝眉眼弯弯的笑着。

    “再卖关子,我直接用炮轰了”谢铁军直接来了一个**裸,当然重型武器,已经各就各位了。

    孙贝贝咽了一下口水,随后笑嘻嘻的宣布:“老公,你要当爸爸了”

    “什么?”谢铁军被雷到了,不敢相信地问着,啃咬的唇停下了,就是不安分的手也被震住了。

    “哈哈乐坏了吧。老公,我怀孕了,咱们要当爸爸妈妈了。所以我才没有等你,先陪着宝宝睡觉,只是一心想着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一直没睡着”孙贝贝看着谢铁军被震惊得合不拢嘴的样子,不由窃笑,老公现在的样子好呆啊!

    “哈哈哈真的吗?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谢铁军乐的有些癫狂起来

    “是,你要当爸爸了,我要当妈妈了!”孙贝贝再次肯定的回道。

    “啊啊啊——太好啦,我要当爸爸啦”谢铁军终于回了神,随后突然一跃而起,在床上举着拳头蹦着跳着叫着,哪还有平素的威严。

    孙贝贝看着老公像小孩一样雀跃,跟自己最初知道这个好消息时一样兴奋,这时更能体会平常老是安慰她的老公心里有多么期待这个孩子。他总是默默地宠着自己,一点也不给自己提出要求,老公对她实在太好了。

    孙贝贝心里感动着,看着谢铁军在发疯,从床上跳到了床下,更奇葩地是还扭起屁股。

    孙贝贝睁大了眼睛看着老公扛着大枪跳舞,不觉吞了吞口水,心里就这么产生了强烈的**。

    “老公,你再这么you惑我,小心我控制不了把你扑了”孙贝贝倚在床头娇媚地调侃着。

    孙贝贝还不知道老公跳起扛枪舞会这么帅,等生了宝宝,以后相聚了,就要老公天天给她跳扛枪舞。

    听到老婆的声音,谢铁军立马又扑到床上,两手撑在孙贝贝的肩旁,对着孙贝贝一阵狼吻,两人亲的快窒息了才放开。

    谢铁军喘着气道:“嘿嘿,我实在太兴奋了。老婆,你太棒了,谢谢你,我太爱你了!”

    孙贝贝也喘着气道:“惊喜吧!”

    “惊喜,当然惊喜!早该告诉我了,你这个小丫头可真沉得住气”谢铁军咬了孙贝贝的鼻尖笑道,幽深的眸早就开满了幸福的花。

    “呵呵,我也是早上才知道的,今天好开心,就连拍摄都被我脸上的喜色给破坏了,心里揣着这么幸福的事,很想告诉别人让别人跟我一起分享这个喜悦。但我还是努力憋着没说出来,我要把最幸福的事留着和老公一起分享”孙贝贝娇笑的告诉谢铁军自己一天来,憋得有多内伤。

    “恩,谢谢老婆,我真的好幸福,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宝宝,太意外,太惊喜了。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爸爸妈妈,让他们也开心开心,终于可以抱孙子了”一向冷静的谢铁军被快乐冲昏了头,伸手拿了手机就要打电话。

    孙贝贝赶紧拦住:“真是个呆子,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这个时候公公婆婆都睡了,你打电话过去吵他们,不是要让他们失眠么?”

    谢铁军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是很晚了,这个时候在农村的父母早就入睡了,要是知道有了孙子,一定会兴奋得睡不着。他憨憨地笑着:“嘿嘿,我是太兴奋了,巴不得把这个好消息用广播播出去,让大家都知道我要当爸爸了”

    看到谢铁军这般喜形于色,孙贝贝心里既开心又内疚,不由歉意地道:“早该和你生孩子了。看到你这么想要孩子我好愧疚的”

    谢铁军温柔地亲着孙贝贝的唇,柔声道:“能娶你已经是我们家祖坟冒青烟了,能拥有我们的孩子,那是祖坟冒超级浓的青烟了。谢谢你,老婆”

    “呵呵,又说傻话了”孙贝贝被谢铁军的话逗乐了,被老公这样深情地眷恋真好。

    谢铁军的大手覆在了孙贝贝的小腹上,不同于刚才生猛粗暴,而是非常轻柔地抚摸着,再轻轻地吻着,那温柔的动作像怕吵醒已经入梦的宝宝一般。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孙贝贝的小腹上,肌肤被轻柔地吻着,那触感如羽毛一般温温软软的却越发地撩人心弦,本来一见到老公就很有感觉的孙贝贝,现在更是感觉在被老公的唇吻过的似乎有岩浆在爆发。

    孙贝贝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想和老公亲热了:“老公,别亲我啦,再亲一下可,就要把我馋得想吃肉了”

    “嘿嘿,我这是先跟宝宝亲热一下”谢铁军眉开眼笑地,躺在了孙贝贝的身侧,亲了亲孙贝贝脸颊,傻笑着道,“宝宝一定长得像你!”

    “当然要像我,像你太呆了。不过性格嘛,呵呵,像你一样乖也马马虎虎能接受啦”孙贝贝想到自己从小到大那么不省心,只有初为人母了才能感受到当父母的不容易。

    想到自己的父母,孙贝贝微微皱了眉。

    谢铁军怕撩起两人的战火,不敢再碰孙贝贝,他躺在孙贝贝的身边,让她枕在自己臂弯里。

    谢铁军没有放过孙贝贝眼中的一丝忧虑,实在不合此刻这么幸福的心情:“贝贝,怎么了?”

    “哦没事。就是想到我妈那么专.制,我怕她一听到我怀孕,会干涉我的工作。我看还是先瞒着不要告诉她”孙贝贝皱着眉头,跟谢铁军说自己的担心。

    “怀着孩子拍戏,大家都会担心”其实最担心的莫过于谢铁军了,但他有不忍违了孙贝贝的心愿。

    “老公,你是跟我一条战线的。我妈要是说我,你要站出来帮我说话,现在你这个女婿比我更得她的心”孙贝贝抬起头看着谢铁军交代道。

    谢铁军那粗粝的大手温柔的抚摸着孙贝贝那丝滑的头发:“傻丫头说什么呢,那个妈不疼女儿,你妈那是把你捧在心尖地疼爱着。她一直盼着你生孩子,要是知道了一定很开心的”

    “我不管,你还不知道我妈的性格,她要知道了一定会干扰我的工作。我答应你拍完姐姐的剧本,就暂时不演戏了,我会回文工团,每个周末都回s市陪你”孙贝贝圈住谢铁军腰上的小手,不由紧了紧。

    “恩,我知道,老婆是最心疼老公的”谢铁军亲了亲孙贝贝,虽然没有和老婆动手动脚,但是只是抱着老婆,闻着她香甜的气息,他还是受不了地心猿意马。

    谢铁军宠溺地道:“老婆,早点睡吧。我去冲冲凉”

    孙贝贝往床尾的方向看到那根擎天柱,心里不由一热,伸手握住,娇媚地笑道:“我帮你”

    谢铁军受不了老婆的小手,他当然想享受老婆的服务,又舍不得孙贝贝劳累,拿开了她的小手亲了亲道:“谢谢老婆,你也工作了一天,又这样奔波,一定累坏了。把你和宝宝累着了我会心疼的,赶紧睡吧,我去冲凉灭火”

    孙贝贝不知道怀孕的时候还跟马达一样勤奋地工作,现在回到家,被老公疼爱着,自然而然地变得娇气,还真感觉累了,最主要的是,不睡觉就会想和老公亲热,现在好不容易怀上,再想也不敢让老公碰。道从晚下。

    孙贝贝也亲了亲谢铁军,放开了他,乖乖地道:“好”随即又想起什么,关切地问道:“你会不会饿,冰箱里有水果,厨房有牛奶,要是饿了去弄点宵夜吃”

    “嘿嘿,我就是看到冰箱里的存货才知道老婆回来了”谢铁军刚才是太兴奋了,连焦渴都忘了,现在经老婆一提醒,才发觉口干舌燥。

    谢铁军给孙贝贝盖好了薄毯,俯身亲了亲,温柔地道:“老婆当了妈立马像妈一样唠唠叨叨地体贴了”

    “敢嫌弃我!”孙贝贝拉着谢铁军的脸瞪着他。

    谢铁军却用变形的脸笑着,大手抚着孙贝贝的头发,笑着道:“不敢,妈妈就是温暖的家,老婆现在当妈了,很有贤妻良母的风范”

    “这还差不多!”‘贤妻良母’终于不虐待老公的脸,放开了手。

    “好啦,宝宝要长身体,老婆赶紧闭上眼睛睡吧!”谢铁军亲了亲孙贝贝的额头,随后走出卧室。

    孙贝贝确实累了,待谢铁军从客厅喝了水吃了点水果回来,她已经睡着了。

    谢铁军看着床上恬静的睡美人,便是睡梦中也是这样的艳丽,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谢铁军觉得心了特别的踏实和安详。

    谢铁军轻手轻脚地进了洗手间,但不一会就出来了,手上多了浴巾,他怕吵了孙贝贝没有在主卧的洗手间冲澡,而是离开了主卧,去了客用洗手间。

    虽然用凉水浇了欲火,可大脑的兴奋却没有被凉去。想到明年这个时候有个小娃子叫自己爸爸,他就不自觉地傻笑。

    洗完澡,谢铁军回到主卧,老婆在怀,可是他却躺了好久都没有一点睡意。

    每次回家都是和老婆废寝忘食地亲热,就是这段时间为了生孩子有所节制,那也忙乎道半夜,洒了一身汗才意犹未尽地睡觉。

    养精蓄锐了一个周,没有耗去精力还得了这么好的消息,身为特种兵的谢铁军实在没能把初为人父的喜悦压下去。

    谢铁军看着天花板,一个人兀自傻笑着,要不是怕吵醒老婆,估计会控制不住笑出声。

    一向沉稳的谢铁军不沉稳了,心里膨胀着的幸福,让他很想找人倾诉,告诉别人他要当爸爸了。

    这么想,谢铁军又拿起了手机,按了静音,随后编了一条短信:“广而告之:同志们,好消息,好消息,俺们升级了,老谢家有了革命火种啦,哈哈哈”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一万三字)。。。还有更新请稍后。。。今天大图啊,有两万字加更,有月票的娃,赏几张月票给亚亚吧!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泡菜爱情ii:你好,韩国上司泡菜爱情i:我在韩国当媳妇致命痴缠:早安,我的野蛮小姐,绝对好看,绝对轻松,绝对甜蜜,绝对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