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破釜沉舟
    (有娃说我把南南和可可的前奏写的太省略了,so亚亚怀着担心被关进小黑屋的忐忑心情,补写一下)

    向南攫住师妮可那可口香甜的唇瓣,温柔的叩开她的贝齿,在她的香口中吸允芳香和甜美。

    师妮可娇涩地回应着向南的深吻,轻薄而柔软的口中掺杂着醉人的男子气息,一不小心煽动她的味蕾。

    断断续续,溢出几声低吟。

    唇齿间的热量迅速蔓延,师妮可磨了磨贝齿,恨不得狠狠地咬了向南一口。

    室内的空气中弥漫着十足的爱意。

    唇齿相缠,温存无限。

    但向南的大手没有空闲下来,时而摩挲,时而轻抚

    师妮可不自禁的微颤,半眯起美眸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的脸庞宛若雕塑一般棱角分明,每一抹弧度都完美的恰到好处。

    应关小芳。在爱意的氤氲下,一双幽深的黑瞳中弥漫着无尽的疼惜与宠爱。

    大概是向南那俊美的容颜实在太魅惑,让她不禁看得失了神,喃喃自语:“向南,你好帅”

    “嗯,我知道”向南的嗓音微微喑哑,却透着浓浓的宠溺。

    话音一落,向南缓缓埋下俊颜

    “呵呵...好痒啊“不知是被向南逗笑的,抑或温热的鼻息挠的有些痒痒,师妮可轻笑出声。

    尽管这不是她第一次与向南在床榻上痴缠,此时此刻的感触是那么的奇妙。

    向南未作片屡紧贴着师妮可,感觉到怀里的小人儿的体温,愈加催生出他的阳刚之气。

    温热的大手紧紧地揽住她,再次叩开师妮可的贝齿,缠上她的香.舌,此刻的感触是如此的真实,胜过一切的言辞与思想。

    在这月陇轻纱的时刻,任谁也不能阻挡他们为爱沉沦。

    不知何时,身上的遮掩被褪去,师妮可如夏娃一般,躺在柔软的床上,几乎爬满淡淡的粉红色,透着说不出的迷人和you惑。

    音乐轻柔的流淌着,向南的大手像是弹奏钢琴一样,在师妮可身上奏出华美乐章,徐徐在他掌心绽放开来。

    师妮可的脸颊宛若婴儿的肌肤一般娇嫩,透着羞涩与狂热,更深刻地刺激着向南的渴求。

    向南动情地低喃道:“宝贝”

    “嗯?”师妮可低低的应着。

    “宝贝,你真美”向南看着身下的师妮可,深情款款的赞美道。

    第一次听到向南倾吐出这个昵称,师妮可觉得好听极了。

    师妮可的美颜上绽出一抹甜甜的微笑,明媚的眼眸像是镶嵌着璀璨的钻石,美得晶莹剔透,光彩夺目。

    “最近我胖了,长了小肚子了!”师妮可没有遮掩,但却一脸含羞跟向南说。

    向南的目光往小肚腩看去,眼眸顿时猩红一片,因为圣地就在肚腩之下。

    尽管恨不得一举攻城,但向南还是及其忍耐,大手轻抚着那小肚腩,眼眸深了低哑着嗓音道:“我喜欢这样有点小肉的肚子,柔软又”

    话未落,向南的大手孜然滑下

    一旦心动,所有的行为都跟着失控。

    圣地之花在向南的指间悄然绽放开来

    向南的眼底深沉得就像一块千年墨玉,遵循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可是还不够,他希望带给她愉悦,带给她幸福,带给她美妙又终身难忘懂的初次,所以继续中

    师妮可觉得宛如置身梦境,白希的身上泛着迷人的粉色,此刻的亲昵,有些无法用语言倾诉她的感受,害怕中夹杂着渴望。

    “向南”师妮可的声音透着如水般的温柔。

    觉察到她的意图,向南低低笑了起来,紧紧贴着她,但却没有应她

    师妮可终于受不住,开始抗议:“向南”

    那声音带着抗议色彩,更带着无限渴求。

    这个小妖精

    这种濒临极限的前奏,对向南来说还是第一次,嘴角微扬,低哑的声音透着宠溺到极点温柔:“宝贝,别急”

    “讨厌”师妮可扭捏着。。

    “我知道了,宝贝”向南低低的笑着,停了下来,俊美的脸庞重新靠近师妮可,低头攫住她的红唇。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满屋的红烛温情款款地摇曳,燃烧着浪漫和热情,跳跃的烛火正如此刻紧密相贴的两人激动又狂跳的心。

    师妮可没想到,第一次和自己深爱的男人在一起的场景是这样的如梦如幻。

    她被满屋祥和的烛光感动了,被向南铺天盖地却温柔缠绵的吻迷醉了。

    耳边流动着温软飘逸的轻音乐,像情人间的耳语,让人听了不由心醉不已,缠缠绵绵的乐音将她的心,她的身体被催绵软至极,心里萌生了异样的感觉,渴盼着爱情,想和心爱的男人缠缠绵绵轰轰烈烈地爱一番。

    把自己的心交给他,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和他一起在情海里徜徉着。

    四片炙热的唇瓣贴合在一起,向南低哑着嗓音道:“可可,准备好了吗?”

    “恩”师妮可睁着迷情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向南,轻轻的点了点头。

    师妮可已经被向南温柔的爱意包.围得勇敢不再紧张害怕羞涩了,她想放开了心怀迎接着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心里满室喜悦和甜蜜。

    师妮可放松了,可向南却紧张着。

    终于等得花开,终于盼到和心爱的女人身心交融,向南看着身下让人迷醉的师妮可,全身血液都沸腾了。

    向南怕自己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弄疼了她,竟如一个毛头小子一般万分的紧张。

    “宝贝,我爱你”向南低哑的嗓音,随后倾身而上,慢慢的和心爱的女人负距离接触。

    大南南同学利落地尝到了肉汤,却不敢放开了胃口海吃猛吞。

    向南极力控制着自己,憋得鼻尖都微微出汗了,到让师妮可看得有些心急了。

    师妮可伸出光裸如白藕的手臂,轻抚着让她只看一眼便无法自拔地爱上的桃花眼,温柔地道:“别太紧张,我能忍的”

    向南看着她眼里的柔情和坚韧,稍稍放松了些:“宝贝,你真好,我来了”

    师妮可温柔的微笑着,眼底的渴求和勇敢,让向南心头猛地一顿,缓缓而入。

    一点一点地侵袭

    一点一点的探索

    开荒辟地,破釜沉舟

    “嗷嗷嗷,太美妙了”虽然只是浅尝辄止,便让向南被师妮可围剿得高呼了一声。

    看到向南那么享受的欢呼,师妮可开心地笑了。

    身上的男人真的好温柔,明明很想冲破那道防线,却隐忍着,慢慢地体验,慢慢地品味。

    向南的温柔把她的心和身体溶解得如一滩水,虽然被他满满地占着,那种感觉很异样,却没有不适,相反,她竟然觉得很充实。

    或许真的太爱他了,暗恋了那么多年,以前从没盼着能有这样的一日和他相亲相爱,现在意外得得到了他的心,她心里很满足,她很喜欢这个迷得她神魂颠倒的男人与自己融为一体的感觉。

    但师妮可毕竟是第一次,慢慢地感受到了大南南同学的力量,不禁微微皱起眉头。

    “啊!你太大了”

    此时此刻,大南南同学已经触到那属于师妮可纯洁的象征。

    向南停了下来,俯身亲着师妮可,因为压抑而变得暗哑的嗓音低低沉沉地道:“要是痛得难受,就咬我的肩吧,我会陪着你一起痛”

    还没冲破那道关口,还不知道少女变成女人的瞬间的痛。

    师妮可忍着痛感道:“不不用,我没那么娇气”

    “宝贝,我爱你”向南继续亲吻着师妮可,把她亲得意乱情迷时,突破了那道关卡。

    师妮可一声痛呼,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痛得难受时还真的咬着向南的肩。

    向南忍着痛,抱着师妮可轻盈美妙的身体,心里被此刻的幸福感动得一塌糊涂:“可可,我好幸福,你终于成为我的女人了!”

    向南终于把可可变成自己的女人了,但却忍着没有动,怕初为女人的师妮可疼,他心疼她的疼。

    过了好一会,师妮可才从锥心的疼中稍稍缓过来,放开了向南的肩膀,一看,已经是雪痕累累的一圈牙印。

    “很疼么?我不知道怎么就真的咬你了”师妮可心疼地抬眼看着向南。

    “没事,我陪你疼”向南没想到师妮可对他竟然是这么地温柔。

    这个时候,她不是痛得推开他,还能关心他的疼。

    向南亲着师妮可脸上的泪珠,感动地道:“可可,你真好,都疼得流了这么多眼泪了,看得我好心疼。我还是等你不疼了再继续”

    向南想退出,师妮可却搂着他不放,她忍着疼,尽量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看了无数的,师妮可知道男人这样中断对身体不好的,为了长远的福利现在再痛也得忍着。

    和向南接触的这段时间,她深知向南的渴望,他已经为她忍了很久,她心疼爱她的男人。

    “不要我喜欢这样和你没有贴着心,没有距离的感觉”

    “可可”向南看着师妮可因为痛和皱着的眉,心有不忍,却又感动得一塌糊涂。

    向南知道可可爱了他很久,却没想到她这么爱他,有她这么执着的爱,什么情敌都如浮云,再也不能对他构成威胁了。

    “可可,我一定会把今晚你的温柔和美好铭记心底,永远记着你的好,疼你爱你一辈子”向南低哑着嗓音,对师妮可倾诉着他对她的承诺。

    向南的誓言在这一刻如灵丹妙药,然师妮可的痛减轻了很多,她相信向南的话,皱着的眉渐渐舒展,绽放成一朵娇艳的春花。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3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亲妈在这求月票,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嗷嗷嗷。。。祈祷千万别被关黑屋。。。等今天更新结束后,亚亚会写可可和向南完整版,写好后会直接发到群里,想看的娃,进亚亚群。。。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