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烛光初夜
    师妮可毕竟是学设计的,喜欢创新和富有艺术感的东西,再加上性格又有些小闷骚,对向南准备的这些东西,虽有害臊,但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喜欢。

    因为不论是情侣,还是夫妻,就怕就是碰到对方是个木头疙瘩,那生活在一块肯定很没有情调,更别说情趣了。

    所以看到眼前的几近透明的蕾丝睡衣,师妮可内心的感觉还是有些美妙的!

    师妮可把睡衣挂回去,拉开第一个抽屉。

    额——师妮可的脸刷一下又红了起来。

    全是女性内库,也是颜色各异,布料非同,有棉质的,有蕾丝的,甚至还有丁字形的。

    哇,向南给自己买这些东西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啊!

    啊啊啊——光想象就让人觉得震撼!

    师妮可看着这些属于女性的私密衣物,心里漾起一朵朵幸福的小浪花。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南不在,师妮可放着胆子参观向南的家。这个家处处都备着女主人的生活用品,也不知向南花了多少时间精心布置。

    师妮可感受着向南的细心,感受着他的爱意,躺在向南的床上心潮澎湃,yy了很久才入睡。

    一觉醒来已经四点了,但是向南还没有回来。

    师妮可拿起手机想给向南发给短信,却看到了向南发来的短信。

    “老婆,我在偷偷想你!”

    “老婆,醒了么?有没有想我?”

    “老婆,不好意思,我大概六点才能回去。让你久等了,回去后任你惩罚”

    看着不同时间点的信息,师妮可可以猜到向南下午应该很忙,又怕吵了她睡觉,才没有打电话过来。

    看着短信中字里行间点点滴滴的爱,师妮可本来失落的心立马又盈满了幸福的味道。

    向南随口叫她老婆,似乎叫得很顺口,不知不觉师妮可觉得这些字眼似乎也被这样亲密的称呼灌了蜜般,亲切,自然,甜蜜。

    师妮可给向南回了条短信:我刚睡醒。你安心把工作做好,不要担心我啦。当然,偶尔可以开小差想想我!

    短信发送后,手机立马响了。师妮可兴奋得立马接了起来:“向南!”

    “可可,是我,姑妈”

    听到师文茹的声音,师妮可吓了一跳,不由害羞的吐了吐舌头,赶紧收回激动的心情,尽量放平了语气道:“哦姑妈,是你啊”

    “你没跟向南在一起么?”师文茹的声音带着讶异。

    听到电话接起瞬间师妮可兴奋的声音,随后又来了个大转变,师文茹对此非常意外。她还以为向南把师妮可接走了,可能要腻歪到下周才放师妮可回家。所以她打个电话也只是想确认一下。没想到向南把可可接走了,却没有跟她在一块,也没有及时把可可送回来。

    师妮可刚拆完石膏,师文茹怕她一个人在外面瞎逛,给刚痊愈的左脚太重的负担,不由忧虑起来。

    “恩,他下午有事,去上班了”师妮可轻松地应答,但心里却不轻松。她突然想起一个大问题。

    晚上要是在向南家过夜,明天回表嫂家会多不好意思啊。

    大脑在飞转着要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比较妥当,便听到了师文茹和蔼的声音:“你现在在哪?我叫萌萌接你回来”

    师妮可赶紧回道:“不用了,姑妈,我自己会回去”

    “你脚刚好,不能大意。我知道你在家里闷了这么久,一定想去疯玩,但也不差这么一刻啦!还是早一点回来,我比较放心!”师文茹交代道。

    “我没事啦,姑妈,你放心,我不会虐待我的脚的”师妮可想了想继续道,“我碰到了同事,和他一起玩,晚上不一定回家。”

    师妮可含糊地说着,师文茹听了以为师妮可碰到了女同事,便问:“是艺居的同事么?”

    师妮可听了瞪大了眼睛,她说的是向南,但没有指名道姓的,没想到让姑妈这么有想象力竟然曲解成艺居的同事。师妮可不由兴奋了,她刚才还在找不回家的借口,心里太紧张,一时竟然没有想到,幸亏姑妈提了个醒。

    师妮可笑着开始扯谎:“对,是艺居的同事,她们来了这么久都很想我了,所以,这两天可能都会和她们呆在一块,带他们去吃吃s市的风味小吃”

    “那好吧,但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别走太多路。”师文茹嘱咐道。

    师文茹知道师妮可和同事混的很好,那帮同事大老远跟着师妮可来s市工作,而师妮可却在家养病,把大家都冷落了也不好,也就只能随着师妮可了。

    “谢谢姑妈的关心。我已经是大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师妮可捂着胸口笑着跟师文茹保证。

    “好。没事,早点回来”

    “ok!”

    挂了电话,师妮可开心地欢呼着,跟姑妈扯了个谎,明天刚好周六周末,自己可以和向南好好地甜蜜一番了。

    没有工作的干.扰,没有回家的负担,想想就激动啊!

    师妮可真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向南,却在这个时候来了个短信提醒。不用猜就知道是向南的,师妮可打开回信:继续睡,晚上才有体力!

    如果向南这个时候方便,一定会轰电话过来了。

    真没法想象他抽不开身的时候还能发这么色.情的短信。

    向南的短信太直白了,师妮可看着短信,不由脸红心才跳,可心里荡漾着异样的激情和期待。

    师妮可怕向南失态,不敢跟他调.情,只是对着手机傻傻地笑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临近6点半,向南还没有回来,师妮可的肚子有些饿,午睡起来后就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影,时不时抬头瞧了眼墙壁上的挂钟,一个下午的时光,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看完一部电影,师妮可现在实在提不起兴趣,只好去书房抱着电脑上网。

    向南走的时候满眼的**,师妮可看在眼里,原以为向南心急地离开了,一定会快去快回,说不定她睡觉的时候他就回来扑了她。

    谁想一个下午都过去了,师妮可并没有看到向南的身影。

    或许是太期待和向南在一起的甜蜜,没有见到心爱的男人的身影,师妮可心里不由萌生淡淡地失落。

    不过师妮可刚把电脑开机,向南便回来了。

    向南和金辉的总裁会晤到五点半才离开,要是平日他肯定和金辉的总裁在一起共进晚餐,不过今天特别,心爱的女人在家等着他,结束后便迫不及待的赶回家。

    打开房门,看到家里的灯亮着,向南嘴角不由露出幸福的笑意。

    师妮可听到开门声,立马转过头,见是向南,站起身快步的奔了过去。

    “可可小心点,你的脚”向南提醒道。

    师妮可完全没注意她的脚,直直的扑到向南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

    向南张开双臂,两手都提着东西,被师妮可这么拥抱,嘴角的笑意变得更浓几分:“等急了吧?”

    “没有”师妮可摇头,闻到向南身上熟悉的男性清香,心变得特别安定。

    “饿不饿,我打包了你喜欢吃的几样菜!”向南在回来的路上,特地去店里打包,一来怕师妮可等自己饿着了,二来得节省时间,晚上还有非常重要事情要办。

    师妮可这才看到向南手上的东西,不由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恩,是有点饿了!”

    “呵呵,那我们赶紧去吃饭,吃完饭好洗澡上床睡觉!”向南嘴角漾着一抹暧昧的笑意。

    听到上床睡觉四个字,师妮可一脸羞涩,伸手捶了向南一下。

    向南笑了笑,揽着师妮可往客厅走去。

    放下手中的东西后,向南转过身,大手圈住她的细腰,一个低头,将她的红唇覆住,狠狠的吻了一番,师妮可也积极的回应,唇齿相依,香she缠绕。

    许会,向南含着师妮可那可口的唇瓣,用力的吮吸了一下,才缓缓松开她的腰肢:“老婆,我们还是先吃饭,再干其他事情”

    师妮可喘着气,害羞点头。

    向南把打包回来的菜样,装在盘子里,端了出来。

    师妮可看到眼前的美食,不由咽了一下口水,这些日子在姑妈家里,午睡醒来都会吃点水果,所以这会实在有些饿了。

    向南替她拉开椅子,自己就着她身侧坐了下来,两人甜蜜的享用着晚餐。

    向南给师妮可夹了一筷子菜,笑问师妮可:“那个跟姑妈打过电话说不回去住了吗?”

    师妮可住在他家,还是得跟孙萌萌家人报备一下比较好,省的关键时候老是有人打扰,向南得提前预防,

    “恩”师妮可害羞的点了点头,“不过我没跟姑妈说我住你这,说是晚上住艺居同事那里,所以你记得到时候口径保持一致!”

    向南闻言,嘴角微扬:“老婆真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起度过美好甜蜜的周末咯!”

    师妮可害羞着,没做声,不过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向南看到她害羞的摸样,心里特别期待待会两人的第一次。

    **一刻值千金啊!

    吃完饭,向南快速收拾好餐桌,顺带催师妮可去洗澡。

    师妮可一脸羞红的摇头:“刚吃饱就去洗澡不好”

    “那休息半小时!”向南朝师妮可抛了一个媚眼。

    待向南洗好碗从厨房走出来时,见师妮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嘴角勾着一抹笑,走了过去。

    向南大手一揽,直接将师妮可搂进怀中,顺带看了一下时间:“还有15分钟”

    见向南迫不及待的样子,师妮可的心也有些痒痒的。

    师妮可伸手戳了他的脸颊一下,娇嗔道:“你还真是色.急啊!”

    “素了这么多年,大南南都快饿死了,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个救苦救难的老婆,你说能不急吗?”向南附在师妮可的耳旁低语。

    “借口,我都等了29年,也活得好好的!”师妮可娇嗔的回道。

    不过此话说出口,师妮可有些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的告诉向南自己还是个纯洁无邪的初女吗?

    果真,向南低低的笑了起来。

    “讨厌,你敢嘲笑我”师妮可羞赧的捶她。

    向南抓住师妮可的手,低头亲吻了一下,宠溺的看着她:“我没有嘲笑你,只想谢谢你!”

    “谢我什么?”师妮可看着向南,低声询问。

    “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你爱我,谢谢你将宝贵的第一次给我”向南在师妮可的耳边低喃道,那温柔的嗓音足于将人溺毙。头再上怕。

    “还还没给呢”害羞不已的师妮可,轻声的回道。

    向南嘴角的笑意浓了几分,眼前的娇人儿实在是太可爱了,不由摩挲着她的小脸:“可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啊!”

    “你不喜欢吗?”师妮可抿了抿嘴唇。

    “喜欢,我爱极了!”向南说完,吻住她那诱人的红唇唇,舌头攻城略,掠夺香甜。

    师妮可的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仰着小脸承受着他的亲吻,他的侵袭。。

    向南倏然的抱起师妮可,往卧室走去,每一步是那么的沉稳,那么的坚定,师妮可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凑上狠狠吻住他。

    来势汹涌,向南不由加快的步伐,一把勾上卧室的门,将她抛上床,柔软的床垫弹了弹,高大的身躯覆上去。

    “啊——你先去洗澡啦!”师妮可以为向南现在就想开始,不由阻止他。

    “勾人的小妖精”向南说完,低头狠狠的吻了她一下,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去浴室洗澡。

    尽管现在才八点半,但是**一刻值千金啊!

    向南可不想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洗手间,他用最快的速度冲完澡,便过着浴巾冲出浴室。

    全身上下却还滴着水,可见有多心急。

    素了太久,终于闻到肉香,掩不住的激动啊!

    “可可,我洗完白白了,你赶紧去洗吧!”向南抱着师妮可亲了亲,催促着师妮可。

    “我去拿浴巾”师妮可的声音细如蚊蝇,想到等会要发生的事,心里期待却又难掩羞涩。

    “不要浴巾了,你香喷喷地直接出来,我快等不及了”向南啃咬着师妮可的脖颈,大手更是**裸地表达着他的热情,在师妮可的身上游走。

    滚烫的气息呼在师妮可的耳边,让她全身一颤。

    师妮可低垂着眉眼,不敢迎视向南滚烫的目光:“看你这么猴急!我会被你吓到的”

    向南听了一怔,看着不胜娇羞的师妮可,拍着脑门道:“真吓到你啦,那我给你拿睡衣吧”向南放开了师妮可,走到衣柜边,打开了柜门,看着琳琅满目的睡衣,挑逗着师妮可:“要这套,还是这套?”

    师妮可看向南手中的两套睡衣一黑一红,都是极少布料的透视装。

    第一次搞这么恐怖的睡衣,真是重口味!实在有些消受不了!

    师妮可羞得脸颊滚烫滚烫地发热,就是耳根也红了个头顶,蹦到衣柜边,捶打这向南娇嗔着:“向南,你个坏蛋,我才不穿这么暴露的衣服”

    向南嘻嘻笑着:“你穿哪套我都喜欢,不穿衣服我更喜欢”

    “还说!”师妮可瞪了向南一眼,自己挑了一套比较保守的睡衣走进了浴室。

    毕竟是第一次,师妮可虽然很期待,憧憬了一个下午,可临到跟头又开始不争气地紧张起来,在浴室里磨磨蹭蹭地洗着,yy着初夜,只听得向南在外面催着。

    “可可,好了么?”

    “可可,等肉的人伤不起啊!”

    “可可,再不出来,我冲进来了”

    在向南的催促声中师妮可才羞羞答答地打开了浴室的门,刚才听向南催得那么急,还以为一出来,就会被他狼抱到床上,撕了她的睡衣,对她凶猛地吃干抹净。

    但开门的瞬间,师妮可直接惊讶得张大了小嘴。

    卧室的水晶灯被灭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屋点点的烛光。

    向南像是变戏法似的,在她洗澡的间隙,在卧室点了盏盏红烛。

    卧室内烛光摇曳,师妮可大脑瞬间闪现的是古装剧里新婚时的洞房花烛夜。

    没错,洞房花烛夜!

    今晚是她的初ye,点着红烛还真是应景。

    红红的烛光燃着喜庆,在水晶灯里的水晶折射下,满屋都是璀璨又柔和的灯火,这实在让她太意外了,向南浪漫的举动成功地把她出门瞬间的紧张都冲淡了。

    看着满眼惊讶的师妮可,向南微微一笑,走到师妮可的身边,柔声问道:“喜欢么?”

    “好浪漫的烛光!”师妮可惊叹着。

    向南虽然很想把师妮可抱到床上,立马把她吃了,但考虑到师妮可这么害羞,怕她太疼,只好忍着,精心布置了一番。

    果然赢得佳人一赞,他就是要师妮可放松些,这样的初ye才美好,才甜蜜,才让人回味,终身难忘。

    向南搂着师妮可轻柔地道:“这叫烛光初ye,其实我也好紧张我们的第一次,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你这么有情调的女人,对第一次充满美好的回忆”

    师妮可被向南的贴心和浪漫之举,感动的一塌糊涂。

    “谢谢”师妮可抬头看着向南,烛光下向南的桃花眼熠熠生辉,更加地动人心弦。师妮可踮起脚尖,亲了亲向南的唇道,“这样感觉很好,我好像没那么紧张了”

    向南微笑着,拿着遥控器按了一下,下一秒,房间里流动着轻柔的音乐。

    向南搂着师妮可踩着节奏挪动着脚步,雪白的肌肤上在稍稍透明的睡衣若隐若现,沐浴后的清香徐徐吹来,向南的眼眸顿时泛着幽深的光芒,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搂着她翩翩起舞。

    师妮可曾经远远地看着向南搂着别的女人翩翩起舞,那时候心里的酸涩还存留在记忆里。她没想到向南没有急着把她扑了,而是带着她在烛光下,跳起了情侣舞。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跳舞的样子吗?”向南看着师妮可温柔的问道。

    “当然记得,那次我好像喝醉了,老是踩你脚!”师妮可笑着回道。

    “呵呵,是喝了挺醉的,我送你回家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向南宠溺的笑道。

    “那不是因为你”师妮可嘟着小嘴回道。

    “别赖我啊,我当时可是一直劝你别喝啊!”向南笑回。

    “哼,当然得赖你啦,当着我面,搂着别的女人跳舞,还不止一个!”师妮可想起当时的事情,不由气呼呼道。

    “小醋缸”向南低低的笑了起来。

    “哼,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禁止和别的mm搂着跳舞”师妮可霸道的宣布。

    “好,我保证以后只会跟你跳舞”向南也郑重做出承诺。

    “这还差不多”师妮可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向南轻笑不已。

    “笑什么?”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向南含笑道。

    “什么秘密?”

    “你那天晚上......”向南故意卖关子。

    “我那天晚上怎么啦?”师妮可有些好奇,其实她很想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但却一直没敢开口问向南。

    向南看着眼前的师妮可,嘴角微扬,缓缓开口:“你那天晚上趁着醉意,跟我告白了!”

    “啊——”师妮可惊呼起来。

    “不记得了吗?”向南笑问,“还是故意装不知道!”

    “我哪有,我真的不记得了,还有你会不会记错了!”师妮可有些不可思议,原来那晚自己竟然跟向南告白,可是自己一点都不记得了。

    “早知道我就该用手机录下来,当呈堂证供的!”向南笑道。

    “我不信......”师妮可耍赖道,“还有我跟你告白了,你竟然无动于衷,真的好狠心,我...我不理你了!”

    说完,师妮可想抽回手,但却被向南紧紧的抓着,看着师妮可的眼睛,深情道:“我没有无动于衷,正是因为你的告白,我才慢慢发现自己爱上你了!”

    “真的吗?”师妮可眨了眨眼睛。

    “恩,真的,当时听到你的告白,心里觉得有些怪异,你离开的时候,我其实已经赶去了,可是还是错过了,要不是我爸,我这辈子都会在悔恨中度过”向南低喃着嗓音跟师妮可诉说着。

    “那你在什么时候确定喜欢上我的?”师妮可追问起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来。

    “就是在我爸拎着我去你家拜年,跟你一起出去玩,看到你那么朝气蓬勃,那样阳光灿烂,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向南温柔的回道。

    “我刚认识你那会,也很阳光,也跟灿烂啊,你怎么无动于衷呢?”师妮可说完,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那时候的向南是喜欢自己的表嫂的。

    “这个问题,我收回,你就当着没听到!”师妮可连忙收回这句话。

    向南也没纠结,深情的看着师妮可,娓娓而喃:“以后我心里就爱着你一个人,眼里就看着你一个,疼你,爱你一辈子!”

    师妮可轻笑不已:“谢谢你,向南,还有我爱你”

    两人相视而笑,眼底尽是甜蜜。

    被向南搂着,贴着他的身体,随着动人心弦的音乐,师妮可心里的酸涩慢慢被甜蜜取代,在向南温柔又亲密的舞步里,听着他轻声的呢喃,她的心变得柔柔的,软软的。

    两人紧紧的地抱着,亲密地吻着,不知什么时候,脚步挪到了床上,向南身上的浴巾早已滑落在地毯上。

    向南看着身下的师妮可,嗓音沙哑无比:“可可,我是谁?”

    听到向南的问话,师妮可娇笑出声,媚眼微眯:“不认识的陌生人”

    向南一脸严肃,声音低哑:“再确认一遍”

    师妮可见向南这么正经,不由重新回答:“向南,我深爱的男人”

    ““可可,我爱你,现在,你还有机会反悔?”向南深情的看着师妮可郑重的说道,“想清楚了吗?待会你就是我的,不,是从今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再无反悔机会”

    师妮可看着近在咫尺的向南,似乎认真的想了想,目光随后对上他灼热的视线:“向南,我爱你,我想给你”

    听到师妮可的回答后,向南难掩心中的喜色:“可可,我爱死你了”说完,向南的唇攫住师妮可的红唇。

    密密匝匝的湿吻像雨点一般落在师妮可的唇瓣上,沿着她白希的粉颈寸寸下移

    师妮可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衣物何时被褪去,两人以一种最坦然最原始的方式——裸裎相对。

    四目相对,彼此近在咫尺的双眸中不带半点疏离与陌生,仿佛前世今生,他们一直这般凝望着对方,重复过千百次。

    师妮可没有闪躲,缓缓闭上眼睛,她浓密的睫毛微颤,诱人的唇瓣微微嘟着

    向南的吻,一路向下,宛若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透着无限的诱.惑,所及之处,师妮可的皮肤上立刻爬上浅浅的粉红。

    师妮可的眼眸透着的渴望,身和心都无法抗拒向南的侵蚀,情难自禁想和他合二为一。

    向南抬头向她靠近,四片炙热的唇瓣终于贴合在一起,缓缓地摩挲着

    向南低哑着嗓音:“宝贝,准备好了吗?”

    “恩”师妮可低低的呢喃着。

    “宝贝,我爱你”向南低哑的嗓音,随后倾身而上,以破竹之势,瞬间和心爱的女人负距离了。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7000字)奉上。。。明天见。。。那个,明天继续加餐,黑屋有些可怕,前天没写什么也被屏蔽一千多字,嗷嗷嗷。。。苦逼啊。。。亚亚稍后会写可可和向南完整版的肥肉,写好后会直接发到群里,想看的娃,进亚亚群。。。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