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张 完璧归赵
    听向南这么一说,师妮可刚想问张秘书在哪,便听到门口传来一记女声:“你好,师小姐”

    师妮可闻声而去,看到张秘书穿着一套职业的西装,很端庄的站在门口,师妮可顿时羞赧不已,刚才向南一进门就抱着她亲,估计全被张静玲给看去了。

    不过转念一想,看到更好,向南现在已经是她的男朋友,绝对不允许其他的女人对他有所窥视。

    师妮可伸手捶了向南一下,低声的娇嗔道:“怎么没跟我说张秘书也一起来啊?”师妮可对向南说完,目光看向张静玲,“张秘书,不好意思啊,快请坐”

    张静玲淡淡的笑了笑:“谢谢,师小姐,我就不坐了,和向总马上要赶去机场,10点半的飞机!”

    张静玲看着向南正搂着师妮可的腰,两人亲密的画面落入她眼中,实在让她觉得有些嫉妒,但却不得不承认两人站在一块特别的般配。

    向南俊美无双,师妮可恬静温柔,那双清澈的眸子宛转如翦水,气质端庄又不失妩媚,也就几日不见,似乎她浑身上下都焕发着一抹别样的异彩,那是一抹陷入爱情女人才有的光芒。

    张静玲早上刚要出门上班时就接到向南的电话,叫她定去a市的飞机票和准备行李一起出差,已经好几日不见向总裁的她,自然欢喜的不得了。

    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赶到玉锦豪园去接向南,没想到看到他的手缠着白布,用绷带吊挂在脖子上,那个心疼啊?

    正想好好关心一番,向南却直接发话叫她去机场之前,送她先去趟医院,随后就到这,起初张静玲心里还纳闷,不是赶着去机场的,怎么来郊区别墅了?

    直到随着向南走进来,看到师妮可的身影时,张静玲才恍然大悟,向总和师小姐已经正式在一起了!

    “10点半?这么赶”师妮可刚才心里一直盼着向南来,眼睛也时常盯着时间看,现在已经是9点四十了。

    向南轻轻的拍了拍师妮可的手臂,低声道:“没关系,这边去飞机场只需要二十分钟,来得及!”

    虽然这恩爱的画面看着有些刺眼,但张静玲看到师妮可的腿打着石膏,还是很关心问道:“师小姐,你的腿怎么了?”

    “哦,不小心崴到了!”师妮可淡淡的笑着回道。

    在厨房忙碌的师文茹听到声音,走了出来,看到向南西装革履,不由笑道:“向南来啦,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正式啊?那个你的手上的小夹板拆了?”

    向南笑了笑:“恩,今天公司有点事,我得赶去外地出差一趟!姑妈,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帮我好好照顾可可!”

    姑妈,这个称呼一出口,师妮可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扯了向南的衣角,害羞道:“你叫谁姑妈啊?”

    向南可真是不要脸!一天比一天更得寸进尺了!

    “你的姑妈自然也是我的姑妈,我不在的这几天,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向南低头宠溺的看着师妮可。

    师文茹也一愣,不过随后看着向南笑道:“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可可的!”

    “谢谢姑妈,那我先走了!可可,我晚上给你电话”向南笑着告辞。

    “怎么茶都没喝一口就急着走了”师文茹见向南这么快就离开,不由客气道。

    “姑妈,我10点半的飞机,时间有点赶,茶等我回来再喝!”向南笑道。

    张静玲对着师妮可淡淡一笑:“师小姐,那我们先走了!”

    “恩”师妮可点了点头,随后交代道,“张秘书,那我男朋友就麻烦你帮我照顾几天了!记得完璧归赵哦!”

    师妮可当着张静玲的面,称呼向南为她的男朋友,而不是向总,也不是向南,这话听上去颇有宣示她是正宫娘娘的味道。

    如果换做别人,师妮可估计不会这么矫情,但张静玲不同,她不仅是向南的贴身秘书,而且还是暗恋向南的女人。

    女秘书在这年头是正宫娘娘们特别要提防的一种生物。

    全传记就。虽然师妮可的语气有些开玩笑的味道,但‘完璧归赵’这四个字传到张静玲的耳朵里,还是觉得别有深意,张静玲笑笑的说:“我会的,请师小姐放心”

    向南握着师妮可的手紧了紧,低头看着师妮可:“我先走了,等我回来!”

    “恩”师妮可点了点头。

    就当向南要松手时,师妮可却拉住他,站起身,在他脸上轻轻一吻,很是含羞的说:“自己当心点”

    师妮可当着姑妈和张静玲的面这么主动,向南顿时心花怒放,要不是赶时间,肯定会抱着师妮可狠狠的吻一遍。

    “恩,我会的”向南桃花眼眯成一条直线,深情的看着师妮可。。

    站在一旁的师文茹见小两口难舍难分的样子,嘴角不由扬起一抹淡笑:“飞机不等人,向南快走吧!”

    向南这才放开师妮可,依依不舍的往门口走去。

    就在向南和张静玲离开时,叶子青和刘焉的车刚好到达孙萌萌家。

    向南急着走,鸣了下喇叭当打了招呼,便疾驰而去。

    抱着李薇薇的刘焉,下车后转身看着离去的车子:“那不是向南的车吗?”

    “就是啊,不是说向南和可可恋爱了么,怎么还跟那个妖女人出双入对?走得那么急,是不是被我们撞见了心虚啊?”叶子青一下车就对下了车的刘焉哇哇大叫,不知情的人可能会误会她是看到自己的老公个别的女人在一块呢。

    刚才擦身而过,叶子青一眼就认出开车的人是张静玲。

    “不知道啊。向南是来看可可的吧,怎么还戴上一个灯泡。他这是关心可可还是气可可啊?”见过向南和张静玲亲密地跳舞,刘焉也对向南对师妮可的感情带着几分疑问。

    昨天下午叶子青去银行办理完贷款手续,就听孙萌萌说师妮可回来了,她昨天就要杀过来的。后来听说向南一家都来了,叶子青便约着刘焉今天一起来探望。没想到还没下车便看到向南和张静玲一同离去。

    两个女人一下车,便非常仗义地带着气愤进了孙萌萌家。

    师妮可还在客厅,保持着刚才目送向南的神态,看着门口的方向发呆。这些天都和向南黏在一块,向南这一走便是几天,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竟然对他已经那么依恋,向南一走,感觉把自己的心也带走了,空荡荡地。他才离开便盼着他回来。

    这神态刚好被进门的叶子青和刘焉看到。

    叶子青见师妮可神色似留恋更似忧虑,不知道师妮可是担心向南出差时伤了右手,而以为师妮可跟前个周一样看到向南和张静玲在一块心里抑郁着。

    叶子青立马就爆.发了,愤愤不平地道:“向南真是太过分了,才开始呢就这样,以后还了得”

    叶子青的大嗓门一开腔,师妮可被惊回了神。

    “子青姐,焉姐,你们怎么有空过来?”师妮可没听清楚叶子青说什么,见了她们两人,她收起了对向南的小心思,保持着一贯的笑容。

    见到师妮可灿烂的笑容,本来还想继续批.斗向南的叶毒牙,又觉得于心不忍。

    “你回来两天了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要不是听萌萌说,我们还不知道你受伤,更不知道你回来。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叶子青边走边埋怨道。

    额!似乎有那么一点见色忘友,师妮可吐着舌头不好意思地笑着。

    这些天和向南呆一块,眼里心里都是两人的世界,都是向南的桃花眼,她还真的没想起其他的朋友。

    是不是恋爱的时候心会变小,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有爱着的那个人,其他人都被自动屏蔽了

    “呵呵,脚崴了又不是什么大伤,就是行动不便,哪里好意思拿着喇叭满天下地喊我受伤了,大家赶紧提礼品来孝敬”师妮可看着叶子青和刘焉两手提着水果和礼品开着玩笑道。

    “哈哈!”三个女人一起笑着。

    “要是我,就会拿着大喇叭到处喊,我受伤了,你们快来看我,不然以后没机会了”叶子青开着玩笑道。

    刘焉掐着叶子青道:“子青就会没扣遮拦,哪有人这么说自己的。说得好像平常没人理你一样,你当我们这些朋友是透明人啊!”

    “难得挂点彩,当然要造点声势,让所有人都过来关心我。难得找道机会剥削一下周围的人,来一个我宰一个!”叶子青笑道,听她的口气便是把受伤挂彩当博彩。

    “看看这女人有多贪心!有你老公关心还不够啊!”刘焉笑着道。

    这两个女人一来,师妮可被她们这么一唱一和开玩笑逗乐了,本来因为向南的离去存着的忧色,似乎也一扫而光了,师妮可笑着道:“谢谢你们来看我”

    师文茹听到三人的笑声也来到了客厅,向南匆匆来又匆匆离去,看到叶子青和刘焉来,不由笑着招呼。

    可可在家养伤,肯定会有很多人来探望,所以她早上去买菜便多备了客人的菜。叶子青和刘焉是孙萌萌的好友,两人都是许家的常客,师文茹端茶倒水招呼后,知道她们三个女人关系亲密,便让她们闲聊,她去准备午饭。

    师文茹走后,师妮可想起刚进门时叶子青一脸的愤怒,有些奇怪,便笑着问:“子青姐,你刚进门的时候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3000字)更新。。。明天见。。。这两天公司总部有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几乎没时间码字啊。。。亚亚不是专职写手,总是会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耽搁更新,为此感到很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