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求之不得
    昨天中午的话,那自然是师妮可说想跟他说一起住的话。

    师妮可小脸一热,害羞不已:“已经过期作废了!”

    “不是吧,才一天,怎么就过期作废了!”向南对师妮可的回答极为不满意,立马翻身过来,看着怀里的师妮可。

    师妮可看着身上的向南,小脸又烫又红:“那是我不清醒的时候没经过大脑说的话,自然自然就作废了!”

    “什么意思啊?”向南眨了一下他那迷人的桃花眼。

    “就是就是作废的意思!”师妮可看到近在咫尺的向南,心怦怦直跳,小声的吱唔道。

    “那怎么才算清醒呢?要不我亲亲你,帮你清醒清醒”向南说完低头想亲师妮可。

    师妮可连忙用手挡住,含羞的娇嗔道:“才不要呢”

    向南拿开师妮可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可可,我们同居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不要”师妮可嘟着小嘴拒绝道,目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那绑着小夹板的手,找借口,“还有你现在这样要怎么照顾我啊?会做饭吗?会洗衣吗?你的手比我还不灵活,别到时候是照顾你啊!”

    “洗衣做饭容易的事!我可以请钟点工啊!”向南觉得师妮可提的问题,一个钟点工就能全部搞定,向南那漆黑如墨的眼角深深的看着师妮可,“可可,搬过去跟我一起住吧!”

    看到向南那带着浓情和宠溺的眼睛,师妮可的心不知不觉沦陷下去,微微低下头:“可我还是觉得呆在姑妈家来的自在!”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师妮可心里也很想跟向南住在一起,如果当时一回来就着激动跟他住一块也就算了,只是现在回来姑妈家再出去,那就有些不方便了。

    “可你明明自己亲口答应我的!”向南看着师妮可道。

    “此一时,彼一时吗!”师妮可羞赧的来了一句很是中庸的话

    “什么叫此一时彼一时啊?”向南的眼底流露出一丝不满,这不满夹杂着很多层意思,有欲求不满,有师妮可不认账的不满。

    说完,用精神抖擞的大南南顶了一下师妮可,哀怨道:“难道你就想看着大南南饿死吗?”

    师妮可被向南的动作和赤.裸的话,弄得浑身一个激灵,脸又涨红了几分,伸手捶他:“色狼”

    “可可,跟我一块住吧!你知道吗?至从抱着你睡两个晚上后,我昨晚自己一个人睡,有些失眠了,直到三点钟才睡觉,然后就梦到了你,梦到我们抱在一块,睡在一起”向南也不管师妮可害羞,低喃的跟她说自己昨晚的梦。

    “向南,你真是太.色.了!”听到向南说昨晚梦到她,师妮可娇嗔的捶他。

    向南抓住她的手,亲了亲,深情的看着她:“可可,我真的很想每晚抱着你入睡,每天早上看着你醒来,我们已经错过这么多年,我不想再浪费一分一秒,现在等待你来我身边的每一分钟,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听到向南那低喃好听的声音,师妮可心间一片柔软,不过却撅嘴低声的回他:“不想等待的话,就另找他人啊!”

    “我不会找其他人,这辈子就属意你一个,可可到我身边来吧,让我好好爱你”向南低沉着嗓音道,温热的唇落在师妮可那柔嫩的手背上。

    绵绵的情话让人听了沉醉不已,师妮可的左手缓缓的伸向向南那英俊的脸庞,触摸着这张迷死多少女人的俊脸,微微张口:“向南,我我也想跟你在一起,只是现在搬出去不太方便,等我们好了以后再说好吗?”

    师妮可给出了一个期限,现在两人都受着伤,而且又才刚宣布交往,就住在一块的确有些不方便,而且进展也太快了些。

    “好,那等我们好了以后,你就搬出来!”向南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那个我的意思是,好了以后暂时不搬,但可以偶尔去你家住一两个晚上”师妮可说完,这句话害羞的连忙低下头不敢看向南。

    唉,真是个害羞的人啊!

    同居才是向南所追求的最终目的,可师妮可却说等伤好后,偶尔会去住一两个晚上!

    向南心里那个急啊!不过这事也急不来,要是可可不愿意一切都等于白搭,所以师妮可的回答,对向南来说也是求之不得啊!

    向南相信自己的实力,只要住过一两晚后,绝对会让这个小妮子心甘情愿的留在家里常住不走。

    啊——想想都让人觉得好期待啊!

    “好,我等你”向南附在师妮可的耳边,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像一壶陈年老窖那般香醇,那般醉人。

    师妮可一脸羞涩的往向南怀里钻,房间的空气弥漫着甜蜜的气息,床上躺着的一双俊男美女紧紧的相依相偎,定格在那犹如一副美轮美奂的画卷。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下午三点半,许大雷午觉醒来,去客厅倒了一杯水,咕噜噜的灌了下去。

    师文茹在厨房煲汤,听到动静,走了出来,见是许大雷:“爸,起来啦!”

    “恩”许大雷点头,随后问道,“向南走了?”

    师文茹嘴角的笑意顿时有些僵:“没走”

    “哦”听到向南没走,许大雷倒是有些开心起来,“他现在在哪,我去叫他给我下两盘棋”

    “那个爸,再等会吧!”师文茹笑道。

    许大雷立马从师文茹的话中嗅到一丝猫腻,嗯哼了一声:“他不会是在可可房间吧!”

    师文茹没回话,表示默认,中午她去睡午觉的时候,还特意交代向南要想午睡去客房,可醒来后,客房的门依旧敞开着,而师妮可的房门却紧闭着,师文茹下楼还跑到鞋柜,一看向南的鞋子还在那。

    这说明什么,两人还在房间呢!至于是睡觉还是干嘛就不得而知了!

    许大雷见此,不由感叹起来:“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搞的,还没结婚就睡在一块,成何体统啊”

    话刚说完,身后就传来童华的声音:“怎么啦?”

    许大雷回过头,看了一下童华回了一句:“没什么”

    可越是这样童华就越是好奇:“到底怎么啦?”

    师文茹有些尴尬,许大雷瞪了童华一眼:“都跟你说没什么了,你这个老婆子怎么这么多事啊?”

    “我怎么多事啦,我就问问而已,你冲我发什么火啊!”童华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我冲你发什么火了!”许大雷瞪起了牛眼,嗓门也高了起来。

    “你现在就是冲着我发火!”童华看到许大雷的表情,也大声的顶了回去。

    师文茹见两人又开始拌嘴,连忙劝道:“爸妈,家里还有客人呢?你们就别吵了!”

    童华一听,立马止住,声音也压低了下来:“向南还在啊!”

    师文茹点了点头:“恩,还在可可房里!”

    清热羞里。反正这种事情待会大家都会知道,还不如事先打个预防针。

    “真的吗?”童华听到这个消息,两眼泛着精光,“看来大舅家好事将近啊!”

    “将近什么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懂得矜持,待会向南醒来叫他立马回去!”许大雷赏了童华一记白眼。

    “你个糟老头说什么呢?”童华戳了许大雷一下,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师文茹面色有些难堪,许大雷看见后,连忙解释:“我不是说可可,我是再说向南!这小子竟然这么嚣张!”

    师文茹淡淡的笑了笑:“其实这也没什么,两人彼此喜欢就好!”

    “就是”童华连忙附和,“你也别说向南,这孩子挺好的,跟可可很般配!”

    “就是再般配,也不能当我们这些长辈面,进可可房间半天不出来啊”许大雷哼唧了一句。

    “行了,你就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当年我们家磊子和萌萌不也是没结婚就住一块了,记得当时你乐的嘴角都快裂了!”童华回敬一句。

    这句话一针见血指出许大雷厚此薄彼,当年三十来岁,正直壮年的许烨磊和萌萌同居,全家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向南今年也三十有三,向家长辈心里急成啥样,童华是绝对有所体会的。

    许大雷动了动唇,最后没再吭声了

    师文茹理解许大雷,也知道他是疼爱师妮可,不然不会说这些话,师文茹笑了笑:“爸,我知道你疼可可,不过年轻的人事,我们就别插手了,待会他俩起来了,你就当什么事都不知道!”

    许大雷愣怔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向南和师妮可醒来已经是四点了,师妮可下楼时,一脸的尴尬和害羞,不过长辈们什么也没说,都笑呵呵对待她和向南。

    见许家长辈对自己这么好,向南不由更加得寸进尺,直接留在许家吃完晚饭才打的回家。

    不过下午醒来他也做了不少事情,譬如陪许大雷下了一个小时的棋,陪许诺一在后院玩耍很久,家里多了他,似乎也多了不少欢笑声。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第二天,吃过早饭,童华和许大雷便带着许诺一出门晒太阳。师文茹推着师妮可也一起出门。尽管天气炎热,许诺一到了户外有了小朋友一起打闹,便不肯回家。而师妮可怕晒,在小区里溜达了一圈,便赶紧回家了。

    师妮可急着回来还有一个原因,她知道向南会来陪她,所以早点回家等着他。

    本来想和向南先发展一段地下情的,却被向南狡猾地暴露了。昨天公开了和向南的恋爱关系,感觉也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不好意思。

    甚至因为公开了两人的恋情,便顺其自然地和他相处,甜蜜了一个下午,现在也可以在家公然地等着见向南,不用偷偷摸摸。

    这样的感觉真好!心都是甜的!

    师妮可在客厅听着音乐,哼着情歌,那样的欢快连在在厨房做点心的石文茹也被感染。

    每一段爱情之花,在最初开放的时候都是这般璀璨甜蜜,希望就这么一直爱下去,就这么幸福下去。

    师妮可沉浸在等待中的甜蜜,心里有几分期待,几分迫切。

    昨天向南说以后会天天过来蹭饭吃,她还嫌他脸皮厚。现在不见向南来,心里却心心念念地记挂着。想打电话给他,又怕他笑话她的心急,再游说自己搬出去和他一块住。

    师妮可心想,或许这又是向南的小伎俩,他这个泡妞高手,总有办法让她被牵着鼻子走。不过一夜没见,她已经是这么期待见他,很想见到他。

    这么一想,师妮可便按捺住思念得有些浮躁的心,慢慢地等着,也不催向南,她知道如果向南不来一定会给她电话。

    时间开始过得缓慢,熬了大半天了,终于听到门口的动静,师妮可欣喜地看向门口,果然是姗姗来迟的向南,但看到思念中的身影,师妮可却心里一惊。

    向南一身笔挺的正装,白色衬衫,黑色西裤,右手的绑带也拆除了,俨然是向总裁的干练装扮。

    “可可,让你久等了”向南大踏步地走到客厅,走到师妮可身边,也没看周边是不是有许家的长辈,抱着师妮可便亲了亲。

    “我才没等你!”明明等得心焦,但师妮可还是口是心非地说着,带着点撒娇地赌气。

    向南微笑着,温柔地拉着师妮可的手问道:“呵呵,有点事耽搁了现在才过来看你,生气了?”。

    一定是因为去了医院才姗姗来迟,看到向南打扮的这么精神,终于用上了他的黄金右手楼抱她,师妮可心里却感觉不妙。

    本来因为等得心焦着恼的师妮可开始心忧:“向南,你怎么不听医生的话,把绑带拆了?你今天去上班了?你自己开车过来的么?你疯了,怎么这么不爱惜你的右手?你这样子会让我担心的”

    “今天早上接到电话,a市的项目出了点意外,有点紧急要我亲自去处理”向南的手用绑带吊着是怕手太自由了,一使力便再度拉伤,而且带着受伤打的手还可以博得师妮可的同情,和她多亲近,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向南也不会为了风度这么做的。

    向南安慰着师妮可:“我问过医生了,只要不用用手出力就没事。为了以后的福利,我当然会保护好我的右手,放心吧,有张秘书给我当司机,还有她监督着我的右手”

    向南一来师妮可就只看着他,却没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人。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4000字)更新,明天见。。。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哦,谢谢大家!!!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