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致命柔情
    向南出其不意地偷袭,把师妮可吓到了,她睁大着眼睛看着贴着她双唇的向南,一把将向南推开。

    “向南,你疯了,诺一在这你也敢这样!”师妮可不知道向南别有居心,以为向大帅哥随时随地不顾有小灯泡都能发情,简直就是带坏小朋友啊!

    师妮可瞪着半蹲着的向南连打带锤地嗔骂着,又怕许诺一鹦鹉学舌,只能压低了声音,手上的动作倒是不予余力地使劲锤着。

    当然小小粉拳砸在向南的肩上,向南不觉得疼,而是非常得意。两人这样的举动落在外人眼里更像情侣的打情骂俏,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就是要让远远走来的顾怀远知道他和师妮可的亲密。

    只是,向南的计谋里忽略了尚武的许诺一。

    玩着飞机的许诺一突然见表姑涨红了脸捶打向南,以为向南欺负了表姑,立马蹦过来英雄救美。

    “向叔叔你欺负表姑,我不喜欢你了,我打,我打,我打扁你!”许诺一举着小拳头也是拼命地锤向向南,用手还揍得不过瘾,连着小脚也一起胡乱地踢着,这架势真是得了孙氏流星拳的章法。

    别看许诺一人小,真要揍人,小屁孩使出的都是吃奶的力气,比起师妮可的小粉拳可厉害多了,偏偏他暴打向南又没有章法地乱揍,下手便砸向蹲着的向南手臂,向南受伤的右手直接中招。

    “啊!好疼!诺一别打了!”向南故意夸张地叫着,师妮可一听赶紧拉住许诺一的手。

    真要出声维护向南,却不提防还有一人冲过来加入了群架。一只大手拽住向南的衣领,直接把他提起来。

    向南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情敌顾怀远。

    顾怀远刚才远远地走过来便看到向南凑近师妮可亲她的一幕,他以为向南轻薄师妮可被推开,把姑侄都惹毛了,当然,也把他惹火了。

    顾怀远一个周没见到师妮可,没想到再见到这个优雅清新的女人却是打着石膏。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坐在轮椅上,顾怀远感觉如雷轰顶,他不知道这些天师妮可发生了什么事,一颗心被狠狠地吊着,隐隐地疼。

    顾怀远知道向南喜欢师妮可,却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质变,所以,看到行动不便的师妮可被向南乘虚非礼,一向理智的顾怀远也失控了。

    一时怒由心生,顾怀远早把顾副市长的身份抛之脑后,也跟许诺一一样非常地生气地想揍向南一顿,不由加快了脚步冲过来,直奔到向南跟前,拽起向南,高高举起了拳头挥向他。

    眼看顾怀远愤怒的拳头就要砸向向南帅气的右脸,师妮可一时愣住了,失声地叫:“别打他!”

    向南只要伸出左手,便可以制止顾怀远的拳头。但听了师妮可心疼他的劝架后,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向南就要顾怀远多听听师妮可心疼他的话,让他知难而退。要是顾怀远真的揍伤了自己,以师妮可现在对他的感情一定会埋怨顾怀远,这个情敌要想虚情假意地扮演好哥哥的形象也就难了。

    和赶走情敌相比,一时搭上他帅气的脸也无所谓。

    向南就那么站着等着挨揍,而顾怀远的拳头也就那么直直地落下来,就在他的拳头要沾到向南脸时,突然停住了。

    啪啪啪的掌声和夸张的笑声,让失去理智的顾怀远找回了理智,及时收住了拳头。他瞪着向南,放开了向南的衣领。

    “哈哈,不是吧,怀远,向南你们跟诺一抢玩具怎么抢得打起来了?”师锐开拍着掌大笑着开玩笑缓解紧张的气氛。

    还好来的及时,顾怀远这一拳下去,向南的脸绝对挂彩,这对情敌可能就此结上梁子了。

    “我听说花园里有一场武打戏,赶过来看看,果然精彩”

    师锐开戏谑的话让顾怀远颇为尴尬,他发觉自己太冲动了,虽然是因为他喜欢的女人揍向南,这样的行为像中学生为女生吃醋打架,幼稚得让自己都觉得丢人。而且,他的身份摆在那,要是让人知道s市的副市长暴揍s市最大的纳税户,他的仕途可能就此终结了。

    顾怀远赶紧顺着台阶下,也打着哈哈笑道:“误会,误会,我是看诺一和向南打架,帮诺一一起攻击向南”顾怀远还对许诺一笑,“是吧,诺一”

    “是啊!我们一起揍向叔叔,叔叔的武功比我厉害”许诺一忘了揍人的目的,被大人拐了弯当比武了。

    师妮可自然不好意思承认被向南偷亲一下惹出了群架,微微烫着脸看着顾怀远道:“哥,你误会了”

    她一说话,向南和顾怀远都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向南要在顾怀远面前博得师妮可的同情,气气顾怀远,故意晃着悬挂的右手,夸张地叫着:“可可,我的右手被打痛了!”

    “谁让你当坏人!”师妮可小声地埋怨着,但目光还是关心地看了眼向南的右手。顾怀远看着眼前的两人,一个挂着手,一个吊着脚,心里一片狐疑!

    怎么这么巧,他们两个都守着伤!

    “怀远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师妮可微微发窘地跟顾怀远打招呼。

    一声怀远哥,如邻家小妹般亲昵可爱。

    向南听了脑门上立马冒着酸气,而顾怀远听了则很快从刚才的尴尬中走出来,他又恢复了温润如玉的笑容,和蔼地看着师妮可。

    “刚到一会。听锐开说来s市,就赶着把手头的工作忙完了就过来了。我们三个好久没聚一块了,我还想找个地方热闹一下。现在看来不方便了”顾怀远微笑着,他的声音醇厚好听,话里带着老友的亲近,让身在异乡的师锐开和师妮可都感觉很亲切,到最后,他的目光留在师妮可的脚上。

    师妮可穿着宽松的居家短裤,露出了白希滑嫩的小腿,很美的一双腿可惜多了一块石膏,把她拘在轮椅上,不明状况的顾怀远,其实心里很急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是没有太唐突地关切,只是用着朋友间的语气问道:“可可,你的脚怎么了?什么时候受伤成这样了?”

    “哦上个周五弄伤的,所以才推迟回来。也没什么要紧的,就是崴了脚,养几天就没事了”师妮可轻描淡写地回答着,刚才叫一声怀远哥,已经让向南不满了,她不想看到这两个男人再为自己打架,便刻意拉开了和顾怀远的距离。

    顾怀远心里有些失落,师妮可对他隐瞒着脚伤,如果不来看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知道她受了伤。他喜欢她,可是她以前还能把他当哥哥,他以为同在异乡,她会在需要的时候想到他,然而她没有。

    “我周六打电话给你,你也没说一声,不然我会去看你”顾怀远的语气明显有些失落。

    还好没去,不然我和可可就不能这么快恋爱了。向南心里暗自庆幸,同时也故意把话抖出来:“呵呵,没事,可可有我照顾着!”

    顾怀远心里咯噔一声,非常狐疑地看向向南。

    向南则故意走到师妮可的身后,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师妮可的肩膀上。他感觉自己的手被火辣的看着,看向顾怀远,果然他紧盯着自己搭在师妮可肩上的左手。

    如果顾怀远的目光是刀,估计自己的手已经被刀剁碎了。向南心里一片自得。而师妮可自然觉得向南的小伎俩幼稚得像小孩子,让她心里好笑。

    师妮可喜欢向南的亲昵,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微微不适,不由抓开向南的手,向南却故意再放回去。

    “向南,你干嘛啊?”师妮可扭过头瞪了他一眼。

    “呵呵,可可,别害羞了。锐哥也不是外人,顾副市长也是你的好友,告诉他我们开始恋爱了,他会为我们高兴的。是不是啊,顾副市长?”

    向南的一句话如平地一声雷,直接把顾怀远的不疾不徐接近师妮可的想法炸得个里嫩外焦。这个消息是在让他太震惊了,就在上周,当他和师妮可吃饭碰到向南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关系还那么疏远,怎么这么快,两人变成了情侣,把自己排除在外了?

    “呵呵,很意外!”顾怀远牵强地笑着。

    而向南非常享受先下手为强的快意。

    师锐开见如此气氛,不由开口:“天气好热啊,我们还是回屋里吧!诺一,看你一身都湿了,走回屋去叫奶奶给你换衣服!怀远,我们进去吧!”说完,师锐开拉过许诺一的小手。

    顾怀远看了向南一眼,本想过去推师妮可,但是向南俨然站在她的身后,霸占着那个位置。

    对,那个位置!男朋友的位置!

    “顾市长,请”向南还故意比了一个有请的手势。

    顾怀远只好转身,神情似乎有些神伤,尾随着师锐开回到屋内。

    师妮可见大家都走了,不由伸手捶了向南一下:“你搞什么呀!当着诺一的面亲我,想带坏小孩子吗?”

    向南低下头,嘴角勾着笑:“我也不想,只是刚才看到顾市长,才不得已而为之的!”

    就知道他的故意的,师妮可瞪了向南一眼,嘟嘴道:“幼稚!”

    “呵呵,我乐意,只要能把你身边的爱慕者赶跑,再幼稚的事情,我都做!”向南一副耍赖的表情,看着师妮可道。

    “我懒得你了,推我回屋!”师妮可转过头,没理向南。

    向南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笑意,推着师妮可回到屋内。

    许家除了周末许烨磊回来,会热闹一些,今天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可谓是热闹非凡,吃饭席间,许大雷再次破例被批准喝酒,童华也没设置杯数,中午彻底的随了他的意,许大雷的笑声不由更加的爽朗起来。

    “老首长,我敬你一杯”向阳率先举杯。

    “好好好”许大雷乐呵呵的笑着。

    还是有亲戚朋友的好啊,平日走动走动,还可以被赦免,喝点小酒过过瘾。

    向阳敬完许大雷,紧接着就是顾怀远:“顾市长,我敬你,期待在您的带领下,s市的经济更加腾飞!”

    “谢谢向董的美言,我会加倍努力的!”顾怀远客套的回道。

    轮到师锐开时,向阳也跟着大部队一起催婚生子:“锐开,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赶紧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让你爸妈和奶奶高兴高兴!”

    师锐开扯了嘴角,礼貌的笑道:“是,向叔,谨遵你的吩咐!”

    但心里不免多嘀咕一句,向叔,不带这样啊,向南也就刚和可可好上,你就在一旁催我,这让我多有压力啊!

    向阳打完通关,向南又紧跟而上,真有上阵父子兵的味道。

    第一次以师妮可的男朋友的身份来姑妈家里,向南自然得好好表现。

    轮到顾怀远,向南端着酒杯,嘴角勾着一抹儒雅的淡笑:“顾市长,我敬你,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刚才在后院故意亲了一下师妮可,差点就被顾怀远揍,向南心里有些心有余悸,b市的汉子表面看似斯文儒雅,但动起拳头,都挺彪悍的。

    当顾怀远听到向南说可可和他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心里不由郁闷起来,本想开始着手追可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表白,她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而且从师妮可的眉眼间,顾怀远看到上次见她时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种沉浸在爱情之中女人才有的娇媚。

    脑海不由响起张靓颖的来不及说爱你

    我太爱你

    却又不敢告诉你

    为你

    我什么都愿意

    可是命运总无情

    顾怀远看着向南,笑着端起酒杯,但是那笑意显得有些晦涩:“哪里,我还得请向总多多支持才是!”

    师妮可看了一眼顾怀远,心里有些怪怪的,也许是听到向南说他喜欢她,现在见面似乎没有以前那种随意随性的感觉,好像多了一层隔膜。

    男女间的友谊,不外是爱情的开端或残余,这话似乎很有道理。

    要想维护这样的纯友谊,绝对是他打死对你没意思,你打死也对他也没意思,不然是绝对不可能维系的。

    幸好顾怀远没对她有所表白,不然自己又得失去一个朋友了。

    孙萌萌端起果汁,笑吟吟的说:“不好意思啊,我下午还要上班,就以果汁代酒敬大家”

    “妈妈,我也要敬大家!”坐在一旁的许诺一也端起酒杯,要和孙萌萌一起敬酒。

    大家又是一阵欢笑。就看双都。

    孙萌萌敬到向南时,笑吟吟的说:“向南,以后可要好好待我们家可可哦!要是你敢欺负她,我会发动姐妹,群起攻击的!”

    “谢谢萌萌,我一定会好好待可可的!”向南勾唇笑道。。

    坐在一旁的顾怀远听到这些话,目光落在一脸娇羞的师妮可的身上,心里的失落不言而喻,

    尽管顾怀远将心思深藏,但还是没逃过年过半百的向阳的眼睛。

    可可可是个炙手可热的女孩,顾市长倾慕她纯属正常,而且他还是师景仁的心腹,幸亏自个儿子先下手,不然

    想到这,向阳不由看向儿子,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一顿午饭,大家在欢乐的气氛中吃完,随后客厅泡了一会茶,向阳一家就起身告辞了。

    而师锐开要赶回b市,向南不方便送他去机场,只好由顾怀远代劳了。

    大家都上车了,向南却还站在那不动,嬉笑的说:“我反正回家也没事,就留下来陪诺一玩!”

    陪诺一玩!这个借口真是够烂的!

    向南的话谁都能猜到他的狼子野心,师妮可有些不好意思:“你还是回去吧,待会诺一就去睡午觉了!”

    “没事,等他醒了再陪他!”向南耍赖道。

    坐在顾怀远车上的师锐开横了向南一眼:“想陪可可就直说!”

    “呵呵,知我者锐哥也!”向南冲他抛了一个桃花眼,“顾市长,锐哥就麻烦你了!有空再约你一块吃饭!”

    顾怀远淡淡的点了点头。

    而向阳哪会阻拦儿子留下来陪未来儿媳妇啊!

    当着长辈的面,师妮可也不好赶人,反正大家都知道她和向南的关系,索性就由着他厚着脸皮的留了下来。

    大家回到屋里,孙萌萌笑着跟向南说:“向南,我去上班了,我家诺一和可可下午就由你照顾了!”

    “好的,没问题!”向南俨然不把自己当客人了。

    向南陪着许大雷在客厅泡了会茶,老爷子有午休的习惯,到点就犯困,起身去休息了。而童华也带着许诺一去睡午觉,就剩下在厨房忙碌的师文茹。

    客厅静悄悄一片,向南看着坐在身旁的师妮可,眼底流淌着浓浓的深情,慢慢的将头凑了过去。

    师妮可一脸含羞,伸手挡住向南的脸,小声道:“干嘛呀?”

    “想吻你”向南深情款款的看着师妮可,刀刻般的嘴角带着一丝将人迷倒的致命柔情,低沉着嗓音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要,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师妮可嘟嘴拒绝。

    “那在什么地方能吻你?”向南拉住师妮可的小手亲了亲,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师妮可的手被向南亲的一阵酥麻,整个心被他眼底温柔所溺毙,心底似乎有些期待,鬼使神差的指了指楼上:“去我的房间”

    广而告之:亲们,第四更(5000字)奉上。。。今天(一万五字)已更完,明天见。。。月票,月票,呼唤月票。。。亲们,再过几个小时五月就过去了,还没投月票的亲们,把手上的月票投给亚亚吧。。。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