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含糊其辞
    大家听完许诺一的解释后,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师文茹笑了笑:“诺一,别乱说话”

    “我才没乱说话呢,上次曾奶奶过生日的时候,向叔叔和表姑给我喂饭,他就一直盯着表姑”许诺一有板有眼的说。

    听到自己心事被小诺一看的透透的,向南索性不避嫌,捏了捏许诺一的鼻子,随后目光泛着一抹深情看向含羞的师妮可:“是啊,向叔叔现在喜欢的人是你家表姑”

    啊——要死啊!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告白,会羞死人的。

    师妮可不敢当着长辈的面瞪向南,只能小脸红了又红,羞涩难当。

    许诺一看的师妮可脸红,不由好奇:“表姑你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发烧生病啦,奶奶,奶奶你快给表姑看看”

    许诺一知道家里有两位医生,平日里他生病都是师文茹和童华照料的。

    啊——这个要人命的小人精啊!

    大家听完,又是一阵大笑。

    “呵呵,诺一,你表姑不是生病,是害羞啦!”裴女士灿烂的笑着跟许诺一解释。

    许诺一从向南身上蹭了下去跑到师妮可的面前:“表姑你为什么害羞啊?”

    嗷嗷嗷——我的小祖宗啊,你话唠的本领别在我身上发挥啊!

    师妮可看着眼前的许诺一,心里默默的乞求着。

    师文茹赶紧把许诺一给拉走:“你这个小话唠”

    向奶奶看到可爱的许诺一,不由笑着道:“还是许老你们夫妇有福气啊,有诺一这么可爱的小曾孙”

    许大雷和童华不由笑了起来,至从小家伙出生后,的确带给他们很多快乐。

    童华目光慈爱的看着许诺一笑道:“诺一是可爱,就是话多了一点,鬼机灵一个!”

    “呵呵,我现在就盼着南南能早点把可可娶回家,也给我生个这么可爱的小曾孙!”向奶奶终于把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

    哎呦,奶奶不要这样说啦!我会害羞的!

    师妮可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低垂的头不敢看大家。

    “谢谢奶奶,说出了我的心声”听完奶奶的话,向南嘴角快要裂到耳后根了。

    师妮可见向南还在那火上浇油,不由抬头瞪了他一眼。

    坐在一旁的大舅子见妹妹被向南惹得这么羞臊,不由适时出面帮忙化解:“向叔叔,我和向南有点公事要聊,先出去一下”

    师妮可不由向师锐开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还是亲哥好啊,向南待会我再找你算账!

    “去吧!”向阳点头。

    师文茹连忙叫住他们:“别走远啊,中午回来吃饭”

    向南不在,大家自然不会拿她来说笑打趣!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西山别墅依山而建,别墅后面就是一座小山,小山的植被都是原生态的,只是劈了一小块路径供人登山。

    夏天沿着小石阶走在小山的林荫道里,还是阴凉清新的。

    向南和师锐开为了谈事,离开了孙萌萌家。只是两个大帅哥走在小区里太招摇了,向南便带着师锐开去了后山,沿着舒缓的台阶漫步,走到在山腰上的小亭子里坐了下来。

    谈完了公事,师锐开喝了口矿泉水,笑着道:“这座小山还真不错,山下太阳那么热,坐在这却挺凉快的,空气又好,不错,不错”

    向南听师锐开这么夸着,不由翘起尾巴沾沾自喜地道:“由我出品,当然是不错的!所以说锐哥哥跟我混是有钱途的嘛!”

    师锐开哈哈大笑,似乎无意地说道:“本来想谈完事便回b市的,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这个时候b市也很燥热,我们家没有后山,没有这么凉快的地方。我姑妈说我难得住在她家,现在既然住进去了,这里环境这么好,我就索性多住几天算了”

    向南一听师锐开要多住几天,心里立马有好事被破坏的不好预感。

    他还想早一点把师妮可拐到自己家里呢,这个棒打鸳鸯的大舅子要是赖在s市不走,绝对是个超级大灯泡,而且是很有杀伤力的灯泡,有他不分场合地罩着,向南心里堵得慌。

    在向南追师妮可的漫长情路上,真是撮合也是大舅子,破坏的也是大舅子!

    向南对于斜插一脚的大舅子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向南也有赶人的办法:“s市海风一吹自然比b市凉爽,要是你到海边去溜溜,那里的风景更好。说不定你在这多住几天,便遇上了你的克星!有了女朋友,住在你姑妈家,你也不用怕她念叨着你的婚事”

    向南一针见血地掐住师锐开的软肋,果然让师锐开也头疼了。

    师锐开还没享够潇洒快活的单身生活,最怕别人催他的婚事,昨天姑妈一见面就念叨着,要是住在这,还真怕姑妈天天跟他耳提面命。

    师锐开本来想恐吓一下向南,没想到自己先被吓跑了。

    于是,他不再绕圈子,直接说了憋了一天的话:“你和可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向南听到师锐开的八卦,也不隐瞒:“可可车祸之后”

    “是不是你设计的车祸,来个英雄救美,把可可感动了,骗了她的心”师锐开这个长兄的思想也实在太那个了。

    “锐哥,你别把我想得这么猥琐好不好!”向南一脸幽怨道。

    “你还不够猥琐么?两三天的时间就把我妹妹骗到手了!”师锐开瞪着向南横着道。

    看乱话自。本来师锐开是很看好向南的,一直帮衬着向南追师妮可。可真的看到师妮可两三天就被向南攻下,师锐开心里又不爽了。

    或许,男人更加理解男人吧.!

    师锐开怕师妮可太快陷入爱情,让向南轻易得到了她的心便不珍惜她,担心她受伤害。

    其实他真是多虑了,向南和师妮可两个闷骚的人,压抑了那么多年的感情一旦爆.发当然激烈啦!

    向南追到师妮可可没有师锐开想的那么轻易,这样丰神俊朗的帅哥为一个女人单身了那么久,也磨砺得够蹉跎了。

    “锐哥,你这话说得也太严重了。别人不知道你会不知道么?我喜欢可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要是这么急功近利,还能耗上三年的时间么?”向南看着师锐开,郑重的申明。

    “那你跟可可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向南一听有些愣了,大舅子管得也太宽了吧,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向南想到昨天被揍的情景,立马往边上挪了位置,把自己和大舅子的距离拉开一些,免得一句话说的大舅子不顺心,又是一拳挥过来。

    “呵呵,就是你知道的程度!”向南嬉笑着含糊其辞。

    师锐开知道的是前天晚上向南的狼吼,还有昨天看到病床上向南和师妮可吻得天昏地暗。他真没想到师妮可心里其实一直都喜欢向南,所以,才会这么快地投怀送抱。

    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师锐开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当哥哥的还是不放心地威胁着向南:“你既然喜欢可可,就要善待她,别到处沾花惹草伤她的心。要是让我知道她受了伤害,哼哼,知道我拳头的味道吧!”

    看到师锐开挥着拳头,向南又把安全距离再拉长了些,昨天打的左脸,今天还痛着呢!

    大舅子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向南嬉笑着道:“我向来都很专情的,才不像你到处留情,我要和你保持距离,免得被你带坏!”

    师锐开看向南夸张地表现出怕被自己揍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笑完之后才道:“我不是可可,少跟我甜言蜜语忽悠人”

    向南顺着师锐开的话开着玩笑道:“放心吧,我对男人不感兴趣,不会对你甜言蜜语”

    “你小子尝到甜头了,别忘记我这个月老!”师锐开瞪了向南一眼。“当然不会忘记,你看我一直都对锐哥感恩戴德,哪里有好的项目都会分你一杯羹!”向南的左手搭在师锐开的肩膀上,很义气的说。

    “哈哈!”得了便宜的师锐开大笑着。

    想到两人这几年合作的项目,师锐开不由佩服未来妹夫的眼光和能力。如果向南能待师妮可好,他们在一起,有益于两家公司的长期合作。

    “锐哥,你现在不会再”向南还没说出‘搅黄我和可可的好事’,他的话便被师锐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我先接个电话。”师锐开对向南示意暂停。

    “怀远兄!恩,我昨天到的现在住在我姑妈家对,可可也回来了好!”简单说了几句,师锐开便挂了电话。

    向南听得师锐开和顾怀远那么随意又亲近的交谈,心里不由一阵紧张,听到后面直接被郁闷了。

    等师锐开收了电话,向南明知故问:“是顾副市长么?”

    “恩,他以前是我大伯的秘书,跟我和可可都很熟”师锐开点头,随后继续道,“他现在主管着城市建设,我想让他关照你,前天来之前特意给他打了电话,准备和你一起请他吃饭。他听说我住姑妈家,等会过来”

    “啊——”向南听后,不由张大嘴巴哀叹起来。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3000字)奉上。。。还请更新请稍后。。。亲们,今天月票翻倍的最后一天,还有投月票的亲们,把手上的月票投给亚亚吧。。。月票,月票,呼唤月票。。。

    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