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情话绵绵
    “还是在医院住着好,回来见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声音,想你的时候不能拉拉你的手,不能抱抱你,不能亲亲你,感觉好难受。这半天我都快憋死了,一直想跟你打电话,又怕打扰你。我知道你回到萌萌家肯定要被大家关心一番,才一直忍着没有给你打电话。其实也才分开没多久,可是感觉好难熬!”向南说完连自己都有几分不可思议。

    似乎喜欢师妮可后,自然而然地便能顺口说出肉麻兮兮的情话,一口气说了这些话心里才舒畅。

    向南说这番话自然是他此刻的感受,师妮可的感觉也和他一样,都怀念住院时在一起朝朝暮暮相处的甜蜜。

    而向南说着这样掏心窝的绵绵情话,除了思念也有他的小心思,他希望师妮可能感受他的感受,当师妮可也和他一样迫切时,两人便能同居了

    他心驰神往的福利才能顺利地发放

    男人对一个女人爱得热烈最直接地想法便是将这个女人据为所有,变成他的女人。

    师妮可能感受到向南心里的热切,期待,还有和她一般浓烈的思念。

    只是羞涩如她,爱在心口难开。她心里被向南说得酥麻沸腾了,可出口的话又是刻意的稀释彼此的情。

    “才分开半天呢,哪有你说的那么那么难舍难分”师妮可本来要说肉麻的,她跟向南已经肉麻了,想到这个词也感觉带着几分色彩,终究没有说出来。

    向南期待师妮可对自己表露的情意能温柔的回应,谁想听到的是这么生分的话。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和这样的女人恋爱,不能顺畅地拥有,更加让人想征服!

    向南再次真切地感受到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好处,要是师妮可在面前,被自己搂着,亲着,她的回答一定是自己期待的甜蜜的话。

    这便让他更加急切地想要把师妮可拐到自己的身边。

    “半天没见,你不会想我么?”向南不抒情了,换了一个口吻问道。

    师妮可咬着唇,幻想着向南要是再面前,一定是急了,才这么发问。

    师妮可故意挫挫他:“不想”

    “真是嘴硬的女人!”向南笑道:“我才不信你不想我”

    “我才不想你呢!谁跟你一样闲着没事就那么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师妮可也用自己的方式跟向南**了。

    “本来想明天去看你的,你这么不想我,我还是去上班算了。堆积了很多工作一定很忙,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我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向南故意叹着气失落地说着。

    师妮可被他的话他的语气勾得心都微微疼了。

    她心里明明想着向南,巴望着见到他呢,更是担心向南的手。经不得向南这么一激,师妮可便藏不住心里的情了。

    “你的手还没好,再养几天吧,公司的事,再重要也没有你的手重要。你要照顾好右手,不然”

    师妮可微微停顿,向南便等不及地问道:“不然怎么样?”

    向南的右手因为是被师妮可打成脱臼的,后来的伤,师妮可一直认定是向南救她才伤的。

    师妮可本来想说我会自责内疚,会心疼难过。被向南这么急切地问,又觉得自己想得有些肉麻了,所以师妮可的话又被压回去,她只是幽幽地道:“你知道的”

    向南故意曲解着师妮可话里的省略号,又开始拼了:“恩,我知道,我的右手要是不好,就不能抱你,亲热的时候也不方便。要是不彻底养好,你一定会收拾我的”

    向南的话让师妮可哭笑不得,和他讲一次电话,情绪也波澜曲折,但他总有办法让人轻松愉悦。

    师妮可不由想到两人亲吻的时候,向南的右手横在两人之间,想抱紧一点又怕夹坏了他的伤口。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好笑又很甜蜜。

    师妮可开心着,也用着和向南一样的口吻道:“知道就好!”

    “可可!”向南温柔的喊着师妮可的名字。

    “恩!”师妮可也温柔的应着。

    “你还没叫我呢?我想听你叫我一声”似乎刚陷入爱情的人都特别的无聊和幼稚。

    “向南”师妮可也一起跟着向南聊着无聊和幼稚的话。

    “不要这个”

    “小向”

    “我受伤了”向南装着一副心伤的口吻。

    “那向总吧!”师妮可轻笑不已。

    “叫得这么客套,小心我明天见了你打你的小屁股”

    “色狼”

    “打屁股有什么好色的,不过你要是想,我会来点更色的!要不要明天见识一下啊!”向南又开始跟师妮可**。

    “讨厌”师妮可娇嗔着。

    “呵呵”向南轻笑不已。

    师妮可也跟着笑了起来,眉眼间尽是绽放幸福异彩。

    “可可”向南再次叫道。

    “恩”师妮可又轻声的应着。

    “我好想你”向南的声音就像低沉好听的小提琴声,“你想我吗?”

    也许是气氛正浓,师妮可张了张口:“我我也想你”

    向南听到这句话,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意:“好想你啊,好想抱着你入睡”

    哎呀,真是**裸的勾引啊!

    师妮可的脑海立马浮现早上醒来的画面。

    向南静静的听着电话那头师妮可的呼吸声,能猜到她此刻肯定脸红心跳,不由勾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恨不得现在就在你身旁”

    “别说了,等会别跑洗手间啊!”师妮可脸红的回道。

    “哈哈哈,为了不跑洗手间,我们一定要早日康复”谁知向南的话,更加的赤.裸。

    “不和你说了”师妮可又是一句娇嗔。

    向南特别喜欢跟她打电话的感觉,心间就像抽着一条条甜蜜的丝线似的。

    “呵呵,我明天去看你”向南温柔的笑道。

    听到向南要来家里,师妮可连忙拒绝:“你还是别来了”

    “为什么?”向南一听有些郁闷。

    “没为什么,你别来了”师妮可坚持着。

    向南一想,估计是师妮可怕孙萌萌家人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不由道:“我明天一早就去,我要公布我们的爱情,不让你把我当陌生人”

    “我没有把你当陌生人,只是”师妮可吞吐着。

    “只是什么?”向南询问着。

    “唉,不用公布,大家都已经猜到了”师妮可的脸红了又红。

    “真的么?可可,你终于大胆了一次。我爱死你了!”向南及时夸张地鼓励了矜持的师妮可。

    “才不是我大胆呢,是诺一是诺一把我围着的丝巾扯开了,让大家看到我脖子上的草莓姑妈还有爷爷奶奶,他们大概见惯了表哥一回来,表嫂就得围着丝巾遮羞总之不用你宣传大家都知道了!”师妮可含羞的解释。

    “哈哈,太好了。明天我可要好好谢谢诺一!”向南开心地笑道,“我家人也都知道我们交往了。知道这个消息,他们都开心坏了,也知道你受伤,我爸把我臭骂了一顿,要不是我拦着,他们傍晚就赶着去看儿媳妇了”

    “谁是你们家的儿媳妇?”师妮可羞赧的嘟嘴道。

    “呵呵,我家人都很喜欢你,他们早就认定你是我们家的儿媳妇,现在你逃不掉了”向南的话带着霸道的占有欲,但听在师妮可的耳朵,却很有归属感,甚至忘了一贯和向南的小拌嘴。

    “你受伤回家,有没有吓到家人?”

    “恩,我妈和奶奶被吓到了,嚷嚷着说g市治安太不好了,以后出门要给我配保镖,我爸见我这样,直接来应聘保镖的职位”向南轻描淡写地说着,把向阳对他的鄙视直接忽略不计了。

    师妮可乐得哈哈大笑,听到向南这么描述,对向南的家人便觉得很有趣,很亲切,她很喜欢这样的家庭氛围:“你家人真可爱!”

    “所以,你心动了?那就赶紧来我们家吧!”向南you惑着。

    “我我才不心动呢?我有自己的家啊!”师妮可嘟嘴小嘴,死不承认。

    “真的不心动?”向南不死心继续追问。

    “干嘛,想明抢啊!”师妮可撅嘴。

    “我干嘛要明抢啊,我要你心甘情愿做我老婆!”向南勾唇笑道。

    “谁是你老婆啊!”

    “一个叫师妮可的女孩,她漂亮,美丽,温柔,可爱,最重要的我爱她,一见可可误终生啊!”向南又开始情话绵绵。

    “讨厌”师妮可听了,心头乐开了话,嘴角绽放在灿烂的笑意。

    两人恋爱之后,第一次打电话,也不知怎么有这么多话,絮絮叨叨地聊着,直到手机被打的没电自动关机。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第二天早上,向南一家吃完早饭就全家总动员的一起来探望师妮可。

    许大雷和童华正想带许诺出去溜达一圈,谁知一出门就碰到向南一家子。

    向阳一下车就笑呵呵的叫道:“许首长,阿姨,你们这是要出去啊”

    “向总怎么是你啊!”许大雷有些意外。

    “惭愧啊,昨天才听我家儿子向南说可可脚受伤了,今早就急着过来看望一下!”向阳笑道。

    师文茹闻声跑了出来,见向南一家都来了,不由笑道:“向南真是稀客啊!裴女士好久不见!哎呀,奶奶你也来了!”

    师文茹看到向南扶着向奶奶下次,不由感到吃惊。

    看到向阳和裴女士两人手上拎着满满的东西,师文茹不由客气的说:“向总,你们真是客气了,来就来,带这么多东西干啥啊!”

    “一点小意思!”向阳笑道。。

    那哪是一点小意思啊!虽说是来看望师妮可的,但是带来的礼品一半是老年人服用的补品,当然还有小朋友的礼物。而且就连奶奶都出马了,这简直就是看准孙媳妇的阵仗啊!

    师锐开也紧跟了出来,客厅就剩下师妮可一个人坐在轮椅上。

    难怪刚才打电话给向南说约他出来聊聊,他说十分钟给他回复,原来亲自来姑妈家里跟他谈。

    “奶奶,向叔叔,裴阿姨”师锐开看了一眼向南,随后笑着跟向阳夫妇还有奶奶打招呼。

    “锐开,好久不见!”向阳笑呵呵的点头。

    许诺一见到向南,立马跑了过去:“向叔叔”

    向南一脸灿烂,一把将许诺一抱了起来:“诺一”

    大家都奇了怪,向南怎么跟许诺一这么熟。

    向南笑着跟大家解释:“上次奶奶大寿的时候,我跟可可一起喂诺一吃饭,结下了深刻的友谊,是不是啊,诺一!”

    “是的,我和向叔叔是好朋友”许诺一搂着向南的脖子,跟大家宣布他俩的关系。

    大家都笑了起来,师文茹把向南一家迎进家里,独自坐在客厅的师妮可,看到向南爸妈和奶奶的时候,感觉就像丑媳妇见公婆似的。

    “可可,脚现在怎么样?会疼吗?”裴女士一见到师妮可就快步走了过去。

    “阿姨,我没事,挺好的!”师妮可有些娇羞,轻声的回道。

    向阳和奶奶也走了过来,又是一阵嘘寒问暖,把师妮可搞得怪不好意思的。

    大家都坐了下来,师文茹乐呵呵的泡茶招呼大家,昨天还跟婆婆说,要是可可嫁到s市,多了一门亲戚走动,家里会热闹一些,没想到今天就来了!

    向南抱着许诺一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但从一进门后,向南目光就一直尾随着师妮可。

    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师妮可不敢看向南,一副含羞的样子坐在听跟长辈们寒暄。

    许诺一抬起头,看了看向南,见他一直盯着表姑看,不由眨了眨眼睛:“向叔叔,你是不是移情别恋啦?”

    此话一出,大家的目光纷纷往向南看去。

    移情别恋?这小毛孩说的话啥意思啊?

    向南被许诺一的话,吓得一愣一愣的:“诺一,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许诺一见大家都看着他,不由调皮的笑了起来:“向叔叔以前喜欢的人是我的曾奶奶,可是现在他好像喜欢上表姑了,刚才一直盯着表姑看!”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00字)奉上。。。还请更新请稍后。。。亲们,今天月票翻倍的最后一天,还有投月票的亲们,把手上的月票投给亚亚吧。。。月票,月票,呼唤月票。。。

    忍拉抱被。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