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无处可藏
    师妮可挽救不了许诺一的动作,脖子上丝巾就已经被揭开了。

    不叫则已,一叫惊人,许家长辈的目光纷纷落在她的脖子上,当大家看到师妮可脖子上的草莓时,不由个个瞪大双眼。

    没等大人们开口,许诺一就好奇的指着师妮可的脖子:“表姑,你的脖子也受伤了吗?怎么红红的!要不要我帮你呼呼一下!”

    师妮可听到这句话羞窘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

    要是换做前几年,许家长辈可能对这种痕迹不太熟悉,但搬来s市历经三年时间的周末,就连许大雷这个年过九旬的老人都知道那是怎么造成的。

    师妮可的脸红的发紫,低垂着头不敢面对大家。

    “诺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啊,表姑的脖子都被扯红了!”师文茹连忙把许诺一手上的丝巾抢了过来,赶紧给师妮可围上。

    “是啊,诺一,你把表姑弄伤了,以后表姑不给你买礼物了!”童华也赶忙从旁帮忙说话。

    许诺一听到奶奶和曾奶奶的批评后,撅着小嘴靠在师妮可的身旁,乌溜溜的眼神看着师妮可:“表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不敢了!”

    啊啊啊——哪里有地洞啊!

    啊啊啊——真是丢死人啊!

    低垂着脑袋的师妮可,听到许诺一这句话,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明明是向南的错,却由一个小孩子来承担。

    见此大家心照不宣,也没再多说什么,就让师锐开送师妮可上楼洗澡换身轻便的衣服。

    师锐开扶着师妮可进到房间后,见师妮可一直红着脸垂着头,师锐开不由摇头,身为哥哥实在不好开口问师妮可‘你跟向南睡了’这样的话。只能明天私下和向南好好聊聊。

    “哥,你下去吧,这我自己来!”师妮可红着脸结巴的跟师锐开说。

    “不用我扶你去浴室吗?”师锐开看了她一眼,问道。

    师妮可垂着的脑袋连连摇头。

    “那你自己小心点,有事叫我!”师锐开吩咐一句。

    “恩”师妮可轻声应着。

    待师锐开走后,师妮可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路上师锐开都沉着一张脸,没跟她说几句话,实在让人害怕。

    他不是一直很喜欢向南吗?怎么听到自己和向南在一起后,却变得如此态度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锐开下楼后,便和许大雷在客厅泡茶,许诺一拿着师妮可给他新买的陀螺在一旁玩耍。

    童华和师文茹在厨房切水果,婆媳俩心里对师妮可脖子上的红晕都十分的好奇。

    “可可,不是没男朋友吗?怎么脖子上会有那样的痕迹啊?”童华开口询问师文茹。

    师文茹看了看童华,温温的笑道:“或许是车祸弄伤的吧!”

    童华脸上露出一抹深意,笑了笑:“怎么可能,明明就是吻痕?”

    师文茹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吻痕呢?只是可可是自己家的侄女,平时乖巧懂事,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所以不敢妄加猜测。

    “前几天萌萌说是向南留在医院照顾她,那吻痕不会是向南留下的吧”平日里不太八卦的童华,这会却变得特别的好奇。

    或许就是因为平日里师妮可太过乖张,脖子上出现这种东西,肯定会引来大人们猜测不已。

    提到向南,师文茹愣了一下,随后目光看向童华。

    两人婆媳多年,犹如母女,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心里想什么。

    “向南那小伙子不错,跟可可挺般配的!”童华笑呵呵的说。

    “恩,向南是不错!”师文茹淡淡的笑了笑,不过心里却有一丝疑惑,那天顾怀远来家里后她特意跟大嫂打了个电话,似乎特别满意顾怀远。

    “呵呵,要是可可嫁过这来,你又多了个伴,又多了一门亲戚可走了!”童华笑道。

    至从搬到s市和儿子儿媳居住在一块,生活的其乐融融,但这里除了孙萌萌的娘家,就没有其他亲戚可言,但人老了有时候就会怀旧,不喜欢冷清。

    “呵呵,是啊,要是这样,我可求之不得啊!”师文茹笑着回道。

    两人相视一笑,随后将切好的西瓜端了出来。

    师文茹递了一片西瓜给师锐开。

    “谢谢姑妈!”师锐开笑着接过西瓜。

    “锐开,晚上住家里吧,姑妈上楼跟你去准备一下房间!”师文茹挽留师锐开在家留宿。

    “姑妈,不用了,我已经订好酒店了!”师锐开连忙摆手。

    “少唬我,行李箱都在这,每次来s市都住外面,是不是嫌姑妈家不好是吧!”师文茹故意这么一说。

    “姑妈,你说笑了,我哪会嫌弃啊!就怕来家里让你忙东忙西,把你给累着了!”师锐开笑道。

    “哪来的累啊,一年都见不到你们几回,姑妈即使想累也累不到呢!晚上就住家里!”师文茹直接发话。

    师锐开不好再拒绝,只好点头:“好,听姑妈的!”

    师文茹笑着点头:“那我上去给你准备房间”说完,师文茹拿着师锐开的行李箱上楼了。

    师妮可拿着衣服,一跳一跳的从房间蹦出来,师文茹上楼后,连忙放下行李过去扶她。

    师妮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师文茹笑笑的也没多说什么,扶她进洗手间后,还给她搬来一条椅子。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晚上,孙萌萌回到家中,见师妮可和师锐开都在,特别的开心。

    不过她也发现师妮可不对劲的地方,师妮可回来洗完澡后,下身是换了一条便裤,但上衣却是特别职业的衬衣。

    这么不协调的衣着,不得不让孙萌萌起疑。

    最终还是在领口处发现一抹红晕,吃饭的时候,孙萌萌一直都是笑而不语,而师妮可却害羞的沉默着。

    倒是师锐开,被家里的三位长辈轮流劝说,叫他赶紧找个女朋友,将心定下来。

    所以说嘛,师锐开来s市,不想来孙萌萌家住的原因就在于此。年纪大了,到哪都被人催婚生子。

    饭后,师妮可在客厅坐了一会,就让孙萌萌扶她上楼了。

    房门一关,孙萌萌就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呵呵,这几天跟向南很甜蜜吧!”

    师妮可自然知道表嫂笑什么,晚饭的时候一直盯着自己脖子看,师妮可都快要被她盯得浑身发毛了。

    “表嫂”师妮可害羞的娇嗔道。

    孙萌萌笑着将师妮可扶到床边,师妮可坐下后,孙萌萌低头凑了过来:“呵呵,瞧着小脸红的,有爱情滋润的女人,皮肤那个红润透亮啊!”

    “表嫂,你就别取笑我了!”师妮可羞的实在无处可藏。

    “呵呵,我可不是取笑你,我是想祝福你,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了!”孙萌萌温柔的笑道。

    没想到一场车祸,成就这对曲曲折折的情侣,孙萌萌是真心替向南和师妮可高兴。

    师妮可的脸红了几分,缓缓抬起头,看着孙萌萌跟她吐露自己的心声:“谢谢表嫂,我现在我现在真的感觉好幸福哦!”

    长这么大,师妮可尝过暗恋的苦涩,但第一次品尝爱情的甜蜜,心头那幸福的泡泡就像温泉似的一直冒个不停。

    “幸福就好!快点嫁过来,给我做伴吧!”看着眉宇间渲染着幸福的师妮可,孙萌萌笑吟吟的回道。

    “表嫂,说什么呢?才刚开始,哪有哪有这么快啊?”听到孙萌萌的话,师妮可又是一阵羞赧。

    “呵呵,虽说才开始,但是你们”孙萌萌说到这,小手轻轻一勾,将师妮可的衣领拉开。

    “啊——表嫂”师妮可连忙伸手捂住衣领。

    孙萌萌一脸坏笑的打趣着:“哎呦,那草莓红的啊,看样子够激烈的啊!”

    “表嫂”师妮可脸不禁红了几分。

    孙萌萌眉眼弯成一轮新月:“这有什么啊?心意相通的男女在一块,肯定是甘柴猎火,表嫂是过来人,理解的!”

    “表嫂,你你就别取笑我啦!”师妮可连忙求饶。

    “呵呵,好,我不取笑你了,接下来尽情的享受属于你的爱情吧,我回书房码字了!”孙萌萌毕竟是善解人意的,打趣师妮可一番后,适可而止的收手,不过说这话时,不忘抚摸了一下师妮可那发红发烫的脸颊。

    没想到表嫂也这么这么会调戏别人!

    孙萌萌笑着离开师妮可的房间,留下她一个人静静的品味甜蜜。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孙萌萌走后,师妮可换上睡衣,随后坐在书桌旁打开电脑查看公司发给她的邮件,看完了邮件后,终于闲下来,又没有外人盘问干.扰,不知不觉开始想那双桃花眼了。

    这几天一直和向南白天黏在一块,晚上更是亲密地躺一块睡,乍分开还真些不习惯。

    两情相悦的感觉真好,同是喜欢那个人,暗恋的时候想起他总有几分压抑的酸涩。而现在,当爱情被肯定地回应,不知是虚荣心还是自尊心得到了满足还是情感的满足,再次想起向南,心里被甜蜜塞得满满的,轻柔又温暖的感觉,像向南的手抚摸她时那般舒服,更似向南的唇留在她口里的清甜。

    如果师妮可照照镜子,大概连她自己都会为她的情态不好意思。

    坐在书桌旁,兀自发呆的师妮可,眼角含情,嘴角更是含着甜甜的微笑。

    恋爱的人都有几分傻像,妮可也不知不觉地傻笑着。

    似乎得到了心灵感应,师妮可在想男人的时候,向南也在想着她。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师妮可飘飞的思绪,回神看到手机来电,心里一甜。

    爱情真是奇妙,现在看到向南的名字看到他的号码,都感觉清甜清甜的。

    师妮可接起了电话。

    “可可”向南温柔地唤着师妮可,他的嗓音温润好听,让师妮可听了竟然感觉心头一麻。

    也不知听过向南叫过多少遍自己的名字,便是在在手机里,这几年也没少听他亲密地叫着可可,可是,这一次这般听到向南叫着,师妮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投入了爱情思念着向南的原因,竟然觉得向南现在叫自己的声音也不一样了,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好听,让她喜欢听。

    师妮可心里甜蜜着,轻声回应着:“嗯!”

    听到师妮可温软的回应,虽然只是一个音,却能感觉那种娇羞的好听,一如她在自己怀里时的样子。

    向南听了心里一酥,似乎透过电磁波闻到了师妮可呼吸的芬芳,向南再发出的声音更是慵懒性感。

    “在干嘛呢?”向南低低地问着。

    在想你呢!

    当然,这样的话不会从师妮可口里说出来。她轻轻笑着道:“没什么,看了邮件,浏览新闻”

    “我刚洗完澡,你洗澡了么?”耳边传来向南低沉的嗓音。

    “恩,一回来就洗了”师妮可说完脸微微一红。

    不知为什么,听到向南说刚洗完澡,师妮可立马想到向南喜欢裸睡,那此刻的他一定是一.丝.不.挂地卧室里跟自己打电话。

    似乎又看到了向南保养得比模特还好的身材

    师妮可本来恬静的心开始不受控制地跳着,穿着吊带裙吹着舒适的空调却感觉有些燥热了,不由赶紧拿起遥控器把气温调低了些。

    “怎么洗的?”

    向南的话问得太暧昧了

    洗澡能怎么洗?当然是脱光了洗!

    两人虽然很亲密了,但要师妮可描述洗澡的动作是从上而下,还是从下而上,自然是不可能,那实在太色情了。

    师妮可似乎看到向南火辣辣地桃花眼在剥着自己的衣服,上下扫面这自己的身体,这样被yy的感觉,让本来骚热的身体,更加的热了。

    只是恋爱的感觉又是这么矛盾,明明很别扭,却有非常奇怪地享受被喜欢的男人yy。

    师妮可便是在这样怪异的感觉中娇嗔着:“向南,你又开始使坏了!”

    “呵呵,我没说什么,是你自己想多了”向南听到使坏,便非常配合地坏坏一笑。

    向南的本义是关心师妮可左脚不便,在医院的时候都是坐着洗澡,师妮可洗的不自在。在家里条件好一些,可以泡澡舒服点。

    现在让师妮可误会了,向南便乐得故意调戏她,“当然你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洗的,先洗哪里,哪里洗得最干净,我还是很愿意听的”

    向南**调过了头,师妮可被吓到了:“啊!向南,你再说,我我挂了”

    “呵呵,别挂。挂了我也会再打过去的”向南勾唇笑道。

    向南总是这样得寸进尺!师妮可有些恼了,不由撅着小嘴道:“我不接”

    “我继续打,打到你接听为止”向南的赖皮本色显露无疑。。

    “哼,我才懒得理你了,你总是这样欺负我!我不跟你讲电话了!”师妮可撅着小嘴哼了一声。

    “别,可可!开个玩笑嘛!”向南连忙哄道。

    “你的玩笑太太色情了!”师妮可嘟嘴道。

    “哎呀,女朋友太纯情了也麻烦,说一句话就得罪了人”向南表示无奈。

    “那你去找热情开放的女人做女朋友,别来找我了!”师妮可回了一句。

    “还真生气了啊!”向南感觉说话气氛变了,怕真的气了师妮可,赶紧换了个口吻挽救,“对不起啦,别生气啦,你要是生气,我现在就打车去你家里,给你磕头认错,请求女王陛下饶恕小的一回!”

    果然,向南诙谐的话让师妮可立马扑哧一笑,便不和向南拌嘴了,她更喜欢接起电话瞬间那种甜腻的感觉。

    师妮可顺着台阶不再赌气了:“好了,知道你就会贫嘴,我斗不过你!”

    “呵呵我没和你斗啊!”向南顿了顿,然后在低沉了嗓音道,“可可,我想你了!”

    话锋突然一转,师妮可被向南突然这么深情的话猛地波动了心弦,心里一片酥麻,让她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

    师妮可沉默着,她对向南的甜言蜜语没有一点免疫力,只要听到他放软的声音,心里便非常受用。

    自己想他的时候,他也在想自己,被思念的感觉原来这般美好

    师妮可默不作声,只安安静静地听着电磁波里向南的呼吸。

    “可可?”

    “恩,我在听”师妮可恬静地回道。

    电话的气氛似乎也在悄然改变,两人的情丝随着电波瞧瞧地爬进了对方的心头。

    向南听到师妮可温柔的声音,也开始温柔抒情:“这些天都和你呆在一起,现在分开了好不习惯”

    “”

    师妮可听到向南和自己这样默契感受,心里不停地冒着幸福的小泡泡,但她却又有些害羞地沉默着。

    向南似乎看着师妮可一般,知道她心里的欣喜,也不特意等她回应,而是自顾自地说着,低低沉沉的嗓音经过电磁波显得那般缠绵动听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00字)更新。。。明天见。。。昨天亚亚身体不舒服,竟然把大图的日子给记错了。。。啊啊啊。。。明天大图要加更啊。。。又要开始腿软了。。。呜呜。。。苦逼的码字去鸟。。

    受揭叫指。亲们,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多多支持,多多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