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投诉无门
    此话一出,向阳端着茶杯的手不由一抖,深邃如鹰的目光直视着向南。

    裴女士和向南也被向南扔出来的这么一句话,砸的一愣一愣的。

    “你说什么?”向阳有些不可置信。

    向南看着眼前三位长辈脸上那震惊的表情,不由勾唇一笑,再次宣布道:“我和可可正式开始交往了!”

    刚才还想着跟向南请保镖的裴女士立马拉着向南的手:“南南,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啊,南南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和可可开始谈恋爱了!”奶奶也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灼灼的盯着向南。

    听到裴女士和奶奶的话,向南不禁觉得悲催,自己的话就这么没有可信度吗?

    “奶奶,妈,我说的话就这么不靠谱吗?”向南郁闷道。

    “不是,妈是听到这个消息太高兴了,一时缓不过来!”裴女士连忙解释。

    一直盯着向南的向阳,他知道儿子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心里明明很激动,很澎湃,但脸上却淡定自若:“你和可可什么时候开始的!”

    向南眉梢尽是喜色,非常得瑟的回道:“前两天”

    “真的吗?南南你这孩子总算开窍了!可可呢,可可现在在哪,什么时候带她来家里吃饭啊!”裴女士眉开眼笑道。

    裴女士似乎一直都很担心儿子的性倾向有问题,得知向南和可可交往,那个开心啊!那个激动啊!像是恨不得立马见到未来的儿媳妇师妮可。

    想起被大舅子带回家的师妮可,向南眼底染上一股幽怨:“她回萌萌家了!”

    这句话让向阳起疑,不由问道:“你和可可一起出的差?”

    当过兵就是当过兵的,侦查力就是一流,这都被猜到了。

    向南点了点头:“恩”

    可是这么一说,向阳变得更加疑惑:“你和可可一起出差,怎么搞成这样回来啊?”

    “是啊,怎么搞成这样,难道你和可可遇到劫匪了?”裴女士看着面目全非的儿子是又心疼又好奇

    唉,这事真不好解释啊!

    “那个”向南顿时吱唔起来。

    见向南支支吾吾,向阳不由催促:“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向奶奶见向阳这么凶,不由骂道:“向阳,南南,都伤成这样,你的口气能不能好点?”

    向阳被老妈这么一说,不敢再说什么,向奶奶心疼的看着宝贝孙子:“南南,你和可可去哪个城市出差啊,那里治安那么不好,以后还是少去了!”

    还是奶奶慈爱啊!不过可可受伤的事还是得告诉一下长辈,不然后期被他们知道更不好收拾。

    “那个我和可可是一起去g市出差,不过可可出了点事情!”向南如实跟长辈们说出实情。

    “可可出了什么事?”听的师妮可出事,刚才还淡定的向阳立马紧张起来。

    师妮可可是师景仁唯一的女儿,来自己公司上班出事,那还了得。

    向南看着紧张兮兮的向阳,心里有些吃味,刚才自己这副摸样回来,他都不眨下眼睛,听到可可出事却这般紧张。

    差别啊!以后可可要是进门了,指不定自己这个儿子成了上门女婿呢?

    “出了点小车祸,把脚给崴了,不过情况不是很严重,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向南如实告诉向阳实情。

    “南南,你是不是也一起出车祸了,才伤这个样子的,你这孩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回来告诉我和你爸爸啊!”裴女士听完,立马将向南的伤势认定为车祸所为,又是一阵悲呛的声音。

    “就是,这么大的事,也不家里说,南南你真是欠打!”奶奶也开口责怪向南。

    “妈,奶奶,情况真的不是很严重,所以才没跟你们说!”向南申辩道。

    “你这小子,是怎么照顾可可的!”但是向阳却来了一句骂。笑视裴震。

    哎呦,老爸还是真是心疼未来儿媳妇啊!

    “老公,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啊,南南不也受伤了!”裴女士瞪了向阳一眼,随后看着向南,“南南,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住院什么的!”

    “妈,我没事!我陪可可在医院在留院观察了两天,医生说没问题,才回来的。”向南嘴角挤着一丝无奈的笑。

    自己为何受伤绝对是不能说的秘密。

    “没事就好,你这孩子以后出门在外留心点”裴女士心疼的看着儿子,随后道,“可可现在回萌萌家了是吧,我明天去看看她!唉,你们两个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

    “现在就去!”向阳却提出此刻就去看师妮可,说完,向南立马站起身来。

    向阳做事历来雷厉风行,听到师妮可受伤,就想着立马去看她。

    “爸,可可刚坐车回来,就让她先好好休息吧!明天再去看她也不迟!”向南连忙拦着。

    向阳看了一眼向南,又坐了下来:“你送她回家才回来的?”

    向南摇头:“不是,锐开今天也来g市,我们一块回来的!他和可可打的回萌萌家!”

    还有自己的脸就是锐开这个大舅子摧残的!只是投诉无门啊!

    听到师锐开也来了,向阳不禁继续追问:“可可爸妈知道可可出车祸的事情了?”

    “没有”向南再次摇头。

    “你啊,我又得为你这小子再次跟师总赔罪了!”向阳瞪了向南一眼,叹气道。

    向阳一直都很喜欢师妮可,想着让她做自家儿媳妇,即使儿子虽没有意向和师妮可在一起,但她来s市跟向氏合作,于公于私他都应当多加照顾。

    向南顿时低下头,不敢跟向阳争辩。

    自己和可可的事,还多亏了向阳,要不是当年向阳带他去赔罪,自己也不会发现可可的好,绕这么大弯子,老头子能不生气吗?

    不过这事了解过后,大家的话题又回归到向南和可可交往的事情上。

    “南南你和可可真的开始交往了?”裴女士再次确认道。

    “妈,你要是这么不相信儿子的话,明天我就不带你去看可可了!”向南听到裴女士的话,不由威胁道。

    “好好好,妈相信你,妈可是一直盼着你和可可在一起啊!儿子你真棒,争取早日把可可娶回家啊!”裴女士笑呵呵的轻拍向南的肩膀。

    “是,我一定不会辜负裴女士你的希望的!”向南一口应下。

    裴女士和向奶奶听到向南这句保证,笑的合不拢嘴,向阳看了儿子一眼,嘴角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当师锐开推着轮椅上的师妮可进入许家时,家里只有师文茹再修建花草,童华和许大雷带着许诺一到小区游乐场玩了。

    师妮可带着伤回来还带着草莓,总觉得别扭,还好家里不喧闹,不然被大家嘘寒问暖一番,总担心露出羞人的马脚。

    “姑妈,我回来了”师妮可见到师文茹乖巧地打着招呼,师锐开也一同打招呼。

    “锐开也去了g市么?你这孩子,回来也不通知一声,好让我去接你们”师文茹见到侄子侄女,忙放下了修建工具,来到门边,帮忙推轮椅。

    “不用那么麻烦。哥哥飞到g市接我回来,你还不放心啊!”师妮可巧笑嫣然掩饰着g市的尴尬,师锐开也笑着,不点破。

    “回来就好。没见着你人,心里老惦记着你的伤,不知伤得多严重”师文茹查看着师妮可的脚伤,她是医生,只看一眼师妮可的精神状态,看石膏周围的皮肤便心中有数,心里安心了些。

    “没事,姑妈别担心。要是伤得严重,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师妮可淡淡的笑着。

    三人刚进入客厅,便听到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诺一,走慢点”

    师妮可听到童华的声音,心中一紧,看来大家都回来了。

    果然,紧接着便看到许诺一冲进了家门,许大雷和童华尾随着他。

    “表姑!哇,表叔也来了!”

    许诺一见到师锐开和师妮可,兴奋地叫着冲进了客厅。本来是回家拿玩具的许诺一立马忘记玩具了。

    师锐开一把抱起许诺一,笑着对他道:“诺一又长高了!”

    “那当然啦,我每天乖乖吃饭,我要长得像爸爸一样高,像爸爸一样强壮!”

    这个是许诺一的经典台词,只要人家夸他长得好,他就屁颠屁颠地把自己的老爸也搬出来崇拜一番。

    “哈哈!”师锐开笑开了,便跟许大雷和童华打了声招呼。

    许大雷和童华回来自然又是细细询问一番师妮可的伤,见无大碍,便叫师妮可安心养伤。家里有两个医生,会帮她把脚伤养好,恢复如初。

    许诺一从师锐开身上滚下来,便跑到师妮可身边,看到师妮可坐着轮椅,脚上套着白色厚重的石膏,非常好奇地问:“表姑,你的脚长了铠甲了么?”

    一听他的话,大家都笑歪了,这孩子一定是看多了动画片铠甲勇士,把石膏当铠甲了。。

    师妮可便顺着许诺一的话,开玩笑道:“是啊,我的铠甲召唤器出了故障”

    “啊!那你的脚是不是被怪兽打伤了?你的伤很严重么?”许诺一还在动画片的思维里,说出来的话继续娱乐着大人。

    许诺一见大家笑也不以为意,不等师妮可回答,便蹲下身子,凑近师妮可的脚边,细细看着,自言自语,“一定很能吧,我帮你治疗”

    说完,许诺一对着石膏吹着气。这是他摔跤摔痛的时候,曾奶奶便是这么给他疗伤的,摔得很疼,有曾奶奶这么一吹,就不疼了。

    许诺一模仿着大人的心里安慰如法炮制地安慰着师妮可,很有同情心,又很可爱,让人见了越发喜欢他。

    师妮可被许诺一逗乐了,笑着道:“谢谢诺一,我的脚不疼了。你这么关心表姑,表姑也很爱你。猜猜表姑给你带了什么玩具?”

    师妮可向来都比较细心,即便是出院回来,也没忘记给许诺一带笑玩具。玩具是托林嫂买的,正是时下小朋友最爱玩的陀螺。

    师锐开听了便去行李箱取陀螺。

    “哇,发财了,表姑又给我带玩具了!”许诺一也不猜是什么玩具,而是兴奋地站起身,娃娃大叫着。

    师锐开比较少接触许诺一,听到他说出这么稀奇的话,笑得都快牙疼了:“诺一,你跟谁学的说话,怎么这么有意思!”

    师文茹宠爱地看着小笑星许诺一笑道:“这孩子说话就是这样,突然蹦出一个词,准让人笑得肚子疼。你要跟他住一块,一定每天都很开心”

    “哈哈,是好有趣,家里有个小孩还真不错!”师锐开笑着道,说完又有点头疼了。

    果然,师文茹立马接了他的话道:“这么喜欢孩子,你也赶紧结婚生个孩子,让你妈和奶奶开心开心!”

    “好!我会努力!”师锐开怕接这个话题,还好这个时候,他把师妮可带的玩具拿出来递给了许诺一,一见是陀螺,许诺一又一阵欢呼。

    “噢耶!太好了,我可以和哥哥斗陀螺了”许诺一拿着玩具盒雀跃着,当然,他开心之余不会忘了道谢。

    许诺一蹭到师妮可身旁,亲了亲师妮可,小嘴甜甜地道:“谢谢表姑,我最喜欢玩陀螺了”

    “不客气,来,表姑帮你拆包装盒”师妮可笑道。

    许诺一开心地把玩具盒递给师妮可,乖乖地站在一边看着师妮可拆包装盒。他一心想玩新玩具,注意力都在玩具上。

    玩具盒子不好拆,师文茹拿来剪刀,许诺一抢着接过剪刀,他要自己拆开盒子,师妮可只好让着他,不过,许诺一费了吃奶的力还是没有把盒子剪开。

    没打成目标,有点气恼的许诺一,却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许诺一端详着师妮可脖子上的花色丝巾,丝巾上的图案很可爱,但感觉有点怪,表姑怎么会用这么幼稚的图案?

    许诺一伸手一拉,便扯下了师妮可的丝巾。

    “啊诺一,你在干嘛啊!”脖子被猛地一扯,师妮可最怕发生的事情还是被淘气的许诺一给揭开了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4000字)更新。。。明天见。。。昨天亚亚家里停电,背着电脑跑去朋友家里蹭电码字,顺道一起吃晚饭,在她家喝了点米酒,谁知道这么上头,今天胃难受,头又蒙,上午起来喝了瓶氨基酸,就蒙蒙的跟编辑请假,但想到前面答应大家加更,要是断更大家肯定有意见,于是只好强忍着难受码了四千字,亚亚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断更或少更,但还是要跟大家说声对不起。

    写这部文一直都是在熬夜中度过,身体变差很多,看来以后我得好好注意一下,唉,我的革命的本钱要保住啊!

    还请亲们多多支持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