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秋后算账
    师锐开心存疑虑,快步走到病床,看着病床上那蒙着毯子,却微微颤抖着的身子,伸手想掀开被子,但却被人紧紧的拽着。

    师锐开一个用劲,将毯子给扯开,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女声。

    这声音实在是耳熟了?

    师锐开看着床上穿着病服,有只腿打着石膏,却将脸埋在床上的女人。

    这背影实在太熟悉!

    可是师锐开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什么时候受的伤?还有,她怎么在g市?她怎么会跟向南在这卿卿我我,他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了?动作这么快?

    带着种种疑问,师锐开目光紧紧的盯着床上卷缩着,埋着脸一副不敢见人的女人。

    师妮可身上的毯子被扯走,像是一个围着浴巾里面什么也没穿的女人,突然被人扯下浴巾,赤.裸的呈现在别人面前,龟缩的用手捂着脸埋在床上。

    看发型,看背影,听声音,师锐开确定无疑床上的女人就是他亲爱的妹妹——师妮可。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是师锐开心中最大的问好?还有昨晚的事情,难不成昨晚跟向南happy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妹妹?

    想到这,师锐开张口叫道:“可可”

    啊啊啊——我不是可可!哥,我不认识你!你最好也不要认识我啊!

    师妮可听到师锐开叫自己的名字,浑身一僵,心里那个纠结啊,那个害怕,那个羞涩啊!

    自己和向南接个吻,亲个热,却被哥哥给逮个正着,怎么有脸见人啊!

    啊啊啊——不活了!

    见床上的人还在那龟缩,没吭个气,师锐开不由再次叫道:“可可”

    啊啊啊——我不是可可!暂时不是!暂时不是!

    还是没有回应,师锐开不由伸手,将师妮可的身子翻了过来。

    只见师妮可紧紧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那样子真心感觉就是一个无法见人的人。

    师锐开见她这个样子,真是又好笑又好奇,大手直接握住师妮可的手,将她捂着脸的手扯开。

    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果真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反正已经逃不掉了,只能乖乖的面对,师妮可又羞又恼,冲着师锐开叫道:“啊——哥你干嘛啦!”

    “可可,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怎么受伤了?”师锐开眼睛看到师妮可那打着石膏的腿,眼底尽是疑惑和心疼。

    师妮可的脸红的快滴出血来,幸好哥哥先关心的是她的伤势,而不是追问自己刚才和向南接吻的事情。

    “出了点小车祸!”师妮可低着头,跟师锐开说。

    “什么?”师锐开听到车祸两字,立马紧张起来。

    向南也从阳台走了进来,见师锐开这么紧张,连忙解释:“锐哥,听我说,可可只是脚腕骨折,情况不是很严重”

    师锐开闻声,目光直接落在向南身上,这才发现他右手也绑着绷带,一副光荣受伤的样子。

    刚才怒气太盛,一心只想暴揍向南一顿,师锐开没注意到向南的右手。

    “这是怎么回事?”师锐开看了看向南,又看了看师妮可。

    “锐哥,这事是前天晚上发生的,可可去工地时不小心被一辆的士给撞了,其实也没撞上,只是可可当时被吓坏了,脚腕崴了一下,情况真的不是很严重”向南连忙做解释,让师锐开宽心。

    “是这样吗?”师锐开听完向南的话,征询师妮可的意见。

    低着头的师妮可,连忙点头:“恩”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回事?”师锐开重新将目光落在向南身上。

    见大舅子关心自己,向南嘿嘿一笑:“我我这一不小心弄伤的!”

    但师锐开没有继续关心向南,而是开始责问向南:“向南,我把妹妹交给你,你竟然让她受伤!你让我怎么跟我大伯大伯母交代!”

    不是师锐开为人刻薄,而是师妮可受伤这事传回家里,恐怕连他难逃责任。

    师妮可听到向南的言词,立马抬头:“哥,不是这样的,是向南救得我,他的手是因为救我而受伤的,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可不只是脚崴那么简单,估计全身都要包成木乃伊了!”

    “呸呸呸,说什么鬼话啊!”师锐开连忙呸了几句,目光再次落在向南身上。

    刚才师锐开那一拳,可不轻啊!

    向南嘴角沾着一丝血腥,见师锐开看着自己,一本严肃的跟他道歉:“锐哥,对不起,是我照顾不周,让可可受伤,实属抱歉!”

    心中的怒气随着揭开毯子后,一切变得烟消云散。听到向南跟自己道歉,师锐开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又给咽了回去,指了指嘴唇示意向南。

    向南伸手摸了一下唇角,不由抽了口气,师妮可闻声,这才发现向南的脸被老哥摧残出血了。

    见此,师妮可心那个疼啊!

    “向南,你没事吧!”师妮可揪着小脸心疼道。伸手抽了张面巾纸,当着师锐开的面,拉着向南坐到自己身旁。

    大舅子在场,而且刚才还挨过揍,向南对着师妮可温柔一笑:“没事,我自己来!”说完,想拿过师妮可手上的纸巾。

    但师妮可却不能给他,嘟着小嘴:“都出血了,还说没事!待会肯定会肿起来!”说完,师妮可抬头,瞪着师锐开,“哥你下手怎么这么重啊!”

    师锐开看到他俩人亲密的坐在床上,心里有些怪怪的,不过被师妮可这么一瞪,立马回魂,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估计是师锐开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大动肝火,揪着别人的衣领狂揍人。

    “哥,你要是让我男朋友破相,我找你算账!”师妮可瞪着师锐开,很是气愤的说。

    男朋友?原本一直想撮合他俩的师锐开,听到师妮可口中说出这三个字,眼珠不由瞪大。

    撮合是一回事,但是他俩真正在一起又是一回事!

    想起刚才自己跨进病房的那一幕,师锐开以前所努力的成果,似乎开花结果了。

    “你们你们在一起了?”师妮可指了指他俩。

    师妮可听到‘在一起’,脑子立马想到自己跟向南忘我接吻那一幕,脸刷一下红了起来,连忙低下头,不敢看师锐开。

    向南倒是很坦然,站了起来,嘴角勾着一抹笑:“谢谢锐哥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妮可的!”

    师锐开看了看低垂着头,一脸害羞的师妮可,刚才自己不分青红皂白揍了向南一拳,实属不应当,本想说几句祝福的话,可当他看到师妮可脖子上围着一条不合时宜的丝巾

    师锐开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丝巾,脑海不自觉的回想起昨晚听到向南那happy的声音。

    师锐开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他在女人身上种的草莓,虽不能说满坑满谷,但至少可以采摘好几篮吧!

    石颤的穿。这个向南啊!

    这个向南啊!

    这个向南啊!

    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宝贝妹妹给吃了呢!

    这丫的绝对是泡妞高手,自己那单纯像白纸的妹妹,两天不到就被他吃了,这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心里有些不爽!

    他是赞成他俩交往,但是进展太快了,于是长兄如父的心态暴.露无遗。

    由于要赶坐动车,师锐开暂且没跟向南清算这笔账,和师妮可一起去了火车站。

    因为大舅子亲自护送他俩回去,林嫂也就没有一起前行。不过送师妮可上火车的时候,特地给她一篮新鲜的荔枝,让她在路上吃。

    不过一路上师锐开的态度明显跟以前有所差别,不怎么待见向南。

    本来向南和师妮可的位置是挨着的,可师锐开偏偏要让向南跟她换个坐,搞得向南自个在另外一个车厢孤零零的坐着,而坐在师锐开身旁的师妮可也万分的不自在。

    下车后,向南在工作人员的帮忙下,推着师妮可走出站台,那回头率高的简直跟大牌明星似的。

    女子优雅美丽,但却围着一条不合时宜的丝巾,打着石膏坐在轮椅上,男子高大帅气,却绑着小夹板,绷带挂在脖子上,嘴角好像有些浮肿。

    幸好两人都带着墨镜,虽然很吸引人的眼球,但至少遮掉大半的脸,不然真心要被大家看的钻地洞。

    而师锐开简直就像高级品牌行李的批发商,拉着三个行李箱,走在后面的,要不是那行李箱都是体积不大的,别人估计还以为是那个帅哥来s市外出打工了。

    师锐开默不吭声的拦了两辆的士,将向南的行李箱放置出租车的后备箱后,走到向南身旁:“向南,你上那辆车!我和可可回我姑姑家!明天给你电话,见面再好好聊聊!”

    最后那‘聊聊’两字,语气颇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站在师妮可身旁的向南一愣,随后立马谄媚的看着师锐开:“锐哥,别这样吗,我跟你一起送可可回萌萌家!”

    “不用了,你也是病号,快回家休养吧!”师锐开的语气不冷不热,直接拒绝向南的盛情。

    向南有些不太明白,师锐开对他的态度怎么突然来个大转弯,想必是因为师妮可受伤的缘故吧!为了不让师锐开把师妮可受伤的消息告诉家里,向南也不敢去撩他。

    不过还是有些不死心,向南讨好的说:“锐哥,你就让我送你和可可回萌萌家吧!”

    “不必了!我们自己识路,向南你自个先请回吧!我就不送了!”师锐开冲着向南比了一个有请的手势。

    唉,大舅子啊,你就让我送送可可吧!因为你的出现,我我和可可同居的事情不仅被你给搅黄了,现在连让我们多呆在一块的时间都不被允许!

    向南一脸幽怨的看着师锐开,但碍于他是未来大舅子,最后还是乖乖的坐上前面那辆的士上。

    而师妮可见此,心里也好纠结啊!一路上师锐开也没给他好脸色,唬着一张脸,闭着眼睛佯装睡觉,师妮可从来没见过师锐开这么对待她,有些害怕,却不敢多说什么。

    于是师妮可和向南就像白娘子和许仙一样,生生的被‘师法海’给分开了。什么同居啊,什么亲密啊,暂时化为乌有!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南郁闷的坐在的士上,前往海边别墅。

    夕阳西下,的士沿着海岸线行使,海风佛面,不远处海水波光粼粼,向南那郁闷的心情慢慢的恢复过来。

    同居不成,但他和可可的关系突飞猛进,这绝对是这周来最大的收获。还有等大舅子离开后,自己立马就将可可接去玉锦豪园。

    想到这,向南的嘴角又快笑裂了!

    回到家的时候,非常不巧,一家人刚好在家里喝下午茶,这个下午茶不在茶室,而是在客厅。

    不过向南一进入家门便成了外星人一样被围着。

    向奶奶拉着向南的手,裴女士摸着向南的脸,两个女人仔细地认证着面前的男人是否是向南。

    只有向阳还安坐在沙发上。

    “天哪,南南,这是你么?”向奶奶对站在面前这个面目全非的男人,除了身材有些眼熟,对于容貌都不能相认了。

    向南有些后悔回这个家,早知道回家一趟能制造这么惊悚的效果,还是藏在自己的小窝好,带着伤回家纯粹是吓人的恐怖片。

    “奶奶,是我,如假包换的孙子”向南不想制造悲戚的家人相见场景,开着玩笑道。

    “南南,你你去哪出差啊,怎么把自己伤成这样?”裴女士看到自己宝贝儿子一周不见,竟然吊着一只手,肿着半张脸回来,又伤又残的,状况不明,看着真是心疼死了。

    “妈,没事啦,一点小伤,过两天就好了”向南赶紧安抚裴女士。

    “你碰上劫匪了?怎么被打得这么惨?你的手,你的手还能恢复”裴女士一改往日的优雅,看到儿子的样子,悲呛得说不出话了。

    当然能,这可是黄金右手,还得靠它使力抱老婆呢!

    向南笑着道:“妈,没事,我的手就是脱臼,医生用绑带固定几天,以防以后习惯性脱臼。一点小伤啦!奶奶没事,别担心啊”

    向南被关心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坐下来,对向阳道:“爸,还是你比较淡定,我就是没事也要被奶奶和妈妈关心成大伤”。

    向阳继续喝自己的茶,没搭理向南,裴女士可就不乐意了,指责着老公道:“老公,你看南南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就不关心一下!”

    向阳听着老婆心急如焚的声音,便依言抬眼看了看向南,但出口却不是关心,而是问罪喝道:“臭小子,你消失了一周,就这么挂彩回来,去哪跟谁滚混了!”

    向阳把担子扔给了向南,但也不是置之不理,向南离开一周,行踪无人知晓,自然有人跟向阳报备此事。

    向阳还等着儿子回来好好修理一番呢,见他伤残的回来,先是一惊,随后看了眼向南神色如常甚至还带着几分喜色,便知道儿子不是遇上了劫富的匪徒。

    向阳板着脸,便带着让向南畏惧的肃穆和威严,他一说话,向南赶紧收起嬉皮笑脸。

    向南偷偷看了眼老爸,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老爸只看自己一眼便能断定自己没有遇到劫匪,所以还能优哉游哉地喝茶。

    “还是爸爸的眼光毒辣!我没去鬼混”向南恭敬地回道。心里还保留着几句台词:我去追你的儿媳妇了,带着赫赫成果回来呢!

    这个家一向亲和,向奶奶见不得孙子受了伤还要受到老子的责备,便责怪向阳:“向阳,怎么这么跟南南说话。也不关心关心南南!树大招风,南南长得这么出众,又是公司里的总裁,容易被坏人看上。我看还是给南南配几个保镖比较妥当”

    “妈说得对,南南以后出门要小心点,还是请几个保镖跟着比较安全”向奶奶这话一出立马得到裴女士的附和,看多了警匪片,电视里每个有身份有钱的人出场都是黑压压的一群保镖跟着,裴女士看到儿子伤成这般,也觉得必须给儿子的安全提供保障。

    向南听了奶奶和妈妈的话不由好笑,哪里就那么夸张要保镖保全。他这是追女朋友不小心伤的!

    向南不好意思说出实情,便打着哈哈道:“妈,奶奶,你们想多啦,太平盛世,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夸张”

    向南还没说完,便被向阳打断了话。

    “出个门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你还有脸回来吓人!要不要我给你当保镖护着你”向阳看着儿子冷嘲热讽地道。

    向南一向低调不张扬,向阳虽然不知道向南怎么挂的彩,但可以肯定向南没有出演一段劫匪片。

    向阳的话让向南的右脸也羞红了,面对这么犀利毒辣的老头子,不把事情交代清楚肯定过不了关,向南自然不能把事情道出来。和女朋友调.情被扭得脱臼,自己再自暴自弃地雪上加霜,跟女朋友亲热被大舅子揍,这样的话说出来,便是外面深蓝色的大海也会羞成血水一片。

    向南只能设法转移话题,这个时候能挽救面子的只有一件大事。

    向南看似漫不经心,其实非常得意地宣布:“我和可可开始交往了”

    广而告之:亲们,第三更(5000字)奉上。。。两更并在一块,今天(一万一字)已更完,明天见。。。月票,月票,呼唤月票,亚亚今天家里停电了还特意找地方码字,亲们要是不投月票的话,我哭给你看。。。有月票的亲们快快投月票吧!

    还请亲们多多支持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