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棒打鸳鸯
    师妮可碍于矜持,没有把话说完,一直垂着羞红了的脸。

    见师妮可半天没回应,向南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女人对第一次都会有些恐惧,他不敢给她太大的压力,一面适得其反,但心里却又还不死心地期待两人像这两天一样朝朝暮暮地厮守在一块。

    向南嘴角勾着一抹笑:“可可,别那么紧张嘛,我只是想见到你,喜欢和你甜蜜地呆在一块。你不要误会我会唐突地吃了你,就是你想要,我也给不了。你看我现在吊着一只手,不好办事啊”

    向南本是开玩笑疏导师妮可的话,却说得太露骨了,把本来就害臊的师妮可说的更加不好意思。

    师妮可举着粉拳锤着向南娇嗔道:“要死!向南你这个坏蛋,大色狼!你想要,不要说我,我才不想要”

    师妮可驳斥得太急了,说完都想咬了自己的舌头。怎么就顺着向南说了这么露骨的话,一个‘要’字实在要人命!

    师妮可说着的时候不自觉地联想到两人一起滚在床上的羞人画面

    啊啊啊要疯了!

    向南真是色魔,总是轻而易举地把师妮可引入魔镜!

    向南笑听到师妮可的话,感觉血液也跟着沸腾了,故意靠近师妮可,非常坦诚地承认笑道:“不是我想,是大南南想”

    师妮可一听真要羞死了,还好林嫂不在病房里,不然让外人听到两人谈论这样的话题!

    呜呜被大南南硌得慌,师妮可非常无语地鄙视向南,这家伙竟然又发情了!

    师妮可终于恼羞成怒气呼呼地瞪着向南:“向南你再胡思乱想胡说八道,我我用胶水封你的嘴巴!”

    “用胶水太麻烦了,还是用口水比较方便,无限量生产随时随口使用”向南说完,便将双唇覆在师妮可的唇上。

    师妮可推搡着向南,但是向南的唇像沾了蜜的磁铁一样,只要一沾上,便放不开,紧紧地黏糊着她的唇她的舌。。

    两人亲得渐入佳境

    或许,他们彼此心里都希望这样相亲相爱地住在一块。病房里的爱情没有外界外人的干.扰,单纯得只有彼此。他们的爱情像呱呱坠地的新生儿,一旦回到s市,便要适应嘈杂的社会环境。想要再这么亲密地没有灯泡无拘无束地在一起,或许没那么方便。

    两人都带着几分不舍,几分留恋,抱得越来越近,亲得越来越忘情,忘了时间,忘了地点,忘了随时有灯泡闯进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锐开急急地飞来g市,本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当他风风火火地来到医院推开高级病房门,却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女人啪叽啪叽地亲吻着。

    那男人正对着房门,师锐开一看到是向南的眉眼,心头火立马熊熊燃烧。

    如果他镇定一些,他会发现穿着病服的女人背影似乎有些眼熟。

    可是,涉及师锐开最疼爱的妹妹,在这事上无法理智地镇定。再有,他不知道师妮可在g市,自然不能敏锐地将眼前和向南亲热的女人和自己优雅矜持的妹妹联想在一块。

    师锐开被眼前男女激吻的一幕晃得眼花,晃得愤怒不已。

    他怎么也没想到向南会这么过分。明知道他要来医院,还能跟女人亲热,吻得忘乎所以,直接让他捉歼在床。

    师锐开为师妮可鸣不平,向南这样明目张胆地乱搞,那可可算什么?他对可可的心意有几分真?师锐开觉得自己错看了向南,这三年还一直为向南牵丝引线追自己的妹妹。

    原来自己被向南糊弄了!还好可可没理他,不然,自己可要怎么对大伯交代!

    师锐开见到向南真抱着一个女人,亲的忘魂忘我,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师锐开快要气爆了,他原以为向南能坚持三年追着师妮可,向南和自己应该不一样的,他应该是比较专情的男人。

    没想到,向南比自己还更花心,昨天忙得闪了腰,进了医院也不得闲

    师锐开便带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冲进了病房,直奔病床前,非常粗鲁地掰开抱紧的两人,然后狠狠地一拳抡向向南的俊脸。

    棒打鸳鸯拳揍下去,立马发出阵阵哀鸣。

    “啊”师妮可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推开,险些摔下床,吓得心都快蹦出来了。

    刚才在甜蜜的极乐世界,一下被这么生猛地拉回现实,师妮可惊魂未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待她两眼金星地模糊看到床边怒气冲冲的男人,羞得彻底没了魂。

    是老哥!

    师妮可立马咬着舌头再不敢惊叫出声,手忙脚乱地扯着毯子把自己捂着,龟缩,连呼吸都哆嗦着,生怕师锐开揭开毯子

    天哪,这是什么状况!

    哥哥怎么来得这么快,真的是乘火箭过来的么?还是,自己和向南亲得太投入忘记时间了。

    不管是什么理由,被老哥看到自己和男人这么这么不知羞地亲热,师妮可都无法接受。

    哪里有雷啊,直接把我劈了吧!师妮可在心里哀嚎着!

    这实在太可怕了!还能有比这更恐怖的恐怖片么?让哥哥看到自己和男人的激情片段

    呜呜师妮可真想直接昏死过去,不要面对哥哥,不要面对这么尴尬的事。

    可是她还好好地活着,还那么真切地听到向南的哀嚎

    “啊”向南被突入而来的拳头揍得头顶飞过一片乌鸦,待要发怒骂哪来的疯子,却认清了拳头的主人。

    竟然是大舅子!

    怎么来得这么快啊!

    一来就动手抡了他一拳!

    不就和你妹妹接个吻么,干嘛下手这么狠啊!

    师锐开一手下去,可不是绣花拳,向南的左脸颊立马红得像馒头。

    好事被怕坏,向南心里非常不爽,但面前这个人是大舅子,不能直接暴力地回击,向南只好捂着左脸颊,吸着气,非常不爽幽怨地叫着:“锐哥,你吃错药啦!大老远跑来揍我!”

    “揍得就是你!”师锐开抓着向南的衣领,直接生硬地把他拽下床,非常火爆地拖拉着向南来到病房的阳台。师锐开和向南的交往一向都是兄弟相称,向南怎么也想不到看起来高贵优雅的男人,会有这么狠戾暴躁的一面。师锐开眼里放射着如野兽一样很冷的光,早没了没有平日的儒雅平和。

    向南看得一阵心惊,平白无故地怎么会让师锐开这么不顾两人的交情揍他:“大舅子,平白无故地,干嘛揍我!我还要靠这张脸吃饭,你怎么可以把我打得破相!”

    “不要叫我大舅子,我才不是你的大舅子。向南,算我看走眼了。原来你的私生活这么乱,我以前都被你瞒着,我都悔死了。就要揍花你的破脸,看你还能不能到处沾花惹草跟女人鬼混!”师锐开满眼冒着怒火,像是恨不得把向南这张脸给揍成猪头。里见天适。

    “瑞哥,我没有到处沾花惹草,你听我说”向南知道师锐开误会了,连忙解释。

    可向南还没说完便被师锐开打断,师锐开向来都是谦谦君子,那是师家家庭教养出来的,他的脾气一上来便是火爆的驴子,什么修养都滚一边去了:“说个屁,昨天电话里,我亲耳听到,现在亲眼看到。向南,你可真风流啊,昨天和女人干的进了医院,没想到在医院还能这么有激情。至于么?你对得起可可么?还好可可没跟你交往,否则,我不是揍花你的脸,而是直接把你阉了”

    向南总算听明白师锐开愤怒的由头了,虽然知道师锐开误会了,可是看到这么凶狠的大舅子,依旧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而刚才向南和师妮可亲吻得飘飘然时,大南南也在一边耀武扬威地吆喝,现在直接被大舅子一个‘阉’字吓得直接缩了回去。

    “锐哥,你误会了!”向南伸手揉了揉自己被揍肿的脸颊,咧嘴吃痛的跟师锐开解释。

    “误会个p!向南我算是看清你了!以后咱两”师锐开本想说以后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但毕竟还有合作项目,于是改口为,“以后别让我听到从你嘴里提及可可的名字,也别让我看到你纠缠可可!”

    “这可不行,可可的名字我一定还会提的,以后也一定会继续纠缠他!”向南揉着脸颊,不妥协的回道。

    师锐开一听,伸手揪住向南的领口:“你敢,信不信我今天就把你揍残了!”

    向南见师锐开这么激动,还扬言要把他揍惨,顿时有些苦笑不得,得罪大舅子的后果真是可怕啊!

    向南伸手拨开师锐开揪着他衣领的手,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锐哥,别激动嘛,要揍人也得把事情搞清楚了再揍啊!”

    “向南,你乱搞还有理了是吧!”师锐开狠狠的瞪着眼前看似有些嬉皮笑脸的向南。

    向南嘴角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锐哥,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的心只属于可可,绝对不会碰其他女人!”

    “你什么意思啊!”师锐开挑眉,有些疑惑看着向南。

    向南手指指了指病房,师锐开的目光跟随而去,思索了几秒,快步的走到病床,大手一掀,只听到师妮可一声尖叫:“啊——”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3000字)奉上。。。还请更新请稍后。。。亲们,今天是28号,月票翻倍的日子,亚亚这几天都会加更,月票,月票,呼唤月票,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

    还请亲们多多支持亚亚的新文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已经开始连更,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