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明媚动人
    “不行,现在是白天,门口那么多人!”又不是晚上,师妮可哪肯啊!

    向南实在受不了了,看师妮可羞成那样,只好自己奔进了洗手间。

    待向南浇灭了欲火,洗漱出来,师妮可还是蒙着毯子。

    向南怕再次擦枪走火,不敢让师妮可代劳穿衣服,自己赶紧把衣服给套在身上。

    林嫂在门口等了一会了,师妮可不好意思耽搁,等向南悉悉索索穿好衣服,也拉开毯子坐起身,娇羞地道:“真是羞死人了,赶紧扶我去卫生间。等会林嫂不知会怎么想”

    “呵呵,人家是过来人,可以理解的”向南朝师妮可暧昧的眨了眨眼睛。

    向南把师妮可扶进了卫生间,却不让他扶着洗漱。实在怕两人呆在一块会发生很多小插曲,师妮可便把他赶了出来。“我扶着你吧”向南怕师妮可站不稳没有马上离开。

    师妮可被已经被向南撩拨得春情萌动,现在闻到向南的气息都感觉全身骚热,哪里还敢让她扶着自己。

    师妮可推搡着向南,娇羞地道:“我没事,你出去吧。林嫂已经在门口等很久了,你去给她开门”

    向南见师妮可那么别扭,也就不坚持了:“那你小心一点”

    向南亲了亲师妮可额头,便离开了卫生间。

    师妮可靠在洗手盆捧着凉水冲脸,冲好一会才把骚热的大脑慢慢降了温。

    一大早就出现这么多的状况,自己和向南之间已经亲密得情同夫妻了。这实在出乎师妮可的意料,她怎么也想不到两人关系的进展会这么神速。

    原来还想着用见习期来吊吊向南,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投怀送抱,甚至如果不是有伤,早就被向南吃干抹净了。

    师妮可拍着脸颊,让自己清醒着。

    呜呜怎么会这样!她没想到自己真正放开了心怀,也会这么热情地投入爱情。

    是不是女人在自己喜爱的男人面前,都会情不自禁地任他亲近,喜欢和他亲密?

    当暗恋变成爱恋,如愿以偿了,师妮可发现自己对于两人突飞猛进的关系,并没有觉得如何不妥,甚至于心里如灌了蜜一般,甜丝丝的。

    师妮可看着镜中的自己酡红的脸颊,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容貌,心里微微吃惊。那是自己么?镜中的女人唇角含着娇羞的笑意,而眉眼更是**地暴露了初涉爱河女人的情态,几分羞涩,几分妩媚,一皱一颦都含着温柔的情意,眸光流转,明媚动人。

    师妮可捂着脸看着连自己都惊艳的镜中人。

    爱情果然是最好的美容秘方,一夜之间,她便觉得自己比往昔艳丽了几分。

    幸福之花在心底悄然开放,师妮可一个人悄悄地体味着。

    师妮可拿起了牙膏和牙刷,开始刷牙。

    或许是心情好,刷出的泡泡如可爱的雪花幸福地满天飞,调皮地掉到师妮可的衣领、胸前。师妮可刷完了牙,擦着衣服上的泡泡。

    擦着擦着,她的手停滞了。

    刚才陶醉在爱情中,没有细看自己的脖子,现在才发现脖子上有一颗鲜红欲滴的草莓。

    而沾了泡泡的衣领处也有成片的草莓若隐若现,看得师妮可好不容易凉下来的双颊又开始滚烫滚烫起来。

    看着那些草莓,不由想起昨晚两人激情的亲吻。

    这两天,被向南不知亲了多少次,向南的吻如他的人一般温柔缠绵,慢慢地将她融化。她喜欢他这样温温软软地带领她在舌尖缠绵。

    只是,没想到向南也有表嫂笔下军人那样狂放的狼吻,那是她和大南南亲密握手的时候

    昨晚的片段清晰地闪人大脑,师妮可羞得不知如何自处,脑子里都是两人在床上那样激情亲密的时刻。

    向南的唇从她的肩膀游移到锁骨,随后一路地往下

    那些回忆,让师妮可又开始脸红耳热,如同再亲身经历一遍

    似乎有两片滚烫的唇在她身上啃着

    还有一只滚烫的手在不安分地

    甚至坏坏地探进了她的那里

    啊啊啊——师妮可不敢在想了,赶紧捧着凉水清醒着大脑。

    啊真是要疯了!

    师妮可看着镜中的自己,活脱脱一个色女。

    只不过两天的时间,自己便被向南调.教成一个**了!

    这要真的和他多相处几日,估计带着伤也能滚床单了。

    这要让别人知道,一定要笑话自己爱疯了向南,不交往则已,一交往就把自己全部交代了。

    这哪还有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啊!

    师妮可羞赧地胡想着,又羞又甜蜜。

    爱情来得太猛,幸福得感觉不真实。

    师妮可用凉水使劲地冲洗着脸,努力让自己沉静下来。

    向南打开了病房的门,果然林嫂已经在外面恭候多时了,花店送来的花也摆在门口。林嫂也很知趣不多说什么,跟向南打了招呼,跟随向南进了病房。

    “可可,洗完了没有?”向南敲着门问。

    师妮可在卫生间里呆了好一会了,他担心她金鸡独立地站着,站久了撑不住,想进去又怕师妮可别扭。

    “快好了”师妮可已经洗完脸,正拍着爽肤水,听到向南的声音,明明是温柔好听的声音,却如炭火一般,让她听了耳根发热。

    林嫂以为师妮可在里面方便,才留着向南一人在病房。这会听了便插话道:“师小姐一人站着洗漱么?”

    “恩”向南点头应道。

    林嫂有些狐疑,这对小情侣老半天都没开门,她还以为两人在亲热,怎么怎么向先生没有扶着师小姐。

    难道两人闹别扭了?但感觉又不对啊!

    林嫂感觉向南神清气爽,满面春风,丝毫没有闹别扭的样子。所以,只能不确定地征求着问:“向先生,要不要我进去扶着师小姐?”

    被林嫂这么一问,向南露齿一笑:“哦不用,还是我自己进去吧”说着便抬脚向卫生间走。

    向南去了卫生间,林嫂把早饭都端了出来。除了饭香,病房的味道有些怪异,却又不知怪在哪,林嫂仔细一想又觉得这味道有几分熟悉。

    林嫂扫了一眼凌乱的病床,很快发现两张床上的毯子换了地。

    林嫂很快便意会了,老脸微微一热,心里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厉害,手残脚残的,生活都要人照顾,在床上是怎么办事的?

    想想都不禁让人觉得有些佩服啊!

    林嫂红着脸把窗户全部打开,让病房通风一下,吹去那些残留的味道。

    清风扬起窗纱,林嫂将新鲜的花插在花瓶,让鲜花的清香冲淡病房**的味道,顺带把弄脏了的毯子用塑料袋装起来,准备带回去清洗。

    向南进了卫生间却没有立马把师妮可扶出来,林嫂便以为他们在卫生间又忙着亲热了,也不好意思打扰,轻手轻脚便离开了病房。

    听到关门声,对向南瞪着眼的师妮可才撒娇似地敲着向南的胸膛埋怨道:“向南,你坏透了!”

    向南以为自己刚才没有经过师妮可同意进来,让师妮可着恼,便暧昧地笑着道:“只是看你梳头,也害羞成这样。要是看你洗澡呢?”

    “啊向南,你你胡说什么?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师妮可伸手捶他。

    “呵呵,这有什么,我都让你看光了,你的身材,我又不是没看过”向南亲密的拥着师妮可的芊腰。

    “你这个色狼,竟然乘我睡着的时候偷”窥字还没出口,师妮可便吞了回去。

    前天晚上自己摔跤的时候,向南情急时冲进来,已经把自己的身材看大半,而昨晚更是亲密地接触了对方更为隐秘的地方

    “你是不是要叫我对你负责。呵呵,我很愿意负责,最好一出院我们就去登记结婚,把你牢牢地和我绑在一块”向南朝师妮可抛了个媚眼。

    “哼,想得美”师妮可娇嗔着,听到向南温润却又霸道的话,心里却很欢畅。

    “恩,我确实想得美,想得到这么美的女人当老婆”向南低头看着师妮可,唇里突出的字眼都是让人迷醉的毒药,轻轻一启,便让师妮可心花怒放。

    被向南这么一拐,师妮可几乎要忘了自己要怒斥他的缘由,直到此刻向南低头亲她的耳背,浑身一个机灵,师妮可猛地推开向南。

    好好的气氛被突兀地打断,向南不解,但依旧温柔地笑着问:“怎么了?不喜欢我亲你么?”

    本来要大声告诫向南的,但面对这样英俊的笑脸,听到他低低沉沉的嗓音,师妮可不由泄了气,最后支支吾吾地压低了声音道:“不不是。你不要留下痕迹,让人看了多不好意思!”

    痕迹?向南低头一看,果然在师妮可雪白的脖子上,找到一块鲜明的草莓,还有领口处隐隐约约的红艳。

    看到心爱的女人身上流着自己的印记,向南心里却很欢快。

    “呵呵,为这个啊!”向南伸手抚摸着师妮可脖颈处的草莓,唇角微微一勾,桃花朵朵缤纷飘落。

    向南嘴角笑容越发的灿烂:“我觉得很漂亮!”

    师妮可没想到向南竟然说这样的话,自己都快羞死了,他还在沾沾自喜,不由得心里一怒,又举着粉拳锤着向南:“漂亮你个头,你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种上草莓!向南你这个坏蛋”

    向南看着娇羞施暴的师妮可,别样的妩媚动人,看得他怦然心动,哈哈笑道:“这个我保证不是故意的,在那个时候比较激动,亲得比较猛一点”

    “不要说了”师妮可的声音低如蚊吟。

    师妮可听到向南口中的那个时候,立马想到两人昨晚的片段,不由羞赧地低了头,不好意思看向南,锤着向南的手也瞧瞧地收回道自己的身旁。

    “呵呵”向南左手紧搂着师妮可的纤腰,带着她往病房走。边走边在师妮可的耳边轻声道:“你是我的女人,留点纪念真没什么”

    “还说!”师妮可伸手掐着向南的腰瞪着他,她只专注于草莓带来的羞涩,丝毫没发现向南对她的称谓变了,从‘‘我的女朋友’变成了‘我的女人’。

    向南见师妮可没有反驳,心里更加得意,变本加厉地逗弄着师妮可:“刚开始会不好意思,以后你就慢慢习惯了,说不定哪天草莓种得少一些,你还不乐意呢!”

    对于草莓,师妮可一点也不陌生。以前只要表哥一回家,第二天看到表嫂绝对是红光满面,草莓满颈,要带着丝巾遮盖。后来,叶子青和李浩恋爱了也如出一辙围着丝巾围巾。

    或许,女人有了男朋友,自然而然地就变成了草莓种植地,任由男人开垦种植。

    这样说来,向南的话也没错,只是师妮可刚进入恋爱的状态,向南的节奏太快,她一时还跟不上啊!。

    “你再胡说!”师妮可被羞得也不顾自己还在行进中,更加用力地掐着向南,把向南掐的哇哇大叫,险些放了托着她的左手。

    “别掐了,腰被掐没了力,会很麻烦的”向南暧昧地一语双关,再次把师妮可说得浮想联翩。

    师妮可发现跟向南相处,自己只能一味地被他暧昧的话说得不好意思,还不如不去惹他。

    师妮可索性不理向南,由着他扶着,来到了病床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完早饭,医生来查房,检查了两人的伤,告诉他们可以出院回家养伤,但在家还得注意不要碰伤。

    医生离开后,病房里只剩下向南和师妮可。提到出院,一人欢喜一人忧。

    两人正处于感情迅猛发展阶段,但发展过快,根基不牢固,虽然师妮可和他有了很亲密的接触,但她还没有习惯两人的亲密,也就是还没习惯他当她的男朋友。

    只有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才能眉来眼去地谈情说爱,才能想亲热就幸福地亲热

    一旦出院回到s市,且不说有那么大的情敌,就是想和师妮可亲近,估计也没现在这么方便。除非,把她拐到自己家昨天谈到这事,但师妮可没有肯定地答复,向南心里没底啊!

    向南下定了决心要说服师妮可道自己家,就算不到他家,到他的公寓和他住一块也行。于是向南开始再度谋划。

    “怎么这么快就可以出院了?”向南的口气透着浓浓的不舍。

    师妮可抬头看他:“可以出院干嘛还在这耗着啊!”

    “我不想出院,想在这多住几天!”向南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师妮可知道向南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含羞的瞪眼:“没见过你这么喜欢住院的,要住你自己住,我可不陪你在这耗着”

    “呵呵,傻丫头,你真不知道么?因为有你连住院也是甜蜜的。这两天你不快乐么?”向南说完,坐到师妮可的身旁,揽住的芊腰道。

    是很快乐,但是也很让人害羞啊!

    师妮可既喜欢和向南亲密,又怕两人的感情太急功近利,太快把自己交代给向南,担心他对这份感情得来容易,以后忘得也快。

    女人真爱上一个男人不免有这样焦虑的患得患失,师妮可也不例外。原因无他,向南实在太招眼球了。而他要是追一个女人,一定是无往不利的。看看,连自己不知不觉都掉入了他撒的情网,时间也不过区区两天。向南对女人的you惑力可想而知。这样的男人让人着迷,可也让人没安全感。

    师妮可在心里轻轻一叹,她觉得出院对她的感情来说是好事,回到s市,把两人分开,把狂热的感情降降温

    “可可,怎么了?”向南见师妮可微微愣怔,轻啄着她的唇呼唤她。

    “哦没什么”师妮可回过神,摇了摇头。

    “是不是你也跟我一样,不舍得出院?那我们继续在这多住几天”向南低沉着嗓音又开始you惑师妮可。

    “我才不呢。谁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要是让人知道向总为了谈恋爱,赖在医院不走,会笑死人的”师妮可眉眼含羞,嘟嘴的拒绝向南的提议。

    “呵呵,我不在乎别人笑。只要和你住一块我就很开心。可可,我想和你在一起,像现在一样,住在一块,照顾彼此。可是回到s市,便有很多灯泡了。要不,我们悄悄地回去隐居,不让人知道?”向南见住院不成,于是又提出更好的建议。

    不过向南的意图太明显了,师妮可听了耳根微微发烫。

    她也喜欢和向南一天到晚守着的生活,很甜蜜,但时间长了肯定会甜的发腻。向南是集团公司的总裁,如果不是手有伤,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时间陪着自己腻歪?

    师妮可终于没有被向南蛊惑得冲动地应允。

    师妮可沉思了一会道:“我也喜欢和你呆在一块,但现在不合适。我们住在一块,会出很多意外,有些事,我我还没心理准备”

    师妮可说完小脸已经红得像烫熟的鲜虾。她没有找别的借口,而是很直白地告诉向南她心理的想法。代向实次。

    向南只好作罢,但心里还是残留一丝希望:“那你回s市住到我家去!让我爸妈照顾你!”

    “我回表嫂家里住!”师妮可给予向南非常肯定的答复。

    嗷嗷嗷——向南气馁不已,不隐居,住他家也好啊!没想到这点希望也破灭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妮可和向南一个手伤,一个脚伤,出院还真麻烦,向南没法抱着她回s市,只能买代步工具。

    还好有向总的招牌,做事也不费力,向南托院长帮忙买来了轮椅。

    向南办完出院手续,回到病房,林嫂刚好送来了午饭。

    向南已经通知林嫂出院的事,上午林嫂已经把两人昨天拿去干洗的衣服取回来了。回s市的动车票已经订好,林嫂这个护工将一路护送他们两人回家。

    这会,林嫂收拾着两人的行李,向南和师妮可刚开始吃午饭,向南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大舅子。

    向南不由想起昨天,正当happy的时候,便是这个不识趣的大舅子连连打断自己的好事。

    虽然心里对大舅子泛着嘀咕,但女朋友还没成为老婆,对大舅子还是得当佛供着。

    向南毕恭毕敬地接起了电话,还是如往常一样亲密地叫着:“锐哥哥!”

    “向南,你在哪?”师锐开开口便是重复昨晚的台词。

    “在g市!”向南记得昨晚告诉过他。

    “废话,我问你在g市哪里?”师锐开的口气似乎有些不悦。

    向南听到师锐开的声音,心想大舅子估计生气了,心里暗笑不已:“哦,在医院”

    “不是吧,你昨晚忙得闪了腰?”师锐开阴阳怪气地开玩笑问着。

    在性伴侣这个问题上师锐开绝对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和向南同是富二代,又长得风流倜傥,两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师锐开没有女朋友,但他可没虐待自己,没有固定的女友,但一定有供他泄欲的炮友。

    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需求,师锐开能理解向南没有女朋友找别的女人临时解决生理问题,就是自己不找也多的是女人倒贴。但在感情上又不能对向南的炮友忽略不计。

    师锐开知道向南在追师妮可,他把向南当妹夫帮衬着,可是,昨晚听到向南happy时的狼吼声,师锐开坐不住了。

    今天便打了飞机飞来g市,准备质问向南,没想到向南竟然happy到医院去了。

    “哪个医院?我去看你”已经站在g市候机出口处的师锐开,看着面前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

    “哈哈,谢谢锐哥哥。可是,你可能来迟了,我等会就出院,除非你打火箭过来才能赶上我们的动车”向南嘴角微勾的笑道。

    “我在g市。你现在在哪个医院?”听到向南的笑声,师锐开不由皱眉。

    听到师锐开已经在g市,向南直接给震惊了!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6000字)已更完,明天见。。。明天是28号,亲们的月票准备好了吗?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哦!再次谢谢大家!

    亲们,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正式改名为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昨天开始连更,预计7月初上架,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书名改后,怕亲们找不到,还请大家再收藏一遍,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