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四十章 黄金右手
    她要怎么猜啊!刚才向南说至从遇到表嫂和她就再也没碰到其他女孩,这么说也就是他这些年都在为她们守贞咯!

    “猜不着,你最好别用谎话也来蒙我,也最好别让我发现你以前有一堆帮你解决问题的莺莺燕燕!”师妮可的话带着一股浓烈的醋意。

    向南听了哈哈大笑,伸手捏了一下师妮可的鼻子:“哪来的莺莺燕燕啊,可可,你吃醋的时候真是可爱”

    师妮可拨开向南的手,娇嗔道:“讨厌”

    向南十分喜欢她那嘟嘴的摸样,不过师妮可突然眸光一闪,讶异的盯着向南:“你不会是你不会是”

    “不会是什么”向南看她结巴的样子,不由笑问。

    师妮可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扫下一片淡淡的阴影:“你不会是gay吧!”

    我倒!

    向南听到gay这个词,真心被雷倒。

    向南故意用小南南顶了顶师妮可:“我是gay的话,会追你吗?”

    “啊——向南你坏死了!”师妮可一个激灵。

    “小丫头,你怎么会认为我是gay呢?”向南嘴角露出一抹坏笑,这丫头竟然敢说他是gay!

    “觉得奇怪啊!你长的那么帅,又有钱,却说这么多年没碰过女孩子,这话说出去谁信啊,你不会跟我说你还是处男吧!”师妮可竟然开始跟向南讨论起是否处男的话题来。

    处男?向南要是还敢发誓,估计真的要遭天打雷劈了!

    “我我不是处男!但我绝对不是gay!”向南郑重说明。

    唉,这几年没交女朋友,向南也去没碰其他女孩子,裴女士自个都担心儿子性倾向是不是有问题,也难怪这丫头脑子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听到向南不是处男,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师妮可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她是知道表哥是处男之身献给表嫂的。

    唉,人比人比死人!

    向南肯定不可能跟天天关在部队的表哥相提并论的!

    师妮可也不是那么计较的人,前面有她也无法干涉,只是以后要是他要是敢去招惹别的女人,那就吃不了兜着走。

    “这就难说了!6年啊,365天剩余6的日日夜夜啊!谁知道莺莺燕燕有多少啊!”师妮可撅嘴的感叹道。

    什么叫这就难说了!听完师妮可这句话,向南恨不得立刻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不是gay,是百分之百的正常男人,可是那碍事的右手啊!。

    “好吧,我承认有一个”不过向南的嘴角却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承认自己还有一个莺莺燕燕。

    “我就说嘛,严刑之下必有招供,我还没用刑呢,你就招了!”师妮可听到向南这几年有女人,心顿时酸酸的,“不过我在这要给你郑重说明,做了我的见习男友还敢去招惹别的女人,杀无赦!”

    师妮可说这句话颇有叶子青的风范。

    向南听到师妮可话里浓浓的在意和占有欲,嘴角的笑容不由深了几分:“又吃醋”

    “哼”师妮可哼了一声。

    向南笑了笑,可随后举起绑着小夹板的右手,清清嗓子,“不过我要告诉你,我所承认有一个——是它”

    它?什么意思?

    师妮可看着向南那受伤的手,愣了几秒,随后领悟到其中的意思,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所以啊,以后少跟我的‘黄金右手’吃醋”向南嘴角弯了又弯,举着他所说的‘黄金右手’笑看着师妮可,“喜欢你以后,而我又急需发泄的夜晚,就只能依靠它了,不过现在有你这个女朋友后,我的‘黄金右手’也应该适时退休了”

    “向南,你真是坏死了”师妮可听后,羞得伸手捶了向南一下。

    向南抓住师妮可的手,深情的看着她:“可可,我需要你”

    说完,向南忍不住倾覆了上去,温柔的攫住师妮可娇艳欲滴的红唇,慢慢的,缓缓的,轻轻的引诱

    窗外月光洒了进来,为宽敞的室内蒙上一层柔和地光雾,也不知道是月光照射出了狼性,还是出于男人的本能,柔软的唇瓣,滑腻的丁香小舌,无一不弹奏这个正常男人燥热的心。

    向南勾缠着师妮可香she,与其轻扬,与其飞舞

    而男人在某些时候就好像野马,一旦脱了缰,便不由自主,即便一向用‘黄金右手’自我解决的向南,亦是如此。

    师妮可随着向南的吻沉迷着,沦陷着

    向南再次在师妮可沉沦时,让她和大南南又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问碰他有。当师妮可的手再次碰触到大南南的时候,浑身一个激灵,但却没有退缩。

    也许是刚才听到向南说自己六年来,都靠‘黄金右手’解决生理问题,师妮可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感动。

    现在可是物欲横流的社会,向南堂堂一个集团总裁,不仅正值当年,还长得这么帅气,出门用不着挥手,就有一堆女人贴上来,他却因为喜欢上一个女人而为她守贞,任何女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很欢喜,而且觉得特别的有面子。

    出于感动也好,出于欢喜也罢,总之师妮可在向南的诱惑之下,半推半就再次帮他。

    也许是第二次的缘故吧!师妮可虽然面带羞涩,但却比第一次来的稍稍自在一些,进步一些。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难以结束

    嗷呜

    嗷呜

    向南积极又耐心的教导着心爱的女人为他的小南南排忧解难。

    师妮可的脸上一片绯色,额头微微冒汗,向南一边享受着,一边帮她擦汗,还为她加油鼓劲。但殊不知病服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绽开两颗,胸前的一片旖旎若隐若现。

    又是一句嗷呜

    喘着粗气的向南,喉结滚动了几下,空闲的左手忍不住伸了过去

    抓住旖旎的一边,不轻不重的揉起来

    某种默契的韵律和骚动在二人紧握的鼓掌之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翌日,清晨,阳光洒进病房内,师妮可蜷缩在向南的怀里。

    此刻早已醒来的向南正看着怀里睡的香甜的女人,满眼里盛着浓浓的爱意,像要融化的巧克力一样,甜而不腻,别有一番滋味。

    向南小心的将她圈在手臂里,像搂着珍宝一般珍惜,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心里面满当当的,最后实在忍不住,低下头偷偷的吻了吻师妮可的嘴角。

    向南抬起头,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意,跟可可在一起的感觉,让他沉浸在那种淡淡的温馨,贴心的暖意之中,一直没有结婚的想法,现在却想牵着她的手一直走到人生的尽头。

    师妮可水葱般的柔荑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攀在向南未着寸缕的胸膛,而另一只手臂也没闲着,紧紧缠在他结实的腰间上。

    不过光线太过耀眼了,还是把师妮可给刺醒了。

    师妮可缓缓睁开眼,入眼看到的便是向南那英俊的脸庞。

    昨晚的劳作让师妮可有些疲倦,再加之被向南的一夜禁锢,醒来时觉得手臂酸痛不已。

    师妮可抿了抿的嘴唇,大脑直接浮现昨夜那些活色生香的事。

    昨夜她帮向南排忧解难后,向南下床拿来温热的毛巾帮她擦手,擦去她手上那属于他的黏腻,就那么一点点的轻擦着每根手指,那种细腻的亲密,让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烫。

    随后又帮她系好了她的上衣的扣子,一个晚上吧她当成抱枕一样箍在怀里。

    “想到那灼热的触感,师妮可的脸上再一次爬上红霞,低低垂着头,但鼻尖全是属于向南气息。

    “醒了!”向南低头亲吻了一下师妮可的发丝。

    “恩”头埋在向南怀里的师妮可低低的应着。

    “已经7点半了”向南实在有些不舍,却还是告诉师妮可时间,“林嫂就要来了,我得起来穿下衣服。

    师妮可条件反射的抬起头,这次发现向南光着身字,连条裤衩都没穿就这么紧紧的抱着自己。

    “啊——你你什么时候把衣服脱了”师妮可惊叫一声。

    向南嘴角勾着一抹温柔似水的笑意,低头啄了一下她的红唇,随后启唇吐出两字:“半夜”

    额——师妮可怔了怔,她怎么不知道他半夜起来脱衣服啊!

    想到这个问题,师妮可立马往自己身上看去。

    还好,还好,自己穿戴整齐!身体被衣服包的严严实实。

    师妮可立马从向南的身上爬了起来,但眼睛无意间还是瞄到精神抖擞的大南南,不由伸手捂着脸:“你你睡觉就睡觉,脱衣服干嘛啊!”

    向南慵懒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淡定自若的回道:“我一直习惯裸睡”

    不是向南想趁人之危,而是习惯真的很难改变,前天晚上他是数了几千只羊度过夜晚,昨晚两人睡前有了特殊的亲密,一向不喜欢穿衣服睡觉的向南,在师妮可睡熟之际把自己给八光了。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3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谢谢大家!!!

    亲们,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正式改名为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昨天开始连更,预计7月初上架,因为吧禁止用中校等军衔字眼,所以书名改成警官,也就是军官的意思。。。书名改后,怕亲们找不到,还请大家再收藏一遍,依旧是军婚宠文,大家记得捧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