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不言而喻
    此等场景,师妮可让向南去洗手间,自然不是刷牙洗脸上厕所,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来医院这两天向南,自己因为那事跑了几趟洗手间,师妮可的潜意识里,面对这种情况,洗手间才是唯一的出路。

    可是向南却不这么认为,听到师妮可的那句话,他的脑海想到的解决方式不在是自己动手。

    向南温热的大手握着师妮可的小手,慢慢的迁移。

    啊啊啊——向南想干嘛啊?

    牵着自己的手

    不会是

    啊啊啊——不要啊!羞羞啊!恐怖啊!

    手被向南握着师妮可的小脸刷地红了个头顶,随着手的被牵去的方向,师妮可自然知道向南在诱导她做什么。

    一时之间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呼吸也变得急促,心里却有些茫然,不知要怎么办。

    此时此景,在这样暧昧的氛围里,被向南身上阳光的气息笼罩着,淡淡的香水味把师妮可熏得有些晕晕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师妮可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年方29的她可是长期被言情荼毒,看的时候和所有读者一样,都爱看男女主角的肉搏片段。

    没有男朋友的熟女,比有男人的女人还更加会幻想,再加上师妮可早不是纯情小女生,早被科普了性知识,虽没看过直白的动作大片,也没见识过真正的传说中的力量之源,但是激情带色彩的各类文艺片看了不少,里面男女演员的身材可真叫人流口水啊!

    所以,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师妮可也不是完全不知,只是

    师妮可的手有些僵硬起来,但是却被向南紧紧的握着。

    so师妮可只好既害羞带怯,又带着一点点期待和幻想,对于现实中的男人,而且是自己爱着的男人的力量之源充满了忐忑的好奇,便是那样的好奇心让她的小手随着向南的大手慢慢地探向目标。

    但毕竟未经情事,在师妮可的手随着向南的大手碰到向南的裤边时,师妮可却羞怯地收回了手。

    师妮可感觉自己的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对自己刚才那么温顺地随着向南大胆前行感到万分不好意思。

    师妮可感觉有些透不气起来,想大口地呼吸补充氧气,又怕向南误会自己这么大的动静。

    缺氧的大脑一片浆糊地胡思乱想,自己这么不害臊地顺从向南啊!

    向南会怎么想啊!他会不会觉得我很不纯洁?会不会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啊!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第一次和男人亲密接触的时候,都这样娇羞和忐忑。

    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是绝对不同的,女人第一次是害羞,但男人第一次那是绝对的兴奋,而且十分迫切。

    师妮可近身情怯,向南却希望能和师妮可更加的亲密的接触,当然接触后,自然想得到可可的抚慰是最终目的。

    “可可”向南低头亲吻了一下师妮可的可爱透明的耳垂,磁性的声音低低沉沉在耳边响起。

    “干嘛?”师妮可的脸红了又红,咬着唇低低的回道。

    “可可”向南温柔的喊着师妮可的名字,那声音充满了魅惑,“试一下好吗”

    “不不要啦。。。。。。”师妮可扭捏地拒绝着。

    向南的声音太过好听,温柔又缠绵,让她有些飘飘然,心里却被向南挠的痒痒的。

    “试一次,就试一次好吗?”向南的话带着鼓励和邀请,再次在师妮可的耳边轻轻柔柔的响起。

    “不不要啦”师妮可再次拒绝,说话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向南知道师妮可害羞,但他实在难受的要命,于是紧握着师妮可的左手,更是坚持地再次前行。

    师妮可霎时脸红心跳,小手一碰到向南的裤边,又猛的缩了回去。

    向南难得营造这样美好又温馨的氛围,哪里肯就此罢休,再说,小南南同学现在正在那嗷嗷直叫,疼也让他对师妮可的亲近,充满了无限的渴望。

    向南痛苦地发出了闷哼:“可可”

    师妮可看着心爱的人痛苦,心里有些不忍,可是,真要自己去碰触,却还是没有心理准备,不了手。

    向南拉她,师妮可缩回,向南再拉,师妮可再缩

    在两人一拉一缩的拉锯间,悬而不得让向南心里更加迫切想要得到师妮可的安抚。

    几番拉扯之后,向南喘着粗气闷声道:“可可,再这样,我怕要爆掉了,以后你的幸福可就毁在这一刻了”

    向南公然把自己的难受拿出来威胁师妮可。

    什么叫我的幸福啊!

    向南现在说话是越来越直接了!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看!

    好吧!为了我的幸福,你还是赶紧去洗手间吧!

    “你还是赶紧去洗手间吧”师妮可听到‘爆掉’二字,自然是心疼,舍不得以后幸福就此断送,脸红的催促向南去洗手间。

    师妮可虽然没有享受过鱼水之欢,但经常跟着叶子青这些色女混着,自然知道男人的命根子是女人幸福的源泉。

    师妮可催促着向南去洗手间,向南听出了她的心疼更加撒娇地赖着不走,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暗哑着嗓音道:“不去,有了女朋友不喜欢洗手间了”

    这是什么逻辑啊!难不成真想让我帮你

    不要啦,不要啦!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是不是男人都这样耍着无赖把女人的身体和心一起攻下?

    师妮可心里纠结不已,但向南长得实在太帅了,听到他这样说话,带着几分耍赖,几分哀求,让人听了不免心软。

    师妮可咬着唇,憋了好一会才道出声:“我我我”。

    可是‘我’了半天,也没说出几个字!

    “可可”向南那个急啊!

    师妮可稍稍接收到正常的脑电波:“你你还在见习期,我们这样太亲密了”

    噗——向南听到‘见习期’三个字不由崩溃了!

    向南被师妮可所谓考察期狠狠地打击了,真是要晕倒,可可是什么脑袋,怎么会想用到见习两个字束缚两人的关系!更让他郁闷的是,这两天两人都着亲密了,而且昨晚都睡在一块了,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怎么还能蹦出见习的字眼。

    真是被她雷到了。

    要不是手还受着伤,昨晚他就他就把你小妮子给在她身上刻上‘向南专属’这四个字了。

    当然,向南不会就此撤退,他深深地明白,越是羞涩的女人,越要带领她跨过这一关,以后吃肉才能顺利些。现在他的手不方便,想吃肉也没能力,但闻闻肉汤也好。向南知道师妮可爱他会心疼他,利用这点继续玩着悲情牌,极尽所能地you惑着纯情少女。

    向南故意一脸痛苦地对师妮可道:“可可,我好疼,真的好疼啊”

    师妮可的心扑扑直跳,看到向南的扭曲的表情,有些信以为真,更加不知所措。

    向南看道她眼里的关切,继续道:“可可,总要经历的,多接触几次,以后你会比我还更爱小南南的”

    说完,也不等师妮可回答,向南便将双唇覆在师妮可的唇上,允吸着她唇里的芬芳,用他灵巧的舌头在唇里勾引这师妮可。

    在向南的唇舌的引领下,师妮可很快便沉醉其中。

    向南迷惑师妮可的同时,左手也不忘狡诈地

    当师妮可迷失在自己的吻后,他悄悄地拉着她的手

    嗷嗷嗷——这一次,终于阴谋得逞。

    师妮可被向南亲得云里雾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异样,不由吓了一跳。

    师妮可太沉醉向南的吻了,竟然不知道向南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手搭在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啊!

    第一次接触男人,那样陌生的悸动和羞怯让她突然停下了和向南的纠吻。

    “啊向南你我”师妮可在做羞怯的最后挣扎时,离她只有一寸之远的小南南灼灼的盯着她看。

    可可姐姐,快点来吗?我等你好久了,等你等到我心痛,我的心情只有你懂

    向南直接抓着师妮可的小手,让她和小南南握了个手。

    “啊”师妮可惊呼出声。

    她就被心爱的男人给惊骇住了。

    那不是小南南,而是大南南!

    果真如当年叶子青和孙萌萌讨论的那样,鼻子高又挺的男人,绝对色女们的最佳择偶对象。

    师妮可的确是被惊到了,但没有中描写的那样夸张的烫伤了手放开。

    事实上,看过多少言情,看过多少文艺片,都不及此刻的感觉来的实在。

    师妮可在踏出第一步之前万分地羞怯,但真的接触后,又是另一种心态。或许感情沉淀了太久,沉淀了闷骚的性格。

    真的接触到了,正如向南所说,她心里害羞着,却又很奇妙,那种感觉让她莫名的觉得很舒服。

    “嗷唔”向南也发出一声狼吼。

    跟心爱的女人这么亲密,那感觉实在无法形容,太太太太美好了!

    向南期盼更多的美好和甜蜜,不由继续you惑着师妮可。么厕其才。

    向南亲着师妮可的颈窝,舒畅地道:“可可,你真好”

    师妮可此刻的脸红的滴血,向南继续在她耳边温柔的怂恿:“可可,帮我”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3000字)更新。明天见。。。亚亚待会开始写新文,耽搁了这么久,从今日起,正式开始连着更新。。。还请亲们多多支持亚亚的新文。。。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军旅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