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温暖人心
    清早,微风吹在淡灰的窗纱上,微微鼓起来又扁下去。

    师妮可微微张开眼睛,入眼便是向南那帅气硬朗的面容,棱角分明,目光含笑,唇角微微止扬着。

    一束阳光照进来,使得空气中的浮尘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一束阳光投在他的脸上,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更加英挺好看。

    他什么时候醒的?就这么一直看着自己吗?

    师妮可平日在家也是一副素颜,但在自己喜欢的男人怀里醒来,难免怕自己头发凌乱,眼睛有眼屎之类的东西。

    师妮可条件反射的把脸埋在向南的怀里。

    佳人投怀送抱,让向南心神一漾,嘴角弯起一抹幸福的弧度。

    可下一秒,师妮可瞬间又抬起头。

    “啊——”向南的下巴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师妮可赶忙道歉:“对不起,很痛吗?”

    向南摇了摇头:“没事”不过看到师妮可满脸通红,以为她是害羞了,不由笑道,“真是个害羞的小丫头”

    师妮可才不是害羞呢?而是

    下身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抵着,实在太咯了!

    师妮可红着脸,催促向南:“你快起来吧!”

    佳人在怀向南那舍得起来啊,大手反倒紧了紧,将师妮可的柔软的身子往自己身子贴去。

    不贴而已,一贴师妮可被咯的更难受!

    这么硬,难道向南他没感觉吗?师妮可有些怀疑。

    怎么可能没感觉呢?向南为此和自己的小南南斗争了一个晚上,不信的话,请看他的眼睛,有着好几条红血丝呢!

    昨晚那漫长的温情之吻在师妮可即将窒息之前结束,那时候向南就开始难受。后来两人开始聊天,聊小时候的事情,直到12点,向南正跟师妮可侃侃而谈自己儿时的糗事时,谁知师妮可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师妮可身上那淡淡的香味,一阵一阵的飘向自己

    向南全身的血液慢慢的沸腾起来,难受的咬紧牙关,和身体某个部位做不懈的斗争。

    一个晚上,一直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还闭上眼睛在那数了几千只羊。

    抱着心爱的女人入睡,那感觉有多么的美妙,他向南就有多么的痛苦,终于体会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

    “向南,快起来啦!待会林嫂送早饭来了!”师妮可推了推她。

    “再抱一会”向南不肯起床,依旧抱着师妮可不肯放手。

    师妮可被硌的实在难受不由扭捏了起来,殊不知,那东西越发坚硬,越发膨胀起来。刚好又低着自己的凹陷处,感觉有破衣而入之势

    啊啊啊——自己想什么啊!怎么变得这么色啊!

    “别动”师妮可的扭捏让向南的气息瞬间变得浑浊起来。

    师妮可吓得不敢再乱动,手推着向南:“快点起来啦”

    师妮可的声音带着一抹娇嗔的意味,向南听了更是心痒难耐。

    本来每天早上起来有着自然的生理反应,但今早不同,这样抱着师妮可,向南真心想把她压在身下

    真的快要爆掉了!

    向南不得不放开师妮可,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去洗手间解决一番。

    师妮可大呼一口气,24小时之内见证向南n次的生理反应,心里真是又喜又愁?

    喜——用叶子青的话,以后肯定性福无比。

    愁——以前向南是怎么解决生理问题的?

    想到这个问题,师妮可的小嘴撅的老高,而浴室传来向南的闷哼声,让她听得又是一番脸红心跳。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新的一天拉开序幕,吃过早饭后,医生也来巡诊了,检查一番后,对师妮可道:“基本没什么问题,只是这伤筋动骨,得养些日子”

    师妮可看着医生:“恩,谢谢医生,不过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再观察一天,一切稳定,明天就可以出院!”医生回道。

    师妮可虽只是脚腕受伤,但因为是车祸,还是得留院观察几天。

    “好的,谢谢医生”师妮可点头道。

    医生走后,向南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张静玲的来电。

    坐在师妮可床边的向南直接接了起来:“张秘书”

    师妮可听到‘张秘书’三个字,不由竖起耳朵来。

    “向总,有几个文件急需你审批,我已经将文件发到你邮箱了!”张静玲跟向南汇报工作。

    “好”向南点头,“张秘书,你今天在公司加班吗?”

    “是,向总你受伤没来公司,我怕公司事务堆积,所以过来加下班!”张静玲回道。

    “恩,辛苦了!”向南儒雅的回道。

    “向总,你的手现在怎么样了?”就在向南要挂电话之时,张静玲关心的询问了一下向南的伤势。

    听到女下属关心自己,向南觉得也算正常,何况那天张静玲也在场,于是笑着回了一句:“不碍事,谢谢关心”

    “哦”张静玲哦了一声,随后又试探的问,“那向总现在还在出差吗?”

    张静玲毕竟是向南的秘书,几乎每天都要向向南汇报工作,所以向南来g市有跟她说了一声,向南的目光看着坐在床上的师妮可,不知道为何小丫头的脸色好像有些不悦,随后回道:“目前还在g市,也许明天就回去”

    “哦,那向总你好好照顾自己”挂掉电话之前,张静玲不忘再次关心向南。

    向南挂掉电话后,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脸:“怎么啦?”

    师妮可一把将他推开,把张静玲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那向总你好好照顾自己”

    刚才病房太过寂静,向南离师妮可又近,所以不小心听到这些话,不过师妮可那口气充满了酸意,向南听后,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师妮可瞪他。

    “又吃醋!可可,你知不知道你吃醋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向南看着师妮可大笑不止。

    师妮可又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我才不是吃醋呢?”

    “还说不是吃醋,看看你这小脸鼓的跟包子似的!”向南再次伸手捏了一下师妮可的脸。

    师妮可拍掉他的手,将脸别到一旁,吃醋的意味特别明显!

    “不是吧,可可,张秘书的醋你也吃,我跟你说过,张秘书只是我的秘书只是秘书而已,知道吗?”向南见她生气,笑着解释。

    可是有句话,叫做越解释越此地无银三百两。

    即使向南对张静玲无意,但张静玲可不是这么想的。

    不是师妮可小家子气,只是亲耳听到秘书室那些人说得那些仰慕向南的话,而且就张静玲周六周末还一直打电话给向南,不禁让人有所怀疑,而且现在自己是向南的女朋友,见别的女人惦记自己的男人,任谁心里都会不舒服。

    “谁知道她是你的秘书,还是其他什么人啊!”师妮可撅嘴回道。

    向南知道师妮可在吃醋,心情极好,但听到这句话,不由微微皱眉:“可可,你这话怎么说的?”

    “你天天带着她进进出出,上周还让她当你的贴身秘书,不得不让人有所多想啊!”师妮可佯装感慨。

    “这事不能怪我啊,叫你当我司机你不干,只好叫张秘书代劳了!”提及这事,向南还是很有底气的。

    “狡辩!”师妮可嗤了他一句。

    “可可”向南牵过师妮可的手,“我这三年心里想着,念着的人只有你一个,其他女人皆视为同性,男人!”

    向南本想说视为‘粪土’,但觉得这话说出来肯定会被女性同胞殴打,于是改口为男人!

    听到这话,师妮可扑哧的笑出声来。

    把师妮可逗乐,向南自己也跟着乐,继续哄师妮可:“别生气,女孩子要多笑,少生气,不然很容易长皱纹的!”

    “讨厌,你竟敢咒我!”师妮可捶了他一下。

    “我哪敢,只是我喜欢看你笑,你笑的时候特别的美,就像窗外的太阳一样,灿烂无比,温暖人心!”向南声音就像琴声般好听,特别是说情话的时候,温柔似水,让人听了心醉。

    “就知道甜言蜜语”女人的耳根就是软,师妮可也不例外,听到向南的这番情话,心头变得甜蜜又柔软。

    向南嘴角微扬,牵起师妮可的手吻了吻。

    师妮可看着向南,犹豫了几秒,最后选择还是说了出来:“虽然你对她无意,但她对你可是有心!这你不会说不知道吧!”

    向南怔了一下,没想到师妮可会这么直白,不由道:“这个吗?我有点没办法唉!”

    “什么意思啊!”师妮可挑眉。

    “呵呵,我的意思是,这得怪我爸妈,谁叫他们把我生的这么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呢!”向南自恋的嬉笑道。

    “不要脸!”师妮可戳了一下他的脸。

    向南拉过师妮可的手:“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只是张秘书跟了我好几年,在工作上一直表现都很优秀。可能是上周私下跟她接触比较多,让她有所误会吧!”

    “所以啊,你就别让人产生误会啊!”师妮可回道。

    “遵命,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别的女人对我产生误会!”向南保证道,“还有,要断绝其他女人对我有非分之想的最好办法就是——你早点跟我结婚!”

    “去,想得美,见习期都还没过,就想着结婚了!大白天的少做白日梦啊!”师妮可媚眼微瞪,嘟嘴道。

    “呵呵,我昨晚真就梦到你跟我结婚了!”向南勾唇笑道。

    都张眼使。“你还真敢做!”师妮可眉眼含羞,嗤了向南一句。

    “呵呵,有什么不敢的,这辈子我娶定你了!”向南的话特别有霸气。

    “想娶我没这么容易,还是先把你身旁的花花草草,莺莺燕燕解决了再说!”师妮可心里明明甜丝丝的,但嘴上却还在意着刚才打电话过来的张秘书。

    “那好吧,回去后我立马换秘书!”向南勾唇一笑,做出决定。

    “谁叫你换秘书啦!”师妮可连忙回道。

    “你不是吃张秘书的醋吗?我要是还把她留在身边,你岂不是天天要被泡在醋坛子里!”向南嘴角微弯,看着师妮可道。

    “我我”师妮可有些结巴起来,“我只是叫你记住跟她们保持距离!别让她们产生误会和遐想!”

    向南那俊脸实在太招女孩子喜欢了,而且对人总是那么的儒雅绅士,身旁必定围着一堆苍蝇。

    不过师妮可的话,除了有些许的醋意,还有几分霸道,像是在宣示自己作为他女朋友的权利。。

    记得以前看过这么一句话:爱一个人,是多一个人,都会难受的两人世界;而且爱上一个人,就是学会了吃醋,学会了小心眼,哪怕他多看其他美女一眼,自己都会觉得心像被刀割了一样,常常忍不住看他的手机和聊天记录,即使很信任他,但还是想吃醋,吃醋,吃醋

    现在的师妮可完全深陷于向南为他织的爱情网里,吃醋,撒娇,耍小性子这些女儿家固有的天性慢慢的表露出来了。

    “那等我们回去后,就对外宣布我们的关系,这样他们就不会误会和遐想了!”向南握着师妮可的手笑着建议道。

    “我想想再说”师妮可表示考虑。

    向南倒不担心身旁这些爱慕者,相反师妮可身旁的追求者才是他所提防的,他这个见习男友必须抓紧上位才行。

    “可可,别想了!你就从了我吧!”向南浓密的睫毛扫在眼睑上,画出一片淡淡阴影,笔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勾成了一条深刻的曲线,对着师妮可说。

    “看表现!”师妮可嘟着嘴,扔了三个字给向南。

    “恩,我一定会好好表现,争取让你早日从了我!”向南冲着师妮可眨了一下桃花眼,桃花顿时落了一地,暧昧的说道。

    此‘从’非彼‘从’,师妮可从向南的眼神里看到了其他意思,不由脸红了起来,伸手捶了向南一下:“色狼”

    广而告之:亲们,第三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呜呜。。。亚亚继续熬夜码字码字。。。

    亚亚的军旅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