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三十章 挥汗如雨
    在g市的xx医院里,住院部在夜色的笼罩下,一片宁静。

    林嫂把师妮可的换下来的病服洗干净凉在阳台上,随后将向南要拿去干洗的衣服用一个袋子装好,便离开了病房。

    向南和师妮可是她伺候的最轻松的雇主,今天小两口一直在病房卿卿我我,林嫂除了中午和晚上回家给他们煮饭带来医院,几乎也没帮上其他忙。

    林嫂离开后,向南立马从自己的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门边窗帘一拉,直接将门给反锁了。

    他俩都是外伤,九点多医生来看过一次,就没有其他人医护人员过来打扰了。

    不过向南走回来时没回自己病床,而是坐到师妮可的那张病床。

    正在看电视剧的师妮可被向南吓了一跳:“干嘛?”

    “晚上挤一挤”向南一边脱去鞋子,一边嬉笑的看着师妮可。

    “什么”师妮可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还没师妮可同意向南直接躺了下来,高大的身躯把师妮可的病床占掉一大半。

    高级病房的病床比普通病床稍稍宽一些,但睡两个人肯定窄啊!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窄不窄的问题,而向南要跟她一起同床共枕的问题。

    两人的关系在一天之内,堪比火箭的速度攀升,但还没到睡在一块的地步啊!

    “向南,你自己不是有床吗?”师妮可微微皱眉,纠结道。

    “可我想跟躺在一块”向南毫不避讳的说出自己的心声。

    师妮可怒了努嘴:“可是床这么小”

    师妮可这句话间接透露一个信息,想躺一块也得换个大床才行啊!

    “没关系,我侧着睡”向南收到信息,心里那个乐啊!今天自己的强烈攻势,直击师妮可的心房,两人腻了一天,却还觉得不够。

    而且今天是他人生当中最幸福的一天,晚上要是能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入睡,那更是幸福的前所未有。

    唉,那手这样要怎么侧啊!万一睡觉的时候被自己弄伤怎么办?

    师妮可看了他绑着小夹板的右手,微微皱眉:“你还是回你床上睡,大夏天的,两人挤这么小的床,很热!”

    即使想和向南躺一块,也得考虑两人现在身上都有伤势,而且作为女孩子固有的矜持,师妮可还是劝向南回自己床上躺着。

    “我把空调调低点!”向南像是耍赖似的不肯走。

    “向南”师妮可明媚的眼睛不由瞪他一眼。

    “别担心,只要你睡觉老实,不会动来动去,就不会有问题!”向南勾唇笑道。

    “我睡觉可不老实了,你还是回你自己床上去!”师妮可回道。

    “是吗,那我今天就看看你是怎么个不老实法!”向南就是死赖着不走。

    说完,向南左手一拉,让师妮可也躺了下来。

    师妮可直直的跌落在向南的怀里,不由挣扎起来:“向南”

    “干嘛?”向南那只没受伤的左手,揽住师妮可的肩膀,低沉着嗓音慵懒道。

    低沉的嗓音,加上慵懒的调调,师妮可只觉得一阵酥麻。

    “向南你回去啦”师妮可再次挣扎。

    “别动”向南闻着师妮可身上夹带着令人沉醉的点点清香,不由侧过身子,将头埋在她的发间。

    师妮可以为向南要亲她,不由推拒,可是手碰到向南的右手自然的缩了回来。

    但向南只是将头埋在她发间,接下来却没有任何动作。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躺在一张床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向南的鼻息扑撒在她的敏感的颈间,让师妮可的身体慢慢的发热发烫起来。

    “向南,你别这样”师妮可的声音明显有些紧张。

    向南埋在师妮可的颈间的头这才抬起来,低沉着嗓音道:“别紧张,我只是想抱着你睡”

    “我才没有紧张呢?我只是担心你的手,还有我的脚”师妮可佯装镇定的回道,但眼底的紧张却一一落在向南的眼里。

    师妮可说的是实话,这么窄的床挤两个健康的男女,那绝对是没问题的,但要是挤两个负伤的男女,那估计就有点问题了。

    “可我就想抱着你入睡”向南继续耍无赖。

    看他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师妮可只好撂下狠话:“要是半夜被我踢下床可别怪我啊”

    “恩,一切后果我自负”为了抱佳人入眠,向南可谓是无所畏惧。

    师妮可见赶不走他,不由努了努嘴,但心底燃起一丝莫名的情愫。

    从未和成年男人躺在一张床上,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喜欢的,小女儿的心态显露无疑。

    鼻尖弥漫着向南身上熟悉的男性气息,师妮可心头一醉,微微别过脸去,但向南不准。

    两人目光对视着,向南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墨黑双瞳深沉如月下幽潭,泛着粼粼波光,氤氲着丝丝柔情。

    向南真的很帅,五官就像是刀刻般,英俊如斯,帅气逼人。师妮可可以从他的眼眸看到自己姣好的容颜。

    此刻被他拥着在温暖的怀里,师妮可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向南身上的气息,让她有些沉醉。

    师妮可微颤的双手贴上向南那健硕的胸膛,炙热的触感确切其实的告诉她,这不是以往的虚幻梦境,而是真真切切的她心之爱恋的那个人。

    爱他三年,躲他三年,终于梦想成真,他现在就在自己的近在咫尺的地方。

    师妮可扇动着长而浓密的睫毛,想要将他那帅气的五官拍照下来,存档进自己的脑海里。

    “可可”向南低低的喊着师妮可的名字。

    “恩”师妮可轻声的应着。

    “我爱你”向南亲启嘴角,对着师妮可诉说自己心中的爱意。

    “向南,我也爱你”师妮可看着向南那俊美的面颊,呼吸着他身上的令人着迷的气息,缓缓张口。

    向南的嘴角徐徐绽放着一抹温柔似水的笑容,将唇凑了过去,轻吮着师妮可的双唇

    向南看着师妮可微阖的双眼,那一弯新月般的眼帘那么迷人,醉人的气息在唇边倾洒,他必将用一生的爱回应师妮可那深情的告白。

    这一夜是幸福的,这一夜是快乐的,原本彼此空寂的内心被相爱的喜悦和浓浓的温情占满。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一心忙着造孩子,为了周末能回家,特别跟导演请假。

    她是女主戏份重,按理是不可能这么自由的。但也因为她是女主,只要她的戏份平常拍得顺利,整个剧组的拍摄进度也会顺利。孙贝贝便让自己工作的时候更加用心,尽量一次就把把她饰演的人物表达到位。

    孙贝贝生来便是属于舞台,适合演戏的,只要她用心便没有达不成的。所以,才能在紧张的工作之余赢得了回家的时间。

    这次刚好是排卵期,受孕的几率比较大,夫妻俩都很期待周末的相聚。

    孙贝贝周六下午就回到了s市,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一番。以前回来,家里保持着新婚的喜庆色彩,回到家自然而然想起结婚时的甜蜜。

    不过现在孙贝贝的心思换了,对家的感觉也变了,她换了客厅和主卧的窗帘,主卧的床单,把家布置得温馨又不乏浪漫。

    谢铁军回到家的时候,便被耳目一新的感觉愣了愣。

    “感觉怎么样?”孙贝贝如贤惠的妻子迎着刚回家的老公进门。

    “嘿嘿,我以为进错家门了”谢铁军笑得很是开怀。

    谢铁军端详着老婆,虽然只是一个周没见,却明显感觉到她变了。

    自从孙贝贝开窍想生孩子,似乎换了一个人,作为她的男人谢铁军自然欣喜这样的变化。首先是最直接的感官福利,每个周末回来吃肉,现在他的‘伙食’终于能让师达树和吴凯啧啧称羡。

    谢铁军知道孙贝贝爱他,但一直以来贝贝的心思都用在工作上,对这个家,其实也就当旅馆一样,偶尔回来住宿。

    这次回来看到家变了,其实是孙贝贝的心思变了。当一个女人把心思用在生儿育女,精心地把家布置得更加温馨时,这个家才真正地有了家的感觉。

    作为军人更加地希望能享有温暖的家,有妻儿等着他回家。。

    谢铁军被家的变化和孙贝贝的变化温暖着,这种感觉甚至比以前每次回来看到孙贝贝的万种风情还更强烈,更感动

    关了门,谢铁军便抱着孙贝贝抵着门猛亲着。他宽厚的唇含着孙贝贝清甜的唇,幸福的感觉盈满全身。

    两人一见面便是甘柴猎火,在玄关处便亲得天昏地暗,衣服落了一地。如果不是想着生孩子,大概就着门就擦枪走火大战一番了。

    孙贝贝听叶子青说造孩子的时候,夫妻生活总在质量,所以,即便两人都很饥渴,也忍着着,等待最激情地时候爆发。

    在沉沦之前,谢铁军终于放开了孙贝贝的唇,抵着她的额头,暗哑着嗓音道:“宝贝,谢谢你这么用心地经营着我们的家,这样温馨的港湾。我很喜欢,看着感觉好幸福”

    这本来是谢铁军发自肺腑的赞美,而孙贝贝听了觉得羞愧难当。谢铁军对她真是太宠你了,她越发觉得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妻子

    如果以前也这么用心,他一定会更加幸福。

    “老公,以前是我疏忽了,我以为用心爱你就够了。现在我发现错了。老公,我以后努力做个好老婆,给你生儿育女,给你温馨幸福的家”孙贝贝的小手勾着谢铁军的脖子,嘟着小嘴跟他道歉。

    “嘿嘿,能娶你做老婆我已经很知足了”谢铁军憨笑的看着孙贝贝,搂着她芊腰的大手细细的摩挲着。

    “只有我当然不够,还要有我们的孩子,这个家才热闹”孙贝贝娇嗔道。

    “恩,我们现在就去造孩子”谢铁军积极响应老婆的号召,说完直接抱起孙贝贝往浴室走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两人一起站在花洒下冲澡。

    夫妻洗鸳鸯浴本是极有情趣的暧昧,彼此坦诚**地站在对方面前,顺着水流拂过对方的身体,不知会抚起多少电流火花。若在以前孙贝贝和谢铁军一起洗澡,基本上还没洗完两人便把对方生吞着痛快地缠绵了一番。

    但为了生孩子,洗澡也成了考验人意志的折磨,爱像他们这样热情的夫妻,哪里hold得住啊。

    两人站在花洒下,和往常一样为对方洗澡,其实是谢铁军帮孙贝贝洗澡。

    虽然是老夫老妻,但被谢铁军稍稍碰触,孙贝贝还是被电击一般非常舒畅。当谢铁军的大手从上面走到下面,孙贝贝看着眼前温柔的硬汉,她终于控制不住去触碰他的战抢,心里已经渴望到极点,却怕两人受不了了就在浴室里开始了。

    孙贝贝又赶紧放开手,喘息不已地叫着:“啊——要疯了,老公快点洗吧,我快受不了了”

    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老婆,那如雪肌肤映在眼底,谢铁军心里早就燃起熊熊的大伙,渴望并不比孙贝贝的少。

    只是,他是特种兵,听从孙贝贝的要求才没有把内心的想法付诸行动。

    其实,谢铁军已经是非常克制了,换做是以前给老婆洗澡早就直奔最刺激的目标狠狠地下手了,哪里会这么中规中矩地自上而下温柔地为清洗而清洗。

    但偏偏是这样慢工的温柔,把孙贝贝撩得全身如有万只蚂蚁啃噬,恨不得立马钻进欲火堆里,痛快地焚烧老公和自己。

    谢铁军抓住孙贝贝撤退的小手,被他小手握着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连他也失去了理智。

    谢铁军也想生孩子,但不会像孙贝贝那样走极端,他可不想因为那唯一的目标放弃两人在一起的甜蜜。

    谢铁军喘着气,吞了吞口水,低沉了嗓音道:“嘿嘿,别那么紧张,不要为了生孩子,节制成这样,顺其自然就行了”

    “啊老公,现在是排卵期,千万别浪费子弹!”孙贝贝老记者叶子青的名言,不敢浪费子弹,不敢站着和老公亲热。

    浴室里的空气实在香软暧昧到了极点,孙贝贝再不敢在浴室呆,生怕下一秒自己就意志绝提了。

    孙贝贝连忙推开谢铁军,自己胡乱地冲了冲,便裹着浴巾冲出了卫生间。

    孙贝贝不在,谢铁军自然也很快冲完便追了出来,甚至没有擦身上的水滴。

    孙贝贝躺在床上,如等着临幸的妃子,看着从浴室里出来湿身的丈夫,铜色的皮肤闪着诱人的光泽,健硕昂然的体魄显着刚硬的男性气息,让孙贝贝看了便移不开眼。

    孙贝贝毫不害羞地看着自己的男人,不,应该说是欣赏!

    老公是在太帅了,越看越帅,越看越爱!

    谢铁军看着等着自己扑食的老婆,没有立马扑上去,他走到床边笑着对孙贝贝道:“老婆,跑得这么快,也没帮我洗洗,罚你帮我擦干身子”

    “额——老公越来越懂得you惑女人了!”孙贝贝吞了吞口水,从床上怕了起来,拿着浴巾开始为谢铁军擦身。

    这次轮到她诱惑老公了,浴巾所到之处,她的舌头也跟着浴缸里的小鱼似的轻轻地游过。

    谢铁军哪里经得住老婆这样的挑逗,几秒之间,他立马变被动为主动,抱住老婆滚在了床上。

    两人终于不用顾忌地亲热,自然是热烈生猛,挥汗如雨。

    在幸福的终端,孙贝贝跪爬在床上接住了老公所有的子弹。

    休息了一会,谢铁军要抱孙贝贝去冲洗,孙贝贝摇了摇头:“老公,你去洗吧。我一会就凉快了”

    谢铁军看她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由憨笑起来:“我们最近已经够节制了,你的体力怎么好像再下降啊!”

    “我才没下降呢?我得留着力气做这个”说完,孙贝贝挪移到床边,就着床沿来了个头手倒立。

    谢铁军看着老婆壮观的举动,有些不明所以。

    “老婆,你这是干嘛啊?”谢铁军笑道。

    孙贝贝的举动实在可爱又搞笑,刚运动完,自己可以不休息再运动,但贝贝说了,再受孕的时候休息好了再运动,可她自己却不休息。

    “我在帮助你的精子游泳啊,倒立可以帮他们快点游到我的卵子里面,这样就可以快点有宝宝啦”孙贝贝微微吃力地回道。

    松可来是。一场欢爱下来,把两人的身体都榨干了,孙贝贝自然也没多少力气,她现在能这么倒立,完全靠意志撑着。这还得益于那一年下连队锻炼,让她坚定了目标便会有耐性。

    谢铁军听了觉得好笑又心疼.,哪有人为了生孩子做这么费力的事?

    贝贝真是本性不改,依旧带着几分孩子气!这丫头就是这么走极端,不想生的时候找着各种借口,想生孩子的时候,竟然又是这么执着。

    “好了,起来吧,别累坏了我会心疼的。生孩子哪要这么麻烦啊”谢铁军走过要扶着孙贝贝起来,但孙贝贝却不让,嘴上还回了一句:“你又没生过,哪里知道麻烦不麻烦”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00字)更新。。。明天见。。。亲们,明天亚亚大图,争取2万字更新。。。嗷嗷嗷。。。又得熬夜码字码字码字。。。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军旅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