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心神荡漾
    这男人明明自己能脱,却故意找借口,这哪是帮忙啊,明明就是勾引她啊!

    看到向南那麦穗色的肌肤和野性又性感的身材,师妮可急着想抽回手,殊不知却被向南死死的抓住。

    “还没脱完呢?”向南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师妮可的手,牵引着她褪去衬衣的纽扣。

    “向南你你明明自己能脱”师妮可的脸颊又红又烫,都快可以煎蛋了。

    “脱扣子是没问题,但袖子就得你帮忙了!”向南看着脸颊嫣红的师妮可,低沉着嗓音道。

    今天之内,时常看见害羞脸红的师妮可,越看越发的让人心神荡漾。

    似乎大部分的男性更乐于看见女性害羞,因为这是男性强于女性的一种标志,而女性害羞的时脸红之时不仅引人瞩目,而且更加激发男性的征服欲。

    向南说的是实话,不过让她帮忙脱衣服,纯属为了培养情侣之间的情趣。

    “向南,你你就知道欺负我”师妮可瞪着眼睛娇嗔的骂道。

    向南勾唇一笑,欺负这词在情侣之间有着极为暧昧的成分。他当然想‘欺负’她,想狠狠的‘欺负’她。

    其实吧,帮向南脱衣服的时候,她脑海的想法也特别多,几乎和向南脑中的想法如出一辙。

    向南穿着衬衣的时候就能看出他的身材,脱去衣服更是绝对的you惑。师妮可有种想伸手抚摸他身上的麦色肌肤还有那坚实的肌肉的冲动。

    向南的身材绝对和杂志上的模特有得一拼,以师妮可看过的而言,里面的总裁形象跃然纸上。

    不管是作为艺术来欣赏,还是心中有所向往,作为女孩子固有的矜持,师妮可只是不动声色的咽了一下口水。

    不过这个细微的动作还是被向南扑捉到了,嘴角不由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那深邃迷人的桃花眼释放着千万伏的电压,看着师妮可,手上的动作放缓,放慢,像是在享受师妮可注视着他的眼神。

    大她到抓。病房的气氛顿时变得暧昧起来。

    向南拉着师妮可的小手从他那坚实的胸肌慢慢懂得滑到诱人的腹肌上,师妮可的脸红得不能再红了,男性迷人的气息充斥在鼻息间,令人心神一漾,心砰砰直跳,大脑发蒙发胀。

    看到她有着依恋,有着着迷的眼神,向南心中燃起一股强烈的自豪感,嘴角含着一抹笑深深的凝视着她。

    就当两人的眼神交织的不可开交之时,林嫂站在外面敲门。

    师妮可快速回神,急忙抽回手。

    向南看了门口一眼:“请进”

    林嫂看到向南的衬衣敞开着,以为自己又打扰两人的亲热,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对对不起”说完又想退出病房。

    不过也算是打扰他俩的‘亲热’啦。

    师妮可见林嫂误会,红着脸,急忙喊住她,解释道:“林嫂,别走,他要洗澡,你帮他把衬衣脱了!”

    林嫂停住脚步,看了他俩一眼,难道是自己误解了?

    向南听了这话又想郁闷,让林嫂帮他脱衣服这得多别扭啊!

    可可,你也真舍得,万一林嫂被我这身材迷住了,看你怎么办?

    “哦,不用了,林嫂,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向南连声拒绝,随带把衬衣扯了扯,遮住自己的胸膛,“对了,林嫂你有什么事吗?

    林嫂毕竟是过来人,想必两人刚才肯定在亲热,不由笑道:“我老公带了一大筐刚荔枝过来,分给大家吃,这荔枝是自家种的,很甜,给你们尝尝”说完,林嫂从门外抱了一小篮荔枝进来。

    g市是荔枝之乡,也是全国荔枝生产基地之一,这里出产的荔枝,果肉不仅细嫩爽脆、而且特别的清甜幽香。

    “谢谢林嫂”见林嫂这么有心,师妮可笑着道谢。。

    “呵呵,不客气,可可小姐要是喜欢吃,我明天再叫我老公带些过来!”林嫂和善的笑道,今天听到向南叫她可可,所以林嫂也就称呼师妮可为可可小姐。

    林嫂把荔枝放到师妮可的床头柜后,没多做逗留,主动把病房还给这对如胶似漆的小情侣。

    师妮可虽有些尴尬,但接连被林嫂撞见自己和向南卿卿我我,脸皮不知不觉也变得厚了一些,不再龟缩的低着头。

    向南一动不动的站在床边看着师妮可。

    师妮可拿过一颗荔枝,正要剥皮,却被向南抢了过去。

    “你抢我的荔枝干嘛?”师妮可抬头瞪向南。

    向南把荔枝放回篮子里,嘴里吐出两个字:“继续”

    额——继续?继续什么?继续帮他脱衣服?

    “你刚才不是跟林嫂说自己来吗?”师妮可的小脸渲染着红晕,嘟嘴道。

    “小丫头,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身体更是不会随便给别人看!”向南嘴角微弯的笑道。

    “谁谁知道啊!越说自己不是随便的人,随便起来就越不是人!”师妮可抿唇不客气的回道。

    “说什么呢?”向南捏了一下师妮可的脸颊。

    “讨厌”师妮可拍掉向南的手,“杵在这干嘛,还不快去洗澡”

    “衣服没脱,我怎么去洗啊!”向南赖皮道。

    “你自己有手”已经缓过神的师妮可,决定不再上当了。

    向南见她不肯,不由俯身凑近师妮可的面前,声色低迷道:“你是不是怕自己抵挡不住you惑,把我给扑了!”

    “向南,你你胡说什么啊?”师妮可羞恼的掐了一下向南的腰。

    向南的腰没有一丝赘肉,所以师妮可掐的时候,简直就是扯皮。

    只听到向南轻呼:“别掐腰啊!男人的腰可是掐不得的,以后咱两的性福可全靠这腰啊!”

    师妮可听到这话,羞得不由更加用力的掐向南。

    向南大叫:“啊——痛,痛,痛!”

    “啊——可可,别掐了,这腰对咱两以后的性福真的很重要!”向南一边抽气一边继续调戏师妮可。

    向南越是这样说,师妮可掐的更重,两人打情骂俏了一会,不知道是师妮可深怕自己以后性福,还是懒得理会向南,最后还是师妮可先放的手。

    向南伸手揉了揉被师妮可掐过的地方,继续嬉皮笑脸:“可可,腰也掐了,就快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想得美,自己脱!”师妮可断然拒绝。

    “可可”向南又使出他的秘诀——撒娇。

    师妮可往床上一躺,懒得理会他。

    见师妮可不从,向南只好使出杀手锏:“好,我自己脱,等会弄伤手臂,记得帮我按紧急呼叫铃啊!”

    师妮可将头偏到一旁,依旧置之不理。

    向南只好自己左边的袖口脱去,到了脱右边的袖子时,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师妮可,突然轻呼的叫了起来:“啊——”

    师妮可听到轻呼声,还是没转过头来。

    向南又继续‘啊’几声,但依旧没有任何效果,向南只好将音调提高几个分贝:“啊——”

    师妮可终于转过头,看到向南皱眉的样子连忙坐起来:“你怎么这么笨啊,脱个袖子都能弄上手”

    见师妮可紧张,向南咧嘴大笑:“骗你的!”

    师妮可虽有些气恼,瞪了向南一眼,还是小心翼翼的帮他把右袖口慢慢的脱了下来。

    精壮的身材一览无遗的呈现在师妮可的面前,心不免砰砰跳了起来。

    脱去了上衣,但向南还杵在那。

    “已经脱好了,你还愣在这干嘛啊!”师妮可瞥了他一眼。

    向南指了指下身。

    脱上衣也就算了,现在连裤子也要简直就是耍流氓!

    “向南你你流氓!”师妮可立马羞恼成怒。

    “我说的是皮带,裤子我自己脱,但是皮带不好解!”向南的确有耍‘流氓’的态势。

    但皮带真心不好解,每天早上穿裤子,还有晚上洗澡脱裤子的时候,向南就得为此折腾好一阵子。

    “向南,你简直人面兽心!”师妮可骂道。

    男人就是急功近利的动物,才刚答应让他做自己的见习男友,接吻就不说了,还被摸胸,现在竟然要求帮他脱衣服而发生这些事情也就一天的时间,实在是太得寸进尺了!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向南有这么龌龊的一面呢?

    人面兽心这个词都出来,向南实在不敢继续招惹师妮可,连忙赔不是:“可可,你别误会,这皮带真的不好解,我昨天早上手还被划伤呢?”

    说完,向南直接把手伸给师妮可看。

    师妮可用余光瞥了一眼,的确有条划痕!

    向南的手是因自己受伤,这点让师妮可觉得自己有着不可逃脱的责任,出于内疚,不由嘟着嘴回道:“不会是削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吧!”

    “怎么可能?真是皮带划的!”向南否认。

    师妮可抬眼瞪他,随后伸手帮他解皮带。

    也不知道是皮带真心难解,还是师妮可紧张的缘故,折腾许会竟然没能解开。

    师妮可低着头,靠近向南几分,小手在那倒腾着,轻微的鼻息扑在向南的腹肌上,带了一丝酥痒。

    见此情形,向南脑海不知不觉的浮现一些儿童不宜的画面,还有师妮可那几近全裸的画面,之后男人的力量之源慢慢的,慢慢的苏醒,不出几秒便高高的站立起来。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3000字)更新。。。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军旅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