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趁火打劫
    在浴室里,师妮可坐在椅子上,脱衣洗澡。

    跟向南腻歪了一天,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病服!这实在太夸张了!

    陷入恋爱中的女人不仅智商为零,就连观察力也都是零。

    是谁帮自己换衣服的?

    不会是向南吧?要是他帮忙换的,自己岂不是被他看光光了!

    啊啊啊——不活了!师妮可想到这个,脸红的像刚从锅里捞出来的虾。

    师妮可纠结了几秒,才开始脱衣服,上衣自然很利落的脱去,但裤子可就不好脱了。左腿被石膏裹得跟僵尸一样,虽然病服蛮宽松的,但脱裤子的时候,师妮可还得担心弄伤了脚。

    师妮可小心翼翼地褪去裤子,但最后还是卡在石膏处,石膏和裤管虽留着一丝缝隙,但脚不好弯

    师妮可真是郁闷死了。

    真想用剪刀一把剪开裤腿!可是卫生间哪有剪刀啊!

    所以她还得继续和裤子搏斗,僵持地拉扯中,一个用力,总算跨越了臃肿的石膏隧道,可也因为太用力,“嘭”地一声踢翻了垫脚的凳子,自己也往前倾,没有站稳的师妮可一屁股摔在地上,“啊”地惊呼出声。

    就在她痛得抽气的瞬间,浴室门开了。

    “啊——”师妮可再度惊叫出声,比刚才摔跤时还叫得更加惨烈。

    上衣已经脱光了,下身脱了长裤,只剩一小块布遮住最隐秘的地方。

    师妮可现在四脚朝天,近乎全裸地曝光在向南的眼皮底下,还不急死。

    师妮可手忙脚乱用把手中的裤子挡在胸前,裤子就那么窄的布料,遮住上身的关键部位,却遮不住全身上下裸...露的肌肤。

    “可可,怎么了?”向南听到里面那么大的动静,心知不妙,一时紧张没有敲门推开浴室门,冲了进去。

    看到师妮可近乎全果狼狈地坐在地上,一时之间担心着她是否受伤,向南直接扑到她面前,右手将她扶起来,担心道:“可可,你伤着没?”

    向南突然闯了进来,让师妮可措手不及,被他这么一扶,没东西遮掩的身体便靠在他怀里,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向南你进来干吗,快出去”

    刚才太担心了,向南所以没注意太多,这时反应过来,不由呆住了。

    只见师妮可全身上下除了那小内内,全是裸着,上身被手上的病服裤遮掩着,但不管是俯视,还是直视,那诱人的柔软都若隐若现的呈现在面前。

    第一次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几近全裸的身体,向南的眼眸不由幽深了几分,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

    她是那么的美,美得如一泓清水浑身透着如水的温柔,只看一眼就有强烈的生理冲动。

    师妮可身上的皮肤不仅白希,而且特别丝滑,就像丝绸那边般让人爱不熟手,外加上玲珑有致的曲线,在这半遮半掩间,更是透着一股深深的诱惑。

    向南的左手正好在师妮可丝滑的腰间,那种触感让他忍不住地摩挲着手下柔软滑腻的肌肤,向南沉醉其中,而师妮可则快要气疯了。

    师妮可的腰间第一次被男人滚烫的大手这样没有障碍地碰触,那种感觉非常陌生,却又如被电击一般酥酥麻麻,师妮可本能地抗拒着,一手忙着遮住胸前的风景,一手用力掰着向南的左手:“啊——向南,你这个大色狼竟敢这样轻薄我,快放手!”

    咋听到轻薄,向南立马神色一凛,此刻的自己确实有乘火打劫的嫌疑:“对不起,可可,我我刚才听到你的声音,怕你摔伤,没有多想就冲进来,我没有要非礼你的念头”

    “哼有没有,你自己心中有数。快放开你的咸猪手!”师妮可又羞又恼的命令道。

    向南这才赶紧放开左手,但一失去他的扶持,师妮可立马站不稳,最后还是倒在他怀里。下身甚至更加直接地反映了他的状态,直挺挺地抵触着师妮可那只穿着小内内的地方。

    这姿势要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师妮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男人的力量之源是多么的坚硬。

    “啊——”随后,只听到浴室传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

    向南深怕林嫂听到叫声闯了进来,右手连忙揽着师妮可的腰际,将她凌空抱起让她坐回椅子上,随后快速离开浴室。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浴室的空气里漂浮着令人迷醉的玫瑰香,师妮可在里面足足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洗完澡,穿好衣服,收拾一番后,又调整了半天的心情,才从浴室‘跳’出来。

    向南立马走到她面前,揽住她的芊腰,扶她往床走去,但扑鼻而来的香气,让向南心头一酥:“哇,真香”

    师妮可想起刚才被他看光光的画面,还有那东西抵着自己,小脸刷的一下又红了几分,这样的搀扶,师妮可的身子几乎都被向南裹着,脸和耳朵发红发烫,腰间更是被他的手揽得又痒又麻,引发一股电流,瞬间击麻了全身的筋骨。

    经历刚才浴室肌肤之亲的那一幕,师妮可心里又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只觉得从上而下都被向南的气息笼罩着,男性的阳刚气息纠纠缠缠地绕着她的每一个细胞,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幸好床离洗手间的距离就几步,不然自己真要酥倒了。

    师妮可被向南搀扶着躺回床上,低着头羞赧道:“谢谢”

    向南知道刚才浴室摔倒师妮可被自己看光,难免有些羞涩和尴尬,于是道:“我去洗澡了,你看会电视!”

    低着头不敢看他的师妮可点了点头:“恩”

    向南拿着刚才准备好的衣服走进浴室,但没一会儿门被打开,向南直直的走了出来。

    刚让自己平息下来的师妮可,见向南走到自己面前,有些小小的紧张:“干嘛?”

    向南嘴角微弯,桃花眼一片灿烂:“帮我脱衣服”

    什么!师妮可听到这五个字,眼珠都快要瞪了出来。

    向南你你这个色狼,刚才被你看光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让我帮你脱衣服!色狼,色狼,大色狼!

    “向南你别得寸进尺啊!小心我把你见习男友的资格取消了!”师妮可羞恼的骂道。

    向南听到这话不仅不恼,还挺开心的,嘴角勾着一抹好看的弧度,桃花眼微挑,暧昧的说道:“可可,我手不方便脱衣服,才求助于你,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别想歪了”

    噗——师妮可有些哭笑不得,谁让他说的话让她产生歧义啊!

    还有我我才没想歪呢?是你自己老是不正经!

    果不其然,向南的下一句话,确实不太正经:“不过想歪了也没关系,刚才你不小心被我看光,我想我也应该礼尚往来一下”。

    “向南,你你真是坏死了!”师妮可听到这句,直接脸红到耳后根,伸手捶了向南一下,又羞又恼的骂道。

    向南抓住师妮可的手,嘴角含笑,眼底尽是深情:“我就对你一个人坏”

    师妮可抽回手,别过脸:“我才不跟对我坏的男人交往呢?”

    “都已经开始了,岂有反悔的道理,反正我这辈子就赖定你了!”向南抓回师妮可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前。

    会天才力。当手触摸到向南那坚实的胸膛时,师妮可的心不禁开始砰砰直跳,想抽回来,却被向南牢牢的抓住。

    “可可,帮我脱衣服啦!”向南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师妮可。

    “你自己脱”师妮可断然拒绝。

    要她帮向南脱衣服,这实在是太暧昧了!

    “可可,求求你,行行好,帮帮忙啦!”这次向南连口气都带着撒娇的意味缠着师妮可。

    师妮可听了全身起了一层厚厚的疙瘩皮,不过心却软了几分,抬头瞥了他一眼,目光随之落在他受伤的手臂上,嘟嘴道:“你不放开,我怎么帮忙啊!”

    “哦,我马上放手!”向南放开师妮可的手。

    只见向南笔直的站立在床边,等候师妮可为他宽衣解带。

    毕竟从来没有帮男人脱过衣服,师妮可难免有些羞涩,迟迟动手。

    “可可”向南见师妮可还没开始,不由催促道。

    师妮可瞪了向南一眼,就知道这男人纯粹是故意的,就想着占她便宜。不过想到他这只手是因为自己而再次受伤,师妮可最后心一横,缓缓伸手过去。

    师妮可的小手搭在向南衬衣扣子上,这是她第一次帮男人脱衣服,明显有些紧张,连手指都在颤抖,鼓捣了半天只解开了一颗扣子。

    向南把她的紧张全然看在眼里,但却并没有帮忙的意思。

    师妮可心里那个急啊,小手却不使唤一直在那抖啊抖啊,满脸通红,极为羞涩的说:“这扣子太太难解了?”

    向南低着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师妮可那红扑扑的脸蛋和她极为害羞的样子,嘴角不禁微扬,抬起左手覆盖上她的手,带着她的手指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身上衬衣的扣子,一点,一点的露出他那精壮的胸膛和坚实的腹肌。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只能暂时(3000字)更新。明天见。。。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军旅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