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沉醉不已
    向南的唇贴着她的唇,迷恋入心的气息在唇边尽情肆扰,令她沉醉不已。

    体内严重缺氧,头有点晕,但两人的唇却怎么分也分不开。

    不,是不想分开。

    一次深过一次的纠缠,缠绵的情丝,濡湿的唇,温热的舌滑过彼此口腔里每一个角落

    许久,向南放开师妮可,深情凝视着她眼眸,挺立的鼻尖蹭着她的鼻尖,声声呢喃,醉人心神:“可可,我是认真的。我们在一起了,我会很霸道地希望你只看我一人,只爱我一人,只对我一人亲密”

    师妮可看着眼前帅得让人发晕的俊脸,这样的容貌是温柔多.情的,此刻这样深情又霸道的样子,她看了心里很喜欢。这些话,其实更是她想说的。

    这一天里,她曾莫名地泛着醋,现在看到向南这样,心里特别平衡。

    师妮可伸手轻柔地抚摸着向南的脸:“这张脸太帅了,会更让人不放心”

    向南听了眼角立马看满缤纷的桃花。“我很专一的,你放心”

    “这个你说了不算,我会用很长的时间考察的”师妮可却坚持自己的原则。

    “哈哈,我对党是忠诚的”向南说完凑向师妮可,准备用自己的唇继续向师妮可表忠诚。

    薄荷般的气息扫在脸上,令师妮可涨红了整张了脸,扭过头整了整纷乱的心跳,暗自懊恼自己在他面前,总是没有丝毫抵抗力。

    从早上到现在自己不知道被向南偷袭了多少,但每次都不知不觉的沉沦在他的唇里。

    师妮可连忙伸手挡住他的唇:“我又不是党”

    向南的唇角缓缓拉开优美的弧度,将她的手拿开,与师妮可对视,那灵秀的眸子里盈盈闪闪,绯红的脸颊透着一抹羞赧的妩媚,仿佛像看不尽的美景,令人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你对我来说,就是我心中的党,唯一的党,誓死忠诚你!”向南低沉的嗓音像小提琴那般的好听,修长的食指抚着师妮可那红润的双唇,温柔的笑容里漾满了柔情。

    师妮可嚅动着双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他越来越压近的气息盖上整张脸,向南的双唇缓缓的落了下来。

    安静的空间里,被逐渐加深的喘息声掩盖,唇舌纠缠的声音,纠结着,濡湿的回响,令人燥热难当。

    向南伸出舌头细舔着师妮可的唇型,勾动舌尖轻轻撬开她的双唇,滑过贝齿,触碰到她温热的舌尖,一阵酥麻如电流直接从舌尖蔓延全身,向南情不自禁的轻逸出声,一股燥热从小腹直窜入头顶

    粗重的喘息声在耳边响起,彼此唇间轻轻的逸出了声响,那轻轻的呢喃犹如魔咒,重重击打着彼此的心,当时师妮可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却没有推开他。

    向南原本揽着师妮可的大手渐渐从她的腰部往上攀

    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师妮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感官,随着他大手所到之处,引起阵阵如电流般的酥麻。

    这是种很陌生的感觉,师妮可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放任他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

    身体越来越软,就像坠入云端一般轻飘飘的。

    向南的亲吻逐渐由师妮可的嘴唇转移到她的额头,耳垂,颈边,四处点着火,师妮可却不能做些什么,燥热的感觉将她的理智慢慢吞噬掉,直到她快要失控时,他才停下那双四处油走的大手。

    师妮可喘着气,心跳得快要蹦出体外,明眸皓齿,双颊醉红,说不尽的温柔妩媚。

    向南轻轻靠近师妮可的颈侧,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侧,白希的肌肤瞬间晕起了淡淡的红晕,少女独有的清香浮于鼻尖,令人想放手都难。

    向南情不自禁的在她颈侧轻吻了起来,似有若无的触及,令她浑身颤栗,向南嘴角笑容犹如一朵盛开的罂粟,令人情不自禁的沉醉,沙哑的声音响在耳边:“小东西,你真敏感”

    师妮可又是一阵战栗,红着脸,喘着气,轻捶了一下向南娇嗔道:“讨讨厌”

    师妮可的娇嗔,让向南心头一酥,要是换做以前,师妮可打死都说不口,但现在却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像是撒娇,又像是调.情。

    四目相对,甜蜜在空气里潆绕,幸福覆满彼此的心房。

    不过这个时候向南的手机响了起来。

    向南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站起身掏出裤兜里的手机。

    “啊——”师妮可却尖叫了起来,连忙捂着脸,别过头去。

    刚才两人吻得太过激烈了,不管是向南还是师妮可都情动不已,此刻,向南的西裤被高高的帐篷撑了起来。

    男人情动之时,生理反应非常的直观,也非常的壮观。

    向南被师妮可的叫声吓了一跳,随后低头一看,立马转过身,把手机扔到师妮可的病床上:“我我去下洗手间”

    听到关门声,师妮可才缓缓的转过脸,慢慢的将捂着脸的手放了下来。

    师妮可的脸红的可以滴血,想起刚才自己看到的画面,还有接吻之时身体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一天不到,不仅被向南吻了n次,刚才还被摸胸了!这样的进展也太可怕了吧!要是按这个的进度发展下去,自己和向南估计不出几天就在一块滚床单了。

    啊啊啊——想什么啊,羞死人啦!

    其实会有这样的想法纯属正常,已经29岁的师妮可,不管是生理还是心里都趋向成熟,而且看过不少色色的言情,当然也看过不少激情的文艺电影,跟向南亲热时肯定会有渴望,会有憧憬。

    师妮可猛拍了几下发红发烫的脸,伸手将空调的遥控器抓了过来,将温度直接跳到16度。

    这时脑海也不由自主的跳出两个小人来。。

    一个小人说:不行不行,妮可你得跟向南保持一下距离,要是继续这么跟他呆在一块,保不准还要发生很多事情。

    另外一个小人却说:这有什么啊,反正你跟向南两情相悦,发生什么都是正常。

    口不体温。一个小人接着说:不行,哪能这么便宜他啊!

    另外一个小人继续:这不叫便宜,这叫彼此占有。占有懂不,你占有我,我占有你,心灵相通,身体相连,合二为一。

    一个小人又说:呸,这种话你都说的出口,真是不要脸,女孩子得矜持才行!要知道男人都是一样的,越容易得到就越不会珍惜。

    另外一个小人跟着回道:你们都磨叽了7年,再矜持下去,头发都白了,牙齿都掉光了。

    一个小人很严肃的说:不管头发白了,牙齿掉光了,也不能这么便宜向南!得好好考验一番才行,切记女孩要珍重,要矜持啊!

    另外一个小人又跳出来:矜持个p,随着自己的心和身体就行了!

    唉,言情害死人啊!

    脑子怎么想的都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啊!

    正当脑海的小人闹的不可开交之时,手机的铃声给再次响起。

    不过不是师妮可的手机,而是向南的手机。

    此刻向南正在洗手间,至于在里面干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师妮可的脸红了又红,随后猛的呼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身体里的那股燥热散去,可是怎么散都散不去。

    看着那响个不停的手机,师妮可迟疑了几秒,才伸手拿了过来。

    一看是张静玲的来电。

    今天是周六,秘书们都休息,张静玲打电话过来,想必不是为了公事。

    秘书跟老总联系纯属正常,但想到上周张静玲跟向南同进同出,师妮可不由莫名的嫉妒起来,直接把手机扔到一旁。

    手机响了一阵才停止。

    此刻,整个病房静悄悄的,师妮可听到浴室传来微弱的闷哼声。

    师妮可脸红的跟锅里刚捞起来的虾一样,许会听到水声,过了一分钟,听到浴室门的把手动了一下,师妮可连忙倒在床上装睡。

    向南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装睡的师妮可,不由勾起唇角,走到她的床边,俯下身亲了师妮可那晕红不已的脸颊,低沉着嗓音威胁道:“你要是继续装睡,那我也就不客气的继续咯”

    “你敢”师妮可立马睁开眼睛。

    可师妮可的话刚落,向南却动作迅速快的啄了一下她的红唇。

    师妮可伸手捶了向南一下:“向南你好可恶啊,就知道占我便宜”

    向南灵敏一躲,左手抓住师妮可的手:“可可,你这句话就不对了,这哪叫占便宜啊,我这是光明正大的跟自己女朋友亲热啊!”

    “油嘴滑舌”师妮可红着脸,瞪着向南。

    向南以为是自己帐篷那事让师妮可羞恼,不由勾唇,俯下身,低喃的笑道:“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有生理反应纯属正常,何况我们刚才”

    向南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下来,眼底尽是暧昧的光芒。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3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军婚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