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甜浓如蜜
    亲爱的!听到这个称呼师妮可彻底被石化了!

    只见向南满眼深情,一脸期待的看着师妮可。

    林嫂听到向南的话,连忙道:“那个先生小姐,我我出去买下水果”

    林嫂也不过三十来岁,容貌上也是比较淳朴老实的,上午敲门进来不小心撞见两人浓情蜜意的kiss,现在又听到这么亲密肉麻的话,不由赶紧识趣地退出了病房。

    “那个林嫂”师妮可小脸微红,想叫住林嫂,但门却已经关上了。

    向南对识趣离开的林嫂更加有好感,目光灼灼的看着师妮可:“亲爱的”

    话还没说完,师妮可就怒瞪着双眼,羞恼的骂道“向南,你大白天发哪门子春啊,有外人在的时候也敢说这么这么暧昧的话!”

    上午被撞破接吻,就让师妮可见到林嫂有些尴尬,结果向南还来句‘亲爱的’,真是要人命啊!

    向南嬉笑地看着窘迫带着怒气的师妮可,只觉得有趣,越是和她相处,就越发有喜感。以前真是有眼无珠,没发现淡然的她其实比自己想的要有趣,师妮可像挖不完的宝藏,多接触了便不可自拔地被她吸引着。

    “真是单纯的女人,我们是情侣,你喂我吃饭很正常好不好!”向南嘴角微扬的笑道。

    即便是情侣也不是情窦初开的情侣,哪来那么多小女生小男生的小暧昧!

    师妮可看了眼向南,也不知这个男人被几个女人喂食过,想到这心里感到有些不舒服,本来口感很好的鱼汤,也觉得无味。

    师妮可放下了汤碗,只是淡淡地道:“还正常,林嫂都被你吓跑了”

    “我是故意要支开她的。我喜欢和你二人世界的吃饭,比较有情趣”向南笑着道,看向师妮可的眼神也是秋波浩渺,暧昧又温柔。

    “谁要跟你有情趣啊!”师妮可嘟嘴回道。

    或许是心存爱慕,师妮可的一言一行在向南眼里都是那么百媚生娇,令人心动不已。

    “这病房除了我,就剩下你,自然是想跟你共享情趣啦!”向南伸手握住师妮可的小手,手指在师妮可的掌心轻轻摩挲着,在两人的心头都泛起了点点浪花。

    师妮可第一次这么跟男人亲近,哪里经得起向南这样的温情,在向南营造的气氛里,她只觉得心被他之间抚摸得发软。

    “可可”看到师妮可微微失神,向南满意地轻声呼唤着。

    师妮可回了神,感觉手被向南烫得着了火,**辣地,烧着心口,不由赶紧抽回了手。

    向南可真是泡妞高手,一句话,一个笑容,指尖一个轻抚就让让人没了魂,这个男人当真是祸害,也不知道他祸害了多少女人

    近的有向氏高层办公室的秘书们,远的b市餐厅里的店长,走到哪都让女人惷心荡漾。

    跟这样的万人迷谈恋爱,自己以后是不是要成了醋厂的厂长啊!

    师妮可心里默默的叹着气,小嘴不由自主的撅了又撅。

    “想什么呢?”向南看师妮可的表现,不由询问。

    师妮可微微发窘,定了定神,才抬起眼睛看着向南,一本正经道:“以后不可以在外人面前说这么暧昧的话!别忘了你现在还在考察期间”

    向南听后,差点要晕倒过去,好不容易营造了这么有爱的氛围,可可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啊,一下子又把两人的关系打成原型,要转正做名副其实的男友,看来还得费点功夫啊!

    向南故作委屈地埋怨着:“见习男友实在太难当了,一不小心就触高压线,还要被拿来威胁”

    装,你就装吧,我才不吃你那套。坚决不心软,坚决执行原则!

    男人都是一个德性,得来容易也忘得快,更何况是这样招人眼球的男人,一定要吊足了他的胃口,让他无法自拔,不然亏大了。

    自己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他以前不知有多少,以后也不知有多少

    师妮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不小心又想多了,赶紧刹车,不敢再想。向南便像天上的一轮温润的明月,掩不住他身上夺目的光华,大凡女人见了他都会对他产生幻想。

    男朋友太养眼也麻烦,自己一天之内便几次三番地作茧自缚,以后还了得啊!

    师妮可把目光转移到放下的汤碗,端起汤,细细地喝着,如此才定了心神,然后才恢复自己活泼泼自信的样子,拽拽地道:“不想当,可以不当啊。看你那么委屈,还是赶紧打住吧。你走出去,招招手,随便也有很多女人贴过来给你当贴身又贴心的女朋友”

    这是哪跟哪啊,自己现在眼里只有眼前人,才不出去招手当牛郎呢。

    这个时候的向南真是顺杆子上墙的时候,赶都赶不走,跟糖似的粘着人不放,他笑着道:“别,当我没说。我还是当你的见习男友吧”

    向南把师妮可当女王般捧着,师妮可自然坐享着,笑着道:“哼,那你就要自觉点!”

    “可是我喜欢你,和你在一起就被你的磁场吸引着,不知不觉就想亲近你情不自禁的时候哪里想得到外人啊!所以,这个见习男友真的不好当啊,早点给我转正”向南为自己辩解着,同时也为自己谋着福利。

    “去,这才定下盟约多久啊,现在就想得陇望蜀,别多想啊”师妮可看着向南拽拽的笑道。

    “呵呵,我只有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才会得陇望蜀”向南凑过来亲着师妮可的唇,而后似乎很美味地品尝着,“鱼汤经过你的口,才香甜,真美味”

    师妮可被向南猛地一个偷袭,心里一颤,双唇触电似的,几分害羞几分甜蜜,拿着汤的手也定格在那,向南放开她的时候,才发现汤差点洒在床上。

    其实是向南的嘴甜,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这么喜欢他的唇,他的吻了。师妮可为自己的小心思害臊,低着头掩饰着,吐出的话自然也是口是心非:“就会甜言蜜语,我不懒得理你。想转正的话,你自然能控制得住”

    你让我暗恋了你三年,不理不睬,要是让你三个月就追到手,岂不是便宜你了。

    师妮可这么说,向南连忙道:“我百分之百能控制住,这辈子眼睛就看着你一个人,心里就爱着你一个人!”

    “出口就这么溜,想必这话以前不知道对多少女人说过吧!”师妮可讽刺了一句。

    “可可,你吃醋的时候真的好可爱啊”向南伸手掐了一下师妮可那红润的小脸,宠溺的笑道。

    师妮可拍掉他的手,向南不想惹她不高兴,于是赶紧转移话题,看着师妮可手里的鱼汤谄笑着:“好饿啊,刚才算我犯规。现在没有外人了,可以喂我喝汤了吧”

    向南哪是想喝鱼汤,分明是想喝师妮可的口水,刚才做的那么露骨,说得那么露骨,师妮可看着手里的汤,感觉那不是汤,而是甜甜的口水。

    师妮可心里不好意思,也就不理向南,径自优雅地打着汤,当然这汤是喂自己的。

    喝完一口,师妮可才笑着对向南道:“毛.主.席说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林嫂做的鱼汤真美味,好饿啊,吃饭吃饭!”

    师妮可说完,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向南在那干看着。

    师妮可抬头:“你不饿啊,那太好了,这些饭菜和汤我包了!”

    “饿啊!”向南装着一副可怜的表情看着师妮可。

    “既然饿了,就赶紧端起你自己的碗喝你自己的那碗汤吧”师妮可笑道。

    比满深来。“你看我这不是不方便么,林嫂都能体谅我”坐在师妮可的身边,大手不知不觉的揽上她的芊腰,嘻笑道。

    见师妮可不喂她,于是向南决定改变进攻路线,不能洞口,那就动动手了。

    纤腰在手,盈盈一握,感觉很美妙。。

    而师妮可本来心里已经被向南丝丝绕绕地缠着,腰背大手一烫,感觉全身都酥软:“向南你干嘛啊?”

    “亲爱的,喂我喝汤啦!”向南搂着师妮可撒娇道。

    这娇撒的师妮可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这个向南吃顿饭怎么就这么不老实,跟小孩似的闹腾着,诚心捣乱啊!

    师妮可被他闹得声音都娇软了,还好留着理智:“我看你还是把林嫂叫回来喂你吧”

    “不要。我才不要别的女人喂食。只要你喂,你喂的才好喝。快点,赏我一口汤吧,我都馋得流口水了”

    谁知道你是生理饿还是心里饿,是哪个地方馋!

    啊要疯了!

    师妮可被向南阳光的气息笼罩着,呼吸不畅,思维短路了,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乌糟东西啊!是言情看多了,还是和叶子青相处久了,自然就色色地想到一些男女之间的亲热戏。

    真是要命!

    矜持!矜持!要矜持啊!

    师妮可在心里命令着自己,还好喝着汤,掩饰了她的情绪。

    但向南的手太不老实了,一直干.扰着她。

    师妮可只好放下自己的碗,把向南那碗端起来,递给他:“想喝,自己端起来喝啊。你的咸猪手,赶紧拿出来!”

    向南看到师妮可耳根都红了,没有男人开发过的女人就是这么敏感。

    自己喜欢的女人是如此的纯洁,任凭哪个男人心难免会得意不已。

    但向南也不敢太过分,见习两字像头上悬着的一把刀,让人可望不可即,心里痒得难受啊。看来只能一点一点地侵袭了,可可心理还是喜欢自己的亲近的,只是,她第一次恋爱,心理有一个角色转换期。

    向南收回了手却不接汤,只是暧昧地笑着:“我要和你一起喝”

    真是得寸进尺!

    “我才不喝你的口水,爱喝不喝的,懒得理你”师妮可断然拒绝。

    师妮可又放下了汤碗,端起自己的慢慢地打着喝,喝了这么久,其实喝得差不多了,再喝两口就喝光了。

    喝完了汤,师妮可便开始吃饭。

    向南像饥饿的小狗眼巴巴地看着,却得不到女主人的一点施舍。

    师妮可自顾着吃,但被向南这样看着,只觉得脸在发烫,哪里还能尝出饭菜的味道。吃得索然无味,师妮可干脆放下了碗筷。拿了纸巾擦了嘴道:“我吃饱了。你赶紧吃吧,鱼汤再不喝,凉了很腥可就不好吃了”

    向南看师妮可兴意阑珊的样子,也觉得没意思了。于是向南端起鱼汤,就着碗一口气喝了,大概喝得太急了,喝道最后一口,竟然被呛到了。

    师妮可看了不免好笑,怎么喝个汤都跟赌气的孩子似的,什么帅哥啊,这样挂着一只手,非常没有吃相的样子,实在有些滑稽。

    师妮可笑着,拿了纸巾递给向南:“既然那么饿,就赶紧动手喝,刚才还在那干耗着等人家喂。真服了你了!我记得你早上也喝粥了啊,不至于饿成这样吧,喝个汤都跟抢似的,喝到呛着”

    向南咳了几声,缓过了气,抱怨道:“我也想跟你一样,一口一口打着优雅地喝。问题是,我右手不方便拿汤勺啊!”

    “去,我看你是故意的!”师妮可不信。

    “我才不会故意在你面前自毁风度翩翩的形象”向南回了一句。

    师妮可看着向南,不由噗呲一笑。向大帅哥,现在也就脸还是帅的,至于风度么,脖子上挂一只脖子,还有多少形象可言,真把自己当做独臂侠杨过了!

    看到师妮可笑而不言,向南又开始撒娇赖皮:“可可,我真的饿了”

    师妮可实在不人看到向南等会吃饭的时候,胡乱应付,也被饭噎着。最终师妮可拿起了碗,打着饭,向南看了,赶紧凑近,张嘴吃了。

    “真好吃”向南边嚼着白米饭边回道。

    “白米饭也能吃得这么香!”师妮可笑着嗤他一句。

    “你喂的当然好吃!”死缠烂打一番,终于让师妮可心软了,向南心里嘴里更是甜浓如蜜。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只能暂时(4000字)更新。明天见。。。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军旅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