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十四章 若隐若现
    看着师妮可那嫣红的脸颊,向南心神一荡,随后指着旁边的病床笑道:“这就是我的病房啊,那个是我的病床”

    旁边的确有张病床,不过这里好像是高级病房,一般来说只有一张病床的。

    师妮可发现向南眼角带着邪笑,知道这一定是向南早就预谋好的。

    尽管自己对向南的话已经释怀,但毕竟又不是情侣,同住一个病房不仅让人尴尬,而且也很不方便。

    情侣这个词,让师妮可想起自己昏迷时,脑海里那些胡思乱想,小脸不由微红,吱唔的开口:“你你干嘛要跟我挤一个病房啊?”

    害羞绝对是俘虏男人的最佳利器。而且女人不仅能使自己更加妩媚动人,还能增加男人的信心!

    看到师妮可害羞,脸上的肌肤白里透红,有种与众不同种的美丽,向南眼底的笑意不由浓了几分,勾唇道:“为了方便照顾你啊!”

    “不用不用你照顾,你帮我请护工就好了!”师妮可拒绝向南的照顾。

    再说,他自个手臂还吊在脖子上,看去也是需要照顾的人。

    “那可不行,必须由我亲自照顾你!”向南嘴角微弯,语气十分的坚定。

    “你你自己都是病人,怎么照顾我啊!”师妮可看着向南的手,心里燃起一丝愧意,嘟嘴道。

    师妮可不知道她嘟嘴的时候有多么的可爱,看着她那嫣红诱人的小嘴,向南的喉结不由滚动了一下:“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一定会把你照顾的好好的!再说在g市,你就我一个亲人!”

    也不知道向南是脱口而出,还是故意为之,亲人这个字眼都冒了出来。

    额——师妮可听到亲人两字,小脸瞬间又红了几分,吱唔道:“注意用词啊,我们只是朋友和同事!你还是搬到别的病房养伤吧!”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急于赶走向南。

    大概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实在太暧昧了,她怕自己招架不住向南的进攻

    对于向南,她心里乱糟糟的。

    本来该怨他的,可是想到他在危急关头救了自己,她又没法怨他了。

    在她的脑海里,有那样的一幕让她感动着——在她晕倒的时候,是向南不顾危险地救她。

    不管他对她怀着怎么样的情感,向南能不顾安危那么救自己,师妮可心里其实已经释然了。曾经默默爱过的男人,他能那么做,应当是在乎自己的。

    “不搬!”向南很是坚决。

    好不容易得此机会跟师妮可共处一室,岂能浪费了!

    师妮可抬起头,瞪着向南:“向南”

    见师妮可生气,向南嘴角微弯的笑道:“不是我不想搬,而是没有其他病房了!”

    “怎么可能!这么大家医院怎么可能没病房了!”师妮可才不会相信向南的鬼话。

    “我说的是高级病房啊!的确没有了,不信你可以问医生!”向南勾唇回道。

    “你不回去普通病房啊?”这些全是向南的借口,师妮可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我不习惯跟陌生人住一个病房!所以啊,只好跟你挤一个病房了!”向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回师妮可的话。

    师妮可听完,不由瞪眼。

    “再说,两人共用一个病房,也比较省钱啊!”向南笑道。

    师妮可有些气恼,这个向南真是越来越无赖了!。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主治医生走了进来。

    主治医师查看师妮可的脚后,又检查向南的手,随后对他们说:“两位现在都没其他问题,只要好好养着就可以了!”

    “谢谢医生”向南礼貌的谢道。

    主治医生转身要走时,师妮可忍不住开口:“医生,请问还有其他病房吗?”

    主治医生笑道:“高级病房已经没有了!”

    主治医生说的是实话,这间高级病房还是院长出面调节后才腾出来给向南的。

    “那普通病房呢?”师妮可锲而不舍的追问。

    主治医师看了向南一眼,向南赶紧给他使了个眼色,主治医生似乎读懂向南的意思,不由笑道:“现在病房相对比较紧张,如果你想要换普通病房的话,我得去协调一下!”

    师妮可听完医生的话,明知道是扯淡,却也不好反驳:“那还是不麻烦医生了!”

    医生走后,向南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下你相信了吧!”

    相信个鬼啊!只是现在自己行动实在不方便,也懒得跟向南拗着,只好随他了。

    不过也许心里也有些期待跟向南独处的成分吧!出车祸的那一刻,除了家人,向南竟是她生命中最留恋的人。

    “没见过你这样的。住院有这么好么?笑的这么开心!”师妮可嘟着小嘴,白了向南一眼。

    “能陪着你,住哪里都好”向南的话温柔又好听,任谁都会沉溺在这样甜腻的声音里。

    师妮可听得心里微微一动,随后她叹了口气。向南再用他的温柔you惑自己,她感觉自己越发没了免疫力。

    师妮可不敢看向南,转过头看着窗外道:“你要真想让我脚伤好得快一点,就别老说让人心烦的话”

    “我会努力让你开心的”向南拿了水和药,递到师妮可的面前,“别心烦了,先吃药吧。没有药物控制,你的脚会肿起来,到时候,得拆了石膏重新打石膏,对脚伤恢复不好”

    师妮可闻言,赶紧接过向南的药配着水吞了下去。

    她可不想因为脚恢复不好,成了瘸子,影响嫁人啊!

    啊啊啊——自己想什么啊!

    只要向南在身旁,师妮可就免不了想.入.非.非,看来自己真的中了一种叫向南的情毒。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南自己也有伤,的确不便照顾师妮可,还是请了一位护工。

    这个护工大概是全医院最清闲的护工了,向南为了给自己和师妮可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只让护工在外候着,需要的时候招呼一声,早上的饭便是护工去买的。

    己病笑早。向南出门叫来护工林姐进来,让她帮他们把饭盒收拾了。

    林姐很快就收拾完,自觉的退出病房。

    此刻,病房里很安静。

    向南见气氛如此,不由开口:“可可,要吃水果吗,我帮你削”

    师妮可看了他的手一下,淡淡的说:“不用了!”

    向南见师妮可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心里顿时开心,似乎这也是一种体贴。

    “我只是右手受伤,左手可是非常健全,我帮你削个梨吧!”向南说完直接拿起一个梨和水果刀去洗手间清洗一番。

    出来后,坐在椅上,有模有样的开始动工。

    向南毕竟不是左撇子,虽然受伤的右手稳稳的拿着梨,但是持刀的左手却显得异常笨拙。

    好一会儿,才削掉一点梨皮,而且因为左手不习惯用刀,感觉手在微微发抖。

    师妮可看着他那持刀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我来吧!看你手在发抖,让人看了都害怕。”

    “不用,我来削!我只是第一次给你削水果,有些激动而已!”向南坚持自己亲力亲为。

    第一次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削水果,向南当然是乐此不彼啊!至于手绝对不是因为激动,而是不熟练。

    师妮可听了,心头不由自主的燃起一抹欢喜。

    向南又折腾了一会,梨皮是削了好些,但是都是带了一堆果肉。

    师妮可看了直摇头:“还是我来吧!”

    “不用,不用,你坐着,我来就好!”向南再次坚持。

    “我看等你削完,估计这梨只剩下一个核了!”师妮可皱眉道。

    向南看了一下手中的梨,的确被自己削的像月球表面似的,坑坑洼洼,实在不太雅观,估计即使削好,师妮可也不会肯吃。

    “好吧,你来削!”向南只好妥协。

    师妮可接过向南手中的水果刀和梨,只花了十几秒的功夫就把梨给削好了,随手递给向南:“给你”

    “你吃吧!”向南推脱道。

    “快点接过去!”师妮可抬了一下眉头。

    向南见师妮可抬眉,只好接了过来,这也算是师妮可第一次削水果给自己吃,还没入口,心里便觉得甜丝丝的。

    不,应该说这个梨是他俩共同削得。

    向南不由笑着建议道:“可可,这梨我们一人一半!”

    “不要”师妮可条件反射的拒绝。

    向南愣了一下,感觉自己像是被嫌弃似的,有些受伤。

    看到向南那瞬间黯淡的脸色,师妮可稍稍撇过脸,开口解释:“梨是不能分着吃的”

    向南何等聪明,想了几秒,随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故意问道:“为什么?”

    “没为什么!”师妮可伸手抽了一张纸巾擦手。

    “我知道,因为分着吃,就意味着分梨(离)是不是?”向南目光灼灼的盯着师妮可。

    师妮可沉默,自顾自的擦手,但小脸却又不禁开始红了起来。

    向南俯下身,附在师妮可的耳旁,低沉的嗓音如小提琴般的响起:“可可,你不想跟我分离是吧!”

    师妮可将头转到一旁,吱唔着:“别别自作多情”

    向南低低的轻笑起来,看着师妮可近在咫尺那白希如玉的肌肤,还有她轻巧的鼻子,那红润诱人的唇瓣,随着师妮可张口,似乎在发出邀请的讯号。

    向南的喉结再次滚动,但还是克制自己,没有吻下去,收回身子,啃了一口手中的水梨,开心不已的笑道:“这梨真甜,我再去洗一个,你也尝尝”

    师妮可的心口怦怦直跳,幸好向南适时抽身,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他。

    两人自个吃完一个梨后,师妮可让向南把自己的笔记本拿了过来。

    师妮可坐在病床上,笔记本放在她的大腿上,打开邮件,处理艺居的事务。

    处理完了,便去浏览新闻。

    向南也抱着笔记本在那看邮件,他的邮件比较多,除了各部门的工作汇报,还有一些需要他决断的问题。

    向南左手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移动,劈哩叭啦的声音在病房间上空飘荡,除此之外,一切悄然声息。

    师妮可浏览完新闻,抬起头,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到了向南的脸上,看到此刻正盯着电脑处理公务,不由欣赏起来!

    不得不说,向南认真工作的时候,特别有魅力。

    挺拔的身材穿着剪裁合身的白衬衣,结实的肌肉在衣下若隐若现,只是脖子上挂着一条绷带,跟他身上那浑然天成的帅气有些不相称。

    浓密的短发,英俊的侧脸在明亮的阳光下斜照着,轮廓特别的深刻,特别的迷人。

    虽然认识向南多年,但这绝对是师妮可第一次如此仔细,如此认真的盯着他看。

    他真的很帅,很帅。

    就这么看着他,心不由自主的砰砰的跳动起来。

    正当师妮可看着出神时,向南突然转过头,其实他早就察觉师妮可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心里除了窃喜,更多是男人自尊心的满足。

    “我好看吗?”向南嘴角勾着一抹好看的弧度,深邃的眼眸直直的与师妮可对视,不仅扑捉到她那泛着柔情眼神,而且脸上流露出来的爱慕一一呈现在向南的眼底。

    发花痴被抓现形,师妮可尴尬无比,慌乱地收回视线,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结巴道:“谁谁看你啦?”

    “哦,可我刚才明明看到你看着我流口水.”向南摸摸下巴,一脸的坏笑戏虐道。

    “谁谁谁流口水啦!”师妮可羞窘极了,差点把头埋在笔记本里。

    看到师妮可这般害羞,向南就越发想逗她,站起身走到师妮可的床边,慢慢弯下身,慢慢靠近她:“没有吗?我检查一下”

    此刻,两人的脸不到三公分的距离,这么近的距离让师妮可的脸瞬间发热,发烫。

    “向南,你想干嘛啊?走开点”师妮可低着头,却伸出手推了一下向南。

    “啊——我的手”向南轻呼一声。

    师妮可以为自己不小心弄疼了他的手,立马抬头,可随之向南的唇却附了下来.

    广而告之:亲们,第五更(4000字)奉上。。。今天(2万字)已更完,明天见。。。嗷嗷嗷。。。总算更新完了,昨晚熬夜码字,困得我现在两眼快眯成一条线了。。。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