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十一章 心存幻想
    从诊所出来后,向南就追着叶子青给他出主意。

    叶子青想了想:“要不我们现在跟妮可打电话,就说你胳膊断了,看她会不会跑过来!”

    “叶子青你的嘴巴能不能积点德啊,我刚接上骨你就咒我”向南白了她一眼。

    叶子青没理会向南的白眼,继续道:“估计是不会跑来,即使胳膊断了也断然引起不了妮可对你的重视,除非”叶子青的眼睛看向前方,随后转过头。

    “除非什么?”向南见叶子青停顿,不由看着她。

    “我记得前面有家医院,我们现在去那家医院办住院手续,然后就打电话给妮可谎称你出车祸了。我想妮可听到这个消息绝对会飞奔而来,先是痛哭一番,跟你倾诉一堆情话,譬如说自己喜欢你,其实我很爱你啊!然后你醒了,两人打闹一阵,不过你抓住时机跟她说完你未说完的话!不仅求得她的原谅,两人从此沐浴爱河。”

    咳咳——向南听完差点被噎到。

    叶子青这个女人啊,实在是个异类,嘴巴毒,脑袋空,不仅咒他断手,还咒他出车祸。

    如果她不是自己熟悉多年的毒舌,肯定会被向南暴揍一顿。

    “叶子青,你除了说那些不积德的话,脑子就剩下这些狗血情节吗”脖子上挂着布条的向南听了崩溃的直摇头。

    “向总你这就外行了,现在就流行狗血,越是狗血越是吃香,电视剧的爱情是如此,里的爱情也是如此!至于现实生活中,更是如此,狗血狗血更健康!”叶子青笑道。

    李浩听了站在一旁乐个不停。

    “可本人不喜狗血!还有要是我再这样骗妮可,那才是真正的无药可救呢!”向南直接否决。

    要是用这么狗血的桥段,来求得师妮可的原谅,搞不定自己真的就出局了。

    还有堂堂的向氏总裁追女朋友追到这个份上,传出去的话岂不让人贻笑大方啊!

    不是向南放不下自尊和架子,而是他不想以欺骗的方式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

    “唉,向南你还真是挑剔啊,不过大晚上的脑细胞不够活跃,想到的自然是狗血情节,要不容我回家睡一觉,起来再帮你好好想想!”叶子青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不由打了一个哈欠。

    “好吧,我也先回家静养,等你想好了,立马告诉我!”向南嘴角微勾的谢道,伸手拦了一辆的士。

    向南刚上车,李浩也拦了一辆的士,各自会各自的家。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周一醒来,师妮可只觉得头昏沉沉的。

    昨晚写完辞呈后,师妮可便去洗澡,倒头在床,可是却怎么也没睡觉。脑海一直重复着向南的那句话,心感觉被人一点点的撕碎,疼袭上心头,止不住的落泪。

    师妮可走下床,看到看着镜中的自己,两眼微微浮肿,形容憔悴,又是一副萎靡样,不由叹了一口气:女人果然经不起感情的摧残。昨晚一夜没睡好,精神状态不好直接显现在脸上。

    这个样子实在没法见人,今天干脆不去上班,直接请假算了!

    师妮可已经决定出差回来便回b市。去出差只是去应付一下,她现在去意已决,再去向阳集团上班已经没什么意义。她不想让自己伤心,也不想再见向南一面!

    师妮可给时启元发了条短信请假。

    没过几秒钟,时启元立马打了电话过来,关切的询问:“可可,怎么了?”

    “没事,明天要出差,要有点私事要先处理”怕石启元疑心她身体不舒服,师妮可提着精神,随便找了个借口。

    果然,在上班路上的时启元被蒙了过去,也没细问:“那好吧,明天机场见!”

    “恩”师妮可淡淡的应着。

    请假很顺利,但孙萌萌一家可不好应付。

    师妮可挂了电话,便回床上懒洋洋地躺着,可是没过多久就传来敲门声。

    “可可,起床了没,上班要迟到了?”是孙萌萌的声音。

    一向准时起床的师妮可迟迟没有下楼,让孙萌萌担心不已。

    昨晚孙萌萌夫妇回来已经很晚了,看师妮可房间没有灯,她以为师妮可睡了也就没有去打扰。

    “表嫂,我今天请假,你先去上班吧,不用等我了”师妮可躺在床上回着话,她不想让表嫂看到自己这样的状态,没有起来开门。但没有看到她,只会让孙萌萌更加担心。

    昨晚看到向南的失态让孙萌萌很吃惊,虽然向南没多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孙萌萌断定向南和师妮可一定闹了情绪。向南失了平日的儒雅风度,没想到师妮可这也问题不小,竟然躲着不上班了。

    这两人的感情怎么就这么不顺呢?孙萌萌很想知道他们两人到底是哪里不合拍,现在师妮可这么闹心,可以借着帮她疏导情绪的时候问问。

    孙萌萌依旧敲着门。

    “可可,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孙萌萌明知故问着。

    师妮可抬起沉重的眼皮看着天花板,心里可真是郁闷。本来想在家静静心,看来今天还是得出门,在家只能更加闹心

    师妮可第一次发现住在表嫂家也有这么麻烦的时候,想偷懒都不行!现在是表嫂询问,即便忽悠了表嫂,要是一直没起床,等会姑妈、爷爷奶奶看到自己这副容颜,肯定都会来关心询问,要是让大家心急了,估计远在b市的家人都会知道。

    师妮可烦闷地甩着头,慵懒地爬起来:“不是啦。表嫂我没事,就是想偷懒一下也被你抓包了,我现在就起床。你先去上班吧,不要等我啦”

    师妮可编的理由可真够牵强。

    一向兢兢业业示人的师妮可怎么可能会偷懒。

    孙萌萌猜想师妮可不想见到向南才躲着不去上班,师妮可不愿说,看来只能再找个时间宽裕的时候问问了。今天有领导来银行检查工作,她要早一点去上班,不能在家里耗着。

    听到房间里有走路的动静,应该是起床了,孙萌萌心里稍微放心些,便道:“可可,那我先去走了,今天刚好有总行的领导来检查,我要早一点去上班。你要是不舒服就请假吧,回头我再打电话给你”

    孙萌萌拎着包下楼,和家人道了别。

    许诺一亲了亲她问:“妈妈,表姑还没起床么?她今天肯定要迟到”

    师文茹也关心地问着:“可可没事吧?”

    孙萌萌觉得师妮可大概是心里不舒服,但没亲眼见到人,也不能完全肯定她的状态。这感情的事,没有一点头绪也不好跟长辈提。

    孙萌萌只能委婉地说:“可可昨晚喝了酒不舒服,很晚才睡着,早上睡过头了没听到闹钟响”

    童华着急道:“可可这孩子昨晚回来也没说,我们哄着诺一睡觉也没细看她,不知道她不舒服”

    “大概胃不舒服,我待会给她调杯蜂蜜水吧。萌萌,你赶紧去上班吧”师文茹催着孙萌萌离开,孙萌萌看看时间也不敢多耽搁,赶紧走了。

    师妮可又在床上赖了十来分钟,不过最后还是爬了起来。洗漱一番后,费了点精力化妆,才把自己的疲惫稍微掩饰了些。

    等她下楼,就是吃饭最慢的许诺一也已经吃完了早餐。

    一来到餐厅,果然老老少少都把她关心一番。

    “可可,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奶奶看看!”童华拉着师妮可坐到餐厅的椅子上。

    “奶奶,我没事,只是昨晚喝了点酒,胃有些难受,不过现在已经不碍事的!”师妮可嘴角挤着一丝笑容,应对大家的关心。

    “可可,以后身体不舒服,要记得跟我和奶奶说,来,快喝点蜂蜜水”师文茹把调好蜂蜜水端给师妮可。。

    师妮可喝了半杯师文茹为她准备的蜂蜜水,不过实在招架不住大家的关心,嚷着要迟到了,饭也不吃便赶紧逃出门了。

    师妮可不想为烦心事伤神,但没有上班,大脑闲着还会不受控制地想起昨晚向南对她说的话。本来很疲惫,她也没力气逛街,直接去酒店开了个房间,蒙着头睡觉。

    没想这样一睡便过了大半天,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睡了一天,精神恢复得很好,心里似乎也不会那么难受了。

    师妮可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这么奇特,竟然可以用睡觉疗伤。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周二师妮可出现在石启元面前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青春又时尚。两人和设计部的同事一起乘飞机去了g市。

    g市的周副市长隆重地接待了他们,随后去老城区工地勘察都很顺利。

    师妮可一旦进入了工作便很投入,虽然来之前只是想应付一下,但这些天却是很认真地和设计部的团队一起察看工地,到g市转一转,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续我现白。g市是比s市还更加繁华人口更加密集的海滨城市,师妮可领略了g市的风土人情,对于放弃设计全国第一高酒店,却心有不舍了。

    因为后期不能参与,师妮可便更加认真地琢磨着,要怎样才能利用老城区的地形和g市的风貌设计出更加完美的酒店。她希望离开之前能给石启元多提先些建议,给他参考。

    一眨眼过去了三天,明天就要回s市了。

    本来迫不及待回b市的师妮可却感觉时光匆匆,出差的时间过得太快。

    晚上,又是g市领导安排了践行饭。

    吃完饭,已经快十点。师妮可没有和大家一同回酒店。

    师妮可乘着的士到工地,一个人走在马路上远远看着工地,再看周边璀璨的夜景,想象着几年后这里矗立着造型独特的酒店。

    或许晚上的视觉感官比较特别,或许是她太执念于设计,突然便来了灵感,师妮可赶紧从包里拿出记事本和笔书写着,涂画着,边画边移动着脚步,变换着角度对比着,浑然不觉自己走到了马路中间。

    突然视线被一束强光夺去,等师妮可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心里一惊,想转身逃,却因为惊慌,摔了一跤,车子疾行而来。

    师妮可被吓得魂飞魄散,撒腿逃命躲避车子的撞击,这个紧急关头,为了保命,她哀切地盼着那辆车能能停下来,盼着有个超人能把自己抱离这个危险之地。

    慌乱之中只听咔嚓一声,师妮可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撞倒,身子随之重重的着地。

    痛真的好痛

    潜意识里,师妮可感到万分不甘。真不愿自己就这么被撞死,就这样离开人世。如果这么走了,她会有很多遗憾。生活那么美好,她还有很多事要做,她还要设计最漂亮的房子,她还没和喜欢的男人好好地恋爱,她她觉得对不起家人,她这样一走,家人会多伤心啊!

    师妮可想到家人,终于悲伤地留下了眼泪。

    感觉脸痒痒的,是谁这么轻柔地为她拭去泪水。

    师妮可似乎闻到了清凉的香味,猛地一惊。她想一定是自己的想象,没想到被他伤得那么难受后,心里还存留着幻想,在弥留之际竟然还会想着这个男人。

    向南,向南

    师妮可大脑里幻想着向南的音容笑貌,可是,想到向南心里却是一片痛楚。

    向南于自己终究成了一生的遗憾。

    他还是不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他对我好,只是想补偿自己

    师妮可想到补偿,心又开始剧烈地痛着

    在这样的时刻,觉得自己没命了的时候,师妮可除了难过,又抱着一份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果自己能挺过去,是否还要继续追求心里喜欢的男人

    师妮可发现自己对向南存着无尽的不甘心,她不愿这样遗憾地离开人世。最后她把自己放得低低地,只希望能再见到他一面,再看一眼,看他那丰神俊朗的面容,听他那低沉温柔的声音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今天大图,亚亚会尽力争取2万字更新。。。继续苦逼的熬夜码字吧。。。呜呜。。。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