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伸张正义
    孙萌萌看了一眼张静玲,包厢里两口子居多,大概很久没有这么跳舞,刚才一起跳着来了兴致,现在还在歌舞升平,各对夫妻还搂抱在一块踩着节拍曼舞。所以,向南离去又回来,并没有引来大家注意。

    但向南一回包厢,张静玲立马感觉向总的气色不对。

    她不知道向南焦虑地冲出外面找师妮可时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回来换了个人似的,说得难听一点,便是霜打的茄子。一向神采奕奕的向总,可从来没有这么颓废的表情。

    向南和李浩碰了几杯后,就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张静玲立马迎了过去殷勤地陪着。

    “别这么说”孙萌萌淡淡的反驳。

    “唉,也不知道妮可怎么想的,还容别的女人在向南身边转悠”叶子青啧啧道,眼睛四处搜寻,这时才发现师妮可不在包厢,不由询问,“妮可呢?”

    “她先回家了!”孙萌萌回道。

    “不是吧,回家也不说一声”叶子青咋呼道。

    “估计是喝多了酒,身体有些不舒服吧!”孙萌萌解释道。

    “我看根本不是喝多了酒,而是被向南气的吧!”叶子青听完,立马认定师妮可被向南带秘书来参加聚会而生气了。

    “为了妮可的幸福,我得伸张一下正义之手,别让有些女人有.机.可.乘了!”叶子青一副正义使者的面孔,跃跃欲试的说。

    随后孙萌萌看到叶子青端着酒杯直接往向南走去,不由笑着摇头。

    这年头秘书一词,总让人联想偏偏,而任谁都能看出那个张静玲对向南未免太过殷勤了。叶子青过去做做预防工作也好。

    端着酒杯的叶子青走到向南面前,笑吟吟的说:“向总,今天有佳人陪伴,酒性极高啊!”

    向南抬头看了叶子青一眼,嘴角挤着一丝苦笑:“说什么呢?”

    叶子青冲着张静玲笑了笑,非常客气道:“美女,能不能把你家向大总裁借用一下啊!”

    张静玲被叶子青这么一说,连忙挪了挪屁股,腾了个位置给叶子青。

    这女人还真把向南当她家的!

    叶子青瞥了她一眼,就势坐到向南身旁:“来,向总,我陪你喝几杯!”

    家有么离。向南嘴角微弯:“好啊”

    叶子青和向南连喝了三杯,叶子青放下酒杯笑道:“向总今天真是前所未有的豪爽啊!”

    “呵呵,我什么时候不豪爽啦!”向南反问。

    “呵呵,向总平日也豪爽,不过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有张秘书在的缘故,你比以往更加豪爽万千啊!”叶子青意味深长的笑道。

    “别胡扯”向南立马反驳。

    “呵呵,好吧,我不胡扯”叶子青笑道,随后凑近向南,“你跟妮可闹别扭了?”

    向南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感觉自己就像刚入行的新手一样,不懂得哄女孩子开心,每次都惹师妮可生气。

    见向南沉默,叶子青也看出了三分:“不管是不是闹别扭,作为朋友好心提醒你一下,女人对爱情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真心!别朝三暮四,寻花问柳,知道吗?”

    “我哪早三暮四,寻花问柳了?”向南苦笑。

    “还说没有,我身旁这个不是吗?”叶子青压低声音道。

    向南无奈的笑了笑:“我对可可绝无二心!”

    “希望如此”叶子青挑眉道。

    “子青,你帮我打个电话给可可,问她现在在哪好吗?”向南向叶子青求助道。

    别看向南坐在这一个劲的喝闷酒,其实心里却非常担心师妮可,给她打好多电话也没接,发了很多短信也没回,向南本想开车去追师妮可,可是自己的手......

    刚才在门口砸树,还没完全复原的手不由雪上加霜,根本不可能开车,只能忍着痛回到包厢在这喝闷酒。

    叶子青看到向南眼底流露出来的担心和脸上那抹淡淡哀伤,第一次见到向南这个样子,不由为之一振:“你们你和可可怎么啦?”

    “没什么,帮我打个电话吧”向南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哦,好”叶子青连忙点头。

    虽然刚才孙萌萌跟她说师妮可已经先回家了,但叶子青拿着手机离开包厢,出去跟师妮可打电话,帮向南确认一下。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妮可刚进房间,倒在床上就听到手机响起,不由抓过枕头把耳朵给堵住了。

    不过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只好爬了起来,从包里拿出手机。

    见是叶子青的电话,才勉强的接了起来。

    “可可,你去哪了?半天没见你回来,不会是溜了吧!”打了好几遍电话才接通,叶子青大概猜到这两人肯定有什么事,不过还是装着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询问师妮可。

    “青姐,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出来碰到朋友,被邀出来喝了杯咖啡,现在已经回到家了”师妮可淡淡的回叶子青。

    “哦,这样啊”叶子青点头,“不过你也真不够意思,还没嗨够就跑了,下次罚你几杯酒才行!”

    “好”师妮可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那你早点休息吧!晚安!”叶子青交代道。

    “恩,晚安”师妮可点头。

    挂完电话的师妮可,随之又倒回床上。

    脑海想起向南的话,越想越不能心平,越想越发觉得向南的话是对她的感情的嘲讽和羞辱。

    她恨极了自己,恨自己那么没志气地喜欢那个男人,差点沉溺在他的温柔陷阱里。

    师妮可彻底地明白,这次的合作是天大的错误。

    她再也不想见到向南,更别提在他的羽翼下工作。那本来就是向南的阴谋,她没有义务去配合向南演戏。

    想到这,师妮可从床上爬了起来,似乎做了一个决定——放弃合作。

    幸好艺居的员工还没过来,现在做决定还来得及。

    沉痛了一阵的师妮可,没有让自己一发不可收拾地悲伤下去。

    师妮可开始理智安排后路。

    可是不管她如何快刀斩乱麻,毁约回b市,明天出差的行程却不知如何取消。

    这次去g市出差,已经部署了一个周,g市本来由规划局的局长接待,后来不知为何竟然隆重地安排主管建设的副市长接待。

    其实缘由,仔细一想,师妮可便明白,一定是g市已经知道施景仁的女儿参与了设计。

    师妮可可以生气地毁约不和向阳地产合作,却不敢临时取消出差,让别人以为施景仁的女儿漠视g市的官员。

    再坚持几天,就几天,出差回来,就立马回b市。以后就再也不要见向南,再也不要让他笑话自己的感情。。

    师妮可叹了一口气,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坐到书桌面前打开电脑,准备书写一份辞去合作项目的辞呈。

    在等待电脑开始时,师妮可拿过手机,打开一看几十个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向南的。目前除了叶子青打电话过来询问自己,还好没有旁人的追问,要是让旁人知道今晚的事,她在s市可就无脸面见人了。

    可是看到自己和孙萌萌发的那条短信时,师妮可不由懊恼了起来。

    刚才思绪混乱,不想让表嫂他们担心,发了条短信过去说明一下,结果写成不舒服先回家了。

    这下表嫂肯定要误解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叶子青回到包厢跟向南复命,不过看到张静玲又坐在向南身旁,不由有些莫名的来火。

    当然这火是为妮可冒得。

    这年头不怕小三有文化,就怕小三不要脸。

    叶子青直接走到向南面前,这次没有像刚才那么客气:“张秘书,让一下”

    张静玲直接感觉到叶子青的敌意,虽有些莫名,但还是非常客气的腾出位置。

    叶子青再次坐了下来,向南连忙凑过去询问:“可可现在在哪?”

    “向总,我看你还是跟你秘书继续喝酒吧,关心可可干嘛啊?”叶子青冷嘲热讽道。

    一边把张静玲挤到一旁,一边又嘴上不饶人的声讨向南,眼前的叶子青简直就像师妮可亲姐一样,为其打抱不平。

    尽管包厢吵闹,但叶子青这话还是被张静玲听到了,不过这话也是故意让她听到的。

    谁让这女人一直粘着向南不放啊,即使瞎子估计能看出她的意图。

    向南一脸的纠结的看着叶子青,他对张静玲完全没有任何意思,只不过最近因为手受伤经常让她帮忙开车而已,而且是自己带她来这里的,于公于私还是很绅士的招待她。

    “看我干嘛啊?”叶子青瞪了向南一眼。

    “快说,妮可现在在哪?”向南焦躁的询问。

    叶子青没有回答,而是端起酒杯,不紧不慢的喝了几口。

    “叶子青”向南不由提高几分声量,催促道。

    叶子青转过头,瞥了他一眼,不客气道:“向总说话小点声行吗,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子青,你快告诉我,可可现在在哪?”向南的语气格外的急迫。

    看到向南这副表情,叶子青不由再次讽刺道:“既然那么担心可可,刚才你自己怎么不跟着啊”

    叶子青的数落,让向南更加自责不已,伸出左手端起酒杯灌了一杯酒下去。

    叶子青见此,不由莫名,目光随之落在向南的右手上,不由惊呼:“向南,你的手怎么啦?”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3000字)更新。。。明天见。。。连续出差五天,昨天晚上才回到家,累得实在崩溃。。。明天大图,亚亚会尽力加更,敬请期待。。。。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