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为情所困
    向南没想到师妮可的反应会这么大,看着师妮可失魂落魄地狂奔而去,他才意识到刚才的话太伤师妮可的自尊了。看到师妮可脸上掩不住地哀伤,恨不能拔掉自己的舌头。

    “可可,你别跑,听我说完,我说的不是你想的意思”向南赶紧追着师妮可,但师妮可被伤了个彻底,哪里还会听向南说什么,只是拼了力地往停车场冲去。

    师妮可打开车门,立马踩了油门,猛地往外冲,向南远远地站在车道中间拦着,但师妮可丝毫没有减速,依旧急速地横冲直撞,向南看这架势不对,赶紧闪到一边。

    就那么看着师妮可的车绝尘而去,感觉师妮可的心也跟随者车迅速地远离自己。

    “可可”向南看着师妮可开车狂奔而去的身影,两道剑眉微微蹙起,眉宇间的郁色渐浓。

    刚才一时心急用词不当,又惹得师妮可这么生气,不过他真的还有话没说完。

    平时雷厉风行,霸气十足的他,面对师妮可时,因为害怕她真的离开,变得错漏百出,阵脚大乱。

    爱情就是如此,谁认真了,谁陷入了,谁就输了。已经深陷爱情之中的向南,注定成为了输家。

    灯光洒在向南高大挺拔的身躯上,不过温柔的光芒却化不开他郁郁寡欢的面色。

    不过心里担心着师妮可,怕她把因自己那句话误会深了,心里难过得厉害影响驾驶。

    向南掏出手机拨打着师妮可的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向南颓丧地往大树上揍了一拳,似乎是在惩罚自己刚才的失言,下手的力度很猛,后果便是给已经脱臼的手,再度地雪上加霜,修长的指背划了几道口子。

    伤口很痛,却不急此刻的心痛。

    伤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看到她脸上那么痛苦的神色,向南真切地感觉到师妮可几年前对自己的深情,可是自己却因为偏见一直忽略,此刻想来向南心里道不尽地懊悔和沉重。

    向南伸手摸着口袋,却只剩打火机了,真是闹心,心里已经够堵了还不能抽根烟顺顺心,向南郁闷得把打火机都扔了。

    向南一脸郁色,走回鹭苑包厢里,打开一听啤酒直接往喉咙里灌。

    张静玲的目光落在向南的身上,心头不由泛起一抹失落。刚才向南直接撇下她跑出包厢,不用说,肯定是去找师妮可。

    只要是女人都会有私心,张静玲自然也不例外。

    张静玲对风流倜傥,儒雅绅士的向南本来就有爱慕之心,不过一直掩藏在心底,但是这几天和向南同进同出,多少能察觉向南跟师妮可之间的关系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么顺畅,不由让张静玲觉得自己或许有一丝机会。

    尽管师妮可的家世背景雄厚,但如果能抓住机会,伺机而入,说不定自己就会成为向氏的女主人。

    张静玲站起身正要往向南走去,这时李浩端着酒杯坐到了向南身旁,不由停住了脚步,重新坐回位置上。

    向南抬眼看了一下李浩,继续往嘴里灌酒。

    跟向南认识这么久,李浩还是头一次见向南为情所困的喝着闷酒,不由笑问:“怎么?跟妮可闹别扭了?”

    向南没回答这个问题,端着酒瓶,眼底的失意却不言而喻:“陪我喝几杯”

    “好”作为兄弟肯定义不容辞,向南不肯说,李浩也没多问,和向南碰了几杯。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妮可胡乱地开着车,在路上像无头苍蝇一样晃着,时间还早,这时候回孙萌萌家,让家里的长辈看到自己这样的神色,一定会担心。她不知道要去哪,只是茫茫然地开着车。

    感觉脸上冰凉冰凉的,伸手一摸,竟然湿湿的。

    师妮可没想到一向无忧无虑的自己,也有这样黯然伤神垂泪的时候,即便是几年前,面对绝望的爱情,也从不曾这样心伤。

    手机一直响着,她却听而不闻。她知道是谁的电话。可是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他的声音。

    现在的她真想立马飞回b市,再也不要面对这样的难堪,向南的话让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一丝自尊了。

    师妮可心里又恼又火又羞,甚至开始怨恨,恨自己,怨向南。

    她还以为自己洒脱地放弃那段没有色彩的感情了。可是今晚,在包厢里看着向南拥着张静玲翩翩起舞时,心里涌起的汩汩酸涩,让她再无法掩饰心底的醋意。

    那么难受,透不过气来的难受,原来自己心里还是那么的在乎他。她不知道是自己旧情没忘,还是这些天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一不留心让搁浅的感情死灰复燃了。

    直到被向南拥在怀里,那样酸酸的滋味才淡去一些。

    师妮可发现自己的心,其实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着向南。

    此刻意识到这点,让师妮可近乎抓狂地猛踩油门,让车在马路上飞着,猛开了一段,看着急速后退的建筑物,心里的暴躁才发泄了一些,却偏偏遇上了红灯,让她不得不急踩着刹车,人也惯性地往前冲,胸口直直撞上了方向盘,疼着。

    那是心脏的位置,心里痛苦,心脏也非常应景疼着。

    师妮可痛楚地趴在方向盘上。

    在b市,她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没受过挫折。谁想却会为爱情摧眉折腰,一向骄傲的她竟然傻傻地追着一个男人,追了三年。那段无果的爱情是一道隐行的疤,直到向南揭开那道疤,才发现有多伤自尊

    这些天听着向南的甜言蜜语,她信以为真,以为向南真的喜欢自己,她不知如何应对只是惶恐地躲避着。

    刚才所说的‘补偿’让她彻底明白向南的意思了,到头来这一切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了。

    几年前,自己在公司里每天打扮得青春靓丽,向南没看一眼自己,他怎么可能在自己离开后反倒有感觉了喜欢自己了呢?

    师妮可心想着,便感觉心里纠结地痛着。

    原来他和所有的男人一样,喜欢自己只是因为是施景仁的女儿。

    回想着向南刚才的话,师妮可心里泛着无边的苦涩。

    他的喜欢只是在补偿,补偿什么?补偿曾经的失落么?

    师妮可冷笑着。

    红灯转为绿灯,她却感觉无力开车了,就像她的感情,无力去面对。

    后面的车猛按着喇叭,声声催逼,压迫着她乱如麻的大脑。

    师妮可只好努力地让自己提神,勉强踩了油门,缓缓地取车前行,过了红绿灯,给旁人让开了路,她把车泊到路边,自己却对着前方车水马龙摧残的城市灯火发呆。

    一向理智的她,这个时候没法不钻着牛角尖,向南的话实在说的太伤人了。她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脑子里一遍遍地响着补偿两字。

    她宁肯向南和几年前一样对自己视而不见,淡淡地相处,至少让她觉得向南是特别的,不因权势而苟且敷衍着她的暗恋,那时候她还觉得向南虽然没有回应但至少是尊重感情,所以,离开时也只是失落,因为自己努力地追求过而不后悔,不怨恨。

    没想到向南终究不能免俗!

    她才不要向南的补偿,谁的感情需要那样的补偿!

    追狂而说。失落的心哪里经得起补偿两字的摧残!你以为我会爱得那么卑微就没了自尊么?

    即便三年前,虽然那么喜欢,师妮可也只是默默地喜欢,却从未开口,她带着高傲的自尊,爱得那么倔强。

    没有向南的回应不要紧,只要她招手,周围多的是优秀的男人喜欢她。离开s市,她可以依旧过着潇洒的生活。

    可是向南,他怎么可以这么坏,把自己骗过来打破自己平静的生活却对自己说那么让人难堪的话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跟着叶子青刘焉一起疯的孙萌萌没见师妮可,以为是去洗手间了,没想到过了一个小时也没见她身影,不由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手机有一条未读的短信,孙萌萌点击进去:表嫂,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家了,你们玩的开心一点。

    孙萌萌看了一下时间,是二十分钟在以前,立马回了一条过去:可可,你哪不舒服啊?要不要去看医生?

    足足等了几分钟,才收到师妮可的短信: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就快到家了!

    孙萌萌总算松了一口气,眼睛不由开始搜寻向南的身影,只见向南坐在那跟张静玲喝酒。

    难怪妮可会不舒服呢!看到向南带秘书来参加聚会能不吃醋吗?

    唉,这两个人可可心里明明就有向南,而向南也明明就喜欢妮可,可是这会又是唱的哪出戏啊?

    张静玲殷勤的敬向南酒,换做平时向南一定会拒绝这样的殷勤,但此刻心头极度郁闷的他,只想借酒浇愁,来者不拒的一杯杯入肚。

    叶子青也瞧见向南那不寻常的举动,不由凑到孙萌萌的身旁:“向南怎么回事啊?当我们的面跟秘书卿卿我我的,也不怕妮可看了不高兴!”

    “唉,为情所困呗!”孙萌萌淡淡的感慨道。。

    叶子青闻言不由讽刺的笑起来:“困个p,瞧他被身旁的俏秘书伺候的正舒服着呢?”

    广而告之:最近大家的留言说亚亚拖稿,在这亚亚特别申明,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忙,我肯定会每天加更。最近更新较少,导致大家觉得剧情发展缓慢,不过亚亚的文风一向如此。还有里的每个人的个性,每一段感情都是有所不同的,这部包含几对情侣,如果每一对都是雷同,对我的创作是没有任何意义,还请大家看完全文后再做盖棺定论。还有向南和妮可的爱情,马上就要柳暗花明,大家敬请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