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惘然若失
    师妮可看到张静玲和向南踩着默契的节奏,看着他们亲密的舞步,突然感到万分的刺眼。

    几年前,向南没有邀请她跳舞,让她在人群里感到落寞。相似的场景,再次看到他和别人跳舞,心里酸酸涩涩的感觉突然从心口汹涌地喷出来,让师妮可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难过,不由掩着面,快速地离开了包厢,直奔出鹭苑,没想到在她伤心难过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师妮可赶紧定了定心神,赶紧又把自己的心思包藏起来。

    师妮可调整了心情后走到带着墨镜的男人身边打着招呼:“怀远哥,你怎么也在这啊!”

    顾怀远闻声连忙转过头,看到是师妮可惊喜之余更多的开心。

    顾怀远勾起了嘴角:“真是巧啊,可可今晚你表嫂也在这请客啊!”

    顾怀远的笑容和声音都是温温的,让人看了听着都很舒服。

    师妮可笑着点头:“是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出来醒醒酒”顾怀远的嘴角扬着一抹淡淡尔雅的笑容。

    “呵呵,是吗?不过在s市谁敢灌你喝酒啊?”师妮可俏皮的调侃道。

    “本来想和你一块来吃饭的,你没空,就接了应酬。在这吃饭又碰上了公安局的路局长,被他们局的几个轮着敬。初来乍到,我要不喝,人家说我拿架子,不得不应付着”顾怀远笑着道,带着邂逅师妮可的欣喜。

    顾怀远邀她吃饭不过想见见她,没能一起吃饭,没想到收获了意外的惊喜。顿觉两人缘分不浅,不在一起吃饭也能遇着。

    顾怀远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借着门口的路灯凝视着师妮可。不知是有几分酒意的缘故,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看着师妮可,越看越美,越看越让人心动。

    “怕什么,你的酒量很好的”师妮可笑道。

    “还好,再好的酒量也抵不过那么多人轮番进攻”顾怀远收回目光,勾唇笑道。

    师妮可虽然把心思掩藏着,却逃不过顾怀远的的洞察力。顾怀远察觉道师妮可脸上带着些许郁色,有些狐疑,但也只是不动声色地问着,“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玩?”

    “哦,大家再跳舞,我不想跳就出来了”师妮可笑着掩饰着回答。

    “呵呵,那我们到那边坐坐,醒醒酒!”顾怀远指着不远处的休闲椅上。

    “恩”师妮可欣然应允。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南和张静玲跳舞,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追随这师妮可,看到师妮可离去,没等跳完一支舞就跟张静玲说了声抱歉,也跟着离开了包厢。

    寻找一番后,当向南看到师妮可和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坐在花园的休闲椅上谈笑风生时,妖冶的桃花眼顿时黯然失色。

    向南一眼便认出了顾怀远,也只有顾怀远才能让师妮可保持着活泼可爱的本色谈吐自如,娇艳迷人。

    向南看到他们在树荫下低语,心底立时嫉妒地冒着醋味。

    最初在电梯里听到师妮可甜甜地叫着怀远哥时,他便把顾怀远当做强大的情敌。现在第二次看到师妮可和顾怀远在一块,看到师妮可和顾怀远交谈时那样亲近的笑容,那是向南和师妮可相处时从未有的。

    涌舞突酸。向南没有上前打招呼,破坏顾怀远和师妮可的交谈,他拐到另一处光线昏暗地地方,坐在椅子上,拿出香烟,闷闷地抽着。

    原来妮可匆匆地离开,是和顾市长来花园里单独相处。

    向南想到这,心里泛着刺痛。

    没有听师锐开说师妮可谈恋爱了,可是看到师妮可和顾怀远相处时那样和谐亲近的样子,却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把师妮可远远地叫来,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方便了顾市长追妮可。

    一向笑逐颜开的俊脸,被烟雾笼罩着,添了几分忧郁。

    向南分析着自己和师妮可的感情,分析着顾怀远和师妮可。

    也不知坐了多久,向南把盒子里的烟都抽光时,做了决定,他要和顾市长竞争!

    如果如果妮可已经喜欢顾市长了,那只能听天由命了,谁让自己错过了那段美好时光

    向南往回走,再次来到鹭苑门口,只看到师妮可一人坐在树下,独自看着满天星辰。

    向南大步走到师妮可身边,待他开口,才发觉声音竟然已经带着嘶哑:“可可,怎么一人坐在这,小心被蚊虫叮咬”

    师妮可被向南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到向南滚烫的目光,赶紧低头。

    只看一眼便觉得自己也被向南的目光烫的全身都发热了,师妮可连忙道:“我没事,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

    师妮可说完才惊觉自己话里带着的关切,心里更加不自在。

    对于昔日感情,她的心里应该是幽怨的,难过的,但看到向南却又没法去幽怨。

    “恩,抽了几根烟”向南坐在师妮可的身边,他滚烫的呼吸带着浓重的烟味,呛得师妮可咳了几声。

    师妮可皱着眉道:“好大的味儿,你刚从烟囱里爬出来么?”

    “心里烦,多抽了几根”向南似乎随意地说着。

    师妮可却听得心里一惊,心里莫名地慌乱,莫名地感觉要发生什么事。

    师妮可移了视线,再不敢直视向南:“有那么得力的贴身秘书,你应该找她,她一定会努力地为你分忧”

    师妮可说完便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话,连自己都感觉得到话里带着几分酸味。

    大概是刚才在包厢里触动了心思,再见到向南,被他这么近地挨着坐,竟然在慌乱中不能自控地流露出了情绪。

    背着光,向南脸上的深情看不分明,但那一双桃花眼却如明珠一般闪着夺目地光亮,直直的凝视着师妮可,刚才还带着几分惆怅的神色,立马淡去了。

    向南似乎看到了曙光,不由喜形于色,握着师妮可的手殷切地道:“可可,我可以理解为你在为我吃醋么?”

    师妮可挣脱着抽回了手,脸上火辣辣地滚烫着,但说出的话却如夏夜的风一样清凉凉的:“没有,你想多了,小张确实挺能干,我只是实话实说”

    向南不理会师妮可掩饰的话,依旧沾沾自喜地道:“我以为你对我没有一丝感觉了,才会对我那么厌烦,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对我不耐烦,我好怕你一生气就飞回b市。其实不是这样的,对不对?看到我和小张一起来参加聚会,看到我们跳舞,你心里不舒坦的是不是?可可,你知道我刚才心里多么苦闷抽了多少烟,可是,现在你的一句吃醋的话却让我好开心”

    向南的声音暗哑低沉,成熟稳重的他像初涉爱河的男子小心翼翼地话,没了平日的倜傥,带着几分傻气,徐徐道来却显得情真意切,让人听了不免动容。

    师妮可觉得耳根都被烫的发软了,她不敢再和向南单独相处。

    师妮可终于意识到,面对向南,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自己都拿不出对待肖宏伟的潇洒和随意,她无法让自己面对他是能冷静地处理两人的感情,生怕自己言语失控,师妮可赶紧站起身,抬脚就往大门走。

    向南立马也站起身,伸手拉住师妮可的手臂:“可可,不要逃避好么?”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有什么可逃避的”师妮可再度抽回自己的手,没有回头看向南,“出来久了,表嫂会担心的,我要先回去了”

    说完继续往回走,而向南追上师妮可后,冲动地把师妮可拉着往花园的角落走去。

    “向南,你放开我”这次师妮可想抽回手,却没能如意。

    向南不想放开她,再挣扎,只是手被他紧紧地握着,勒得发疼。

    走到比较隐秘的墙脚,向南才停顿住脚步,放开了师妮可的手,却是画地为牢般把她圈在自己的的双手和墙之间。

    “向南,你想干什么?”师妮可问着向南呼吸里浓重的烟味和酒味,心里慌乱紧张。

    向南你你不会想酒后乱性.吧!

    要是...要是他敢用强的,自己绝不会原谅他!

    向南听到师妮可微微颤抖的声音,心里一震,发现自己一时冲动,又无法克制地变得鲁莽了。

    也不是第一次喜欢女人,可是对师妮可的爱情,总是这样压抑着不能顺畅地和她快乐地在一起谈情说爱,一向温和的向南,实在快受不了了。

    他不喜欢这样和师妮可抑郁顿挫地相处。

    向南懊恼着,呼吸也变得粗重:“可可,我知道顾市长也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么?”

    向南的问话让师妮可特别惊诧,她没想到向南把自己拖到无人之处竟然问这样的问题。当然最惊的是向南说顾怀远喜欢她。这是她没想过的,她一直都和怀远哥亲近,却从没往男女感情方面多想。

    “你胡说什么啊?怀远哥他......”说到一半师妮可停了下来,眼睛看着向南。

    怎么可能?怀远哥怎么可能喜欢她?

    向南没有放过师妮可愣怔的表情,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你还没喜欢他,只要你没喜欢他,我就不会放弃!”

    “向南你别在这胡说八道,快放开手”师妮可有些烦躁了,气呼呼地掰着向南的手,向南却牢牢地禁锢着她。

    “可可,别再逃避了,你不知道你一逃避,我就感到手足无措。你那么好,有很多优秀的男人喜欢你,我心里急了才会把你拐到身边,才会把心里的感觉告诉你。也许你觉得很过分,受不了这样的热情,可是那些都是我真实的感受”向南急切地跟师妮可倾诉着自己的感受。

    师妮可低下头,不敢接上他灼热的目光。向南的话带着滚烫的体温,已经把她烫得浑身发热了,在他的温热的气息下,她站的腿软,只想着赶紧离开。

    “向南,别说了”师妮可低低地说着。

    但向南却更加贴近师妮可几分:“可可”

    “向南,你”师妮可连忙将手挡住他的身体,手上的触感是那结实的胸膛,有力的心跳传达给了她的神经,因呼吸而起伏的胸膛像事带着魔力一般,粘得她的手心发烫,脸的温度都可以烧开一壶开水了。

    这一次,不知怎么还能保持着修养,没有暴怒。师妮可为自己的脾气在关键时候掉链子感到万分懊恼。

    这样听着向南的话,她真怕自己会失去自我。。

    对于向南,虽然极力地掩饰,但终究是曾经那么喜欢的男人,她无法招架他的热情。

    向南自然发现师妮可的异常,微微调整了语速继续道着:“可可,你先听我说完好吗?那天电话里听到你怒吼,我被吓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怎么才能让你接受我的感情,我怕你真的毁约回b市,所以我只能自己先逃了。本来安排周副总的出差,我替他去了。可是这些天,我都在想你。不知道你是否消气,不知道见到你的时候你会不会避而不见。唉可可,你不知道我编了多少条短信,最后却一字一字地删了不敢发给你,怕把你惹恼。每一次按你的号码,却迟迟不敢拨出去。我从未有过这样焦灼的心情,这样的滋味你能体谅么”

    向南的语速从急切,慢慢的变得缓慢起来,语气带着温柔,带着惆怅,带着思念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双手搭在师妮可的肩上,而后将她搂在了怀里。

    师妮可被向南深情的话搅乱了心神,渐渐融化。

    向南那样忐忑却又热烈的心,她也曾有过,她也曾那样举起电话却最后放下没有打出去。听到向南那么说,师妮可竟然觉得鼻头酸酸的,喉头哽咽着,说不出话,浑然不觉自己在向南的怀里,和他亲密地拥抱着。

    向南闻着师妮可身上带着鲜花的清香,她的气息总是那么好闻,让人陶醉。

    夜色朦胧,向南搂着温香软玉,感觉自己的爱情终于也有了朦胧的希望,心里安心了些,慢慢变得开怀。

    两人都静默不语

    向南更是连呼吸都小心地控制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便破坏了这样美好的感觉,生怕下一秒,怀里温顺的女人又立马怒目相视。

    在这样的患得患失中,向南楼着师妮可感受着其中的酸甜。

    拥抱了好一会,向南才动了动喉结,艰难地张开了唇瓣,他知道仅仅那一袭话并不能让师妮可放开心怀接纳自己,所以还得继续说,不得已才打破这样美好的恬静。

    “可可,你别逃避了好么?你精心想一想,其实你心里也是喜欢我的”向南低喃的声音像是悦耳的琴声那般传入师妮可的耳朵。

    失神的师妮可被向南的话瞬间拉回了思绪,脸不禁一下羞红了起来,自己怎么又这样没志气地投入了向南的怀抱,而且,而且还抱着他的腰。隔着薄薄的衬衫,师妮可的手像被向南的体温烫了般,赶紧放了手,随之又开始推搡着向南。

    向南着实懊恼,果然自己一句话,又让感情回到冰冷的现实。

    向南放低语调,温柔地唤着:“可可”

    “放开我,好不好?”师妮可别开脸。

    师妮可想发怒,却有底气不足,自己刚才失态地抱着向南,让她的口气变得有些哀婉。

    “可可”向南依旧紧搂着师妮可,声音温柔如水,“可可,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让我一直都很后悔。别在逃避了,我们像正常的情侣一样开始享受爱情好么?”

    师妮可没有回答,向南继续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坦诚地面对我,是因为以前的事么?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没能跟上你的步伐,让你受委屈了。现在我知道自己的心了,我会好好补偿的”

    补偿?刚才还默默不语的师妮可听到这两个字,刚才被软化的心瞬间变得坚硬起来,用力地推开了向南,其实刚才只要她不乐意,以她的功夫,要挣脱向南的怀抱其实也就一秒的功夫。

    南本意是想打开师妮可的心结,让她不再为以前的暗恋不得,拒绝现在的感情。但这些话说出来,却让师妮可的心再一次被刺痛。

    清香淡去,向南惘然若失,他知道自己的话会挑起师妮可的情绪,没想到反应这么强烈。

    只是,不跨过那道坎,自己和师妮可就只能隔层山地望着。

    “可可,对不起,又说了让你生气的话了”向南急忙跟师妮可道歉。

    “我不要你补偿什么”师妮可恼怒地说完,拔腿就跑了。

    自己耳根乱了,听到向南的诉说不知不觉,便被他感动了。谁想到他说了那么多话,原来只是为了补偿。

    补偿什么?那段暗恋的失意么?

    师妮可想想就气结,她不需要补偿,她不需要别人可怜她没有伤神的暗恋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00字)更新。。。明天见。。。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