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似曾相识
    顾怀远的邀约师妮可也没多想,不过晚上的时间已经被表嫂预定走了。

    师妮可抱歉的笑道:“怀远哥,不好意思啊,我晚上已经有约了!我表嫂晚上请吃饭!”

    “哦,这样啊,没关系,下次腾个时间再一起吃饭!”顾怀远说话的语气特别的随和,丝毫不带任何压力。

    “好啊!”师妮可爽快的答应下来。

    “对了,能把你姑妈家的地址告诉我一下吗?”顾怀远询问道。

    “你想干嘛?”师妮可笑问 。

    “来s市一个多月了,一直想抽个时间去拜访一下许老!”顾怀远笑着回道。

    顾怀远很早知道赫赫有名的许大雷,也知道许家和师家关系,调来s市虽然不想刻意去巴结,但作为礼节他理应去拜访一下。

    “告诉你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师妮可俏皮的回道。

    “有什么条件尽管说.”顾怀远大气的回道。

    师妮可靠坐在椅子上,像赵敏一样狡黠的回道:“我暂时还没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

    “行,等你想好了再跟我说”顾怀远笑道。

    “呵呵,那我待会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师妮可笑盈盈的回道。

    “嗯”心情大好的顾怀远,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师妮可现在是否还喜欢着向南,但是有一点很确定,只要她还没男朋友,自己就有信心赢得她的芳心。

    师妮可挂完电话后,将孙萌萌家的地址发给了顾怀远,随后去衣柜拿了一套衣服去洗澡。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平时孙萌萌周末都会腾出时间和许烨磊一起陪许诺一玩,不过这段时间孙萌萌的确有些忙得不可开交,一边要写连载的更新,还要修改及整理出版的稿子。

    又因晚上要请客吃饭,所以今天到现在孙萌萌还在书房奋笔驰书的赶稿。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五点,孙萌萌终于写完今天的更新,走下楼来,见许烨磊和师妮可坐在客厅和长辈们喝茶聊天,许诺一在一旁玩玩具。

    孙萌萌见直接坐到许烨磊的身旁。

    许烨磊给孙萌萌倒了一杯茶:“写好了?”

    “嗯”孙萌萌笑着点头。

    “全家就属萌萌最辛苦,周末大家都休息,你却还要码字!”童华心疼的看着孙萌萌。

    孙萌萌淡淡的笑了笑,写的确是一个苦差事,一年365天都要码字更新,毫无休息可言。对于一个非专职写手,如果没有坚强的意志力,估计很难坚持下来。不过孙萌萌十分喜欢写作,看到读者喜欢自己写的,和认同她所表述的生活和爱情的观点,总觉得特别有成就感。即使自己不缺钱花,但却一直都坚持着。。

    “是啊,老婆真辛苦,我帮你捏捏背!”许烨磊说完,伸手要帮孙萌萌捏背。

    虽然长辈也见惯夫妻二人恩爱有加,但孙萌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拨开许烨磊的手:“别闹”

    “妈妈,你不要爸爸捏背,那我帮你捏吧!”许诺一自告奋勇的冲动孙萌萌面前。

    孙萌萌摸了摸许诺一的小脸蛋笑道:“哇,诺一真孝顺!”

    许诺一站在孙萌萌的身后有模有样的帮她捏背,师文茹和童华见此都笑了起来,师妮可对此也羡慕不已。

    孙萌萌喝了一口茶,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随后给李笑梅打了一个电话:“妈,别忘了晚上6点一起去鹭苑吃饭!”

    “没忘没忘,我5点半就和爸爸从家里出发”李笑梅笑道。

    孙萌萌挂掉电话,笑着跟长辈们说:“妈,爷爷奶奶,我们准备准备,就出发吧!”

    “太好了,我们要去吃大餐了!”中午就得知要去外面吃饭的许诺一,开心的叫了起来。

    “是啊,妈妈请你吃大餐去!”孙萌萌站起身,笑着抱起许诺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难得聚一起,孙萌萌选择在鹭苑请大家吃喝玩乐。

    除了几个老熟人,孙萌萌还叫上了几个要好的同事,孙萌萌的堂妹也参加了聚会,一顿饭吃了满满的两桌。

    吃完饭,大家转移到娱乐的包厢,童华和许大雷师文茹由着年轻人闹,带着许诺一先回家。李笑梅也和孙耀文一起先离开了。

    没了长辈,年轻人自然玩得尽兴。

    向南赶到的时候,包厢里正是玩得happy时。

    向南原本预计周一回来的,周六接到孙萌萌的邀请电话,急着把事情办了,今天下午赶着回来了。

    周三晚上和师妮可的电话不欢而散,让向南非常沮丧。

    第一次听到师妮可用那样厌烦的声音跟人说话,他被震住了。从来对人礼仪有加的师妮可,在电话里那样暴怒地吼着,向南被吼得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师妮可,所以他临时安排了出差。

    这些天一直在想着他和师妮可之间的关系,他也不想和师妮可处得那么尴尬。很想改变关系,却又感到力不从心。

    向南和张静玲到达包厢时,师妮可真和刘焉在飙歌。向南看着边唱边跳的师妮可,看着她脸上洋溢的明媚笑容,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些天,他落荒而逃般去出差,心里一直为那个晚上的电话苦恼着,却又无法抑制对师妮可的想念,想给师妮可打电话或发短信,又怕她见了烦躁。

    原以为,师妮可也和他一般惆怅,谁想回来看到师妮可这么开心。

    不知道为何看到师妮可娇艳的笑容,心里却是闷闷地。

    走进包厢,立马被唱歌的刘焉看到,她拿着麦克风大叫着:“向总,姗姗来迟,罚酒三杯”

    随着她这么一叫,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门口,风度翩翩的向南携着漂亮的女人一同进来。

    大家看到张静玲,立马产生了很多疑问,又同时把目光转向还在专注唱歌的师妮可。

    这是怎么回事?

    师妮可和向南闹别扭了?向南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妮可还继续着唱歌。难怪,吃饭的时候,问师妮可向南怎么没有一同来,师妮可只是淡淡地答不知道。

    虽然各个和师妮可相熟的女人心里有很多疑问,但脸上还是微笑着招呼着向南和张静玲。

    “向总最近桃花朵朵开啊,走到哪都能看到你身边美女相伴”叶子青睨了眼张静玲,淡淡地道。

    向南听出了叶子青话里的讥讽,也不在意,笑着解释道:“哦,忘了介绍,这个是我的秘书张静玲。我的手脱臼了,不能开车,就让小张帮忙开车”

    张静玲能感受到大家对她的排斥,不过作为一个总裁秘书,公关能力自然是非常强的:“大家好,我叫张静玲,是向总的秘书,刚和向总下飞机,不好意思来迟了,在这先罚酒三杯!”

    见张静玲这么爽快,叶子青和刘焉立马帮忙倒酒。

    张静玲喝完三杯,紧接着敬大家一轮,很快她就让自己融入了这个聚会,随后和大家一起喝酒,唱歌。

    “可可怎么回事啊?”看到大方得体的张静玲跟大家打成一片,叶子青不由凑到师妮可身旁试探的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啊?”师妮可知道叶子青话里的意思,但却故作不知。

    “向南啊,出席我们这帮人的聚会竟然还带个秘书过来!什么意思啊?”虽然向南刚才解释过了,但叶子青还是觉得师妮可和这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人家向总受伤,秘书代驾有什么好稀奇的!”师妮可风轻云淡的回道。

    叶子青瞅了师妮可一眼,这丫头说得好像根本不关自己的事一样。

    “你跟他闹别扭了?”叶子青也瞧了一眼正在敬孙萌萌酒的向南,继续问道。

    “我和他有什么别扭可闹啊,还有青姐,你别老把我跟向南扯一块行吗?”师妮可皱了一下眉头。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过向南跟这个张秘书走得这么近,你还是得注意了一下!”叶子青见好就收,不过还是好心的提醒道。

    师妮可看了叶子青一眼,叶子青冲她笑了笑:“真不说了,喝酒喝酒!”说完,叶子青端起酒杯跟师妮可碰了一下。

    正玩得起劲的,孙贝贝见叶子青和师妮可在那坐着,不由跑了过来:“走,一起来个三重唱”

    叶子青和师妮可自然应允,三人又凑在一块又唱又跳的飙歌。

    刚敬完许烨磊夫妇的向南,又端起酒杯敬谢铁军:“来,兄弟喝一杯”

    谢铁军憨笑的端起果汁:“向哥,不好意思,最近不能喝酒,只能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

    “不是吧,你也一起封山育林啊!”向南笑道。

    “是啊”谢铁军憨憨的笑道。

    “呵呵,那好吧,祝你和贝贝早日育林成功!”向南没勉强,笑着祝福谢铁军。

    “谢谢向哥!”谢铁军端着果汁和向南碰杯。和表预话。

    都是一帮熟悉要好的朋友,向南还是过了一圈。虽然期间和众人说笑,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追逐着师妮可的身影。

    从他进来后,两人只是公式化地打着招呼,后来便在没有交集。但向南心里可真急了,他赶着回来就想和师妮可和好,谁想被众人围着,而师妮可又刻意避开,让他一直都没有机会亲近。

    这时,音乐响起,成双成对地拉着手跳起舞来。

    真是一个好机会!

    向南没有犹豫,直接走到师妮可身边,向她伸出手:“可可,一起跳个舞吧”

    师妮可只看了眼向南,立马便移开了目光,脸上却带着几分客气疏离的笑容:“我刚才又唱又跳的,实在累了,想歇一会”

    向南看师妮可脸上确实带着热气,也不好勉强,坐在她身边,压低了声音道:“还在生我的气么?”

    “没没有呢”面对向南的靠近,师妮可不由结巴起来。

    师妮可闻到了淡淡地香水味,清凉好闻,本来见到向南就条件反射地不自在,现在被向南身上的味道笼罩着,更是没有自制力地心跳加速。

    师妮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她不敢看向向南,随后故作神色自若端起冰水喝着,让自己心里的热气凉下去,然后才稍微从容平静地道:“我都快忘记那事了”

    “是啊,你一向乐观开朗,我怎么忘了。倒是我自己多心有些作茧自缚了。因为把你惹生气了,不敢见你,怕你一气之下真的跑回b市,我只好自己跑去出差”向南笑着跟师妮可解释。

    闻言,师妮可也觉得有些抱歉:“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那天怎么口气那么冲。真不好意思”

    师妮可为那天发火的事情跟向南道歉,众人都已经步入了舞池,但唯有张静玲落单。

    就在这时,张静玲也逶迤地走了过来:“向总和师小姐不跳舞么?”

    “我刚才跳得累了,你们跳吧”师妮可看着张静玲,淡淡的笑道。

    “呵呵,师小姐,那就不好意思了,先借用一下向总”张静玲笑着道,随后对向南发出邀请。

    向南本来想和师妮可多聊一会的,实在不喜欢张静玲的插入,只是他一向绅士,现在是私下场合,也不拿着总裁的架子。

    他没有马上应允,但师妮可已经把目光看向舞池,似乎再无意继续和他攀谈,让他又不知道要如何下手了。

    他总怕自己一着急,又把心里热乎乎的话掏出来,那些心窝里的话,却不是现在的师妮可能接受的。

    最后只好接受了张静玲的邀请,闷闷地离开了师妮可。

    师妮可看着舞池里每一张熟悉的笑脸,看到张静玲和向南攀谈时笑得那么灿烂,他们和音乐一样是快乐的,而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心却一寸一寸地难过起来。

    这样的情绪似曾相识。

    几年前,表哥生日的时候,自己也坐落在角落里看着他人欢乐。

    看着看着,师妮可感觉自己有些透不过气来,不由站起身离开了包厢,走到了鹭苑外的花园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4000字)更新。。。明天见。。。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已经开篇,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