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顾盼生辉
    向南今天穿着一身浅灰色剪裁合身的西装,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整个人都显得沉稳又又帅气。

    两人相视了有三秒。

    “怎么现在才下班啊?”明明一直在等着师妮可下班的向南,却故作不知的问道。

    面对向南的提问,师妮可索性不给予回道,直接转过头看着紧闭的电梯.门。

    这丫头还在生气呢?

    站在她身后的向南勾唇一笑,眼睛落在她那披肩的栗色的卷发上,身着一套黑色小西装的师妮可,看似十分娇小,细细的芊腰,修长的小腿,向南的视线从上往下

    师妮可只觉后背被一双炙热的眼睛盯着,有些发毛,幸好这时电梯.门开了。

    师妮可一脚踏了进去,向南也紧跟其后跨了进来。

    电梯里,向南那挺拔身形随意地立在中央,而师妮可则站到角落的最里头。

    向南直视全镜面的梯门,深邃的眼眸从镜中锁定身后娇妍的身影,师妮可将她测到一旁,始终没看他一眼。

    电梯内一片沉寂

    向南双手插在裤袋里,目光落在显示屏上,看着电梯一层层飞速上升,性感的唇角浅浅地勾出一抹完美弧度,并不没有再开口说话。

    到了地下停车场,电梯.门缓缓打开。

    向南微微向后侧了侧头,正想要开口,师妮可的手机响了起来。

    师妮可看了一下来电,快速的接了起来,亲密的叫着:“怀远哥”

    除了锐开哥,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怀远哥?

    这年头最怕的就是哥哥妹妹了!

    听到这个称呼,向南的耳朵立马竖了起来。

    正在开着车的顾怀远听到师妮可的声音,薄唇弯出浅弧:“可可,吃饭了没?”

    道不整可。“还没呢!”师妮可靠在电梯,淡淡的笑着回道。

    “那我请你吃饭吧!”顾怀远向师妮可发出邀请。

    “好啊!”师妮可一口应下。

    “你在哪,我过去接你!”顾怀远笑问。

    “不用了,你把地址告诉我,我自个开车过去!”师妮可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前面一动不动的向南。

    “我在嘉译路的鹭苑订桌了,你过来吧”顾怀远把自己事先安排好的地点告诉师妮可。

    “好的,我马上过去!”师妮可记下地址后,就挂掉电话

    不过,向南这是在干嘛呀,有偷听别人电话的嗜好吗?电梯.门早就开了,还不出去,堵在那里当门神。

    “借过”师妮可掠过向南的身体,走出电梯。

    这丫头这么爽快的答应跟别的男人吃饭,却冷冰冰对待自己。

    向南伸手抓住师妮可的手臂:“可可”

    向南不会又要玩什么花招吧!想到这,师妮可条件反射的甩开他的手。

    “啊——”只听到向南叫了一声。

    师妮可回过头一看,只见向南低着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你没事吧!”师妮可有些心虚,弱弱的问道。

    “手臂很痛,不知道是不是又脱臼了!”向南皱着眉头。

    “真的吗?我看看”听到‘又脱臼’这三个字,师妮可立马冲动向南面前,拉过他的手检查一番。

    昨天医生清楚的交代,要是再脱臼,那就会变成习惯性脱臼。

    向南这个笨蛋,明知道手臂受伤还来拉她!简直就是笨蛋到家了!

    向南看着近在咫尺,一脸担心的师妮可,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坏笑:“骗你的,昨天受伤的是右手,刚才拉你的是这只手!”说完,向南举起左手在师妮可的面前晃了晃。

    可恶!师妮可知道自己被耍后,恨恨的瞪了向南一眼,吼道:“向南,你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真的恨不得将他揍一顿!顺便狠狠的揍自己一顿。

    向南知道师妮可真的生气了,不由哄到:“可可,别生气吗?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开个玩笑?刚才听到他说又脱臼,她就这么傻傻的跑了过来,就那么一瞬间,知道她心里是多么的担心啊!他竟然说开个玩笑!

    要说有多可恶就有多可恶!

    “我懒得理你!”但师妮可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控,再次瞪了向南一眼,愤愤的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可可”向南看着师妮可的背影,张了张口,终究什么也没说,一直目送她的背影走远,才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师妮可开车前往鹭苑,华丽而娇艳异彩的霓虹灯流萤般的从后视镜里划过,好像是流水般,盈盈动人。

    师妮可脸上的怒气还没消散,想到刚才,师妮可越想越生气,觉得自己越来越害怕跟向南单独相处,老是被他影响情绪,甚至害她抓狂。

    向南啊向南,你就是我的克星!

    师妮可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这时手机再次响起。

    是孙萌萌的来电。

    师妮可连忙收了收情绪,将车载耳麦赛到耳朵,才接起电话:“表嫂”

    “可可,到哪了?”耳边传来孙萌萌温柔的声音。

    “表嫂,对不起啊,我晚上不回去吃饭了!”师妮可忘了打电话给许家的长辈说这事了,连忙道歉。

    “哦,跟向南在外面约会吃饭是吧!”孙萌萌轻笑的猜测道。

    “表嫂,别跟我提向南好吗?”听到向南的名字,师妮可立马表示抗议。

    “怎么啦?”孙萌萌听到这句话,有些意外。

    “没什么,我跟b市的朋友在一块吃饭,会晚点回来!”师妮可说完,便匆匆的挂掉了电话。

    孙萌萌听到耳边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不由纳闷,刚才听可可的语气好像不是很待见向南,他俩这是唱的那处戏啊?

    孙萌萌越想越不明白,回头真得好好问问妮可才行。

    鹭苑是一家高级会所,不是这边的会员一般都进不了。

    站在接待处的师妮可望着大厅天花板上掉着的水晶灯,华丽唯美的光彩从里面投射出来,轻轻的,浅浅的,格外温柔,像是棉花糖一样的甜蜜而温暖。

    “可可”一声低沉好听的语调响起,一名带着眼镜,长相俊雅的男人快步走到师妮可的身旁。

    只见顾怀远穿着一件商务白衬衣,配上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勾勒出他健美但不粗壮的身材,剑眉星目,斯文而不失英气,最惹人注目的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俊脸。

    他的出现,立马顾盼生辉,招人眼球。

    “怀远哥”看到顾怀远,师妮可的眼波流转着星光,眉眼弯弯的叫道。

    “都已经7点半了,肚子饿了吧!”顾怀远的嘴角向上勾着一丝儒雅迷人的笑纹,看得旁人心醉神迷。

    “是有点饿了!”师妮可大方的承认。

    “走,进去吃饭”顾怀远笑道。

    师妮可随着顾怀远一起走进会所里的高级餐厅。

    在一张临窗的桌台前,顾怀远和师妮可面对面而坐。

    点完餐,师妮可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柠檬水,淡声说:“怀远哥,你调来s市,怎么也不事先跟我只会一声啊!”

    带着眼镜,但目光却依然深邃的顾怀远,儒雅的笑道:“是我的错,上次去你公司想请你吃饭说这事,你刚好有事,所以就没说成了!”

    师妮可想起上次顾怀远来找自己,原来是为了这事。

    “上次真的不好意思啊,我哥刚好有事找我,才没跟你一起吃饭的”这次换做师妮可道歉了。

    “没事,我正想找个机会跟你说,结果你那天打电话给我说你也要来s市工作了!”顾怀远的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呵呵,是啊,我们还真有缘!在s市总算有个伴了!”师妮可眉眼弯的像一轮新月。

    “恩,是蛮有缘!”看到眉开眼笑的师妮可,顾怀远嘴角的笑意也深了几分。

    顾怀远跟师妮可虽算不上青梅竹马,但从小就认识,因为两家长辈的关系还蛮亲近的,大学毕业后顾怀远就直接去师景仁的办公室,做他的秘书。

    这一做就做了八年,师景仁升中央后,顾怀远本想继续跟随,但师景仁却给他另外铺了路,调任到s市做副市长。

    虽不是一把手,但对他未来的政坛之路有着很大帮助,相对别人而言,顾怀远的起点算是高的。

    不过这也不是完全因为裙带关系,别看顾怀远年轻,但却是个睿智多谋,心思慎密,处事果决的人,而且为人萧洒,又极富幽默感,优雅的气度,亲切的笑容,在工作上可谓是所向披靡。

    师景仁看人的眼光还是很独到的,顾怀远在他身边做事时,就一直观察他,觉得他是个好苗子,便开始栽培他,也认定他将来肯定前途无量,从而越来越器重他。

    上餐后,顾怀远主动把碟中的牛扒切成小块,随后呈给师妮可:“快吃吧!”

    面对贴心的顾怀远,师妮可淡淡一笑:“谢谢”

    顾怀远唇角微弯:“跟我还这么客气啊!”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开动了!”师妮可的确有点饿了,拿起叉子,将鲜嫩的牛扒往嘴里送。

    广而告之:亲们,第五更(3000字)奉上。。。今天(二万一字)已更完,明天见。。。月票这么不给力,亚亚桑心的快没动力了。。。呜呜。。。

    月票,月票,呼唤月票。。。有月票的亲,赶紧投月票!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