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童华寿宴1
    和时启元切磋一番,师妮可虽然暂时没有合作的意向,但是受益良多。

    转眼到了第二天,周日的天气很好,许家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

    早饭后,全家给童华拜寿,各人都纷纷献上了寿礼,就是许诺一也准备了礼物——一幅画。其实许诺一不怎么会画画,现在涂鸦阶段画的都是抽象画,圆不能成圈,三角形不够稳定。

    不过小家伙喜欢用彩笔乱画,画多了,自己也找到了感觉,终于创作成功,拥有了自己的成名作。他

    许诺一用油画棒在一张a试纸上就那么大手笔画着龙卷风,卷成无数超级大的甜甜圈,再轻飘飘地画根棍子,这形成了诺一版的棒棒糖。

    还别说,挺有创意的。许诺一对自己的得意之作非常得瑟,赶上曾奶奶做寿,非常积极地拿来当宝一样作寿礼,口里还念念有词:“祝曾奶奶生日快乐,身体健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童华抱着曾孙,亲了亲笑着道:“谢谢诺一,小嘴真甜,诺一的礼物我很喜欢”

    小朋友的拜寿增添了活泼的喜气,大家都很给面子,对小朋友大大赞赏一番。

    许诺一乐得比寿星和还更加开心。

    师妮可也住在许家,看到许诺一小朋友的佳作色彩鲜明,落笔大胆,挥洒豪放,很是新奇:“哇,诺一,这画真漂亮,真的是你画的么?”

    “当然啦!”许诺一昂着头一脸得意地笑着。

    师妮可赞赏着笑道:“看得我也好想吃这么大的棒棒糖!”

    许诺一马上从童话身上滚下地,跑到师妮可面前,拉着她的手笑道:“哈哈,那是我的拿手好戏,表姑,我也画一张送你”

    “好啊”师妮可点着头,跟着许诺一去了书房,看小朋友画画。

    师妮可在许家住了这些天,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跟朋友一起玩,但在家的时候,不怕生的许诺一也会围着她转。

    师妮可没来s市,但许诺一生日礼物可从没拉下。在b市逛街,看到新上市的玩具,也会买了邮寄给许诺一。

    师妮可偶尔打电话给孙萌萌,许诺一话痨子要展示一下口才,也会抢着讲电话,和表姑唠几句。两人可谓是神交很久,见了面,许诺一看到漂亮的表姑可喜欢了。

    当然,小孩跟大人交往都要一个过程,再胆大的小孩和不熟的人交往都会有安全意识。刚开始都需要家人在旁边,才会大胆和师妮可聊天。

    几天的相处,许诺一已经确定表姑不是会拐.卖.儿童的人,也就放心和她单独相处,屁颠屁颠地跟在师妮可后面。

    这会,两人去了书房,师妮可看许诺一创作,许家众人也开始一天的忙碌。

    来得早的客人直奔许家,童华和许大雷在家忙着收贺礼,端茶倒水,招呼客人。

    师文茹先去了酒店,看看布置情况。孙萌萌和许烨磊,谢铁军和孙贝贝安排车辆迎接客人。

    许诺一自然就交由师妮可托管。

    酒店一切都安排就绪。

    喝完茶,主人客人都去了酒店。

    李笑梅和孙耀文也早早来帮招呼客人,这会正和孙耀武夫妇,向阳夫妇泡茶,吃着茶点攀谈着。

    老一辈的聚在一块寒暄,小一辈的凑在一块打闹。

    最忙的自然是孙萌萌和许烨磊,两人既要收礼,接待熟悉的亲朋好友,还要和第一次上门的客人攀谈熟识。

    大部分客人在孙萌萌和许烨磊结婚的时候,许诺一弥月的时候来过,也有一小部分当时没有时间来的,譬如童华同事,学生,许大雷的战友,老部下。

    童华的寿宴增加了一些陌生的老面孔,有些自从许家迁到n市就没见过面,有些甚至几十年未曾见过。

    请客虽繁琐累人,但童华和许大雷这把年纪见了那些存在记忆深处的人,那种久违的心,有生之年还能再见的心情自然是愉悦的,甚至非常激动。

    许大雷把自己能干的孙子,漂亮贤惠孙媳妇,还有聪明机灵的曾孙都拉到他们面前,炫耀一番。

    客人基本到齐,酒店里高朋满座,宾客云集,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几天不曾露面的向大帅哥姗姗来迟,在宾客都已经入座,快要开席的时候才千呼万唤始出来。

    向南跟童华和许大雷打了招呼,向童华贺寿,许烨磊收了向南的寿礼,一个大红包,还有一个精致的礼盒。他

    许烨磊笑着对向南道:“向总真忙啊,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孙萌萌看着向南意味深远地笑着:“他哪敢不来?他要不来,就别想跟我们攀亲”

    许烨磊昨晚回来,忙着当奶爸,伺候完儿子,又忙着给老婆交公粮,还不知道向南和妮可之间的反转爱情,不由笑着问:“哦,向南看上你的妹妹了?”

    孙萌萌乡下的堂妹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两年一直不如意,孙萌萌帮忙介绍进了向阳集团工作。

    小女孩比较节约,租了民房被盗了几次,三天两头地搬家。孙萌萌叫堂妹去李笑梅家住,堂妹大概有几分自卑不愿意去。孙萌萌担心堂妹的安全,最后把御景豪园的房子给她住了。

    御景豪园是孙萌萌和许烨磊甜蜜爱情的安乐窝,房子空着,一直不舍得出租。结婚纪念的时候夫妻俩还会回去住住,回味当初的甜蜜。但房子一直空着,屋里没有人气。给爱干净的堂妹住,帮了堂妹也给保养了房子。

    向南一直住在御景豪园,所以,由不得许烨磊把御景豪园当做培养向南爱情的温床,以前向南在那窥视着孙萌萌,现在这把目光转移到她的堂妹。

    孙萌萌听了哈哈大笑,觉得老公想象力太有创意了,天马行空,谁都能扯在一块:“哈哈,不是我的,是你的妹妹”

    许烨磊一时之间还想不起自己在s市哪来的妹妹,孙萌萌笑道:“老公真笨,可可不是你妹妹?”

    许烨磊一脸诧异,就是神色肃然,一脸严肃的军人,也开始八卦:“恩?可可,不是吧?向南什么时候吃回头草了?”

    向南有些窘,顷刻之间自己的秘密公然于众,摊上孙贝贝和叶子青这两个大嘴巴,估计全世界都知道了。

    既然这样,那就坦然面对,向南顺带好好攀亲,谄笑着:“呵呵,萌萌的眼睛可真是x光!革命尚未成功,还需要兄弟帮忙说些好话”

    许烨磊听完,大笑不已,想到向南,这个昔日的情敌做自己的妹夫就觉得很好笑。

    “向总可真忙啊,可可来了几天,都不见你的身影。她好歹为你们公司贡献了两三年青春,就是一般下属或者朋友大老远来了,你也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吧!真不知道你对她有几分心!”一向贤良的孙萌萌却不由自主损了向南几句。

    这位向帅哥可真是拖拉,可可都来几天了,他都没出现,脾气再好的人都会被这样的冷落磨得郁闷。孙萌萌既为师妮可过去的暗恋鸣不平,又对现在向南没有积极献殷勤不满,忍不住奚落着向南。。

    向南心里大喊冤屈,不是他不想出现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以后就知道了。

    “这几天真的很忙!”向南不自然的回道。

    这个借口真的好烂。

    孙萌萌一脸鄙夷:“这个跟可可解释吧,我们倒无所谓。反正,我们家可可长得漂亮,才华横溢,很多男人排队候着”

    孙萌萌的话一点都不假,向南一想到情敌就汗滴滴地紧张。

    上是益寿。“呵呵,萌萌,你就别说刺激人的话了!”许烨磊没有放过向南脸上的神情,笑着问,“向南你是真心喜欢可可么?”

    面对许烨磊的问题,向南真不好意思回答。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都是许烨磊身边的,以前打人家老婆的注意,现在看上了他的表妹

    看到风度翩翩的向总欲言又止的样子,真是好笑。

    许烨磊看向南的神色,一眼便明了,他巴不得向南早一点结婚,免得对自己如花似玉的老婆虎视眈眈。他

    许烨磊微微笑道:“追女朋友要拿出向总在总裁椅上的魄力,兄弟,给力点,不然,到嘴的肥肉又被人抢去”

    噗!这个解放军叔叔可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如果不是我家老头子说破坏军人的感情可耻,如果不是许烨磊把军人的工作说的那么神圣,如果不是自己很君子,许上校,这会可轮不到你在这大笑!

    刚才还不好意思的向南,一副恨得牙痒痒地看着许烨磊:“现在的军人真是不厚道!一点都不知恩图报。我那是让你,让!知道不。我要真正出手,必定手到擒来!”

    许烨磊非常腹黑地大笑:“哈哈,拭目以待!”

    孙萌萌并不知道许烨磊和向南曾私下较量过,略微听懂了他们的话,什么让不让,难不成这两男人把自己当物品!

    孙萌萌瞪着许烨磊道:“你们两个在谈论谁?”

    许烨磊赶紧收回得意的笑容:“呵呵,跟向南玩笑呢!”然后对向南道,“可可下午就要回b市了!”

    向南在酒店门口跟他们夫妻聊了这么多,早就心猿意马,他要抓紧时间见见一直憋着相见却没有见的师妮可:“那你们忙”

    向南一进入宴会厅,立马被眼尖的师锐开逮到,挥着手招呼他过去。

    这一桌特别为他留了个位,孙贝贝,谢铁军,李浩,叶子青,刘焉,师锐开,许诺一,师妮可。刘焉和师锐开中间的空位就是留给向南的。

    向南老远看到师妮可,心里一喜,可儿再看这桌的阵容,却有些腿软,和叶毒牙一起吃饭真是不省心啊!

    “师总,什么时候来的?”向南走近师锐开,和他握着手寒暄,也和桌上的其他人点着头打招呼!

    唉,大舅子的待遇果然不一样。

    “我在b市都来了老半天了,倒是向总你啊,姗姗来迟,很有领导派头啊!”师锐开拍了向南的肩膀一下。

    “呵呵,刚好有事绊住了。我自罚三杯”向南笑着自个倒了酒,很爽快地喝了三杯酒。

    “向南哥喝酒是够爽快的,就是做事磨叽”向南刚喝完,还没坐下,孙贝贝看了眼师妮可笑着对向南开炮。

    “贝贝,怎么这么说向南。人家管那么大一个公司,当然比较忙!”谢铁军看老婆一脸坏笑,就知道接下来向南要成为炮灰。

    昨晚在床上和老婆翻云覆雨的时候,孙贝贝给了个催情剂,告诉他向南追师妮可的事,谢铁军终于对绯闻男主向南解除了警报。他是个实诚的人,买房的时候还是向南帮的忙,不把向南当情敌的时候,他说的话比许烨磊厚道。

    “向总确实越来越忙,越来越吝啬了!前两天,我们这么多美女吃饭等着他来买单,一点都不给面子啊!”叶子青不愧是叶毒牙,自然不会放弃奚落向南。

    向南拱着手笑道:“各位美女,饶了我吧!这些天确实很忙。回头我再请大家吃饭,给各位美女赔罪”

    “得罪我们不要紧,就是觉得向南哥待客不周,对远道而来的客人,一直避而不见,这样的待客之道,让我真是担心如日中天的向阳集团会不会很快日落西山”叶子青继续损着向南。

    师锐开听得云里雾里看着向南问:“不是吧,可可来了这么多天,你都没请他喝杯茶?”

    向南不是处心积虑地追可可么?这么好的机会怎么没有行动?

    向南赶紧给大舅子使眼色,拜托,别跟着这帮女人火上浇油啦!

    终于有人直接把师妮可的大名扯进来,师妮可要再装傻充愣,也糊弄不下去了。

    师妮可定了定心神,有些费力,s市真的有些诡异,在b市她面对向南心里很坦然,可在这里见到他,莫名地有些心慌。

    师妮可努力使自己镇定一些,笑着道:“我来s市就是见见你们这些朋友,这几天和你们玩得很开心。向南工作忙,难得一起吃个饭,你们就别为难他了。这么有名气的帅哥来了这么久都还没落座,人家还以为表哥表嫂待客不周呢。向南你赶紧坐下吧,别听贝贝和青姐贫嘴”

    “谢谢,还是可可比你们两个已婚妇女善良宽厚!”向南坐在师锐开和刘焉之间的空位上,非常顺口地夸了夸师妮可,也顺带把叶子青和孙贝贝这两个已婚妇女回击了一番,他看着师妮可笑道,“可可,不好意思怠慢了,确实有事脱不开身。你难得来一趟,多住几天,这边有这么多朋友想着你!”

    当然,心里还留着一句潜台词:我更想着你!

    “姑姑,你不要回去嘛,我喜欢你陪我玩!”许家的长辈忙着招待客人,许诺一一直跟着师妮可,这会坐在师锐开和师妮可身边的小朋友,一边吃着寿饼一边玩筷子,当然也竖着耳朵听着大人的交谈,前面的没听懂,向南最后一句话他倒是听明白了,也跟着向南挽留着师妮可。

    向南听到许诺一的话,非常欣喜地赞着:“看看,诺一小帅哥都发话了。诺一很懂得待客哦!”说完还对许诺一抛了个媚眼,惹得许诺一非常得意地哈哈大笑。

    许诺一高兴之余再屁颠屁颠地说了句让向南更加开心的话:“向叔叔的眼睛好漂亮,帅呆了!向叔叔,我也好喜欢你,你坐我旁边好不好?”

    同桌看好戏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帮向南回答着!“好!”

    这个当然好啦!再好不过啦!诺一真是个天使!萌萌生的儿子果然聪明又可爱!

    向南在心里叹着喜滋滋地站起身,跟师锐开换了位置。

    师锐开佯装这一脸不乐意对许诺一抱怨着:“诺一这么不喜欢表叔,好伤心!”

    “表叔,不是啦!你也很帅,但是没有我和向叔叔这么帅!”许诺一一副我和向叔叔比较熟的表情。

    相对于向南师锐开的表情会严谨一些,小朋友喜欢脸上带着温和笑容的人。

    许诺一很开心,向南坐到了他的旁边。

    而师妮可却有些不自在了。她被被大家起哄得感觉脸已经微微发烫,这一桌,刚入座的时候,大家就特意把空位留在她的旁边,她愣是叫师锐开调了位置。

    没想到,许诺一和向南这么熟

    还好这个时候,寿宴开始了。大家的目光被酒店主持的司仪转移到了舞台上,接下来一系列的寿宴里流程,唱生日歌,切生日蛋糕,祝寿词,主持人把寿宴的气氛带动得喜庆祥和。

    向南这一桌也在觥筹交错间,稍微转移了注意力。

    师妮可照顾着许诺一,帮他夹菜,忙得自己都没机会吃。向南也帮了忙,两人一起伺候着许诺一这位大少爷。

    看着他们三人倒像一家三口,原本要攻击向南的叶子青和孙贝贝不忍破坏这么好的氛围,总算没有再为难向南。

    没有损友故意把向南和师妮可扯在一块,师妮可也慢慢放松了心情,面对向南也轻松地有说有笑。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00字)奉上。。。明天见。。。亲们,有月票的亲,投几张月票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依旧是军婚,已经开始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