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充当月老
    向南发现自己进入了恋爱的状态,被肖宏伟刺激后,回到s市,经常会在不经意间想着师妮可在干什么,会想见她,更怕情敌给她献殷勤

    以上种种想法,让他终于无法容忍这绅士却漫长的追逐过程。

    腹黑的男人真的开始进攻的时候,必是所向无敌的,今天已经施展了他的预谋的第一步。

    师妮可来s市有两天了,出乎她的意料,向南竟然一直都没有出现。她的s市之行,每天都是跟叶子青这帮女人厮混,虽然她们几个偶尔也会提及向南,但很快就被她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似乎自己和向南真的没有一点交集。

    这是她在b市期望的事情,如今真的这样,又感觉很奇怪!

    这实在不正常!

    向南怎么可能不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处处提防着怕遇见他,没想到他真的隐身了,这一举措,倒让师妮可有些不安了。

    向南他他没有出什么事吧?

    师妮可想到这个问题,自己都吓了一跳,不是因为向南,而是为自己,一回到s市,竟然稀里糊涂地,老是会想到向南。

    怕遇见他,现在又对他没有出现胡乱猜测

    要忘掉一段感情,换一个工作换一个生活环境,远离那个人,果然是最彻底断根的方法。

    在b市,师妮可每天忙着工作渐渐淡忘了,甚至感觉已经超然物外,可以把向南当一般的朋友,可以轻松地面对他和他一起吃饭,这样的超脱让她自己觉得已经彻底地忘记了。

    没想到回到s市,仅仅是故地重游,历练几年,练就理智的师妮可还是不能控制思绪,原以为彻底压在心底的记忆片段还是莫名地被勾起重现,紊乱了师妮可的心神。

    还好,明天就是寿宴。

    师妮可决定明天中午吃了寿酒就乘下午的飞机飞回b市,不要让纷纷扰扰的东西影响自己。

    周六休息日,那些已婚的女人都好忙,叶子青和老公一起带孩子郊游去了,孙萌萌正忙着准备明天寿宴的事情,刘焉每逢周末都会亲自在店里坐镇数钱。给孙贝贝打电话没想到她竟然关机。

    师妮可只好一个人在大街上没有目标的闲逛着。

    这些天被几个朋友簇拥着,每天都热热闹闹地,痛痛快快地玩,突然一个人晃在这已然陌生却还没找回熟悉感的城市,竟然有些无所适从了。

    师妮可在b市除了工作,业余时间被身边的朋友,还有追她的男人热闹地打发了。一直忙碌的人,突然停止了工作,便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很多平常想不起来的事情都会像雨后春笋,悄悄地冒出来。

    没有预兆,没有缘由地又想到了向南。她想,就是作为一般的朋友,他也该出现了。

    但向南却非常诡异地,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是不是病了?作为一般的朋友,打电话慰问一下无可厚非。

    师妮可叫自己坦然点,不要把心思搞得太复杂她不知道为何到了s市,她的心思就没法不复杂,她想挑战自己,让自己洒脱一些。

    师妮可拿着手机,翻着电话号码,其实不用翻阅她都记得向南的号码,因为三年前早就熟烂于心。

    或许没有主动给向南打过电话,师妮可拿着手机看了半天,还是没有拨出去。

    或许是三年前的感情挫伤了她的勇气,即便现在,没有那份情丝,她依旧感觉主动打电话给向南,竟然很有压力。

    向南果然是无敌腹黑的大老板,没有主动出击,就这么轻飘飘地毫不费力地搅乱了师妮可那一汪平静的心湖,而师妮可还没有反应过来。

    在b市多的就是像肖宏伟那样的帅哥级别的‘苍蝇’天天围着师妮可转,向南心底虽很想见她,围在她身旁,可是要是自己这么做,绝对会被师妮可视为不见。

    所以这招叫做欲擒故纵!

    就在师妮可思绪混乱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师妮可有些迟疑,甚至有些紧张,有些慌乱

    或许,在这条街的转角就遇见了向南,或许,向南在某个地方暗中窥视自己呢,现在看自己孤身一人,他就蹦出来了。

    师妮可突然变得很紧张,有点透不过气来她发现自己有点怕接向南的电话。

    在s市,竟然接向南的电话都有压力!

    师妮可愣了一下,手机铃声依旧持续地响着。

    师妮可回过神,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自己的脑子出问题了,怎么变得这么不淡定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那么多人知道,给自己打电话的人,谁都有可能,也不一定就是向南啊!

    唉,自己今天怎么抽风了,老往向南身上想,大概是刚才胡思乱想的惯性

    师妮可整理了一下情绪,从包里掏手机,一看来电,长长舒了一口气!

    “真是发神经了!”师妮可不由伸手敲着脑门骂自己疑神疑鬼。

    “你好,师傅,今天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了”师妮可调整了心情,轻快地接着电话。

    “呵呵,好些日子没跟你联络了,最近好吗?”时启元听到师妮可的声音,愉悦的回道。

    师妮可在向氏集团上班时,时启元就一直把师妮可当邻家妹妹看待,和她说话的语气和.平常一样,带着几分赏识和宠爱,丝毫没有受任于向南的压力。

    “恩,还好,师傅你呢?”至从离开向氏,师妮可就和时启元以师徒相称。

    “我还是老样子”时启元笑回,随后明知故问一句,“可可,现在在北京吧!”

    “呵呵,没有,现在在s市呢”师妮可没想太多,而且也肯定猜不到时启元这次跟她打电话是奉了命向南的差遣。

    “啊——”时启元装着很吃惊的样子,“你什么时候来s市了?”

    是啊,来到s市没有和师傅打个招呼,这实在有些无力。

    师妮可吐了吐舌头,自己来s市没有和以前的同事联系,赶紧笑着回道:“啊前天来的”

    “来玩几天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时启元不满地埋怨着。

    果然,师傅会怪罪!

    师妮可赶紧解释:“呵呵,工作日师傅那么忙我不敢打扰啊。今天刚好是周末,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叫师傅请我喝咖啡呢”

    电话那段的时启元似乎看到了俏皮可爱的师妮可,也不深究这个徒弟怎么忘了师傅。

    时启元心里明白得很,不动声色地道:“恩,这个可以有。去no.1吧”

    “哇,师傅最近是不是中彩票了!”师妮可夸张地叫着。

    no.1一杯咖啡的售价可是好几百块啊,好奢侈哦,记得自己这个时师傅好像有些妻管严滴,什么时候师娘放松了对他的经.济制.裁啊!

    “你师傅再不济也是响当当的设计师,向阳地产的福利待遇很好,请漂亮的女孩喝杯咖啡还是有能力的”时启元笑着道。

    绅到经终。其实,他还真没有在no.1烧过钱。咖啡那玩意还不如清茶好喝,反正就是那个怪味,在哪喝还不是那样。只是这次见师妮可任务重,为了创造一点轻松谈话的气氛,迎合女人喜欢的小资情调,他也破例一次。

    给向总打工真不容易啊!除了做好工作,还要挑起‘月老’的重担资本家就是这么剥削劳苦大众的。

    s市随着城市的发展,变化很大,多了很多高档的娱乐消费场所。no.1以前是s市最具名气最奢侈的会所,现在依旧是翘首。师妮可以前再s市工作时自然来过,但来的不多,s市的朋友都不是挥霍型的。

    倒是在她的大本营b市,比较多出入这样名流荟萃的高档场所,所以师妮可也没多想时启元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还到挥金如土的地方喝咖啡。

    师妮可走进富丽堂皇的no.1的旋转大门,一眼便看见在大堂沙发上坐着的时启元。

    师妮可看到时启元依旧一脸的冷肃,看到她的时候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才变得柔和。师妮可走过去,笑着道:“师傅,你这么快就到了!你是不是早有预谋的?”

    真是聪明的丫头,一下就被你猜中了!

    时启元看着青春靓丽的师妮可,皓齿星眸皎若秋月,顾盼之间流动着迷人的神彩,看着她迈着优雅的步伐翩翩走过来。

    好些日子没见,当初清纯的小丫头成熟了很多,举手抬足之间散发着一种迷人的风韵,清雅动人,难怪向总开始懂了惷心。

    时启元对走到身边的师妮可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恩,是啊,我老牛吃嫩草,打小女孩的注意”

    师妮可听了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

    真是没想到这个近乎古板的时是设计师也会开这样的玩笑。“哈哈,师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幽默了”

    时启元眼角还闪动着阴谋的笑意,继续恭维地笑道:“看到漂亮的女人自然就变得幽默了”

    “哈哈!看来师娘这两年把师傅调.教的很有情调了吗”师妮可歪着头继续欢快地笑着。

    “哈哈哈”时启元爽朗的大笑起来。

    两人交谈的气氛营造得很好,时启元很满意,引着师妮可来到他订好的位置。

    两人坐了下来,点了咖啡。

    时启元默想了一下怎么切入正题,随后看似随意地闲聊着:“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不过师傅对你艺居的设计一直都很关注,非常不错”

    “谢谢师傅夸赞,不过这也是名师出高徒么!在这我还要多谢师父以前对我的提点”师妮可恭敬的回道。

    “呵呵,应该是你父母培养的好。可可你在设计领域很有天赋,经营能力也很好,艺居在你的带领下一定会设计出越来越多的好作品”能有师妮可这样的徒弟,时启元自然感动高兴。。

    “借师傅吉言,我一定把艺居打造成全国最有创意的设计室,到时候还得请师父多多指点”

    师徒二人客套一番,殊不知师妮可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时启元谈话的圈套。

    服务生端来了咖啡,时启元帮师妮可加糖,用小勺搅拌着,然后递给师妮可:“呵呵,可可你要是有需要的地方,尽管找我”

    “师傅这可是你说的啊!”师妮可像是逮着机会似的,“我正想把师父挖过来呢!”

    时启元一听,哈哈大笑:“哈哈,小丫头,野心可不小啊!”

    “呵呵,我这是向师傅看齐,师傅你最近工作怎么样?”师妮可眉眼弯弯的笑问。

    时启元意味深长的看了师妮可一眼,恢复常日工作的严谨:“刚得了一个任务,公司要在g市建全国最高的酒店,这样一个地标性的建筑,在设计上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压力不小啊!”

    听到时启元的感叹,师妮可有些意外:“以师父的能力,小菜一碟啦!”

    “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时启元再次感叹。

    “恩?向阳地产出了什么问题么?”师妮可想到向南这几天都没有露面,不会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吧?不方便问向南,倒是可以跟时启元打听一下。

    时启元把师妮可一闪而过的紧张看在眼里,他嘴角微微勾起,向总要追回可可也不是没有机会!

    “那倒不是,一个建筑的设计,是一个团队共同完成的,靠我一个人自然不行。向阳地产扩张得太快,人才跟不上公司发展的需求。设计部现有的人员都在日夜加班赶进度,现在又上马g市酒店设计,没有人手只能招兵买马。g市这么大一个项目,是今年公司投资的重点项目,花几十个亿投资,要打造出不同凡响的效果,设计这一步非常关键。临时招来的员工,无法形成团队的默契,我怕完成不了”时启元简单的对师妮可说明情况。

    “所以?”师妮可疑惑的问。

    “所以,我想和你合作。让你的团队参与设计”时启元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邀请师妮可加入他的团队。

    “怎么想到我啊?”师妮可突然警惕起来,看了看时启元,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他,这样正直的男人,不会做向南的棋子,拉拢自己吧!

    时启元脸上的表情很自然,笑道:“哈哈,有好处当然先想到徒弟啊!我非常看好你的艺居。你也说了,想把艺居打造成全国最富盛名的设计室,这绝对是个好机会。只要g市的酒店一落成,这个全国第一高楼冠上艺居领衔设计的头衔,所有人都能一睹艺居的创意!艺居自然能岁酒店名噪天下”

    时启元抛出的橄榄枝,果然非常有you惑力,师妮可陷入了沉思。

    有这样一个平台,确实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艺居大红大紫。只是,这个合作的问题也很多。自己现在手头上也还有几个项目在排队,如果插进这样大的工程,那些项目都得往后推。

    工期是不等人的,那就是,自己要么让员工加班加点地完成,要么就是赔付毁约金

    而这些还不算最困扰师妮可的。

    如果真的和向阳地产合作,势必要把自己的大班人马拉到s市。别说员工是否乐意,就是自己心里都非常抵触。

    才刚来s市两三天,本来平静无波的心就被无端地激起层层涟漪,师妮可还真怕在这工作一段时间,在向阳集团大厦,和向南抬头不见低头见,会产生更多困扰。

    师妮可优雅地喝着咖啡,甜甜的糖盖不住咖啡的苦涩,这本来就是苦涩的液体,不是加了糖便能掩盖它的本来面目。

    不知道是谁发明这样的饮料,让两个极端的味道混在一起,是为了忆苦思甜么?

    对于s市,师妮可如果回忆确实能忆苦,却没有思甜。

    这样一个伤心地,只要踏上这块土地,整个人都感觉进入一个忧郁的空间,不知不觉地被那样低沉失落的心情感染。

    师妮可是理智的,她不想再忆起卑微到泥土的感情。

    沉思良久,师妮可抬起头,对时启元抱歉道:“谢谢师傅的关照。我挺喜欢和师傅共事,可以学到很多。只是离家这么远工作,我家人不会同意的。我奶奶年岁高了,我要在b市陪她”

    时启元知道师妮可肯定不会马上接受这个合作,个中原因他心里非常清楚。

    只是没想到师妮可看似回答的委婉,其实是非常直接地没有回旋余地地拒绝。

    连奶奶都搬出来了,施景仁的母亲啊,孝顺她自然比工作更重要

    时启元并没有被师妮可的拒绝气馁,顺着师妮可的话赞道:“可可真是孝顺的好姑娘。也不知道哪个男人能幸福地娶到你这样优秀的女孩”

    “哈哈,师傅再年轻个十岁,我会考虑的!”师妮可俏皮的回道。

    “呵呵”时启元捧完徒弟,话锋一转又回到正题,继续做思想工作,“你先别急着答复。我知道你手上还有项目,等你手上的项目完成后,再做决定。g市的项目,现在还在做拆迁工作,大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这边也会着手招聘工作,到时候,也不一定要你的全部人马搬过来”

    “恩”毕竟是师妮可尊重的师傅,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也不好继续回绝,赶紧把话题转到时启元设计上。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5000字)奉上。。。今天(一万字)已更完,明天见。。。亲们,亚亚今天加更,有月票的亲,投几张月票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依旧是军婚,已经开始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