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茅塞顿开
    听刘焉自贬成拉皮条的话,大家被狠狠地娱乐了一把,个个乐不可支。

    “呵呵,怎么扯到你家堂哥身上啊!”刘焉没理会,继续笑着道,“不过他还挺风趣的,但就是家世太好了,我很有自知之明,高攀不起啊!”

    刘焉是很爱钱,却对富得流油的二代不感兴趣。

    第一次爱的感觉很美,有时候却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伤。刘焉这么爱钱胜于男人,就是因为她第一次爱的男人,就是一个有钱人。对方家里看不上刘焉的家境,最后分手了,这成了刘焉心里的一道伤。

    于是乎,她想开品牌男装,试图邂逅有钱的男人,找一个富二代男朋友,到以前的男友面前炫耀一下,出出恶气。

    但开了这么多年的男装,发现去买衣服的大部分是女人,就是有钱的男人去买衣服,那些男人去的多了,成了常客,刘焉看着他们每次带着不同的女伴,也知道其中的端倪。

    虽然依旧爱钱,但已经不热衷于追求富二代了。

    这两年,经常去旅行,陶醉于壮丽河山,漫步于在悠悠古迹,在历史的沉淀里,拓宽了视野,她感觉自己的心灵得到了纯净淬炼,变得淡然,变得知足常乐,随遇而安。

    三年前孙萌萌和叶子青开玩笑撮合刘焉和向南时,刘焉说高攀不起,那时口气里带着几分想要而不敢要的落寞。

    现在说高攀不起师锐开,带着几分玩笑的豁达口气,却不会让人听了心里有负担。

    大家看刘焉那么潇洒地享受着单身生活,也就不再去挖掘什么男人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五个女人聚在一块吃饭,那是好戏一场接一场。话题随意转换,孙萌萌的,孙贝贝的电视剧,叶子青的创业,师妮可的艺居,许诺一和李薇薇的童言趣事等等。

    一顿饭吃了很久,确切地说拖了很久。

    虽然师妮可不愿提到向南,后来大家也没提到向南,但叶子青发出去的短信,那是实实在在的,孙萌萌和孙贝贝都知道。她们谈笑风生,拖延了时间,就是为了给向南见见师妮可的机会。

    但是,直到吃饱喝足,向南也没来给美女们买单。

    师妮可看似和大家一起有吃有笑,其实心里一直吊着一颗心,还真怕向南被叶子青的短信招来。到时候,被这帮女人起哄,自己怕会招架不住,会很尴尬

    只是一顿饭下来,孙萌萌买完单,大家一起走出餐厅,都没有见到向南的身影。

    师妮可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最怕的就是这次s市之行会带来耳根不得清净!

    s市结交的这些女友,嘴巴个个都是没把门的,自己和向南坐一块,肯定会被拿来当话题,说个没完没了。

    躲过一劫,师妮可非常开心地和大家告别,但临走前却听到一句让她颇为震惊的话。

    在餐厅的门口,叶子青看了眼手机突然没头没脑地抱怨着:“向南真是越来越抠门了,我叫他过来给美女们买单,都快打烊了,都还没见到他的人影。太过分了,妮可回头打电话骂骂他”

    汗!!!

    还好向南没来!

    师妮可没想到叶子青把自己的行踪透露给了向南!而且还说着很怪异的话,向南没来,怎么要自己去骂他啊!

    这这话说得自己好像和向南私下勾搭得多亲密一样。

    师妮可大脑立马警惕起来,不知道今天这几个女人到底知道了几分向南倒戈的事。

    紧张了一把,师妮可很快意识到自己被牵着鼻子走了,还好自己脸色没有表现出一样。

    师妮可表现得无所谓的态度,笑着道:“这怎么跟我扯上关系了?”

    孙萌萌没想到叶子青最后还是露馅了,她怕师妮可发现被算计了心里不舒服,打着呵呵道:“呵呵,都是一群外貌协会的,吃个饭都想着让帅哥来养养眼。好啦,难得大家聚在一块吃得真是开心。时间晚了,我要赶紧回家带孩子了,不跟你们磨叽。周日我们家奶奶的生日,你们一个都不许少,给我回去好好准备孝敬我奶奶的礼物”

    孙萌萌说完上了车,师妮可也赶紧钻进车。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奥迪徐徐地在市中心开往郊区。

    车上,师妮可和孙萌萌开心的边交谈着,边看着窗外飘过的阑珊夜色。

    三年的时光,很多东西都变了,就如自己的心境,就如这个城市。

    白天和孙贝贝逛街,走过大街小巷,感受着s市的变化。三年的时光,这座海滨城市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自己回来的时候感到陌生了。

    不知孙萌萌是有意还是无意,开着车经过了向阳集团那恢弘的大厦。

    师妮可看着景观灯,看着依旧宏伟大气的建筑,终于在这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师妮可想起了自己三年前在这上班的情景,自然而然地想起那时候的心情,带着酸酸甜甜的期盼。

    不知为何,突然心里有点闷,车里开着空调,但她摇下了车窗,带着热气的风吹着进来,却更加不舒服,随即又赶紧关上。

    “怎么了,可可?”孙萌萌察觉到师妮可不对劲的地方,关心的转过头询问她。

    “没事,就是感觉有点闷”师妮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风轻云淡的回道。

    孙萌萌听了,把车里空调的温度又调低了一些:“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些?”

    “恩,好多了”师妮可点了点头。

    孙萌萌侧着头看了眼师妮可,然后颇有深意地笑了。

    可可一个晚上表现得清心寡欲,似乎把向南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是经过向阳集团,只是一个小小的测试,就露了马脚

    孙萌萌也不挑破,没有继续攀谈,只是继续专注地开着车。

    而师妮可怕孙萌萌看出异样,则转过头,看着窗外发呆。

    也不知道自己好端端地怎么就产生了邪火。

    细想了一番,终于想明白了,她拍着自己的额头,为自己的莫名其妙感到无语。

    其实很怕向南出现,担心了一个晚上,向南终于没来,自己乐得一身轻松。

    看大家拖拖拉拉吃了那么久的晚餐,就是傻子也能看出,她们一定通知了向南,没想到临走前子青姐直接道破

    向南还是没有出现,自己不用面对这群女人的围攻,这本来挺好的,可是自己怎么就心里不舒服了。

    她不知道那个感觉是不是失落,反正就是有一股邪火。

    这是不是女人的通病?

    想明白了心里的小九九,师妮可很快疏通了情绪,让自己不要再有这么怪异的心情。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阳集团总裁办公室,向阳父子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向阳喝着何秘书泡的茶,向南正看着风险测评报告。心里不由感叹老头子真是宝刀不老啊,办事效率这么高,这么快就弄来了这个报告!

    向阳已经放手让向南管着公司的事务,一般都不会过问向南的决策,除非是大方向的投资。即便有意见,他也是用数据来说话,不会拍着脑袋瞎指挥。

    向南在商海沉浮几年,对于老头子的手腕是越来越佩服了!他本来对向阳有几分畏惧,现在更多了几分尊重。

    此刻向阳抽着雪茄,也不催儿子,他相信等儿子看完自然会给自己满意的答案。

    但他不知道,在这之前,已经有师锐开开口跟向南协商合作了,再有这份可行性的报告,向南自然会非常给面子地给予肯定的回复。

    向南浏览完厚厚一叠报告,把它放在茶几上,端起茶优雅地喝着,却不急着表态。

    “怎么样,现在没有意见了吧”向阳笃定儿子会参考自己的意见,气定神闲地吐着烟圈。

    向南看老头子这副样子,决定逗他一下。

    于是,向南也拿了根烟,慢条斯理地抽着,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才笑着道:“哈哈,如果我告诉你,再看这份报告之前我就找了合作伙伴,你会有什么想法?”

    “你”向阳没想到儿子竟然这样将自己一军。早知道这小子有风险意识,就不用自己大张旗鼓地带着那些专家飞到g市,四处奔波地做测评。现在可好,做了那么多的工作,却找不到一点成就感。

    向阳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再缓缓地吐着烟。在这吸烟的间隙,他也很快又镇定下来,换了一种思路。

    儿子连合作都谈好了,说明他对市场的感觉也很敏锐,自己以后大可以不用这么担心了。

    想到这,又宽心了。

    向阳笑着道:“这样最好。你找了哪家合作?”

    向南看老爹思维跳跃这么快,深感姜还是老的辣,笑着道:“也不是我找的,是师锐开找上门来的,我就给了个顺水人情”

    其实师锐开那,他并没有给确定的答复,这回就是看老头子太闲了,娱乐一下。

    果然,向阳听了皱了皱眉:“我还以为我真的可以退休不管不问了”

    “呵呵,那可不行。这江山是你打下的,你要不偶尔照看一下,我可不能保证不偏离你预定的轨道”向南嘴角微扬的笑道。

    “你诚心要气死我!”向阳猛瞪了向南一眼。

    “哈哈,这不是怕你闲得慌么?你忙碌了大半辈子,要是真的退休了,天天就吃饭和睡觉,会很快衰老,不动动脑子,会得老年痴呆的”向南说完,心底有添了一句: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偶尔把你的注意力引到公司上,你就不会跟老妈一样天天对我念紧箍咒催我结婚。

    向阳被向南的一番话直接气走了。

    向阳走后,石启元来跟向南汇报工作。

    向南接手公司后作了一个非常大的改.革,就是每年对核心员工的奖励,增加了股份,正是这些福利让中层以上的管理人员留下来,把这个企业当做自己企业看待,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地工作,才有向阳集团这几年的迅猛扩张。

    时启元还是在向阳地产的设计部经理,作为享誉国内外的设计师,向南自然非常用心地拉拢他,留住他,也跟他提过给他升职当地产部的副总,但石启元只热衷于设计工作,不爱管其他俗事,宁肯一直呆在设计部。

    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能干着自己爱干的工作,就是面子上也得到了满足——持有和副总同等级的股份,已经是对他身份的肯定,所以,他非常安心地在设计部工作,设计了一个个有名的小区,标志性建筑,让向阳地产出产的建筑名声斐然。

    时启元开始着手g市酒店的设计工作,和向阳地产的总经理沟通后,此刻来跟向南汇报工作。

    向阳虽然年轻,但作为老总,他的眼光还是非常独到的,对时启元的设计工作提出的一些意见,往往很有前瞻性。

    交谈玩后,向南并没有做出点评,而是悠闲地走到酒柜,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红酒,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石启元。

    两人拿着酒杯交谈的架势,俨然从刚才的上下级变成了轻松的朋友关系。

    时启元也很快地转变了状态,刚才还一脸严肃的样子,瞬间放松了很多。

    向南擎着酒杯和石启元碰了碰,喝了一口,笑着透露了一个信息:“b市景和集团的师中也对g市的酒店感兴趣”

    石启元慢慢品着酒,也细细品着向南的话。

    难怪刚才向总没有提出建议,大概是因为两个公司承建,在设计上,对方可能也会派设计师一起参与。

    时启元点头,了然问道:“我明白了。他们也派设计师一起参与设计么?”明不支好。

    “哈哈,他们公司能有跟你一样优秀的设计师么?”向南笑得颇有深意,让时启元一时捕捉不到他的话锋,当然,向南说这话,是对石启元工作非常肯定的褒奖。

    再古板的男人听到老板的夸奖,也会开心,不由笑道:“那我就不明白向总的意思了”

    “对了,你和师妮可有联系么?”向南没有继续摊开细谈,突然转了话题。

    这个思维跳跃实在太大了,本来就是古板的石启元更没法跟上向总的思维节奏,只是实话实说:“偶尔有联系。她的艺居经营的不错”

    当然,时启元也就样子古板,能在业界混的这么好,除了自身的专业素养,跟老板打交道的能力也不是愣头青,一点都不懂察言观色。

    时启元说完话,借着喝酒细细端详向南,终于,闻到了某些气息。

    时启元发现向南提到师妮可后,桃花眼流光溢彩,眼角的温柔转瞬即逝,但还是被嗅觉敏锐的石启元捕捉到了,他便开始猜测

    三年前,师妮可喜欢向南,他是知道的,后来师妮可回b市了,再后来,发现向总经常飞b市,难道除了和师锐开商讨合作事宜,这个年轻的向老板和去做了大家不知道的事情?偷偷会师妮可?

    这个似乎太诡异了要是马给媒体,一定会是个导弹级别的新闻。

    还是先别乱猜了,先看看向南的口风。

    向南笑道:“哈哈,名师出高徒么。师妮可来s市了,你可以和他叙叙旧,她在设计方面挺有天赋,你可以找他交流交流”

    这话说得特别矛盾,师傅的手笔还要徒弟过目,交流么?

    时启元很快读透了向南的心思,不由在心里偷笑,当然,还得给老板面子,不敢笑出声。

    时启元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向南,试探地问:“要不要邀请师妮可一起参与设计?现在设计部工作特别紧张,要是开始g市的酒店设计,还得招兵买马。如果把师妮可的艺居借调过来,和她们一起合作,倒挺不错的”。

    “哈哈,时总果然有眼光。这个我同意了,和师妮可的合作,你这个当师傅的去谈吧”向南不知不觉把自己的阴谋假于人手去实施。

    时启元觉得他这个老板实在太腹黑了,他现在基本肯定这个单身的老板终于茅塞顿开,喜欢上妮可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了。当然,也可以弱弱地肯定老板碰了一鼻子灰。

    这是变着法子要把师妮可拐到s市来!

    还有,这事绝对很难办!!!

    时启元终于想起谈话的初始,向南为什么会提师锐开了,或许,这是给自己解答难题提供钥匙。

    时启元不仅感叹:向总!你可真不是一般的腹黑啊!

    向南确实无敌腹黑。

    从b市回来,他已经体会到情敌的强大,很有压力。

    所以,他用向总裁的思维,细细地琢磨着要怎么把师妮可追回来。认真揣摩研究后,他决定利用g市的项目好好地做一番文章。

    时启元离开后,向南拿起手机,看着里面的短信,有一条是昨天叶子青发的,短信内容很简单,过来给可可买单,然后就是吃饭的地址。

    收到这条信息,向南自然非常高兴,甚至差点冲动地打电话给师妮可,做东请她吃饭。

    昨晚刚好有重要的应酬,向南自然不会退掉应酬去见师妮可。不是他不想见,而是,他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的见面。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5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亚亚今天加更,有月票的亲,把月票几张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依旧是军婚,已经开始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