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五十章 不可置信
    向南大老远地飞b市除了请师妮可吃顿饭,还想摸清情敌的情况。以前不闻不问不知道,其实他应该聪明地想到,以师妮可的身家背景,必定有很多男人追求。

    只是没想到情敌会这么强大,一个肖宏伟便把自己灌得躺在了酒店。

    休息了一个下午,向南被师锐开的电话吵醒的。两个男人再聚一块,谈论着g市酒店那开发案的事情。

    向南虽还没直接应下,但师锐开作为合作过几次的景和集团,自然是最佳的合伙人。

    未来大舅子和未来妹夫聊完公事后,话题自然而然扯到师妮可身上。

    向南直接找师锐开算账:“锐哥,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明明知道我请妮可吃饭,还把那肖宏伟叫过来!”

    听到向南酸溜溜的话,师锐开嘴角含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呵呵,叫肖宏伟过来的确有些不妥,不过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

    “是想刺激我是吧!”向南挑眉回敬道。

    “呵呵,刺激你只是一部分,最重要的是是想刺激我们家可可!”师锐开笑着解释道。

    “什么意思?”向南一听,桃花眼立马泛光。

    “当情敌相遇,火花四射的时候,看我家可可会护着谁啊!”师锐开继续解释自己的用意,“不过经过中午实验一番,发现这招对可可不管用!”

    向南听后,真心想吐黑血,不过也没办法,不如趁此机会把追妮可的情敌信息通通给弄清楚:“锐哥,除了肖宏伟,还有那些男人天天围着她转啊?”

    噗——师锐开扑哧的大笑起来。

    向南也不管师锐开对自己哄笑,秉持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势,从师锐开的口中套话。

    肖宏伟这个京城四少之一已经见识了,中午也已经让向南喝一壶了,没想到还有三个素未谋面的名门贵公子,听起来确是更加强大的情敌。向南听了差点一口黑血喷出来。

    这是什么世道啊,怎么就这么捉弄人呢!

    打探到了敌情后,向南可就坐不住了,他一点也不想见到另外三个情敌,不是怕他们,而是见到他们,只会让自己后悔得要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如果

    假设

    可惜啊,这世间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要把情敌都剿杀赶走,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师妮可重新喜欢自己。

    可是

    但是

    师妮可对自己和对肖宏伟一样,都保持着朋友的距离。

    和四个情敌相比,其实自己是最有优势却又是最弱势的。他最大的优势不是来自师妮可,而是师妮可身边的人,大舅子的帮忙,施景仁的赏识,可核心人物,师妮可却是自己最致命的伤

    伤了她的心是否要的回,他心里没有一点底。

    向南很想再b市多呆一阵,找时间多和师妮可接触,但他作为一个总裁,哪有那么多闲时间。

    再者,他也怕师妮可对他突然的热情反感,妮可不是寂寞的女人,不是用频频的出现努力地献殷勤可以打动的女人,不然,有京城四少在那热烈地追逐,早被人家捷足先登了。所以,来b市只收获了巨大压力的向南,第二天又飞回了s市。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个敌况没。

    叶子青和李浩另立门户后,在向南的牵线下,终于签下了一个大客户,夫妻两这一年的奔波总算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李浩和叶子青为了答谢向南请他吃晚饭,向南正为师妮可的事伤脑筋,欣然应允。

    向南是比较藏情的男人,对师妮可的感情一直遮遮掩掩没让人知道,现在已经是烽火连天,火烧眉毛了,他决定让叶子青发挥余热,帮他在师妮可面前吹吹风。

    只是,面对叶子青也有些压力,以叶子青的毒牙,要先让她接受自己吃回头草,估计还要被泼几盆冰水,向南决定伺机而动。

    向南来到餐厅推开包厢门的时候,李浩夫妇早就在那等候了,还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向南没想到孙贝贝也在这,她这段时间都不上班么?向南和李浩叶子青打了招呼,笑着问:“贝贝,你怎么也在这?”

    “哈哈,向南哥,咱们最近真是有缘,到哪吃饭都能碰到”孙贝贝对向南抛了给媚眼,笑着道:“当然,放心,这个包厢没有摄像头,我不会和你再闹绯闻”

    “恩?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出绯闻了,我怎么不知道?”叶子青闻到某些特别的信息,非常好奇地问着。

    “你天天给李浩打杂,两耳不稳窗外事,哪有机会知道一些有趣的事”孙贝贝回了一句。

    “贝贝,你可是有夫之妇。不要背着谢铁军到处勾引男人”李浩紧跟着开玩笑的提示。

    “哈哈。我老公对我都很放心,他都不担心,你着什么急啊”孙贝贝自信又开怀的大笑起来。

    “贝贝就是被谢铁军给宠坏了”对孙贝贝太过了解的叶子青给予总结。

    “哈哈,别扯我和我老公了,今晚的主角是向南哥,我只是来蹭饭的”孙贝贝不想喧宾夺主,赶紧打住。

    向南听得有些头晕,本来晚上来吃饭,还想试着做叶子青的工作,现在觉得基本没有戏。自己就问一句话,这两个女人就扯出一大堆。如果说出师妮可,一定会被狠狠地鄙视批判,这两个女人性格都有几分相似,超级坦率毒牙。

    汗!

    向南不露声色的笑着。

    李浩拿起酒杯笑道:“来,哥们咱先喝一杯,终于签下了林总,要谢谢你”

    “呵呵,既然是哥们,就不要说谢啦”向南豪爽地和李浩干了杯酒。

    叶子青和李浩在职场都很厉害,但给人打工是一回事,自己开公司又是一码事。既要拓展业务又要面对那么多的应酬和员工的开支,两人这一年过得可够辛苦的。万事开头难,虽然有以前的老客户,但也只是一些小单。一年算下来,挣的钱并不比上班的时候多,却累得跟狗一样。

    自己当老板就是这样。

    当然,如果接了一个大单,又不同了。和林总签了几百万的大单,让他们的公司资金活络起来,最重要的是蝴蝶效应。有了第一个大客户,就是有了信誉,以后拓展业务就轻松了。

    所以,一向毒嘴的叶子青此刻见了向南,就像供奉财神爷一样,恭敬地拿起酒杯,笑着道:“确实要好好谢谢向南。我代表公司的全体员工,还有我们全家敬你,谢谢向总的支持”

    “哈哈”向南已经习惯叶子青损他,听到叶美女说这样的话,真是不习惯,不由乐得哈哈大笑,“子青当老板娘后,说的话都变得更好听了”

    不过向南笑得太夸张,也笑得太早了,什么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立马领教。

    下一秒就听到叶子青道:“向南,你这话什么意思,好像我说话多恶毒一样。当着我老公的面这样说我,你就不怕一直当光棍?”

    怕怕死了!!!向南心里怕的发毛,还没开口向她援助呢,怎么就不小心得罪了她。

    叶子青也就随口无心的一句威胁,却说中了向南的心事,让向南赶紧拿这酒道歉:“哈哈口误,纯属口误,我得罪谁都不敢得罪叶打美女。我自罚一杯”

    向南这一举动,让三人都很奇怪。不过,孙贝贝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道。

    师妮可和叶子青的关系可是比别人好,叶子青没结婚的时候,师妮可没少睡她家,特别是周末的时候。

    向南可真是深谋远虑,和师妮可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赶紧打通裙带关系。

    孙贝贝看着向帅哥妃子卓越地喝酒,在一旁偷笑着。但实在憋不住,一会就爆笑出来。

    叶子青看孙贝贝笑得花枝乱颤,再看看向南,没有什么异样啊,不就看向大帅哥喝杯酒嘛,至于笑得这么歼诈么?难不成这两人私下真的有乱七八糟的勾搭?

    “嗯哼,有情况啊,贝贝,看你笑得这么淫荡,我有理由怀疑你和向南什么时候搭上了一腿”叶子青一向直爽,说出来的话,差点让向南口中的酒变成喷泉。

    孙贝贝立马对叶子青的揣度进行攻击:“去你的。子青你是不是被公司事务压得有了忧虑症,不相信向南的人品也就罢了,怎么把我想得那么逊”

    叶子青看了眼向南又看了眼孙贝贝,笑道:“你一直看着向南笑,是正常人都会产生误会。老公,你说是么?”

    李浩一直都很沉稳,向来说话都站在公正的立场,只是老婆挖坑损朋友,在场面上也要配合一下,免得给自己挖坑,回到家不被老婆待见。

    于是李浩也睁眼说瞎话非常地见色忘义,笑着道:“感觉似有那么回事。听说向总最近经常往外省飞,不会去给贝贝探班吧?”

    “探你的头,你们两夫妻真不是好人,过河拆桥也不是这样的”向南对无节操怕老婆的李浩非常鄙视地怒视着。

    “李浩,你淘金的运气很好,就是太没有毅力。如果再坚持往下挖,就会有非常意外的发现”孙贝贝说了句非常有道行的话,把李浩和叶子青忽悠得云里雾里,这话实在太高深了,实在让人想不到头绪。

    “难不成,你们两个真的暗度陈仓?”叶子青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俩。

    叶子青非常无厘头的一个疑问,立马得到孙贝贝的一记孙氏流星拳。

    孙贝贝看他们夫妻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其中的关节,只能理解为两人为公司的事务积劳成疾,而且是非常无药可救的脑残了,她只好再当一次高人给他们指点迷津。

    “你们夫妻开公司,脑子里就想着钱,一点都不关心身边的人,你们现在房子,车子,票子,孩子都有了,可是向南哥还光棍一条,他帮你们启动了公司的业务,你们却不帮他赶紧‘脱.光’”孙贝贝开着玩笑为向南打泡不平,她也不急着撇清自己,只轻飘飘地道出一个地名,就给饭桌埋了一个地雷,“向南哥最近喜欢往b市跑部钱进!”

    向南听到孙贝贝的话,立马紧张起来,非常幽怨地等着孙贝贝,女人的嘴巴就是不牢靠!千叮嘱万嘱咐地叫孙贝贝必要告诉别人,看看,这才多久啊,孙贝贝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当着自己的面把自己的秘密公之于众

    李浩察觉了向南对孙贝贝使眼色,觉得蹊跷,不由大感兴趣,和叶子青呆久了,自然也会变得八婆,此刻正饶有兴趣地八卦起来:“哦,这个还真是新闻。向南真是不够哥们,藏得那么深,连我都没通个气”

    叶子青八卦得更加彻底,直奔主题:“咦,是哪个美女能得到向总的青睐?”

    这个可是想说又不好说的话题,向南心里很纠结

    孙贝贝看叶子青还没猜到,非常鄙视她们夫妻的智商,只要再提示:“向南哥重口味,喜欢吃回头草”

    “什么?”叶子青瞪大了双眼,拉高了贝分,把向南的耳膜都快刺破了。

    就是李浩也不能淡定,非常不敢置信地语气:“不是吧!”

    两人刮目相看地看着向南同时蹦出三个字:“师妮可!”

    “师妮可!”

    两人终于在孙贝贝渲染的云山雾罩里找到了答案,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向南竟然会吃回头草,去反追师妮可!

    一个感叹号,一个问号,足以表达此刻他们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特别是叶子青,想当初,她和师妮可混的最好,师妮可青姐叫得多亲近啊,她也把师妮可当妹妹一样看,而且她把师妮可的伤心看在眼里,那时候看着师妮可暗恋着向南这个榆木疙瘩,恨得牙痒痒地真想把向南抓来揍一顿再骂一顿,让他接受俏皮可爱的师妮可。

    现在对于向南吃‘回头草’的举动除了很震惊,当然还有很多当然,这也是向南最怕面对的。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4000字)。。。今天(0字)已更完,明天见。。。今天月票最后一天,有月票的亲,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依旧是军婚,已经开始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