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沉醉其中
    突如而来的怀抱让一向优雅镇定的师妮可有些不知所措了。

    如果换了一个男人,她会认为对方借着酒意在发酒疯,故意搞突袭吃自己的豆腐,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推开他,再暴跳如雷地骂几句。

    可对方是向南,面对这样一张温雅迷人的脸,即便浑身的酒气也只是让他带着几分慵懒却依旧风华无限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曾经暗恋三年的男人。

    师妮可确实吓了一跳,稳住了身子才没让两人一起摔在地上,向南伏在她身上,她赶紧推开他。

    触到温软芳香的身子,向南却顺势将她抱在怀里。

    曾经,师妮可期盼着和面前这个男人温暖又浪漫的拥抱,她有多渴望啊,盼得近乎绝望了,才失落地离开

    现在终于实现了可是发生的时间不对了,现在早已时过境迁,人走茶凉

    面对这样浑身酒气的向南的怀抱,师妮可原本平静的心,突然有些郁结。

    他这是想干什么,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这样做又有什么意思呢?好马不吃回头草,她已经往前走了,就不会停留更不会回头等待向南的回应,她有她的自尊和骄傲!

    师妮可很想用力地推开向南,却推不开,向南抱得太紧了,还有或许她的内心深处也把这样的拥抱当做对过去可怜兮兮的暗恋的一种凭吊吧!

    师妮可虽挣扎着,却没有愤怒地骂人,如果她真的很愤怒要推开身上的男人,以她的身手其实也不难,只是师妮可似乎有点不明了此刻自己内心的想法。

    向南确实喝多了,在酒精的麻醉下身体飘飘然,大脑在这个时候也飘飘然却又分外清醒。他不是故意摔向师妮可的,但摔在她身上后,却是故意抱住她的,他被师妮可身上的香味迷住了。

    师妮可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幽香,不是香水的味道,却和香水一样香浓,靠近的时候便能闻到。不知是不是因为吃了鲜花菜肴,那香味特别好闻,带着鲜花的清新,芬芳宜人,让人闻一口,便忍不住贪婪地想再深深呼吸,将她身上醉人心神的清甜气息尽数抽到自己的肺部。

    向南紧紧地搂住师妮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向绅士的他,从来不会这么霸道地抱住一个女人。

    或许是这个怀抱香软得让人沉醉,他确实已经沉醉其中了。

    他不是第一次抱师妮可,第一次是她生病,他抱她去医院,还有就是她要离开时,醉酒之后,抱她回家。

    可是那些都是师妮可没有意识的时候,当时的他还有过犹豫,才伸手去抱她。

    人的心真是奇怪,那个时候心不甘情不愿地,只是为了照顾好她才抱起像烫手山芋一样的她,抱着她巴不得快点把她放下。

    同样是醉酒之后,这次轮到自己喝多了。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此刻抱着她竟然是这样的舒适,让他忍不住紧紧地抱着,不管她是否愿意,不管她的挣扎。

    向南明白了,这是什么感觉荷尔蒙在作祟,他沉睡的男性荷尔蒙此刻在他体内奔腾活跃起来了。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被她身上的气息吸引,像有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你靠近她

    向南没想到第一次以这样暧昧得近乎情侣的姿势抱住师妮可,会让他这么有感觉,抱住了,便不想放开了。

    他知道这种感觉叫喜欢,他真的喜欢上了师妮可。

    这一次,他决定一定不放弃,勇敢地努力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不管有多少情敌,不管情敌有多强大,他都要战胜他们,绝不谦让退让。

    今天已经和情敌战了一个回合,虽然喝得没了风度,却把肖宏伟干趴下了。

    师妮可一向以乖巧娇俏示人,但身上多少还带着几分官家小公主与生俱来的凌凌傲气和贵气,大凡追她的男人,也是只远观从不敢亵渎。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人亲近,霸道无礼地抱着。

    向南心里叹了一口气,推了推向南:“向南,你喝多了,我扶你去酒店吧”

    师妮可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疏离,一下把两人的距离拉开了,她只是以朋友的身份站在这里。

    向南心里一片晦涩,借着酒意轻声地道:“可可,对不起”

    不知是对自己无礼侵犯道歉,还是对当初忽视了师妮可默默的爱道歉。

    向南放开了师妮可,勉强站稳了,师妮可赶紧抱着他的胳膊,默默扶住了他,防止他摔在地上。

    “走吧,去酒店休息,醒醒酒”师妮可扶着向南往外走。

    走出包厢,便看到一个穿着餐厅制服的女人走了过来,看师妮可扶得吃力,赶紧上前帮忙扶着,礼貌的笑道:“师小姐,向总喝醉了,我帮你一起送她去酒店吧”

    “好,谢谢”师妮可笑着道,她有些讶异,怎么一个女店员竟然懂得她的名字。

    或许是上菜的时候服务小姐听到了,但又不对,在包厢里,他们几个男人都没有连名带姓地称呼自己。

    手上还有一个烂醉的男人,不容她多想,先把向南安置了再说。

    两人一起扶着向南离开了花卉餐厅,坐上了师妮可的宝马。

    向南上了车,就睡着了。那位女店员自我介绍一番后,师妮可才知道他是花卉餐厅的店长。

    曹店长一路上和师妮可攀谈,两人很快就熟识了。

    师妮可从曹店长的口里知道,这家餐厅是向南为她开的,特别嘱咐店长,师妮可来了要服务周到些。

    只是,从开业到现在,师妮可期间没有来过。

    师妮可确实喜欢这家餐厅的氛围,更喜欢这里的养颜菜。如果不是和向南单独吃过,或许她会经常光顾。

    想到这,师妮可赶紧摇头,不让自己瞎想。

    曹店长和向南大概经常来往沟通的谈话里对向南赞誉有加,师妮可不禁笑了,她看到了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崇拜,其实就是爱慕。。

    向南走到哪便把情丝带到哪,这样到处留情的男人真是个祸害还好自己已经有了免疫力。

    把向南安顿好,走出了酒店,和曹店长告别了,师妮可深吸了一口气,刚才扶着向南,都快被他身上的酒味熏醉了。

    这个时候再赶到艺居已经要下班了,师妮可给助理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些工作,告诉助理她不回公司了。

    刚收了电话,手机铃声便响了。

    师妮可看看来电显示,不由笑了起来,接起电话:“贝贝,好久没有联系了”

    “呵呵,师大美女是大忙人啊,你不跟我联系,只好我找你啦”孙贝贝的声音不失俏皮。

    “呵呵,我知道你为什么跟我打电话”师妮可大概猜到几分,不由笑回。

    “哦,为什么啊?”但孙贝贝却在那装呆卖傻。

    “你就别装啦。我还不知道,你绯闻沾身,是不是和你老公吵架了”彼此都是很熟悉的朋友,师妮可直接戳穿孙贝贝。

    “去,我和老公恩爱着呢。就那绯闻也算的上绯闻么?要真是绯闻,估计你早就飞过来跟我单挑了”孙贝贝嬉笑道。

    雷措果推。“呵呵,你瞎说什么啊”师妮可打哈哈,连忙转移话题,“今天是那阵风让你想我来了”

    “哈哈,我才不会想你呢,要想也让给向南哥一个人想”孙贝贝说话依旧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提及向南,师妮可立马撇清:“再胡说,我不理你了”

    “我这不是无聊么,好不容易休了半个月的假,老公在部队忙没空陪我,我找不到人玩。老姐除了上班就是带孩子,子青忙着新公司的业务,刘焉也不知道跟哪个男人鬼混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好找你咯”

    师妮可听了不由好笑,贝贝可真不改大小姐的本性啊,以前一个电话就把表嫂召之即来,现在表嫂没空,找到自己头上了。

    b市到s市,飞机要飞几个小时,亏了这位大小姐发挥了奇思异想,才能想到拉自己去陪她。

    师妮可笑道:“今天才周一,你刚离开了老公就这么寂寞了!哈哈,我远水救不了近火啊!当然陪你打电话聊几句还是有空的”

    “你是老板,给自己放几天假呗,我知道你这个周末肯定会来s市,早一点过来陪我”孙贝贝直接开口邀约师妮可来s市陪她。

    孙贝贝的话让师妮可立马想到了向南,是他让贝贝邀自己去s市么?应该不是吧,他自己都来b市了。

    “姐姐,今天才周一啊,这个周才开始。我上个周和员工一起出国旅游,怠工了一周,这个周正要发愤图强地加班呢”师妮可靠坐在椅子上,跟孙贝贝解释。

    “呦呦,这个老板娘可真有几分大老板的样子了。行啦,你也不差那几个钱,少上几天班,让你的员工去忙呗。老板负责决策就行了,不要那么勤快地亲力亲为。你快点过来陪我玩,顺便调戏一下诺一小帅哥”孙贝贝没有气馁,再接再厉,好像不把她劝来s市,誓不罢休似的,最后还把许诺一抛出来做诱饵。

    “这是谁给你支的招啊?”师妮可也懒得跟她兜圈子,直白的问道。

    “当然不是向南哥,你们两个那么别扭,看得人家都感到别扭。哈哈,你别那么小心翼翼啦。向南这丫坏透了,我正要给他泼墨水呢?他才不敢拉拢我”

    “还说你老公没吃醋,我看那你家醋坛子一定打翻了。哈哈!”

    “唉,这个都被你猜中了”孙贝贝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支吾着。

    但谢铁军吃醋不是因为绯闻,而是因为电视不太方便告诉你。

    “你快点来安慰我受伤的心”孙贝贝恢复常日的口吻,央求师妮可。

    师妮可听到电话那一端孙贝贝欢快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非常善解人意地猜到贝贝再坐害羞状。

    “还受伤呢,谁知道你被吃醋的老公惩罚得多欢心呢!”师妮可不妨打趣一番。

    “你怎么知道,你一个没有男朋友的未婚女人怎么有这样一颗玲珑剔透的心!难怪向南哥现在倒戈追你”孙贝贝一脸贼笑,不客气的回敬一句。

    师妮可被孙贝贝大胆直白的话说得脸上一阵通红,为了不让贝贝说出更不靠谱的话,师妮可赶紧应允:“好吧,我把工作安排好了就过去”

    本来不是很愿意去s市的师妮可,被奶奶威逼下,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现在受了孙贝贝的蛊惑,觉得去趟s市也不错,可以和几个舒适的朋友聚聚。

    “要快点啊。不然我的电话会像追魂刀一样追着你”孙贝贝追加一句。

    “呵呵,你最近拍动作片拍得走火入魔了吧”师妮可无心的回道。

    动作片?孙贝贝听到这个词,眼底露出一丝邪恶:“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个周确实一直和老公在拍动作片”

    师妮可口中的此‘动作片’跟孙贝贝所说的‘动作片’可是大庭相径啊。

    师妮可一阵羞恼:“啊!孙贝贝!你这个已婚妇女不要荼毒我纯情未婚少女好不!”

    “哈哈哈”孙贝贝爽朗的大笑起来,“可可,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就别在纯情了,还是早点加入我们已婚妇女行列吧!男人可是我们女人最好的美容保养品,谁用谁知道!”

    听完孙贝贝那邪恶的话,师妮可更是羞赧:“不跟你扯了,我要工作了!”

    果真是纯情少女啊!向南哥你以后有福了!

    孙贝贝大脑yy不停,嘴上应着:“好,记得早点过来哦!”

    师妮可挂掉电话后,拿起铅笔开始绘图,但脑海却浮现中午向南抱着自己的画面,那抹属于男性的体温和气息

    身上还残留着向南的味道和酒气的师妮可不禁走神,要不是有员工敲门请示工作,师妮可可能还在神游中。

    师妮可快速收回思绪,但小脸泛红不止,心里唉叹道:已婚的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今天月票最后一天,有月票的亲,把月票投给亚亚吧!谢谢大家!!!

    亚亚的新文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依旧是军婚,已经开始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