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情敌来袭
    师锐开摇了摇头,腾出手惩罚性地揉了揉师妮可的头,像安抚气躁的宠物般,惹得师妮可不满立马拍开师锐开的手抗议:“哥,我的头发被你弄丑啦!”

    威胁起效,师锐开收回手,笑着道:“看你敢不敢再奶奶面前关心我!”

    “那也不能摸我的头!”师妮可像小女孩一样护着自己的头,那样子真是可爱。

    师妮可最讨厌哥哥把她的头发揉乱,偏偏师锐开最喜欢来这一招,兄妹俩经常这样过招,从小玩到大,兄妹情就是这么见招拆招玩出来的。

    宾利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师妮可下了车,突然一只高大凶猛的藏獒从别墅里冲出来,扑向她。

    “呵呵,小妞,是不是很想姐姐了”师妮可抱住差不多比她高的藏獒的头,轻轻捋了捋它的毛发。

    这头高大的活化石可是和师妮可一块长大的,看似凶猛,却十分的温顺,此刻正和师妮可亲昵着。

    施景仁和孟女士一直身居要职,常年忙于工作,没空陪师妮可。所以打小,师妮可都是住在叔叔师景和家,由婶婶秦女士和奶奶照顾着长大。

    师景和家的这只藏獒经常是师妮可去喂养,自然跟师妮可特别亲。

    师妮可带着小妞进了门,老远就听到花棚下摇着扇子的奶奶开心地叫着:“小丫头回来啦”

    “是,奶奶!”师妮可欢快地走过去,抱着奶奶腻歪了一番。

    师妮可的奶奶何慧仪女士年近九旬,精神却很好,头发染了几许寒霜,梳理得很整齐,慈眉善目,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韵,脖子上戴着一串晶莹润白的珍珠项链,一看便是简直不菲。

    素雅的装扮,雍容的气度,让她看不出一丝老态。二十年前出门旅游的时候摔了一跤,留下了腿疾,天气变化的时候便会发作。从那以后何慧仪便不爱出远门,只是在b市转。

    何慧仪最疼这个孙女了,也就师妮可最经常在家陪她溜溜。师妮可离开一个周,只不过去旅游,都不放心,老惦记着,叫师锐开催着妹妹早点回来。

    师妮可挽着奶奶进了屋,师锐开的妈妈秦岚听到了声音,也从楼上下来了。

    “小丫头,你总算回来啦。奶奶一大早就在门口等你回来呢”秦岚就生一个儿子师锐开,所以把从小寄住在家里的师妮可当亲生女儿一样喂养着,对师妮可的称呼和奶奶一样,叫着小丫头,听起来比师妮可的父母叫的还热乎。

    “呵呵,婶婶没出门啊”师妮可挽着奶奶,坐在了沙发上,笑着道,“奶奶等着我给她带好吃的呢!”

    师妮可的话让奶奶和秦女士还有提着行李进门的师锐开都哈哈大笑。

    奶奶是个美食家,对吃得特别有研究,难得这么大年纪了,牙齿还硬朗着,是个很有口福的老人。师妮可出门见到特色的小吃,都会带回来给奶奶尝尝。

    师妮可知道奶奶想自己,故意把奶奶当馋嘴的小孩开着玩笑。以师家的地位,什么山珍海味奶奶没尝过,别说天朝,就是世界各国的美食,奶奶年轻的时候和丈夫走南闯北,早就见识过了。

    “这丫头,奶奶记挂着你,你倒好,没心没肺地在外野着,还把我当馋猫”奶奶拉着师妮可的手,不满地拍着。

    师妮可抱着奶奶亲了一口,笑着道:“哈哈,我确实好吃的回来孝敬奶奶呢”

    秦女士走到了沙发边,看着祖孙俩亲热,也笑了,她给婆婆和师妮可倒了杯水,递给她们。

    “出一趟门,看看你,都晒黑了”秦女士端详着侄女,师妮可本来就长得娇俏甜美,去旅游一趟,放松放松后,整个人的气色都更加阳光灿烂了。

    “谢谢婶婶。”师妮可接过水,看着体贴入亲妈的婶婶道了谢,喝了水,娇笑着道:“去旅游要没有出门晒晒太阳,大老远跑去国外宅宾馆,多没意思啊”

    “国外的太阳也一样有紫外线。看看你出门晒太阳,淘了什么宝贝回来”师锐开也坐了下来。

    师妮可放下了水杯,打开了行李箱,开始献宝。

    师妮可给奶奶,带了澳洲的小吃,还买了一件羊毛皮的大衣。

    何慧仪摸着那柔软暖和的大衣,眼底尽是笑意。

    坐在一旁的师锐开笑问:“可可,你买的礼物真是不合时节,哪有夏天买羊毛皮大衣的!”

    师妮可眨了一下眼睛:“送礼物最重要的是心意,奶奶今年过冬穿这件大衣,肯定很暖和!是不是啊,奶奶......”

    何慧仪笑着点头:“是,以后过冬我就穿我家丫头送我的大衣!”

    师妮可胜利的扬眉,接着递给秦岚女士一个礼盒。

    秦岚打开盒子后,见里面躺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宝石,顿时喜上眉梢。

    师妮可给师锐开的妈妈带的是一条黑色的澳洲欧泊。(欧泊又名蛋白石,变彩石。因其主产地为澳大利亚,所以多称为“澳宝”。欧泊七彩颜色,绚丽多彩,集各种宝石的色彩于一身,是世界上最美的宝石,其中以黑色最为珍贵。)

    毕竟秦岚自个也是贵妇,见多了各种各样奢侈品,自然知道眼前这条宝石绝对价值不菲。

    “小丫头,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秦岚看着宝石,却笑着推脱。

    “婶婶,这没花多少钱,你就收下吧!”师妮可笑说,“还有我在您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送您一件像样的礼物呢,就当我孝敬你的!你要是不收下的话,以后我就不来家里蹭吃蹭喝了!”

    见师妮可这么说,秦岚也没再推辞,和悦的笑道:“好,婶婶收下,谢谢我家小丫头这么有心行吗!”

    秦岚的话刚落,师锐开主动伸手:“我的礼物呢?”

    “哦哥,对不起,你的礼物我给忘了!对不起啊!”师妮可撅嘴抱歉道。

    师锐开摇头,感叹道:“真是让人伤心啊!”。

    师妮可调皮的眨着明媚的眼睛,从行李箱拿了一个礼盒:“当然有你的份啦!你可是我的亲哥啊!”

    师锐开伸手摸了摸师妮可的头,接过礼物:“这还差不多!”

    “哥,我的发型!”师妮可嘟嘴道。

    师锐开不管不顾,开心的打开礼盒,瞅了一眼,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师妮可笑吟吟的介绍:“这是袋鼠“蛋”做的零钱袋!”

    “零钱袋?这好像跟我身份不太匹配吧?”师锐开睁大眼睛看着那袋子。

    “呵呵,本来我是想带绵羊油回来给你保养皮肤的,不过我哥实在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所以只好选这个咯,因为大家都说这个送男生最好,说是不漏财!”师妮可解释着。

    “小丫头!”师锐开皱了一下眉头,勉为其难的收下礼物,“谢谢啊!”

    “不客气!”师妮可把礼物送出去后,开心跟大家聊这次的旅途见闻,奶奶怕师妮可旅途太累,让她回房歇息。

    在天空飞了十个小时,确实累了。

    师妮可回到房间,进了洗浴间,放了温水,再撒了些玫瑰花瓣,她喜欢闻玫瑰的清香,缓解疲劳,又美容养颜。

    蓄满了水,师妮可褪去了衣服,正要踏入浴盆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定是肖宏伟,只有他知道自己回来了。这家伙大张旗鼓地来接机,还没数落他呢,自己找上门来了挨揍!

    师妮可不理他,让手机继续响着。

    修长的腿踏入了浴盆,雪白的肌肤被鲜红的花瓣簇拥着,红的那么鲜艳,白的那么剔透,在玻璃镜中,看到自己的入浴图,美艳得让自己都有些失神。

    偏偏那吵闹的铃声扰乱了这份艳丽的精致。

    师妮可有些恼了,跨出浴盆,光着脚冲到卧室,拿起小几上的包,掏出了手机,也不看来电显示,火噌噌地接起电话:“肖大公子,谢谢你搞那么隆重的接机仪式,放心,我回头一定会上你家致谢”

    如果对方是肖宏伟,听了这电话,一定会吓得腿软求饶。

    肖宏伟哪敢让家人知道自己用老爸的幌子搞特权啊,师妮可这一招看似轻飘飘的,却是夺命招。

    师妮可对橡皮糖一样老是破坏自己情绪的肖宏伟,在电话里可就不客气了。

    待师妮可说完后,觉得肖浩伟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不会那么猖狂,便准备挂电话。没想到电话里却传来肖宏伟不怕死的声音。

    但仔细一听,师妮可的心却嘭地跳了一下。

    “可可,回来啦”温雅低沉如小提琴一样好听的声线。师妮可不禁怔了怔,随之小脸微微发烫。

    刚才太随性了,竟然没哟看看来电显示,这不是一向沉稳的师妮可做事风格。

    “向向南”师妮可为自己乌龙的电话羞恼,但很快调整了情绪,她顿了顿,把羞恼藏了起来,恢复了一贯优雅的声音,“怎么是你啊,刚才不好意思,我没有看电话,以为是另一个朋友打来的”

    怎么会是向南的电话?他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了?一定是哥哥偷偷告诉他的!

    能宠般面。唉向南师妮可在心里轻轻地叹息着。

    听着师妮可平静的声音,向南却相当的不平静。

    师妮可斥责肖宏伟的话,一句简单的威胁,听到向南的耳朵里,便被诠释分解成非常多的信息,而且是非常不利自己的消息。

    摧悲啊!还没获得芳心,却先获得了情敌!而且是非常强大的情敌。

    听可可的口气,这位肖公子能搞隆重的接机仪式,来头不小啊。而放心两字,向南是非常的不放心!不知道他们的关系进展到什么地步了,师锐开也没跟自己透个气,但想想也能猜出几分。

    不看来电显示就接起的电话,那一定是经常接听的电话,或者是可可此刻正等着的电话

    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向南敏锐的大脑便把这些信息无限地分解。

    向南这下真的急了。

    当然,在商场身经百战的向南不会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均匀的气息,依稀能看到他分神俊朗的面容,温文尔雅的风度。

    “不知道你在等电话,打扰你了”向南把自己的猜测直接说了出来,想探探口风是不是真如自己所想。

    师妮可听了向南的话,愣了下,知道向南误会了,也不多加解释:“恩,是有点忙”

    师妮可想到刚才镜中看到的自己,此刻正光裸着身子和向南接电话,突然感觉全身的不自在,那感觉就像向南正看着自己,让她心里升起莫名的燥热。

    她从来没有这样光裸地和别人讲电话,而对方是男性,虽然对方看不到,自己却觉得被曝光了。

    师妮可心里很不好意思,希望赶紧挂断电话,但出于礼貌和修养还是克制了冲动,委婉地表达了自己要结束通话的意思。

    “好吧,你忙吧”向南确定了师妮可在等肖大公子的电话,心里有些气闷,却也不方便再厚着脸皮占线,便收了线。

    和师妮可结束了通话,向南立马给师锐开打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向南立马跟师锐开嬉皮笑脸地套近乎:“锐哥哥”

    真是一幅死相,每次接起电话都让人起鸡皮疙瘩。

    如果向南就在眼前,师锐开一定要踹一下他帅气的脸,师锐开立马制止着向南:“别肉麻套近乎,我知道你这么热心地打电话给我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可回来了,你开心了吧”

    “没法开心啊!”向南带着几分气馁的声音恹恹着。

    难得听到向南这么没底气的话,师锐开皱着眉问:“什么意思,你不是一直记挂着我妹妹么,怎么,准备打退堂鼓了?”

    “不是,你怎么没跟我说可可和什么肖大公子有来往”此刻的向南可是相当纠结啊。

    “他们一直都有来往的啊!你这么关心可可不知道么?肖宏伟都追了可可8年了,天天给可可送花,可勤快了”师锐开如实禀报。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向南急了。

    “我看你那么自信,没把人家当回事,就没有说的必要了”师锐开嘴角扬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向南之前确实很自信,虽然知道很多人追着师妮可,但自认为师妮可心底一定对自己还有感觉的,所以,没把情敌放在眼里。

    直到现在,知道师妮可等着肖宏伟的电话,才开始正视情敌,得赶紧弄清楚情敌的资料,向南试探的问:“那肖宏伟什么来头?”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4000字)更新。。。明天见。。。亚亚晚上被客户叫出去吃饭,8点多才回来码字,让亲们久等了,抱歉。。。还有今天是28号,有月票的娃,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吧,在这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亚亚的新文,依旧是军婚,即将开篇,由于吧最近不允许有军.衔之类的书名出现,所以新文的名字更改为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完整的简介已经出炉,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继续支持亚亚,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