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心如止水
    男人天生就爱追逐权,钱,还有女人。

    如果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身后有深不可测的金矿——金钱重权,这个女人必是中电视里演绎的尘封在历史长河的帝王的女人,或者是帝王的女儿——公主。

    师妮可便是位高权重的施景仁家的小公主,活在当下被众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偏又长得漂亮,伶俐,走到哪都星光灿灿,让女人喜欢,更让男人爱慕。

    不是所有胸怀天下的男人都喜欢当皇帝的女婿,娶帝王家的公主,却有颇多自认为可与师妮可的身家匹配的自认为优秀的男人,费劲了心思要取得师妮可的青睐。

    肖宏伟便是师妮可众多的追求者中非常执着的一个,虽然抗战多年未取得胜利,他却不气馁,反而在爱情的路上越挫越勇。

    只是,女人心,海底针,他捞了这么多年,还没探测到这枚针在汪.洋大海中的哪个方位,本来他可以慢慢地想办法,慢慢地攻坚。

    因为师妮可去了趟s市,一呆就是两年多,而且最可怕的是,她看上了s市的帅哥,这让已经准备打持久战的肖宏伟急了。还好,最后师妮可的s市之行以失败告终,他庆幸s市那个男人有眼无珠,让自己还有机会。

    只是,师妮可看似亲和,却难近身。肖宏伟这两年费劲了心思穷追猛追还没获取芳心。换做是一般的女人,他早没了耐心就直接绑回家了,但对师妮可,他只敢献殷勤,不敢亵渎。

    追求了太久,什么招数都使光了,也就没了招数,才会听人胡扯,搞了这么隆重的接机,把心上人都吓跑了。

    肖宏伟开着法拉利飞向接机口,心里急得蹭蹭地冒火,恨不能把给他出馊主意的家伙抓来暴揍一顿,自己好不容易得到师妮可回来的小道消息,就这么给浪费了。

    师锐开把师妮可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而一向优雅从容的师妮可不等师锐开为她开门,自己匆匆地钻进了副驾驶。

    师锐开环顾一下四周,没有跟屁虫啊?可可回来的行程只有自己知道,这丫头干嘛躲人似的赶紧上了车。

    师锐开笑了笑,上了车,正要启动的时候,看到了黄色的法拉利冲了过来。

    “肖公子还真厉害,竟然能探测到你的行程。可惜来迟了一步,要不要给他一个机会?”师锐开笑着询问师妮可。

    对于肖宏伟和他的骚包法拉利,师锐开自然很熟悉,肖宏伟没少请他吃饭,称兄道弟地让他帮忙,师锐开帮了忙却让妹妹抱怨他八婆,最后也就不管了。

    两人的感情是缘分,可可不喜欢肖宏伟是显而易见的,不然也不会让人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头还不给点优待。

    “是啊,这个肖宏伟本事长了不少,都把车开到飞机旁边搞车展了。想让我上头条呢,这个呆瓜”师妮可抱怨地数落着。

    看着法拉利猛地停下,从车上跳下肖宏伟,要多帅有多帅,要多酷有多酷,这样养眼的景观立时惹得周围的人群纷纷侧目。

    师妮可看了不觉好笑,这个骚包的家伙明明急坏了,还要在这显摆。

    你就慢慢摆pose,给旅途劳累的人缓解疲劳吧!

    “哥,快走吧”师妮可催着看好戏的师锐开离开机场。

    “哈哈你也别恼人家,这不是一片丹心追求你么?”师锐开启动了车,宾利和法拉利擦身而过。

    刚出尽了风头的肖宏伟看到师锐开的车,和车里对他挥手的师妮可,他喊着追了几步,宾利很快消失在视线里,他郁闷得跳脚

    “你这丫头,吊人家胃口这么多年,也够坏的”师锐开从后望镜看到肖宏伟跳脚的摸样,不由打趣道。

    “哥,你这是帮谁说话。我什么时候给他诱饵吊他胃口了”师妮可立马撇清关系。

    “呵呵,谁让你长得这么惹人喜爱呢!这就是致命的诱饵”师锐开转过头看了师妮可一眼,温柔的笑道。

    “这不怪我,他要怪就怪我爸妈吧”对于自己的外貌和魅力,师妮可有着绝对的自信。

    听完师妮可的自信十足的回话,师锐开不由笑的更欢了:“你这丫头,真是个祸害。你要是早一点结婚,断了人家念想,你那些追求者不就死心了?”

    “要说祸害,你这个钻石王老五才是遗千年的祸害。多少花季少女身心都被你摧残荼毒,要不要我帮你算算”师妮可不客气的回敬。

    “打住,打住,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师锐开连忙喊停。

    “哼哼”师妮可扬了扬眉,对着师锐开亮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斗嘴皮子,哥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师锐开偃旗息鼓专心开车,师妮可也就此作罢,她不是犀利地人,或许正是这份涵养让人喜欢和她亲近。

    师妮可调整了坐姿,头靠在座椅上,目视前方。

    刚才因为躲避肖宏伟,匆匆上车,没发现车窗下竟然放着一份报纸。

    师妮可转过头看了眼师锐开,这不是他的风格啊,他的生活规律师妮可很清楚,师锐开关注的新闻都在起床的第一时间知悉,有什么新闻能让他看了还带在车上温故知新。

    师妮可笑着道:“哥你这唱的是哪出戏?开车还看报纸?什么新闻比命更重要?”

    师妮可说话的时候,身子前倾,伸手拿起报纸,准备看看是什么了不得的消息,能让师锐开如此忠实。

    打开报纸,只看一眼,师妮可就优雅地合上了报纸,又放回车窗下。

    报纸上的内容很眼熟,她在国外就看过了。

    唉,哥哥真是不知道他受了向南什么好处,竟然这么勤快地帮向南张罗,还这样故弄玄虚。

    没错,师锐开确实把本来云山雾罩的绯闻,非常清晰地传到师妮可的邮箱,而附带的图片却故意虚拍得模糊不清,只能依稀认得是向南的身影。在邮件里,就是把眼睛擦破也猜不出向南对面的女人是谁,能看清楚的就是一身红衣显示了性别。

    而师锐开还在邮件里调侃着师妮可:可可,你的梦中情人有绯闻了,别玩得乐不思蜀啊!。

    他的邮件旨在刺激师妮可,让她吃吃醋。

    师妮可最初看到邮件的时候,心里确实涌起了一阵莫名的伤感。这样的情绪已经有些陌生了,自从三年前离开s市时,她在飞机上痛快地伤心了一把,抹去了失落的眼泪,也把所有憋屈的感情遗弃在飞机上。

    师妮可本来就是开朗豁达的性格,既然求而不得,她就死心塌地地放弃了。

    当飞机落到b市,在s市水土不服的她一回到生养自己的b市,立马又如鱼得水般,把自己还原成乐观傲气的小公主,对着追随自己的男人指手画脚。

    虽然师妮可对于爱慕自己的男人没感觉,但她和他们却又相处得很好,刚回来的拾回,每天和大家出去疯玩,玩得很开心很痛快,心底的伤也就渐渐落幕。

    对于感情,她会努力地去追求,如果不能如意,她也会轻轻地放下。

    只是没想到,自己放下了,向南却出其不意地拿起来了。

    有时候觉得很讽刺。

    感情就是这么玄而又玄,来的时候那么期待渴望得心伤,离去了,就是对同一个人,心里即便有波澜也起不了大的风浪。

    时过境迁,过去的感情已经是过期的船票,挥泪斩断了情丝,便难登上重新起航的那艘船。

    一向理性的师妮可心如止水,当久远的感伤从心底钻出来的瞬间,她很理智地把刚泛起的涟漪按下去了。

    人在旅途,有那么多同事一起玩乐,她很快就忘记了这事,如果不是这份报纸的提醒,她都忘了自己在三年之后还能冒出淡淡的酸涩。

    施身深主。师妮可神色自若地拿起水喝了一口,然后歪着头看到了偷窥自己情绪的哥哥。没想到,堂哥竟然比肖宏伟还要执着,发邮件没把妹妹的心肝脾肺肾摧残到,还要用真实的过期报刊晃人耳目。

    只是,师妮可眼尖,只看一眼图片,便瞧出了端倪。

    真是可惜了,向南和贝贝跟哥哥联手演的这出戏,演员都是帅哥美女偶像派,按理很吸引眼球,就是剧本编写的蹩脚幼稚,没啥看头。

    师妮可对师锐开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让师锐开稍微有点窘。

    “哥,你什么时候这么怀旧开始收藏过期报纸了?”

    “呵呵,特为你收藏的”

    “多谢你费心了。只是,怕要辜负你的一番心意了,我觉得没有收藏价值,没看头”

    师锐开看了眼师妮可,只看到她甜美娇俏的笑容,晴朗无云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别样的情绪,更别想闻到一丝酸味。

    看来可可彻底淡出了江湖,向南彻底地淡出了她的心湖。他真为两人的擦肩而过的感情惋惜,挽留。

    “呵呵,那可难说”师锐开故意投给师妮可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师妮可坦然自若地迎视他的目光。

    “哥,你就被为别人的事瞎忙活啦。有那个精力,先把自己的事处理了。奶奶一直等着抱曾孙呢,要不要我得提醒她多关心关心你”

    师妮可一提奶奶,师锐开立马投降。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3000字)更新。。。明天见。。。明天是28号,有月票的娃,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吧,在这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亚亚的新文,依旧是军婚,即将开篇,不过名字更改为权少有令,麻辣娇妻宠不得

    这是一个“胜者为王,败者暖床”的军旅爱情故事。

    遇到权贺俊,叶子欣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第一次相遇,车被追尾,美胸被袭。

    第二次又遇,初吻被夺,绯闻四起。

    第三次直接被霸王硬上弓,就此声名狼藉。

    权贺俊修长的手指勾着叶子欣的下巴,俯身望着床上满脸通红的她,薄唇轻启:“叶子欣,你是不是该对我负责了?”

    叶子欣恨不得抽他,恨恨地咬了他一口,踹了他一脚,怒吼:“权贺俊你这个流氓!姐要废了你!”

    当腹黑遇到野蛮,沉默对抗风.骚,新欢pk旧爱,看狡黠小白兔如何翻身做主将铁血军人‘收入裙下’,精彩故事就此拉开帷幕

    还请亲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打赏,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