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醋意横飞3
    谢铁军闷不吭声地给大家布菜,就连林乐乐也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了。

    谢铁军把剥好的虾放到林乐乐碗里时,林乐乐一边吃一边笑着道,“谢谢,小舅,这些菜都很好吃啊,你怎么不吃啊?”

    “好吃就多吃点,来,舅舅被你剥螃蟹”谢铁军拿着肥大的蟹腿剥着。把蟹肉挑出来放到林乐乐碗里,又夹了一个铁板蛏,去了壳把蛏子放到林乐乐碗里

    谢铁军就这么忙乎着,不一会林乐乐碗里已经堆放满了海鲜。

    谢铁军又殷勤地给谢妈妈夹着蒜烤生蚝,蒜蓉粉丝蒸扇贝把谢妈妈的碗也填得满满的。

    谢妈妈赶紧制止:“铁娃,都是自家人,不要这么客气,你也赶紧吃自己的”谢妈妈以为儿子招呼自己和孩子吃,没空吃菜呢。还不知道谢铁军正在跟老婆置气。

    谢铁军看了眼满嘴都是油的孙贝贝,哭笑不得,差点笑出声。现在是生气的时候,一笑就泄了气,得忍着。

    贝贝吃东西一向都很优雅的,吃成这样,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她也在生气,谢铁军实在想不明白她在斗什么法。明明是她的错,她在生哪门子气,这么没吃相,一点都不关心已经气得吃不下饭的老公。

    两人都有些孩子气,都用自己的异常的幼稚行为反抗着,却又时时关注着对方,等着对方先开口。

    孙贝贝等着谢铁军制止她的暴饮暴食,谢铁军等着孙贝贝喊他吃饭。餐桌气氛表面很融洽,只有两人偶尔对上眼时,彼此能感受斗牛式的表情。

    谢铁军看着一桌的美食,饿得慌呢,自己气得吃不下,贝贝生气了就暴饮暴食,两人这么互相斗气不会浪费钱浪费粮食,孙贝贝把谢铁军的那份干掉了。

    唉,生气也是也生得好吃亏啊,下次生气要角色互换一下,看你能不能饿着撑到最后。

    谢铁军一向都很稳重,这回生气了,却跟小孩一样,等着老婆哄着吃饭呢,只是孙贝贝也在较劲刚吃完螃蟹又夹了块鱼到碗里。

    谢铁军看到孙贝贝碗里的鱼时,很无奈地主动放弃斗气了,把孙贝贝的碗拿到自己面前,挑鱼刺。

    “不要你挑刺”孙贝贝嘟着嘴道。好好的就要对自己挑刺乱吃飞醋,她恼着呢。这挑刺里的深意,只有彼此能听懂。

    老公生气的样子真是幼稚极了!

    孙贝贝看到谢铁军因为生气又碍于婆婆不能发作冒着酸酸地味道,酸得她也冒火,所以狼吞虎咽地吃着,吃得食不知味。

    真是恨死谢铁军了,好好一顿饭,让人没一点胃口了。她边吃便在心里骂着谢铁军,骂到后面没词了,便掉了头转念一想,何必呢!

    好不容易聚一次,搞得这么别扭,只会在分离之后后悔这样挥霍相聚的时光。有一次也是因为谢铁军吃醋,她也拧着不低头,耍小脾气,搞得两人不欢而散,分开之后又开始后悔难受。偏偏那次分离之后谢铁军去执行任务了,大半个月音讯全无。她天天担心老公因为生气影响工作,怕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分心有危险。那段日子的煎熬还记忆犹新,每次想起来心里都会隐隐作痛。那时候她就做了深刻的检讨和总结,以后不管为什么事情吵架,一定要及时和好,不然最后惦记牵挂难受的还是自己。

    当然谢铁军也和她一样,都怕不欢而散,他们和好后达成共识,总要有一个人先低头的。

    当然啦,面对一向骄纵的孙贝贝,大部分时候是谢铁军低头。

    谢铁军没及时示好,孙贝贝心里就受不了了,她开始反思两人到底在生什么气。

    换了一个思维,便为两人的生气感到好笑。

    又不是犯了什么错,何必搞成这样。

    老公吃醋,虽然霸道无理,却也是爱自己的一种表现。这样想开了,孙贝贝也就心软了。

    所以,孙贝贝夹了块鱼,然后谢铁军就非常默契地要给他挑鱼刺,她心里已经放软了,但话还带着刺。

    老婆已经示好,谢铁军也不跟着硬气了。“还是我来吧,你吃块鱼我得捏几把汗”他的声音宽厚温纯,就像他的性格,稳重温和,话里的关心和宠爱让孙贝贝立马不生气了。

    孙贝贝吃鱼常被卡,每次吃鱼,谢铁军都会细心地先帮她挑鱼刺。她就知道不管怎么生气,老公还是心疼她的,怕她被鱼刺卡到,一定会帮自己挑鱼刺。

    孙贝贝随意就掐住了谢铁军的软肋,她是他心头的朱砂嘛。

    谢铁军仔细地挑出细小的鱼刺,干活的时候还在心里嘀咕着,老婆可真会耍小聪明,知道自己心疼老婆,肯定会主动去勾搭。

    刚开始觉得老婆太狡诈,总是这样算计自己。但一细想,心里又甜蜜了。其实老婆还是心软的,自己不开心,她一定吃得难受,用鱼刺作诱饵,自己乖乖就上钩了。

    谢铁军看了孙贝贝一眼,这丫头刚才还乱瞪眼,现在眼里却闪着狡黠的笑容,谢铁军看到她奸计得逞,又好气又好笑,但心里鼓鼓的气似乎在这对视一眼中,泄掉了不少。

    谢铁军把鱼刺挑了,把孙贝贝的碗和鱼肉放回孙贝贝面前,“慢点吃,这鱼太多刺,也不知道挑干净了没有”

    “老公挑的,肯定是安全的”孙贝贝终于亮出了灿烂的笑容,对谢铁军眨巴着眼睛,暗送着秋波,谢铁军对老婆的笑容没有一点免疫力,一时看得愣了神,还是孙贝贝在桌底下踹了他一下才回神。

    “现在是吃饭时间,别走神啊!”孙贝贝娇笑着,一脸得意地看着谢铁军。谢妈妈和林乐乐听了不由大笑。谢铁军不好意思瞪了眼孙贝贝,晚上再回去收拾你!

    吃饭的气氛终于正常化,谢铁军终于不虐待自己的胃,开始和大家有吃有笑。

    吃完饭回到家已经九点,谢妈妈忙着给林乐乐洗了澡,带孩子睡觉去了。

    主卧,谢铁军开始清帐。

    孙贝贝在浴缸里放了水,累了一天,她要好好泡泡澡,缓解一下疲劳。

    水蓄满了,她还没进去,谢铁军先脱.光了跳进了浴缸,还躺在里面像大爷一样召唤着孙贝贝:“老婆,晚上要好好伺候我”

    谢铁军扑腾这大脚板,溅起的水花打得正在洗脸的孙贝贝,衣服湿了一大片。

    “啊老公,你捣什么乱啊,那是我的泡澡水”孙贝贝转过头,瞪着故意捣乱的谢铁军。

    “先伺候我洗澡”谢铁军毫不在意孙贝贝的娇瞪,憨笑的要求道。

    “为什么不是你伺候我!”孙贝贝嘟嘴回了一句,眼底的娇媚不言而喻。

    他们买的虽是三房,但浴室不大,孙贝贝喜欢泡澡,所以当初装房子的时候,买了一个浴缸,但只能容得下一个人。

    谢铁军洗澡三下五除二,那是相当利索相当快的,想想也能理解,他在家的时候,孙贝贝自然也回来了。为了赶紧和老婆亲热,恨不得不要洗澡呢。除非两人一起洗澡,才慢悠悠地和老婆在花洒下磨蹭。所以,这个只能容一人的澡盆,基本就是孙贝贝专用的,或者单独洗,或者她像女王一样在里面享受着谢铁军给她洗澡。

    所以,此刻谢铁军要享受被伺候的感觉,孙贝贝立马反抗。

    “每次都是我伺候你,但是今天我生气了,你要补偿我的精神损失”

    今天的账不能随便翻过去,及时地算清。

    谢铁军在水里对孙贝贝翻着账本,孙贝贝一听可就恼了,她都不计较了,老公还那么小气念念不忘,老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鸡肚肠了。

    孙贝贝捧着水把脸上的洗面奶冲干净了,气鼓鼓地擦了擦脸,冲到浴缸边,拽着谢铁军的手,要把占了她浴缸的谢铁军揪出来。

    “我还更生气呢,你要倒贴我。出来,快出来,这是我的澡盆”

    谢铁军不想出来,孙贝贝自然是枉费力气,拉了半天还是纹丝不动,孙贝贝火了,便开始施展暴力,胡乱打了一套孙氏流星拳,谢铁军不等她打完套圈,直接把她拉近了浴缸。

    扑通一声,孙贝贝吃了一大口水:“哇,谢铁军,你搞什么啊?”

    孙贝贝的衣服立马湿漉漉地贴在身上,非常不舒服,更不舒服的是,她整个人都叠在谢铁军身上,谢铁军这么大块个头和她挤一个浴缸,真是挤啊,浴缸的水都挤出大半了。算了,不跟老公争浴缸,我冲澡,你就慢慢泡吧,我就不信,你能在那浴缸里泡两分钟。

    孙贝贝要撑起身子,爬出浴缸,可小手却好死不死地撑在谢铁军的重型武器上

    嗷嗷老婆越来越会搞偷袭了,这样出其不意地一击,真是致命。

    谢铁军冷气直抽,还没谈完话呢,老婆这么着急就启动程序开炮

    谢铁军激动得一把抱住湿身的孙贝贝,啃咬着她的劲椎,滚烫酥麻的感觉把孙贝贝撩拨得扭捏着身子。

    本是宽松的衣服此刻紧紧地贴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上,再这么性感地扭着,外加上孙贝贝的小手还握着谢铁军的秘密武器

    谢铁军兴奋得嗷嗷直叫。

    孙贝贝赶紧放开小手,推搡着谢铁军要离开浴缸,但谢铁军却把她牢牢困在怀里。

    孙贝贝如困兽般叫着:“哎呀,呆子,快放开我,不然我生气了”

    “看看,小脸都红了,你最喜欢我咬你了。我还没用过浴缸,今天借我用下,一起泡泡,我都不生气了,你还气什么啊?”谢铁军一碰到老婆的身体,就忘记了准备和老婆的谈话。

    谢铁军的胸膛紧贴着孙贝贝的柔软的后背,即便没有洗澡,老婆身上的香味还是幽幽地传到他的鼻尖,不由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大手则隔着衣服,按摩着柔软可爱的小白兔。

    其实被老公啃咬得很舒服,他按摩的力度更是让孙贝贝很陶醉,孙贝贝索性享受着谢铁军此刻的亲昵挑逗。

    想到刚才谢铁军要算账找精神损失,她想起晚上两人的斗气,决定把问题拿出来好好沟通。相爱的人喜欢彼此身体的沟通,更要心灵的沟通,彼此才能真正的没有隔阂,灵肉合一。

    “我知道你生什么气,不就看到我和向南哥聊了几句么?你至于么,气成那样,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一样闹脾气。看你一身冒着莫名其妙的酸气我就生气。我又不是你的私有物,我有我的工作生活朋友,总不能因为跟你结婚了,就不能和任何男人说句话了。哪有这么霸道的!”孙贝贝坦诚不公的把话题挑开。

    “你还记得你结婚了,有没有想过,你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还动手动脚那么亲密,我会怎么想。换做是你看到我和别的女人聊天,还勾勾搭搭的,你会怎么想”谢铁军喘息着为自己的嫉妒之心做有力的辩解。

    谢铁军的舌头在孙贝贝的后颈到耳根辗转,孙贝贝的身体微微颤抖,他咬着她的耳朵,似惩戒却又极其亲昵的姿态,滚烫的气息打在孙贝贝的耳蜗,逗得她颤抖地娇笑着。

    孙贝贝被老公撩拨得心痒痒的。两人每次都像饿狼一样,剥了衣服就在床上撕咬,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泡在水里缠绵,虽然不生猛,却甜到了心底,即便说的话不是**的甜言蜜语,却也感觉非常惬意。

    孙贝贝的小手开始不安分地在老公身上游移,在柔软的水里抚摸着老公精壮的肌肤,感觉真不错。但听到老公说到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时,小手刚好勾搭到老公的重型武器,她立马示.威地缴枪:“你敢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我就那废了你”

    嗷嗷

    “小心,别走火了。把老公的疼爱的武器废了,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可就没了”谢铁军忍不住呻吟出声,“老婆这么凶悍,借我十个胆也不敢和别的女人勾搭。但那你也不能”

    “我和向南哥就一个哥们,你又不是现在才认识他。我怎么就和他勾搭了,你不要乱说话”孙贝贝扭转头瞪着谢铁军。

    谢铁军直接把她的身子翻过来,让孙贝贝贴在他的身上,某部位刚好压在谢铁军的重型武器上

    看到老婆脸上升起的潮红,谢铁军剥了孙贝贝的上衣,释放了两只可爱的小白兔。

    谢铁军开始低头抓小白兔,边玩边道:“我没说你和他勾搭,只是看到你和他打打闹闹,心里就不舒服。我也不想乱说话,但是看到别人说你和他之间的关系,我心里就是有根刺”

    “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没错,我看到娱乐周刊上你们的绯闻了”谢铁军说完又像没事的人一样低头继续和小白兔玩弄着,孙贝贝身体很惬意,可心里就没那么惬意了刚才还非常有理非常强势的孙贝贝听到绯闻立马心虚了。

    “老公,你不要相信那个报道,我和向南哥就吃了个饭喝喝咖啡。我们要是有什么,早就勾搭在一块了,哪还能跟你混”

    孙贝贝开始主动地讨好谢铁军,捧着他的脸温柔地亲着,小屁股更是非常邪恶地蹭着

    “我也知道你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可是”

    谢铁军的话被孙贝贝的小嘴含住,丁香小舌轻巧地钻进了谢铁军的唇里,和他的长舌缠绕一番,才退出来,咬着谢铁军宽厚的唇瓣,“老公,你对我不信任不放心?”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很爱老婆,此刻很享受和老婆在水里的亲热。

    孙贝贝对这个答案不满,生气般用力地咬着谢铁军的唇瓣:“你有什么不信任不放心的。你去潜伏,我还接过你的枪去连队,我的心你还能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你还不信任?”

    “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怕”谢铁军两手抓着小白兔,把孙贝贝拉近自己贴在他的身上,他亲着她的耳根,喃喃自语,“老婆,你这么漂亮这么优秀,我真怕会失去你”

    “唉,你这个呆子”孙贝贝伏在谢铁军的肩上,又重重咬了一口。

    “不要让我患得患失好不好,老婆,我好怕哪一天有年轻帅气多金的男人把你拐走”谢铁军终于放开了被他蹂。躏得变红的小白兔。

    谢铁军紧搂着孙贝贝,头埋在孙贝贝瘦弱的肩上,那样魁梧伟岸的男人,此刻却像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似乎怕她离开般,紧紧地搂着,搂得孙贝贝骨头都疼了,心也微微地疼了,心疼他的患得患失。

    孙贝贝抱着他的头,手指抚着他又短又硬的头发宽慰道,“唉,你这是什么脑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是那样的女人么?我认识的男人,随便站出一个都比你家世好,比你帅气,我要喜欢这些帅气多金的男人,还会跟你在一起么?”

    这话到底是捧还是贬啊,这不是让人更纠结么?

    家世也就算了,可是,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丑吧,老婆,我可是你老公啊,你每次见到老公都两眼发光,我要那么丑,那不是说你的视力出现了问题。

    “这些我都知道。只是看到你的绯闻,总会不由自主地吃醋”谢铁军揪着某个小辫子,也重重地咬着孙贝贝的香肩,雪白的肌肤上立马一圈红色的牙印。

    孙贝贝痛得跳了起来锤了他几拳,更是故意地重重坐下去,扑腾得水花四溅,让谢铁军喝了几口水。

    孙贝贝胜利地笑着,再吃醋我就让你多喝点洗澡水,笑得欢心了才解释着:“我一直都很小心的,那次只是个意外。向南哥在追妮可,用我做幌子搞绯闻,让妮可吃吃醋,没想到妮可没吃醋,却让你打翻醋坛子了。回头我再找向南哥算账,这丫的搞得我们夫妻不和,我也要把他和妮可搞得鸡飞狗跳”

    原来是这样,谢铁军心里的刺这才慢慢矮下去。他也知道老婆和向南应该没什么,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多忧虑。或许爱得深了,才会这样。

    现在听了老婆的解释,谢铁军终于安心释怀。

    谢铁军没那么八卦,不知道向南和师妮可之间的纠葛,也懒得去过问。只是向南这样帅气多金的男人,实在是让人没法忽视他对女人的吸引力,谢铁军打心眼里希望这个假想情敌能早点结婚。

    他知道贝贝的调皮样,向南能用她上眼药,她还真可能让向南吃点苦头。虽然今天被向南威胁的心里不爽,还是替向南说话。

    “那还是不要了,你那馊主意,够向南吃一壶。人家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是让他早点追到妮可,早点结婚吧。我也就没有安全隐患了”

    “你还把他当情敌啊!”孙贝贝捧着谢铁军的脸,睁大眼睛瞪着他,“老公你这个醋坛子,不是这么乱吃飞醋的!我都解释了你还冒酸气,有完没完啊!”

    谢铁军这个醋坛子还真酸溜溜地道:“是啊,我没有他帅,我比你认识的男人都丑”

    哦,孙贝贝拍着脑门,想到刚才自己急于解释把老公得罪了。

    孙贝贝嬉笑着:“呵呵,老公,你别误会。那个刚才只是口误,其实老公还是很帅的”

    为了补偿及道歉,孙贝贝立马用行动表示,直接扑到谢铁军身上,用小白兔咬咬谢铁军宽阔的胸膛,色诱着老公。

    这招很管用,谢铁军很快就喘着气,非常艰难地问:“哪里帅?鼻子还是眼睛?”

    孙贝贝坐起身,当然坐在重型武器上最有感觉,妩媚的眼睛从谢铁军的头上往下移,似乎非常认真地研究老公哪里最帅,最后回答的话更是**裸地引诱:“呵呵,老公脱.光的时候最帅!”

    两人在浴缸里,聊了半天没有洗澡,水凉了,心里的疙瘩去除了,身体却在互相调戏中升温了。特别是谢铁军,自己的重型武器被压迫得早就咆哮着,哪里有压迫有利就有反抗!

    他要反抗,要战斗。。

    谢铁军终于熬不住,利落地褪去了孙贝贝的小裤裤。

    挑有对螃。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6000字)更新。。明天见。。。怎么没人留言啊,怎么没人推荐啊,亲们,你们去哪了,冬眠已过,出来透气吧!

    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泡菜爱情ii:你好,韩国上司泡菜爱情i:我在韩国当媳妇致命痴缠:早安,我的野蛮小姐,绝对好看,绝对轻松,绝对甜蜜,绝对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