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醋意横飞2
    孙贝贝确实穿得很保守,平常都是穿着光鲜艳丽的上衣,牛仔短裤,高跟鞋,再涂脂抹粉一番,打扮得耀眼夺目,光艳逼人。

    这不是和老公打了一次次仗,身上战果累累,羞于示人么,所以,出门穿的衣服非常居家。宽松的t恤,长长的棉裤,脚上则是一双运动鞋。

    这样的打扮和孙贝贝平常的形象反差太大,不细看还认不出来,孙贝贝就戴了顶遮阳帽,连墨镜都不用戴,在游乐场玩了一个下午也没人认出来。

    还是向南火眼金睛,她难得穿得这么素都被向南逮到。不过人长得高挑,明眸皓齿,眉目如画,这么朴素的装扮竟然显得淡雅脱俗,楚楚动人。

    确实很贤良!

    “今天是周一,你怎么会在这。难道,或许,是真的?昨天刚和谢铁军约会送走了兵哥哥,今天又”

    孙贝贝转过头,看到绯闻男主向南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立马上前赐他一拳。

    “又你个头,我休假半个月回来陪老公!向南哥,你真是欠收拾。你自己美女萦绕,天天出门当祸害,竟然把别人也想得跟你一样桃花朵朵开。我要祈祷妮可下重手,狠狠地把你收拾收拾”

    向南皱着眉,孙贝贝真是下手狠,出口更狠,尽挑人家的伤疤戳。

    “唉,这是公众场合,别又被人偷.拍到了,我还没娶媳妇呢,别毁我的清白啊”

    听到‘清白’二字,孙贝贝不由笑着嘲讽起来:“清白?向南哥,你还有清白吗?还有,到底是谁毁谁的清白啊。我可是有夫之妇,你为了一己之私,把我和你暧昧地扯在一块,真是太过分了。要是让铁军知道,惹他生气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彼此,彼此”向南嘴角微勾,毫不客气的回敬一句,“还有你也不是省油的灯,你一个电话让我妈抓着我的小辫子,天天念叨。害得我有家不能回”

    面对向南的投诉,孙贝贝眉角微挑:“那还不随了你的意,天天在外风流快活。没回家,天天上馆子吃山珍海味”

    “托你的福,让我妈又紧锣密鼓地帮我安排了相亲,我这不是来上必修课么?什么山珍海味,吃得我身体疲惫”

    “我看你一点都不疲惫,打扮得这么精神,诚心出来当祸害那些纯良少女”

    向南非常自恋地笑着道:“这不怨我啊。没办法,谁让我长得天生丽质男子气”

    孙贝贝听到向南说天生丽质难自弃,不由乐得花枝乱颤。

    两人一见面就来一顿胡侃,原本闹着要看螃蟹的林乐乐竟然非常乖巧地没有乘孙贝贝不注意偷溜。正在向南自诩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迷死人不偿命时,连林乐乐小朋友也中了美男计。她端详了向南好久,没有一点矜持一点害羞地看着向南。

    “舅妈,这个哥哥好帅!”林乐乐突然的插话让孙贝贝吓了一跳,向南却乐坏了。

    真是个祸害啊

    “向南哥,你真是个祸害,走到哪都害人无数,连小朋友也不放过,我外甥女都被你迷惑了”

    “哈哈,我本来就是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帅哥嘛!”向南笑着和林乐乐打了个招呼,“小美女,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林乐乐叫帅哥问她名字乐得屁颠屁颠的:“我叫乐乐!”

    “乐乐啊,小嘴真甜”向南嘴角微扬,桃花眼朝林乐乐眨了眨。

    “真是不要脸,都奔四的老男人了。她叫你哥哥,你还真当自己才十八啊。乐乐,他叫向大叔”

    向南真要一口黑血喷在鱼缸里,把全部海里生物毒死。

    孙贝贝的嘴巴实在太毒了!

    向南还问裴女士是谁的毒牙说自己奔四,原来是孙贝贝这个小毒物。

    向南伸手恨不能掐死孙贝贝,孙贝贝嬉笑着闪开了:“谁说我奔四!我才奔三!不要血口喷人把我说得那么老!”

    “舅妈,哥哥很帅,一点都不老”林乐乐也正义凛然地给向南哥哥作证,孙贝贝对这个见色忘义的外甥女翻白眼。

    向南笑着抱起林乐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还是乐乐比较乖!不要学舅妈教小朋友讲人家坏话”

    向南的嘴角一勾,桃花眼对林乐乐眨了眨,林乐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开心得不得了,扑到向南的脸上,啪嗒啪嗒地猛亲着,糊得向南一脸都是口水。

    “啊啊”。

    向南呆了,什么丰神俊朗,风度翩翩都被这个小女孩热情的口水糊住,糊狼狈了。

    从来没接过粉丝这么热情的厚礼,满脸的口水啊,带着这口水相亲很没有帅哥的形象的

    向南受不了小花痴的攻击,赶紧把林乐乐塞回给孙贝贝。

    孙贝贝看到向南发窘笑得花枝乱颤,还不忘继续损向南继续调侃:“向南哥,你长得真是祸害,我们家乐乐都被你迷住了。她的初吻都给你了,你要为她负责”

    “去去去,别教坏小朋友”向南赶紧拿了纸巾擦着脸上的口水。

    “反正你天天选妃,也不过是为餐饮业盈利做贡献,到最后还不是继续当你的千年老光棍。反正妮可那遥遥无期,还不如把我的外甥女许配给你,慢慢培养感情”

    孙贝贝继续说着她那毒死人不偿命的话。她是为数不多知道向南和师妮可之间的情况的人。

    向南藏得太深,师妮可又远在b市,一般人自然察觉不到他们之间的小秘密。这还是上次吃饭的时候,看到向南在发短信。孙贝贝非常好奇,有哪个女人能让向南陪着孙大小姐吃饭的时候不专注地发信息。虽然只是一条信息,却把孙贝贝引诱得想当福尔摩斯,她乘着向南不注意抢了他的手机,然后就窥见了已发信息里的可可。

    孙贝贝手机里的师妮可的号码和这个可可雷同,于是乎,一番威逼利诱,终于把向南的秘密逼供出冰山一角。

    虽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过程,但知道师妮可不待见这位向大帅哥。

    孙贝贝当时快笑抽筋了,非常开心地损向南,人家小姑娘大老远跑s市追你的时候不待见她,现在就让她好好地虐虐你这个被虐狂。

    真是交友不慎,这丫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自己和师妮可之间已经够蹉跎了,她还随口就来句诅咒,见一次咒一次。

    向南给孙贝贝贴上毒嘴坏丫头的标签,一脸警告却又期待地笑着:“别诅咒我。我很快就要‘脱.光’了”

    额?不是一筹莫展么?这才不过一周,两人搭上了宇宙飞船?进展这么神速?

    这是好事,两个别扭的人终于不别扭了,当然要放鞭炮祝贺一下,恭喜他们即将取得爱情真经。

    不过,孙贝贝的思维跳跃太快,道喜的话还没说出,损话关不住先蹦出来了。

    “脱.光?不是吧,你脑子没抽风吧?即使你是人长的帅,但身材可就不见得能拿的出手,还是别污染我们的眼睛啦!”孙贝贝坏坏的笑着,故意歪曲这向南的话。

    “你这坏丫头”连连遭损的向南,瞪了孙贝贝一眼,“要我帮忙的时候一个电话,不要帮忙的时候就嘴毒,看我以后还帮你”

    “呵呵,谁叫你是我哥啊,嘴毒也是跟你亲近!”孙贝贝调皮的回道。

    向南无奈的笑了笑,突然灵光一闪:“你要是把我当哥,就帮哥哥一个忙”

    “什么忙?”

    向南看着孙贝贝用非常神秘的口吻道:“妮可过些天可能会来s市”

    其实向南心里也没谱,这不是突然想到,既然贝贝已经知道他和师妮可之间的秘密,那就让闲着没事的贝贝把师妮可也叫过来玩嘛。

    原来是想着让她从中撮合妮可和他啊!

    “你能勾勾手指把她请来,我才不信。你都请了两年了,也没见她来看你一眼。都是自己飞到b市去看她”孙贝贝似乎会读心术,一下就把向南幻想的肥皂泡戳破。

    “哈哈,不是还有你这个绯闻女主嘛,你邀妮可过来逛逛街,聊聊天,顺带帮我澄清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嘛”

    出仔裤羞。“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就一个莫须有的绯闻能把妮可引诱过来,我真的要怀疑,你这个向老板是不是山寨货。再说了,虽说我现在没有红遍大江南北,也红了半壁江山,但我还是自认为我没那个号召力能把妮可召唤过来。你要把妮可的心追过来,还是多飞飞b市,可能更管用”孙贝贝把自己和向南的关系撇的一清二楚,毫无帮忙的意思。

    “那可难说”向南淡淡地说,一脸沉思的深沉样,很帅很迷人,引得路人侧目。

    向南意有所指,不过孙贝贝没来得及多追究向南的话,便被花痴的窃窃私语及尖叫声给干.扰了。

    “你可真是矛盾,巴望着人家过来,自己还有闲心继续选妃。向南哥,你真是盯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都还没把妮可搞定,就已经彩旗飘飘了”孙贝贝扫了那些花痴们一眼,回过头看着向南,继续损道。

    “小丫头,真是欠揍。这话你要敢在妮可面前说半个字,我就把我们的绯闻递给谢铁军看”向南俊脸一横,毫不示弱的威胁道。

    见向南这般表情,孙贝贝不由大笑起来:“哈哈,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我老公睿智英明,心胸宽阔,才不会相信报纸上那些莫须有的捕风捉影。倒是你,妮可要是知道你一边追着她,一边相亲挑女人。我真想知道妮可知道了会不会把你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呢”

    “别在这幸灾乐祸”

    两人站着在门口调侃,俊男美女站一块,就是一处最美的风景。认识或不认识的都向他们投来了或羡慕或嫉妒或惊艳的目光,在众多目光里还有一道冷冽得似飞刀一样的目光。

    向南早感觉自己被犀利的目光注视,回头寻找,发现大堂里,那黑着脸端坐着的不是谢铁军么?

    哎呀,这位解放军哥哥目光好凶悍好锐利啊!

    向南看着孙贝贝一脸的幸灾乐祸的样子,你不仁我不义,哈哈,贝贝,你的老公杀气逼人,好恐怖哦,你这么诅咒我和妮可,那我也非常不客气地给你老公上点眼药,给你们夫妻生活增加一点左料,晚上一定会很生猛很**。

    向南非常不怕死地把手搭在孙贝贝的肩上,还非常邪恶地对谢铁军挑挑眉笑了笑。

    两人经常嬉戏打闹,这样的姿势早已经习以为常,孙贝贝浑然不觉大堂里的老公正用杀人的眼光看着和自己嬉笑的向南,更不知道向南正在给自己嫁祸。

    向南觉得自己的手快被灼热的目光掐断,只停留了一秒便赶紧收手。

    贝贝,你就等着睿智英明,心胸宽阔,打翻了醋坛子的老公晚上好好收拾你吧。我就不留下来看戏了。

    向南心里非常坏地想着。

    和孙贝贝招呼完,自己去了预定的包厢,今天的相亲对象是规划局李科长的女儿,为了不得罪人,只能硬着头皮来走过场。

    向南陪着美女相亲,偶遇孙贝贝,把埋着地雷直接变成了裸.露的炸弹。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谢铁军在大堂里陪着谢妈妈先谈着,两人对面坐着,谢铁军的位置面对大门,清晰地看着门外的一切。

    老夫老妻还跟热恋中的人一样,谢铁军的目光一直微笑着追随这门口娇俏的身影。孙贝贝在他眼里就像在香水里泡过一样,浑身都是风情,浑身都是韵味,浑身都牵引着他的注意力。

    谢妈妈看儿子追随者媳妇的目光,她的眼里也都是笑意。这对小夫妻甜得似蜜,做妈妈少了操心自然高兴。

    但随着向南的出现,谢铁军脸上的表情可就慢慢黯淡了。看到门口两人有说有笑,习以为常地小打小闹,谢铁军心里那根隐藏的刺开始扎得他难受。

    当他看到贝贝对着向南笑得如花似玉,他心里就没来由地嫉妒。老婆这样的花容月貌,被别人看到,他心里真是不爽,更多的是不安。

    如果没看到报纸上的绯闻,他最多也就自己心里冒冒酸气,不会有这么刺目的感觉。他知道向南和贝贝两个从小一起打闹这长大,两人每次在一块都要一番唇枪舌战,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只是人的思维就是这样,有一点阴影了,就会捕风捉影地去求证。

    谢铁军中午还能说服自己,不要多想,当时还想着找个机会劝贝贝在公众场合要注意一下形象。

    现在却一点都压不住心里的醋劲,甚至,他有些不自信。

    特别是看到向南的手搭在孙贝贝的肩上向他示.威挑恤的时候,谢铁军气得打翻了醋坛子。

    谢铁军一脸沉闷地看着丝毫未察觉自己的行为是否有不妥的孙贝贝,谢妈妈也发现自己的儿子突然变得不高兴,随着他的目光看到外面。

    向南已经离开,谢妈妈没看到门口招风的两人刚才的嬉笑。

    “铁娃,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生气?”谢妈妈看着谢铁军询问道。

    “哦,没什么?我在想事情”谢铁军赶紧掩饰着,他毕竟是孝子,如果此刻冲出去,也许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说话口气,要是小两口就这么吵起来。最伤心最操心的自然是谢妈妈。

    谢铁军努力地把自己的怒火和醋意压下去。

    “哎呀,看看你的冷脸,连我都吓了一跳,可别再贝贝面前这样,唬着她”谢妈妈交代着。

    “恩,我知道了”谢铁军尽量克制,脸上的表情恢复平日里的憨厚。

    孙贝贝带着林乐乐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已经上菜了。

    虽然没心没肺,但也不是感觉迟钝。

    回来之后,孙贝贝就感觉老公总有些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想了很久,才发现,他只给大家殷勤地夹菜,自己几乎都没吃。

    谢铁军体能很好,不睡觉可以,在饭点的时候不吃饭,早就饿的呱呱叫了。又不是执行任务不能吃饭,更不是心疼菜钱,这么多的菜,他不开口,那就是在生气了。

    后知后觉的孙贝贝终于闻到了一股酸味。

    老公吃醋了,而且醋劲很大,气得吃不下饭了!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这样?

    孙贝贝立马想到了向南,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谢铁军。不会吧,自己一直都和老公在一起,他应该没机会看到那娱乐周刊,既然没看到怎么会吃向南的醋。

    还是?老公越来越狭隘了,见不得自己和别的男人说话,就连发小都被他列入了黑名单?

    孙贝贝想了想,觉得真有这个可能。

    也吧有些恼,老公怎么会这么小气,要是这样,自己都不能出门了。

    孙贝贝郁闷的扒拉着碗里的饭。

    哼,你不吃,我多吃一点,是你自己乱吃飞醋,就要饿你一番。孙贝贝不等谢铁军给她夹菜,自己胡吞海吃。

    谢铁军看孙贝贝猛吃,就像没吃过海鲜一样,非常热情地招呼着谢妈妈和林乐乐,就是没有招呼他,本来就郁闷的他不由更加郁闷了。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00字)更新。。明天见。。。亚亚最近累的跟狗一样,几乎每天都为高铁事业做贡献。。。呜呜。。。求安慰。。。向南来了。。。

    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泡菜爱情ii:你好,韩国上司泡菜爱情i:我在韩国当媳妇致命痴缠:早安,我的野蛮小姐,绝对好看,绝对轻松,绝对甜蜜,绝对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