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激情似火4
    早已膨胀的谢家独门暗器——烈焰龙吐着熊熊火焰,被孙贝贝诱人的娇躯磨的受不了了,挣脱了意识的禁锢,猛地发起冲锋攻向战地,焚烧着彼此。

    嗷嗷嗷啊啊啊

    彼此交融的这一刻,两人全身的骨头都麻了,酥了,爽了!

    两人都禁不住把这欢快地叫出来,全然忘记了刚才的乌龙事件,忘记了现在不是平常相聚时的二人小世界。

    只想着在这一刻,在温柔乡里比翼双.飞,一度**。

    两人太hingt了,这样的二重唱自然轻飘飘地穿透了墙壁飘到了外面。

    当然,可以不用担心谢妈妈听到。

    谢妈妈把儿子推到主卧,就是为了让儿子和儿媳妇亲热。在她老人家的心里,夫妻生活一般都是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干的事,这还没吃晚饭呢,这个朴实的农村妇人心里正美美地yy着儿子和媳妇搂搂抱抱卿卿我我摸一把,压根不会想得太深。

    如果此刻,她听到儿子和儿媳妇的尖叫声,也许不知道哎,是该不好意思,还是和血气旺的年轻人一起与时俱把那事进当家常便饭?

    此刻的谢妈妈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她只想着做一顿好菜喂饱儿子和媳妇,让他们晚上关灯后有力气完成造孩子的伟大工程。

    其实生个娃很简单,关了灯,睡一下就成了。可是到了谢妈妈的心里怎么感觉生孩子的任务跟人造卫星一样,是一项无比宏伟无比重要也是无比艰巨的任务。

    这这都是儿子晚婚晚育惹的祸

    厨房里油烟机的抽风声,锅里的油炸声,还有谢妈妈挥着菜刀的切菜声,各种不协调的声音参杂在一块,交汇成一股厨房交响乐。

    谢妈妈专心致志地煮晚饭,只闻着饭菜的香味闻不到儿子和媳妇之间的暧昧,所以,非常庆幸她没机会做这道令人害羞窘迫的选择题。

    谢妈妈这里没发觉异常,在客厅的林乐乐可就不一样了。

    林乐乐刚开始一个人安静地在看动画片,之所以这么乖,除了确实是个乖宝宝,还因为初来乍到,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这个来自乡下的小朋友还有点怕生。

    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画的那个保护唐僧的圈一样,她也外婆画了个圈一般,她的屁股在这个圈里很安全,所以她能够一个人坐着不动放心地欣赏动画片。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二十分钟后电视里的动画片唱起了片尾曲,接下来是广告时间。太无聊了,林乐乐便开始东张西望,坐禅这么久,她已经慢慢适应了新的环境,小屁股都坐酸了,才不愿意在这干坐着呢。

    小女孩跳下了沙发,开始在屋里寻找新大陆找乐子。乡下的小孩,不像城里的孩子要大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她懂得自娱自乐。

    无需望眼镜,也不要挖掘机,放眼望去,有好多她喜欢的小玩物。孙贝贝本来就喜欢买一些叮叮当当的小饰物,这是女孩子的天性,林乐乐自然能产生共鸣。

    很快地,摆在各个角落的小玩意,都被林乐乐惊喜地淘到,她把喜欢的物件一个个搬到了茶几上,自己摆弄一番,玩得不亦乐乎。

    但小孩一个人玩久了也会发腻,十几分钟后,林乐乐突然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客厅呆得有些无聊也有些害怕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卧传来了两声欢呼声,不过传到林乐乐耳朵里却被歪曲成了打架声。

    那是舅舅和舅妈的声音,她在电话里经常听的,这话貌似有点歧义,不是说谢铁军和孙贝贝边爱爱边给家里打电话,而是两人经常给家里打电话。

    小女孩,一听这个声音,立马不会害怕了,也找到了新鲜的事情做,去给舅舅和舅妈劝架救架。

    一想到能拯救一向疼爱自己的小舅和舅妈的感情,小女孩觉得自己就是有着超能量的巴拉巴拉小魔仙,一时之间豪气冲天,屁颠屁颠地冲向了主卧的门口。

    期间还因为心里急,而小腿跟不上大脑的指挥扑通摔了一跤,但她心里知道救架要紧,自己那一点皮肉之痛不算什么,很快爬起来,继续冲向主卧,然后‘砰’的几声,手锤脚踢屁股全身都一起用,敲门的威力可比谢铁军厉害多了。

    “小舅,舅妈,开开门,你们别打架了,打架是不乖的!快开门!”

    林乐乐大概是看多了小朋友打架,所以劝架的劝得有板有眼,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麻人躯两。

    这可真得到了谢妈妈的真传!谢妈妈在家里时,但凡听到邻居小两口拌嘴吵架,婆媳吵架,她都会很热心地去劝架,林乐乐在潜移默化之下,也学会了作调解员,此刻终于有机会独当一面一展身手调解‘打架’事宜,自然是非常得意,非常卖力敲着门。

    主卧里的两人确实是在‘打架’,火红的婚床上,两具光溜溜的身子正紧紧地抱在一块,交头接耳手足相缠,他们互相啃咬着,谁也不愿意放开谁,两人抵死缠绵正完成水乳相容的汇合工作。

    他们爱死了这样的‘打架’,怎么就不乖了呢?

    谢铁军和孙贝贝两人正忙着做欢快的双打运动,才跳进战壕做了个热身运动,正要拉开架势发起冲锋来一场轰轰烈烈地肉身战斗,猛地听到门口的声音,吓了一跳。

    然后要多郁闷有多郁闷,要多不爽就有多么不爽,要多凌乱就有多凌乱

    这对鸳鸯终于想起家里还有两个灯泡呢!

    都不知道两个人怎么就滚到一块去了,夫妻俩像栖息在不同林子的候鸟,好久没飞到一块,这一见面,就是欲海深陷,就是天雷勾地火,这火还没烧个透彻烧个尽兴,正是无法自拔,压根就不想自拔的时候,猛地被惊醒,有点不知所措了。

    孙贝贝在谢铁军面前向来热情奔放,但家里有婆婆,自己和老公躲在屋里偷欢,哪里好意思啊?而且孙贝贝的形象在谢家历来高大无比,可别因为这事,让她形象全损,就真心没脸见人了!

    而且有了刚才乌龙的睡衣事件,婆婆对自己的感官估计已经变色,再不好意思让她老人家多心了。

    搂住谢铁军熊腰的小手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孙贝贝轻声说:“老公,先暂停吧,妈在家呢,我们这样多不好意思”

    谢铁军看着老婆被情潮染红的脸颊,像盛开的玫瑰绚丽得耀眼,这样的轻声细语还真是闻所未闻,这样一番娇羞是怎么的让人爱怜啊!

    谢铁军哪里舍得就这么放开老婆,不愿离开,安慰道:“没事。妈在厨房,没那么快出来。再说我们多久没在一块了,让我先吃点餐前开胃菜,这个比妈妈做得菜更有营养”

    谢铁军继续在孙贝贝这片独家占有地,辛勤的耕耘着,但门口的敲门声也在继续。

    孙贝贝拽谢铁军的手臂,一脸的难耐,咬着唇说:“老公,停停停!”

    孙贝贝又喊了一次暂停。

    “可是我停停不了啊!”谢铁军哑着嗓音道。

    两人似乎都搞错了,此刻站在门口的不是谢妈妈,谢妈妈才不会这么不体谅年轻人的恩爱呢。站在门外的是让人非常头疼却又无可奈何,是个非常不解风情的小屁孩林乐乐。

    门口的敲门声还在继续,一声声敲进孙贝贝的心坎,搅得她感觉自己像个小偷在干坏事,她变得非常不安心,哪还有心思留恋此刻的欢愉。

    反观谢铁军,同样是收到了干.扰,却还临危不惧地继续作战。

    真不愧是特种兵,常年在高压下工作训练出来的镇定,就是抢对着脑门也面不改色,更何况现在是自己持枪,床事被人打破也能不当回事。

    孙贝贝是自叹不如,老公的脸皮可真是磨得越来越厚了!

    “看你饿成这样,好像被老婆虐待了一样。好啦,先不说这些了,赶紧起来吧”孙贝贝伸手推着伏在身上的老公,但一向听她的话的谢铁军似乎没受干.扰,继续着爱干的事。

    在床上,谢铁军早就翻身当主人啦,现在他正霸气地占着主导地位,他不想撤退,也不让娇柔妩媚的老婆撤退。

    看到老婆分神了,谢铁军坏坏地咬了一口香甜的小白兔,引得孙贝贝全身酥麻。

    “那也是被你饿的。谁让你比我还忙,一年才几次,长年累月闹饥荒,看我都快被素得皮包骨了”说着话的时候谢铁军加大了火力,几个回合下来,孙贝贝又被拖回了战场。

    两人感觉像偷情的男女,受门口小灯泡的刺激,又想继续,又怕小朋友闹,谢铁军反而冲锋得更加勇猛,带给孙贝贝的刺激也是全所未有的畅快。

    屋里的双打运动啪啪啪作响,为了不让门口的林乐乐听到声音,谢铁军用被子捂住了身子。

    但林乐乐还依旧杵在门口非常尽职地敲着门:“舅舅,舅妈,你们别打架啦,别打架了!”

    正积极投入战斗的两人,真是一头冷汗啊,但没法充耳不闻不分神啊

    “这半个月一定把你喂饱。现在还是出去吧,乐乐在门口叫呢!”

    听到不绝于耳的敲门声,孙贝贝再次害羞地催着谢铁军停止交战,但他却充耳不闻,依旧伏在她的身上,紧紧地和她贴在一块。

    不想离开,不想就此罢休。

    乐乐,别敲啦!

    你知不知道中场暂停对男人来说很伤身啊!

    还没尝到老婆的迷人甜味的时候,谢铁军是曾暂停过,那时候刚和孙贝贝睡在一块还没尝过女人香的闻到勉强还能忍。这两年夫妻俩虽然见面的机会不多,可每次见面都是腻在床上废寝忘食地吃着大餐。

    食骨知髓,爱爱的味道就像鸦片,正美美地飘飘欲仙地享受着,突然把美食端走,谁受得了!

    谢铁军非常不爽,可是有小灯泡在门口闹腾,也不能专心地干活。

    看来只有把小家伙弄走。

    谢铁军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说话的口气正常一些,别让小孩听出了异常催得更大声。。

    “乐乐,我们不是打架,你去看电视吧”

    但是林乐乐不信,没有打架怎么好像有啪啪拍屁股的声音,虽然没有听到舅妈哭,但林乐乐却非常担心舅妈被小舅虐待。

    林乐乐撅着嘴为舅妈孙贝贝打抱不平:“小舅你骗不了我,我都听到你们打架的声音了,舅妈是好人,舅妈很疼我的,舅舅你不可以欺负她,不可以欺负舅妈”

    欺负?你舅妈现在正享受着舅舅的欺负呢!

    谢铁军真是要晕倒,小乐乐怎么这么精这么不好糊弄呢?

    孙贝贝也被林乐乐的话逗得哭笑不得,没想到小朋友这么有正义感,没想到自己在孩子心里这么柔弱。

    “真没打架,我和舅妈在聊天开玩笑呢。我们一会就出来”隔着门谢铁军非常郁闷地劝着,这是小孩,换做是大人,当然老妈除外,他一定要先出去把门口的人揍晕,再回来没有噪音地没有干.扰地精心作战。

    “舅舅,那你快开门啊,我也要进来,跟你和舅妈一起聊天”林乐乐非要当第三者插足舅舅的好事。

    “”

    嗷嗷

    人生怎么就会有这么多不如意,在自家房子里,在自家床上,和自家老婆亲热一下都会这么多小插曲!

    我勒个去!

    老妈,你快来救场啊!别光顾着做饭,得得管管你的外孙女啊,怎么能让她在这干.扰你儿子的好事?

    还有那个天天上班兼苦逼码字作者米西亚mm啊,你不是这么整人的!我在正文贡献了那么多.情节,在番外我怎么也得翻身做个男一号,怎么老是在我演得很有感觉的时候喊停!

    谢铁军在万分纠结万分不情愿中浅尝辄止,胡乱地冲锋陷阵来了个速战速决。

    开胃餐就这么在刺激却不尽兴中草草结束。

    谢铁军和孙贝贝一忙完赶紧收拾战场,穿上了衣服,打开了房门,把热心的小小协调员林乐乐迎进了门。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4000字)奉上。。。今天(7000字)已更完,明天见.....不知道会不会被关黑屋啊,就这么着吧!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还有多多留言啊,怎么没人留言啊,伤心啊。。。

    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泡菜爱情ii:你好,韩国上司泡菜爱情i:我在韩国当媳妇致命痴缠:早安,我的野蛮小姐,绝对好看,绝对轻松,绝对甜蜜,绝对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