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就此离别
    “青姐,你口味太重了,大白天的都想着干坏事,已婚妇女就是不一样啊。你泡老公的版本不适合我,千万别瞎闹”师妮可边走边调侃着。

    每个人对待感情的方式不一样。或者说,对不同人的情感不一样。如果换了一个男人,自己也不可能会暗恋这么久,恋得这么苦愁深重。

    就是太喜欢向南了,才会这么谨慎小心地默默地在远处喜欢着。式着可本。

    除了他,她想,不会有第二个男人让自己如此执着。

    “哎,真是不明白,你和向南的脑袋是怎么长成的,你们两个其实很般配啊,某些方面还很相似,为什么就不来电呢?想不明白啊,想不明白。”

    “青姐,你给我践行不用营造这么悲情的氛围吧?”师妮可听者叶子青的惋惜,不由地笑了,我都放下了,你就别搀和了。

    “哈哈,悲情么?我怎么觉得你很淡定!不跟你啰嗦了,开车小心点。”

    “嗯,一会见。”

    师妮可放下了电话,感觉后脑被注视着,回头只看到几个行人悠闲地踱步。

    真是多心了,会有谁注视自己呢,路人不经意的一瞥,何必太在意。

    可是,这个时候,莫名地心里竟然有些期待,期待什么呢?

    师妮可抬眼看看那栋高楼,她家窗口的隔壁,曾经在多少个夜晚守望着隔壁窗口清亮的灯光,酸酸甜甜,闷闷涩涩,百转千回的幽幽暗恋就这样结束吧。

    师妮可转过头,走到路口,招了招的士,坐上车呼啸而去。

    师妮可和孙萌萌,叶子青,刘焉午餐聚了聚,饭后,几个女人一起去了玉景豪园帮师妮可收拾东西,衣服三箱,书籍两箱,整理好后,又帮着拿去托运。

    晚上,师妮可到孙萌萌家蹭饭,顺道和孙萌萌的父母道别。。

    第二天,在机场。

    师妮可的行李已经托运,轻装回家。但来送行的人挺多的,孙萌萌一家,叶子青,刘焉,还有同事,师妮可和大家一一道了别。

    最后来到孙萌萌身边,师妮可看着大腹便便的表嫂,摸了摸孙萌萌的小腹笑着道:“表姑回家了,小宝宝要乖乖地听妈妈的话哦!”

    师妮可和孙萌萌经常碰面,经常对孙萌萌肚中的孩子说话,似乎有感应,此刻孙萌萌感觉肚中的孩子翻了个身。

    孙萌萌笑着道:“小宝宝很乖的,看他动了,一定是知道表姑要回家了,跟你道别呢。”

    师妮可眨眨眼睛,俏皮地笑着,“表嫂,想表哥了,可以多和青姐她们一起玩,也可以多跟我打电话。我随时跟你解闷”

    师妮可还真是敬业,答应表哥会多陪表嫂,从孙萌萌结婚前到现在一直都兢兢业业地,要走了也不忘表哥先前的托付。

    孙萌萌看着这个知冷暖明事理让周围的人都喜爱的女孩,有这样的表妹真不错,她走了还真是不习惯啊。

    虽然不舍,孙萌萌还是笑着回道:“呵呵,我不用你操心啦,现在有了宝宝,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

    “表嫂,等宝宝出生后记得和表哥一起来b市玩玩。”师妮可淡淡的笑道。

    “嗯,会的”孙萌萌看着师妮可机灵可爱的样子,孙萌萌抱了抱她,“有空常来s市看看我们。”

    “好”师妮可拿出车钥匙递给孙萌萌,“表嫂,我的车不开回去了。不想贱卖,还是给你吧。”

    “我已经有车了啊”孙萌萌推辞着。

    “以后表哥一家搬过来,这车就用的上了。”

    孙萌萌推辞了一番,最后还是接受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师妮可准备登机,这个时候却被叶子青叫住了。

    “可可”

    师妮可回头,看着叶子青笑道:“呵呵,青姐,不要这么煽情啦。你这么依依不舍,会让我感动得洒两把眼泪的的”

    “那个,可可,要不再等一下吧”叶子青的话有些闪烁,但看着师妮可的目光却带着莫名地热切。

    “嗯?”广播已经催着乘客登机,师妮可看着叶子青有些奇怪。

    叶子青也不卖关子,扬了扬手机,别有一番意味地道:“还有一个人要送你,刚发短信给我,说在路上堵车了,再等一会,或许就到了。”

    “谁啊?”师妮可疑惑地问着,但心跳却莫名地加速了。

    会是向南么?他怎么会来送自己?

    师妮可还没来得及继续猜测,叶子青对师妮可抛了个眉眼,咧着嘴笑道:“你期待的”

    师妮可听了愣了愣,随即开始紧张。

    不是吧,真的是向南啊!

    听到向南也会来,师妮可的心里立马像打了鸡血般兴奋。

    她甚至有些鄙视自己不可控制的情绪。

    还好,她从小被父母教育得处惊不变,所以,此刻即便心里乐hight了,脸上还是淡淡的轻风微拂的笑靥。

    向南!师妮可在心里默念着向南的名字,脑袋里不自觉地久闪过那勾人心魂的桃花眼,翩翩儒雅的笑容,分神俊朗的身姿。

    她从没想过向南会来送自己,很意外,很吃惊,还有很反正此刻很期待,非常期待。

    下定了决心不再期待,可是,这一刻因为叶子青的话,让她充满了期待。

    心砰砰地直跳,是兴奋,还是紧张啊!

    那一夜像个谜团,让她不好意思面对向南。

    怕见,怕尴尬,怕失落,怕忘不掉,有很多怕,但最后竟然还是想见的。

    为什么放弃了,还会这么想见?

    她没有多想,在广播的提醒声里,貌似不经意地看着门口,心里却有些焦急。

    直到最后一分钟依旧没有看到那动人心弦的身影,师妮可只好在催促声中登记了。向南冲到机场的时候,飞机正徐徐地起飞。

    昨天中午没有回家吃饭,父母打电话给他,问了师妮可什么时候离开,叫向南要送送师妮可。

    向阳说,不管喜欢不喜欢师妮可,向南作为她的上司,作为师景仁交代要好好照顾师妮可的人,都要去送送人家。作为师景仁这样高官的女儿,来向阳集团上班,那可是要像佛一样恭敬的,她走的时候定然要好好送。

    向南在公司呆了这么久,从最初排斥国内这样权钱不分家的经营环境,到渐渐适应,已然明白其中的厉害。

    只是因为听到师妮可梦中的告白,想去送送她,却又迟迟不动身,不敢动身啊。

    向南实在很怕,在机场,师妮可一个激动,把梦里的话说出来。

    昨天中午接电话的时候被向阳一个威胁,本来是答应了的。

    可站在窗边的向南接收了线时,不经意间看到楼下一抹熟悉的身影,赶紧闪到一旁,当看到师妮可回头,似乎看向自己的窗口。向南微微吃惊,同时也决定不去送师妮可了。不喜欢人家,还是不要表现出温柔多.情地关心人家。

    今天,一大早就被裴女士的电话轰醒,向南真是头疼。站在自家门口徘徊一阵,听到隔壁的关门声,知道师妮可离开了。还有些庆幸逃过了一劫,师妮可走后,向南还在家悠哉地看报纸。

    似乎知道他的躲避,向阳再次打电话给他,一声命令,向南只好应付着。

    师妮可已经走了很久了,估计都上了飞机了。向南给叶子青发了条短信,问了登机的时间。

    向南拖拖拉拉地来,就是不想面对师妮可。没想到还真让自己延误了时间,看着飞机的轰鸣声,终于没成功地送人,向南觉得自己有种刑满释放的感觉。

    被人默默地爱着,其实也是一种心理负担。

    从今往后,不用再逃避着谁的感情了,不用被家里的老头老太碎碎念了,不用被高官的期待压着了。

    看着飞机飞上了蓝天,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

    向南的心里本来是欢喜的,但收回视线的往停车场走得时候,心里却莫名泛起一丝空虚和落寂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就如人们常说,今日的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所以不必伤感,不必惆怅。

    师妮可离开后,大家生活依旧,转眼至年底,许烨磊得值班没空回家,结婚后却一直在娘家生活的孙萌萌,自然要表表孝心,回n市陪家里的长辈过年。

    许烨磊没回来,n市的家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本想抓孙贝贝过来陪自己,结果这丫头为了重新成为文工团的台柱,整个正月都忙碌不停。

    所以孙萌萌除了在大年初一去给大伯孙耀武拜年,就再也没出过门了。

    大年初五晚上九点半,孙萌萌穿着防辐射衣,坐在电脑面前,眼睛盯着屏幕,白皙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利索的敲打着。

    停笔有段时间没写的孙萌萌,最近又开始手痒痒起来。

    写的笔者,当自己心里有很想写的故事时,就会有种将它写幻化成文字的冲动。

    眼下孙萌萌开始着笔的这部,就是在她心头酝酿许久的故事,一个以她自己为原型的军婚爱情故事。

    因为孕妇不能久坐,孙萌萌每天呆在电脑面前,最多写个一千来字,因为还没发表到网上连载,所以孙萌萌毫无压力,有空时就去敲打敲打。

    耳边传来敲门声,孙萌萌立马将文档最小化。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000字)奉上。。。今天暂时(000字)更新。。。本文即将大结局,谢谢亲们一直以来对亚亚的支持和厚爱,谢谢大家的月票、打赏、留言、推荐,西亚爱你们,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