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梦中的告白
    向南有些汗滴滴地,再看看师妮可依旧闭着眼睛,感觉她身体在哆嗦着,猜想她大概是冷了。

    向南加快了脚步走到停车场,把师妮可扶进了副驾室,给她系好安全带,还拿了一个靠垫塞在她身边,以防师妮可睡得云里雾里东倒西歪。

    睡眠中的师妮可则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任他摆布,把师妮可安顿好了,向南才钻进车,开向玉景豪园。

    作为一个公司的副总,向阳集团的接班人,偏生长得万人迷,大凡女人见了向南都会招架不住,而有点背景的女人更是趋之如骛大胆地直白相告,绅士如向南只好用绵柔的太极拳一一拒绝了。

    师妮可倒是向南遇到比较特殊的一个。

    向南开车,偶尔看一眼师妮可,觉得这个女人真有意思——闷骚。他知道师妮可喜欢自己,却一直没有袒露心声,也庆幸她没有说出口,不然,自己可要得罪一大票人了。

    真不愧是高官的女儿,还挺沉得住气的,希望她没有憋得内伤,回道b市后,能还原成像酒吧里看到的那个活泼机灵的女人。

    到了玉景豪园,向南停了车,再看身旁的师妮可,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不知为何竟然有几分感伤。

    其实她和自己一样,默默地暗恋一个人,最后选择默默地离开。

    都是情场的失意人

    自己已经淡出对孙萌萌的那段情,希望她离开了s市也把自己忘了。

    向南下了车,拿了师妮可的包,看着副驾驶座上如婴儿般沉睡的师妮可,吹弹可破的皮肤,长长漆黑的睫毛下双眸紧闭,嫣红的嘴唇泛着诱人的光泽。

    向南犹豫了一下,缓缓的弯下腰,将她抱了下来。

    他给自己的解释是,抱着师妮可总比扶着她走更快到家,这么冷的天,要是再把她冻感冒了,自己还得负责照顾。

    关上车门,向南快步地往电梯走。

    不是第一次抱女人,也不是第一次抱师妮可,向南不知道自己怎么感觉像小男生一样,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仔细一想,却有找不到那个感觉了,只感觉手中的师妮可,身子柔软轻盈,抱着她一点都不费力。

    走到家门口,掏钥匙的时候,麻烦了些,向南两手抱着师妮可还要从她的包里拿出钥匙,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楼梯口的窗户没关,冷风直灌进来,师妮可再次被冻醒,感觉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迷糊中感觉这个怀抱很安全不想醒来继续睡着,却因为向南掏钥匙,开门等一系列复杂的动作抱得不够舒适,没有安然入睡。

    头被风吹得发疼!

    师妮可在似梦非梦之间,明白抱着自己的是谁了。

    是在做梦吧!不然,一直避着自己的向南怎么会抱着自己呢?

    师妮可嘴角微扬,第一次梦到向南,竟然被他抱着,感觉真是美妙啊!。

    喜欢他这么久,终于做了一次春梦,她让自己集中精力做梦,继续着这个美梦。向南抱着师妮可进了房间,走向卧室,一心想把师妮可早点安顿好,他没有低头,更别说发现怀中的女人正在梦里美美地yy自己。

    掀开被子,把师妮可放到床上,向南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帮师妮可脱了大衣,便帮师妮可盖好了被子。

    转身准备离开,手却一只软软的小手抓住。

    向南再次吓了一跳。

    不是吧,这是叶子青传授的招式么?

    师妮可,借醉酒想潜我?

    向南惊出一声冷汗,想抽手,却被师妮可那软软的小手抓的更紧了。向南不敢强行抽手,要是把师妮可抽醒,貌似会很尴尬啊,自己怕会被误会抽风。

    向南只能悄悄转身看师妮可,这小妮子却是依旧闭着眼睛。

    向南皱了皱眉,心里叹道,真是没有一点保护意识的女人,出门喝酒竟然醉的不省人事,要是送你回来的不是我,被这样的小萝莉抓着,会让人浮想联翩的,一不小心没把持住,明天看你怎么哭。

    向南心里腹诽着,却见师妮可恬静地睡着,嘴角微扬,似乎喃喃有声。

    向南没有偷听的癖好,却因为被师妮可抓着不放,不敢就此走人,还是听到了师妮可的梦话。

    “向南向南.”

    这丫头是清醒了,还是在做梦啊?

    应该在做梦吧!不过听到睡梦中的师妮可叫着自己的名字,向南的心像是被人轻轻的撩拨一下,漾起一朵朵小浪花。

    向南的目光再次看向床上的师妮可,大手想抽回,但师妮可就是不放,牢牢的抓住。

    “向南我好喜欢你”

    向南听到这句,彻底的愣住了。

    但师妮可说完这句,抓着向南的手瞬间松软,放开了他。

    见放开自己的手,向南终于可以走人了,但却因为师妮可梦中的告白,向南有些石化了。

    几秒后,向南才回过神,偷偷看一眼师妮可,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不像是借着酒疯胡说八道,更像是一种告白——梦中的告白。

    向南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亲耳听到憋了三年的师妮可亲口说出她喜欢他。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不过向南没敢在师妮可的房间,细细体会被告白的感觉,赶紧转身逃出房间。

    向南小跑了一段,钻进自己家,紧张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有惊无险啊!

    向南冲进卫生间洗了个澡,慢慢地冷静下来,心却有些不平静了。

    一直都知道她喜欢自己,晚上还觉得她闷骚的,果然,她把所有的情绪都留在梦里煨熟焖烂。他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师妮可梦里的告白,心里会是这么惊悚。

    被一个人深深地喜欢,连梦里都在惦记着,其实让人有些向南觉得答案比较纠结。如果恰好是自己喜欢的人在做着以自己为主角的春梦,当然是,你美我心里更美。

    但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深情款款地yy自己那估计会让人有负担的。

    向南庆幸师妮可做事稳重,没有对自己直接告白,不然,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接招啊。

    只是,感情就是这么玄幻,躲避其实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殊不知,师妮可梦里的告白把向南大大地惊吓了一番,在他的心里还是留下了一丝痕迹。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宿醉的感觉可真不好,醒来头疼的不行,口渴的不行。

    师妮可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想要找水喝,不过恰好看到床头柜放着一杯水,不由分说的端起杯子咕噜噜的把水灌进喉咙。

    喝完后,口不渴了,但头却还疼的很,师妮可晃了一下脑袋,眼睛瞄向床头柜的闹钟。

    啊——八点半了。

    师妮可的眼睛瞬间瞪大:“完了,完了,上班要迟到了!”

    师妮可连忙掀开被子,却没看到床边有拖鞋,不由顿了一下,低头看向身上。

    额——身上穿的不是睡衣,而是昨天的衣服。

    师妮可恍惚想起自己已经辞职的事情,伸手拍了拍犯疼的脑袋,倒回床上,闭着眼睛回想昨晚的情景。

    昨晚自己在舞池里劲歌热舞,后来向南来了,和他喝了好几杯,紧接着女同事一一和向南跳舞,自己也被亲密的跳了一支舞......

    师妮可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一抹幅度,昨晚真是美好的夜晚,好幸福啊!

    可是没过几秒,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昨晚是谁送自己回来的?

    师妮可挠了挠晕乎乎的头,什么也记不起来。

    头太疼了,师妮可又倒在床上,裹着被子,闭上眼睛,没过多久手机响了起来。

    师妮可跳下床,从放在梳妆台上的包里掏出手机。

    是设计部的女同事来的电话,师妮可边接起电话边躺会被窝。

    “妮可,你起床没?”电话那头的女同事试探的问。

    “还没,昨晚喝太多酒了,现在头好痛啊!”师妮可边揉太阳穴,边回道。

    “呵呵,起来调点蜂蜜水喝,要是还很痛的话,就叫向副总帮你买点解酒药!”

    师妮可听到这句话,不由愣了愣:“小艾,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娇嗔:“妮可,你就别隐瞒了,你和向副总谈恋爱的事情,我们设计部的同事都知道了!”

    额——师妮可再次愣住了!

    自己最多只是暗恋向南啊?什么叫跟他谈恋爱啊?不会说昨晚自己喝醉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自己趁着醉意当着大家的面跟向南告白了?还是抱着向南不放?还是强吻了向南?

    不可能!不可能!

    这种美事怎么可能在自己身上发生呢!

    师妮可摇了摇头昏沉的脑袋,一团雾水的问道:“小艾,那个我和向副总谈恋爱?这事是不是太扯了一点啊!”

    “妮可,你就老实承认了吧!瞒我们这么久,下次见到你小心打你pp!”一闭扶了。

    师妮可实在太想知道自己昨晚到底对向南做了什么,让大家误会自己和他的关系,不由弱弱的问道:“那个小艾,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广而告之:亲们,第三更(000字)奉上。。。今天(一万字)已更完,明天见。。。有月票的亲们,请把月票投给即将大结局的腹黑中校,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