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越描越黑
    “对不起”师妮可再次道歉。

    “别老说对不起,好好跳,其实我的脚是小事,不过这皮鞋还蛮贵的”向南嘴角微勾,看着师妮可调侃道。

    师妮可抬起头,眼底充满了歉意:“真的吗?”

    “真的,不骗你,好几千呢!”向南的语气极其认真。

    师妮可已经辞职,两人今后估计不会有过多的交集,不知不觉心好像也跟着松懈下来。两人虽有缘无分,但是不管怎么样,相识一场,做个朋友还是可以的。

    见向南的口吻这么认真,但嘴角却含着一抹让人安心的微笑,师妮可不由给逗乐了,‘噗嗤’一声低笑,心头的紧张也消散几分。

    气氛变得轻快一些,师妮可紧绷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下来,冲着向南莞尔一笑:“大不了我赔你!”

    师妮可笑起来时,眼睛亮晶晶的,像镶了碎钻在里面,有那么一瞬间,向南觉得自己被她吸引。

    “好啊,不过刚才这鞋的价格我好像说少了,回头我去找发票看看”向南极快的掩饰自己的情愫,拥着师妮可迈着优雅的舞步。

    这么绅士,这么幽默的男人,自己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此刻的师妮可欣喜之余,觉得有些不敢相信此时此刻是否真实,会不会是在做梦,自己竟然和向南共舞。气跳底嘴。

    即使是梦,应该也是美梦!

    这是她第一次跟向南跳舞,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与其缩手缩脚,紧张过度,不如好好享受这临别时的幸福之舞吧!

    如是一想,师妮可不似刚才那么拘束,舞步也变得飘逸起来,随着向南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一曲终了,向南和师妮可回到了座位。

    师妮可感觉脸还滚热地烫着,不敢再看向南,不过有些抑制不住兴奋,继续喝酒,这次真的喝醉了。

    不知道是人自醉还是真的被酒精麻痹地醉了,师妮可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唇角微扬。

    很久以前,在表哥的生日聚会上,也曾幻想过和向南跳一支舞,但那个时候却因为向南的眼里只有表嫂,让她放弃了。

    没想到在走之前,能再次近距离地靠近向南。

    刚才被他的手握着腰,被他牵着手时,心里的紧张和凌乱还没淡去。师妮可闭着眼睛,想到刚才靠近他精壮的身体,鼻中似乎还存留着淡淡的充满阳刚的气息,她觉得自己无可救药了,此刻心里竟然涌起一丝小甜蜜。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醉了,头眩晕,但神志却出奇地清醒。师妮可闭着眼睛把嘈杂的音乐和同事的欢笑声都屏蔽在外,只在这一刻第一次放松地放纵地怀念起刚才那样的亲密。

    看到师妮可闭着眼睛,唇里含笑,同事以为她喝醉睡着了。

    女职员a轻摇着师妮可的手:“妮可,你没事吧”

    师妮可睁开眼睛,看了眼还在继续喝酒的向南,笑着道:“没事,就是脑门有些疼”

    时启元看了眼师妮可,关切地道:“妮可,你要不要先回去?”

    师妮可摇着头道:“没事,大家继续喝,我还能喝。”

    时启元哪敢再让她继续喝,赶紧道:“你先休息下,醒醒酒。”

    师妮可也不想再喝酒了,脑门疼着呢,她按着太阳穴,这样放肆地喝酒要让父母知道了,怕要禁足一年。她以前在b市也和朋友玩得疯,但从没喝这么多,一直都是被大家娇惯的公主,没人敢让她喝那么多酒。

    今天算是破例了。为谁破例,为什么破例,她不想去多追究。

    只是觉得临走前,能和喜欢的人多呆一会,多看他一眼,多听听他的声音,心里就满足了。师妮可那么遐想着,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正喝着酒的向南无意间看到师妮可按着脑门的手垂下,头向一边歪去,有些讶异,这女人是不是真的喝醉了渴睡。他赶紧走到师妮可身边,扶住快要倒下的师妮可。

    “妮可还真喝多了,还是先把她送回家吧”时启元也走到师妮可身边,可是怎么送啊,“妮可睡着了,你们谁知道她住哪?”

    时启元知道师妮可和女同事关系好,对她们几个问着,但出乎意料大家都摇着头。

    “妮可平常开朗可爱,可是总让人感觉有些神秘,她从不谈起父母,会和大家一起玩,她会走近别人,别人却走不近她的生活。还真不知道她住哪?”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她有几分神秘。”

    “妮可在我那住过。晚上让她住我那吧。”。

    “住我那也行,妮可也和我同居过。”

    女同事似乎都和妮可住过,那些喜欢妮可的男同事想接话,但不知道妮可住哪,只好说送妮可去她们家。

    向南听着她们说的话,没想到师妮可还这么接地气,和同事倒是混得不错。

    几个下属都看着扶着师妮可的向南,时启元也把目光看向向南,但和下属的期望不同,他的眼里带着只有向南才看得懂的意味。

    时启元虽然不八卦,但他的洞擦力好着呢,大名鼎鼎的设计师么,内力玲珑着,心跟明镜似的。

    特别是对有那样一个高官的父亲的师妮可,竟来这个城市当一个小小设计师,他能不好奇么?

    时启元一向高傲,却不八卦,却独独八卦过师妮可,自然知道这个小妮子和向总之间的小别扭。那几个女下属要接师妮可一同住,时启元则希望由向南把师妮可送回家,只是向总是上司,自己不好开口。

    向南被时启元看得心里怪怪的,想撇清自己和师妮可之间的关系,扯了扯嘴角,本想说你们送妮可回家吧,殊不知说出来的竟是:“我送妮可回家吧”

    话一说出口,向南自己都有些呆了!自己估计也喝多了吧!

    旁边的男男女女下属更是惊讶地想尖叫却碍于向总的身份才生生地掐住了自己的声带。

    这个时候轮到所有人用莫名的眼光看着向南和师妮可,他们的脸上都晃过超大的三个字“有隐情!!”

    向南看到大家那夸张的表情,想解释,可是想想估计越描越黑。

    算了,反正师妮可已经辞职了!向南索性不予解释。

    男职员心里感叹,难怪妮可不接受自己,原来她跟了向总,有了向总这样帅而多金的男人,是女人都会看不上自己这样的小设计师。

    而女职员则感叹,这样财貌双全的上司,一直都没有绯闻,原来私下已经有了女朋友,向总还真是用情专一啊!

    好嫉妒妮可啊

    真是深藏不漏啊

    但感慨了半天,又有些疑惑了。

    既然向总和妮可秘密恋爱,为什么妮可要辞职,难道,大概,或许他们分手了?

    大家一时之间胡乱猜测,再抬头,向南已经扶着师妮可离开了酒吧。

    刚才还是心里yy,现在当事人不再,就憋不住把话说出来了。

    “哇,真没想到妮可被向总包了。难怪妮可跟我们一样领着几千块的工资,却开着几十万的豪车。哦哦,我的小心肝,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啊啊啊!”

    “就是啊,真是看不出来,妮可看起来天真无邪活泼可爱,原来也是被有钱的主保养着。不过,被向总这样的帅哥包养,就是没有豪车,我也愿意......”

    “哈哈,你们两个真是不害臊啊,刚才向总在的时候怎么不表表心意。不过,话说,向总的手真是温柔啊,今晚能和风度翩翩的向总跳一支舞,晚上做梦都会笑。我决定了,晚上不洗手了。”

    三个女职员交头接耳地泛着花痴,时启元听了额头冒着黑线。怎么平常看起来都是良家妇女的下属,见了向总都不能幸免地一个个春心荡漾。

    有这样一个翩翩美男做上司,真让人汗寒!还好向总在设计部呆的时间不长,不然,真要怀疑这个设计部还能有正常的设计稿出品么?

    时启元故作咳嗽地制止了这些泛花痴嚼舌根的下属:“别再想有的没的。妮可的父母是中央高官,她和向总之间不是你们想的那么混乱。”

    我倒希望他们之间能擦出点火花,能混乱混乱一下,还有妮可的设计天赋好着呢,哪天她成名了,我可是她的师傅,吼吼吼,时启元心里在遗憾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夜已深,没有月亮的冬夜,显得更加清冷。

    走出酒吧,走出了如梦幻的纸醉金迷,回到了夜深人静的现实。

    向南扶着师妮可走向停车场。风带着夜露的寒凉扑面而来,直往人衣缝里钻。

    室内室外悬殊的温差把睡着的师妮可冻醒了,头很疼,眼睛很沉,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被人扶着,全身冷飕飕地,她感觉身边的温暖,主动地往温暖处靠着,抱住了温暖的所在。

    突然被师妮可的小手环抱着,向南身体一僵,吓了一跳,这女人不会是装醉吧!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即将大结局的腹黑中校吧,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