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几分不舍
    孙贝贝看老爸这么淡定的样子,终于感觉面前的男人有点司令的派头了,不似以前那个只要听风就是雨,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自己一顿狠批的暴君。

    孙贝贝开心之余,给孙耀武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好,我晚上跟铁军打电话就跟他说这事。”林爱英听到孙耀武这么说,也没再纠缠房子的事情,不过心里却还是有些矛盾。

    孙贝贝虽无法体会林爱英内心的矛盾,但看到她的脸色,不由笑嘻嘻的说:“妈,你要是心疼的话,那买房0万剩下的钱,我还你就是了!”

    “谁心疼钱啊,只是觉得你这丫头做事这么火急火燎,让人不放心!”林爱英扯着嘴角掩饰道。

    “呵呵,我这不是怕你反悔,来个先斩后奏吗?”孙贝贝嬉笑道。

    “我要是想反悔也不至于给你钱!”林爱英没好气道。

    “所以啊,妈你就别拉着脸了,会影响食欲的!”孙贝贝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冲着林爱英调侃道。

    孙耀武的目光看向林爱英:“既然给了,就别在纠结,铁军也不是贪财的人!”

    谢铁军这个女婿果然深的孙耀武的心,林爱英没跟他商量就私下给他们钱买房,也不作追究,反倒帮着他说话。

    林爱英不想制造矛盾,让家里战火四起,撇了撇嘴:“我又没说他什么”说完,眼睛却有瞪了孙贝贝一眼,“买房剩下的钱用来装修吧!”

    “谢谢妈,我和铁军结婚后一定会好好孝顺你和老爸的.”孙贝贝笑嘻嘻地说,还不忘给林爱英和孙耀武夹菜。

    一家三口融洽的吃着晚饭,整个屋子充满温馨的气息。

    吃完晚饭,孙耀武直接去书房,孙贝贝也回房趴在电脑面前,回文工团两个多月,团长虽没给她演出太多的任务,但孙贝贝也没闲着,一来努力恢复自己的状态,二来着手开始创作新的节目。

    在连队锻炼一年的她,算不上脱胎换骨,但却深刻体会到浓浓的战友情,这次创作的题材就是战友情。

    林爱英则坐在客厅看电视,八点左右,孙贝贝拿着包从房间走了出来。

    “去哪啊?”林爱英见她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不由问了一句。

    孙贝贝看了书房门一眼,走到林爱英身旁,压低声音:“妈,我点还有演出,得出去一趟!”余感白只。

    “你不是答应我不私下在外演出吗?”林爱英一听孙贝贝又要去演出,不由拉住她。

    “妈,我答应朋友演出到月底,就到月底,你替我保密,千万别让爸给发现了!”说完,孙贝贝快速走到玄关换鞋。

    “贝贝.”林爱英想喊住她,却又怕被孙耀武发现,无奈之下,只好小声的提醒道,“小心点,早点回来!”

    “恩”孙贝贝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孙贝贝演出结束后,刚走出酒吧,正要给谢铁军的电话,手机却响了起来。

    孙贝贝开心的接起电话:“哇,真是心有灵犀,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怎么这么吵啊,在外面吗?”谢铁军听到嘈杂的声音询问道。

    “恩,刚和朋友吃完饭,正准备回家呢!”孙贝贝没跟谢铁军说自己在外演出的事情,于是只好善意的对他撒了个谎。

    “昨晚你没怎么睡,天气又这么冷,早点回家休息比较好!”相隔两地,谢铁军心里虽然很信任孙贝贝,但是男人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少在外面,多在家里。

    提及昨晚,孙贝贝的脑海浮现两人在一起那香艳而又动情的画面,面若桃花的娇嗔道:“你还说呢,我今天全身上下哪都疼!一点都不节制!”

    昨天下午看完房后,两人直接去酒店开房,虽然早上在孙萌萌家欢爱了一次,但两人明显没尽兴,在酒店的大床上放开手脚,尽情尽兴,**的最终结果就是从傍晚开始,孙贝贝的腿就再也没有合拢过。

    “是你自己求我,我能不给吗?”已经破身成为真正男人谢铁军,现在和孙贝贝聊天越来越有男儿本色,此刻他的脑海正呈现着孙贝贝在他身下,低吟哀求,让人欲罢不能的妩媚摸样。

    “呆子,你少污蔑我,是你自己一直勾引我!色呆子!”孙贝贝小脸染着一抹嫣红,娇嗔的骂道,“还有昨晚你还没要够吗?”

    “没要够,一辈子都要不够,我现在就想要你”谢铁军低低的嗓音,透着一股意犹未尽。

    “呆子,你现在即使想也吃不着啊!”孙贝贝娇笑的回道。

    “呵呵,那我暂时把弹药存储起来,等下次见面的时候在一次性打出去!”谢铁军一脸憨笑,嘴里却依旧说着色色的话。

    “色呆子!”孙贝贝笑骂道,“别再引火烧身啊,大冬天洗冷水澡小心感冒!”

    “没事,我身体好着呢!”谢铁军拍着胸脯道。

    “呵呵”孙贝贝轻笑起来,“我要上的士了,那些话等回到家里再说!”

    孙贝贝坐在的士后,立马换话题:“呆子,我把买房的事情告诉我爸妈了,他们说剩余的钱拿来做装修用!”

    刚才还跟孙贝贝**的谢铁军顿时怔了一下,连忙开口:“贝贝,那个装修的钱还是我想办法吧!”

    “呆子,你要分的那么清楚吗?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

    “不是,贝贝,我”谢铁军正欲解释,孙贝贝却打断了他的话,“呆子,吃晚饭的时候,我爸跟我说想在年后和你爸妈见个面,商量一下我们俩婚事。我爸一直都很满意你这女婿,我妈现在也改观了,你就试着接受吧!呆子难道你不想早点把我娶回家吗?”

    谢铁军挠了挠头:“我我当然想啦,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么决定,还有你不是说过以后一切都听我的吗!”孙贝贝直接拍板决定,不给谢铁军拒绝的机会。

    “贝贝”谢铁军微微皱眉。

    “呆子,你就试着接受吧!”孙贝贝对谢铁军撒娇道。

    谢铁军想了几秒:“好吧,我听你的,不过你跟你爸妈说,这钱当咱们借的,等以后有钱了再还给他们!”

    “呵呵,呆子你真好,不过我爸妈的钱你就别还了,只要对我好就行了!”孙贝贝娇笑的回道。

    “贝贝,我这辈子一定会对你好,但这和钱是两码事”

    “呆子,你怎么就这么别扭呢,我看我们别谈钱了,还是谈点情吧!”孙贝贝连忙转移话题。

    谢铁军虽然想着钱的事情,但也不是那么不解风情,顺着孙贝贝话,你侬我侬的聊着,至于钱的问题,还是等和孙耀武夫妇见面后,亲自和他们谈吧。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一晃到了月底,离年关越来越近。

    师妮可把手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了,轻松的舒了一口气。

    师妮可定好回b市的机票,完美地完成了手头上的设计工作,离开也就没有牵挂了。

    真的了无牵挂么?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涌起一阵钝痛。师妮可不经意间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总是这样不自觉地想到他迷人的身姿,温文尔雅的谈吐。想到他的时候眼梢带着甜甜的笑意,唇角却是酸酸涩涩。

    每天在同一栋楼里办公,他在层,自己在层,乘电梯上楼见他不要一分钟,可是和他的距离却隔着几亿光年般遥不可及。

    暗恋一个人就像喝了一杯原味咖啡,苦苦的滋味在唇里弥留不化,钻进心里成了一块涩涩的郁结。

    师妮可甩了甩头,想把心里隐隐酸涩的郁结甩出,却是甩不出来。

    离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结束没有希望的等待,断掉没有未来的暗恋,离开了这座城市,忘掉这时时萦绕心头却憋闷得慌的暗恋。

    从递交辞职书那刻便下定的决心,到现在终于可以放手离开了,心里的决定没有动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几分不舍了。

    师妮可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带走的。她的办公桌上叠着的都是设计图,和城市规划类的书籍和法规。

    她是为向南来这里上班,可走的时候,发现没有一个东西可留作念想。只是一个人的暗恋,向南从来没有走进她的生活,也没有在她的生活里留下一丝痕迹,更别说给她留下一些有纪念意义的小东西。。

    或许,这样最好。

    真的离开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就不会想起自己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生涩的情。

    只是,想想有有几分不甘心。师妮可想着这两年的工作生活,真有虚度时光的感觉。在这个城市生活这么久,竟没能让向南特别地看自己一眼。自己是不是太无能了!

    师妮可怒着嘴,心里对自己有些愤恨。

    但乐观开朗的她转念一想,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啦。至少,她的设计图变成了一栋栋漂亮的房子,至少,她在这交了几个还不错的朋友。在她怀疑自己的魅力的时候,想道平常对自己献殷勤的同事,她又笑了。不是自己不招人喜欢,只是不招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只能说没有缘分罢。

    师妮可整理完东西,也理清了头绪,便去跟同事道别。

    时启元是设计部的部长,也是师妮可的师傅,别的同事不知道师妮可是高官的女儿,但他老早就知道了。

    师妮可走进部长室跟时启元道别的时候,时启元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看着面前这个没有官小姐脾气的女孩笑道:“妮可,你这一离开,办公室会少了很多色彩。”

    平常时启元部长都是不苟言笑,对人和对工作一样有板有眼,自从他当部门经理,设计部设计的作品质量提升了,但谈笑声也少了许多。

    难得一向少言寡语的时启元说了这么个玩笑,师妮可也笑了:“呵呵,时部长也会开玩笑啊!”

    “不是玩笑,你可是我的得力助手,我还真舍不得放你走呢。”

    如果是别的经理说这样的话,师妮可会觉得是因为她的家世虚假的恭维,但时启元说这样的话,却让她觉得是真心地赏识她。被时大设计师赏识,让师妮可总算在职场收获了几分成就。

    师妮可由衷地笑着道:“谢谢时经理这两年对我的提点,让我学了不少东西。以后有空到b市来我家玩玩。”

    师妮可家,高官府邸,不是一般人能进入的。时启元听到师妮可的邀请,心里很激动,但脸上也只是微笑地颔首。

    “嗯,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吧,算是给你践行。”时启元笑着道。

    今天是师妮可最后一天上班,他昨天便预定了饭店。

    师妮可本来就喜欢热闹的,只是离别毕竟带着几分伤感,原来没想和同事聚聚,现在领导发话,她便欣然接受。

    下班后设计部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去聚餐,吃完饭时间还早,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一群年轻人又嚷嚷着去酒吧玩。除了时启元其他都是未婚的男女,时启元便由着大家疯了。

    设计工作枯燥,压力大,这群设计室的年轻人一到了酒吧,便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热情。

    觥筹交错之间,师妮可不知道被同事敬了几杯酒,她的酒量还不错,没有被灌倒,却也喝得七八分了,走路飘忽,精神却极其兴奋。

    酒吧的音乐响起,男男女女像一尾尾疯狂的鱼,在舞池里扭起了腰肢,师妮可也被同事拉进去随着劲爆的节奏群魔乱舞。

    向南和朋友走出包厢的时候便看到很多熟悉的身影在迷幻的彩灯下疯狂,这个副总在设计室呆过一段时间,对设计室的员工比较熟悉。

    向南本是要离开了,只是不小心被时启元看到了。

    时启元走过来和向南打招呼:“向总,你也来了,走,一起喝几杯。”

    向南嘴角扬着他的温文尔雅的笑容:“时部长,你们部门聚会,我过去怕大家会拘束,玩得没那么尽兴。”

    “没事,向总一向都很有亲和力的,其他年轻人巴不得能和你一起玩呢。今天是大家给妮可践行,你也过来。”时启元说完,直接把向南给拖走了。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000字)更新。。。下午亚亚虽在电脑面前,但却一直在忙工作上的事情,等会继续码字,争取明天多更一点,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