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已然释怀
    几秒后,三个女人才回过神来了,随之而来是师妮可猛烈的咳嗽。

    师妮可虽然准备离开,可是听到向南亲口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堵得一阵猛咳,孙萌萌赶紧拿了纸巾给咳得眼泪都流出来的师妮可。

    孙萌萌不知道要如何看待向南!今天怎么一个个都中邪了般,尽说不靠谱的话!

    向南对孙萌萌的心意,就像师妮可对向南一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本人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至少坐在同一桌吃饭不会那么尴尬。现在孙萌萌虽然已为人妇,乍听到向南随口一说,还是感觉不自在,脸微微烫着。最主要是怕妮可听了消受不了。

    而师妮可擦着眼泪,憔悴的脸因为激烈的咳嗽,出现了一片异样的晕红。

    她实在不好意思,怎么在这个时候咳得这么厉害,这让在座的各位怎么想啊。眼里的泪水想掩饰都掩饰不了,只能赶紧擦干它。

    那涩涩的泪水,不知道是因为咳嗽太激烈咳出来的,还是听到向南的话想到自己,向南,表嫂三人割据一方组成的三角关系里,自己的暗恋就那么随风飘零,心里感伤得落泪。。

    “妮可,你没事吧,怎么咳得这么厉害?”这个时候孙萌萌更关心的是师妮可,对于向南的话,她也就刚听到的时候心里有些微微波澜,更让她受刺激得事妮可的咳嗽。这小妮子原来火并乱跳的一个人,怎么一生病就这么严重。

    “没事”师妮可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孙萌萌挤出一丝笑容。心里却是苦涩难当。

    自己和向南对于感情都是埋在心里,一直温吞地暗恋着,师妮可明白,即便离开s市,自己也未必会很快忘却向南。是否,向南也是这样,直到现在还对表嫂恋恋不忘呢?

    唉,算了,强扭的瓜不甜,不强求了。

    本来吃向大帅哥煮的饭,是非常开胃的,但现在却感觉食不知味了。又怕表嫂和叶子青把自己想得太悲戚,师妮可还是强迫着自己喝着粥。

    按理刚才向南的语惊四座已经被师妮可的一阵咳嗽打破,尴尬已经化去,大家应该自觉地转移话题。

    偏偏叶子青吃着向南煮的美食,却还要抓着人家话里的鞭子嚼舌根。

    叶子青看看埋头苦干的孙萌萌和师妮可,再看若无其事的向南,咧嘴挑眉道:“向南,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人家萌萌已经是有夫之妇,孕妇一个,你当我和妮可的面告白,好像有些不太妥当吧!”

    孙萌萌听了,赶紧给叶子青使眼色,这丫却当自己眼睛得了角膜炎,对自己视而不见,孙萌萌火了便在暗地里做手脚,伸长了腿冷不丁地踢了叶子青一下,这女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没看妮可被向南的话气得喘不过气来么?

    叶子青夸张地嗷嗷叫着,也不管孙萌萌的面子,直接喊道,“萌萌,你干嘛踢我!你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是胎教,孕妇这么暴力,小心生出来的宝宝也很暴力!”

    孙萌萌简直无语到家,呲着牙,真想把叶子青的嘴巴封住。这丫因为李浩和向南关系好,跟向南说话也没个把门,什么话不经过大脑就冲了出来。

    有你这样的损友实在让人郁闷到家。

    这三个女人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倒是祸首向南说完了话,依旧风轻云淡。

    “我只是实话实说,叶子青我又没说喜欢你,你那么激动干嘛。我以前确实只追求萌萌,无奈,晚了一步,萌萌被许烨磊用奸计给诱惑了”向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深藏的感情说出来。

    只是说出来后,感觉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沉重,事实是,现在说这话的时候,随口而来,就像开玩笑一样。

    或许,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享受婚姻里的幸福,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自己其实已经放下了。

    叶子青终于知道自己踩到地雷了,还好,向南只是不客气地奚落自己。被男人这么率直这样说,一般的女人都消受不了。

    或许叶子青和向南接触得比孙萌萌和师妮可多,她们对这样的谈话都不以为意。

    或许,那也是叶子青性格的一部分,只要自己喜欢的那个男人赏识自己,对自己甜言蜜语就够了,对其他人的奉承话,叶子青听多了已经无感。

    叶子青笑着道:“嗯,我终于听明白了。刚才向南说的话都带两字——以前。以前已经过去,萌萌已经名花有主,向南对我也直言不讳地抨击,这都没关系,不是还有一个痴情未嫁女妮可么?哈哈,向南,你把人家的身体都压榨得弱不禁风了,得负责,得关心嘛”

    叶子青最后的一句话把向南说得差点喷饭,这么有歧义的话,说得好像向南对师妮可做了什么似的。

    向南一脸幽怨地看着叶子青,这女人嫁了人怎么变得这么聒噪,在饭桌上乱点鸳鸯谱!

    自己是无所谓,就怕师妮可听者有心,看看人家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来猛药刺激,这是朋友的作为么?

    孙萌萌看了眼一脸别扭的向南,叶子青的胡说八道让她面对向南的时候少了些压力。

    以前向南喜欢自己的时候从来没有表白过,现在说来也不算表白,就像重温旧事,那样随口一提。像他这样的男人,能说出来,估计也已经放下了。

    这样就好,这样自己才能把向南当好朋友看待,这样自己也不会对妮可的暗恋心里有那么一丝的压力。

    孙萌萌含着笑,叫了声:“向南”

    这大概是她认识向南以来对向南最温和却是最平淡的称呼,想起两人相识之初的误会,到后面避着向南,每次面对他心里不是紧张就是别扭,现在终于可以心平气和了。

    她也想顺着叶子青的话,把向南和师妮可扯在一块,可她不愿这么做。

    妮可的自尊未必接受,向南也会尴尬。

    人心都是奇怪的有弹性,你强迫它做什么,或许适得其反。

    一切顺其自然吧,或许妮可离开了s市,两人如果有缘分,不用别人撮合会更加自然地走到一块。

    温婉恬静如孙萌萌,或许经历的事情比叶子青多,少几分犀利,多几分体贴。

    向南抬眼看了看孙萌萌,平静无波的脸上,依旧那么帅气,在商场浸泡了一两年,还是保持着最初的淡雅绅士,桃花眼依旧噙着淡淡的笑意。

    孙萌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叫了他一声,她的声音温柔甜润,却带着朋友的距离,彼此心里坦然了。

    向南挑了挑眉:“赶紧吃饭吧,帅哥下厨,你们这么不赏脸,出门会遭人扔鸡蛋的。特别是孕妇,你老公不在,没人帮你挡鸡蛋的”泪之堵到。

    “哈哈!”

    “哈哈!”

    孙萌萌和叶子青被向南诙谐的话说得哈哈大笑,饭桌上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些,师妮可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虽然带着病容,依旧细嚼慢咽,吃得斯文优雅。

    而叶子青吃像和她的性格一样利索爽快,孙萌萌除了自己还要满足肚中的小吃货,吃得多也吃得香。

    吃完饭,坐了一会向南便离开了,而师妮可一直担心把感冒传染给表嫂,也催着孙萌萌离开,只留下老公不在家的闲云野鹤叶子青留下来陪着她。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离开师妮可的家,回家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和许烨磊打电话。

    两人聊得无非都是孙萌萌今天吃了什么东西,去哪了,做什么事,肚子里的宝贝怎么样,听似有些无聊,却十分的温馨,因为这就是生活,平淡,真实。

    “哦,对了,妮可生病了!”孙萌萌报告完今天自己的情况后,跟许烨磊提了一下师妮可生病的事情。

    “严重吗?”许烨磊关心的问。

    “好像蛮严重的,特别憔悴,看得我都心疼!”孙萌萌微微皱眉道。

    “去医院看过没!”

    “去看过了,晚上我和子青过去看她,向南也在,陪她吃完饭才回来”孙萌萌心无忌惮,就连向南也在,也如实的许烨磊说。

    夫妻之间最重要就是坦白,藏着掖着,只会让人觉得心怀鬼胎,再说孙萌萌觉得自己和向南之间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而且向南还当着叶子青和师妮可的面,开玩笑的说他喜欢过自己,追过自己,虽然这是事实,但以前他从没表露过,现在说出来,这也说明向南已经放下那段感情,已然释怀。

    重新出发,不管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孙萌萌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听到孙萌萌说陪师妮可吃饭,许烨磊连忙道:“老婆,你现在是双身子,妮可生病你还是尽量少接触,免得被传染,你有空多给她打电话就好,要是不放心,就让子青多去看看她!”

    许烨磊不是不关心师妮可,而是孙萌萌这个孕妇要是被传染感冒就麻烦了,估计又得全家总动员。

    “呵呵,老公你就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又不是豆腐花,哪这么容易传染啊!”孙萌萌自信的笑道。

    “还是多注意一下!”许烨磊嘱咐道。

    “知道啦,老公你好啰嗦啊!”孙萌萌刚回完话,就不自禁打了一个喷嚏。

    许烨磊一听,立马感觉不妙,担心道:“看看,不会是被传染了吧?”

    “应该不是啦,估计是谁想了我了也说不定!”孙萌萌开玩笑的回道,可是随之又连续的打了几个喷嚏。

    孙萌萌的心也跟着一沉,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就和师妮可接触几个小时就传染感冒了。

    许烨磊这下着急了,催促着:“老婆,你赶紧去喝点热水,捂被子睡觉!”

    孙萌萌只好挂掉电话,赶紧去喝水,躺下睡觉。

    第二天醒来,孙萌萌就知道自己真的不对劲了,头晕乎乎的,一直打喷嚏。

    李笑梅赶紧给她量体温,一看38度,着急的数落起孙萌萌:“你啊,明知道自己双身子,还出去玩得那么晚才回来,要是让烨磊和家里的长辈知道,看你怎么交代!”

    “妈,我没去玩,昨晚和子青要去吃饭的时候,听说妮可生病了,我们就跑过去看她,谁知道”孙萌萌还没说完,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还真是不省心,妮可得重感冒还敢去看她,这下好了吧!”李笑梅抽了一张面巾纸递给孙萌萌。

    孙萌萌拿着纸巾吸了一下鼻子:“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传染了!”

    平日身体一直都挺好的,还以为自己免疫力应该很好,谁知还是无法幸免。

    “今天别去上班了,在家休息,我去给你煮姜汤!”李笑梅说完就去厨房煮姜汤了。

    孙萌萌跟单位打电话请假,喝完姜汤就去捂被子,出了一身汗,头晕好了一些,可是又开始咳嗽了。

    中午李笑梅回来,见她又是流鼻涕,又是咳嗽,也跟着紧张起来。

    “萌萌,下午爸陪你去看医生!”孙耀文心疼道。

    李笑梅知道孕中期特别是4至7月,是胎儿胚胎发育器官形成的时间,若患流行性感冒,且症状较重,则对胎儿影响较大,此间服药对胎儿也有较大风险,连忙道:“孕妇生病最好不要吃药!”

    “那怎么办啊?”孙耀文皱眉道。

    “我先去问下大嫂,咨询她一下再说!”李笑梅想了想,拿起电话给林爱英打了一个电话。

    林爱英建议李笑梅如果不严重,就最好别吃药,要是实在不行,就去看中医,于是李笑梅叫孙耀文下午陪着孙萌萌去中医院。

    孙萌萌刚要出门,就接到师文茹的电话,得知孙萌萌感冒,许家长辈也跟着像热锅上的蚂蚁。

    童华自己是医生,没让孙萌萌去医院,亲自过来帮孙萌萌调理,于是当天下午就和许大雷风风火火的从n市赶了过来。

    真如许烨磊所说,她要是生病,许家就得全家总动员。

    不过因为孙萌萌,师妮可生病的消息也跟着传到向南的父母的耳中。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今天31号月票最后一天翻倍,月票啊,月票啊,有月票的亲们,都把手上的月票投给亚亚吧!让亚亚的腹黑中校在月票榜上有个好名次!

    最近亚亚累得快支撑不住了,连续熬了几个晚上,实在又累又困,昨晚坚持不住直接去睡觉了,虽然目前的月票总数比上个月少,但亚亚却很知足,谢谢大家一直支持亚亚到现在,谢谢你们为我投出的每一票,真心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