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水乳交融
    “哪来的孙子啊!”孙贝贝柔柔的音调,嘴角漾着淡淡的笑容,娇憨的象一件光洁无比的瓷娃娃,说话的语调却带着狡黠的勾惑。

    “刚才播种的!”谢铁军的唇,附在孙贝贝敏感的颈脖上,轻轻地吻了吻,沙哑的声音带着压抑的灼热。

    “我刚来完例假,安全期!”孙贝贝晶莹的眸里盛满甜腻的迷醉,娇媚笑了起来。

    “没关系,这次不行,下次啊!”谢铁军低哑着嗓音道。

    “呆子你好坏啊,我可不要未婚先孕!”孙贝贝戳了戳谢铁军的胸膛。

    孙贝贝的小手再次被谢铁军温暖的大手握住:“那我们就早点结婚啊!”

    “呵呵,好啊,最好明天就和红红一起结婚!”孙贝贝调皮的回道。

    “呵呵,傻丫头!”谢铁军憨笑的将孙贝贝搂的更紧。

    孙贝贝轻笑不已小脑袋窝在谢铁军的胸膛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这一刻竟是如此安心。

    谢铁军嘴角轻扬,轻轻的揉捏着孙贝贝的小手,她的手软的没骨头似的,还不够他一握,可是这样的一双手就是他想握着一辈子不放的。

    以前的他,从不敢妄想能握着她的手,也从不敢奢望她会喜欢他,更不敢想象自己能像此时此刻抱着她,然而一切都梦想成真。沙淡军带。

    他拥有了她,让她成为他的女人,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虽然房子的问题,让谢铁军觉得压力很大,但想到孙贝贝至从和他谈恋爱后,所受的苦,谢铁军心疼得恨不能把她揉进自己心里去,他发誓,倾尽全力也要让她幸福,一辈子。

    “贝贝,你喜欢我什么?”谢铁军低声的问。

    呵呵,这个呆子,都在一起了,还问这等肤浅的问题。

    “呆子,我当然喜欢你呆呆的,憨憨的”孙贝贝娇笑的回道。

    “呵呵”谢铁军憨笑不已,“贝贝,我们都在一起了,能不能换个称呼”

    “什么称呼!”孙贝贝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剔透的双瞳散发出清澈的光彩,肌肤吹皮可破,红唇粉嘟诱人,清纯又不失妖魅的面容,呈现两种极端的诱惑!

    “譬如说,叫我老公!”不过谢铁军一点都不呆,和贝贝有了肌肤之亲,立马就想在让彼此的称呼更加亲近。

    “想得美”孙贝贝脸泛潮红,眼底泛着几分风情,娇嗔道。

    谢铁军心神一荡,声音放软的哀求着:“贝贝,我们现在也算是夫妻了,你就叫我一声老公吧!”

    “no”孙贝贝冲他摇头。

    “贝贝”

    “no”

    “贝贝”

    “no”

    两人僵持了几秒,谢铁军灵机一动,要让她叫自己老公,自己得先改口啊!

    “老婆”

    “哈哈,这个称呼挺好听的,再叫一声来听听”孙贝贝笑的跟大爷似的,让谢铁军再叫一遍。

    “老婆,老婆”谢铁军乐意之极,连声叫道。

    “不错不错,以后我的称呼就叫老婆吧!”孙贝贝满意的点头。

    “呵呵,老婆,那我呢?你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老公!”谢铁军满眼期待的看着孙贝贝。

    孙贝贝佯装思考一番,随后道:“我觉得还是呆子比较好听”

    “贝贝,我的好老婆,求你叫我一声老公吧!”谢铁军哀求着。

    孙贝贝依旧摇头。

    “老婆,乖,叫一次就好”谢铁军继续诱哄着。

    “好吧”孙贝贝见谢铁军那渴望至极的摸样,松口答应了,“老公”

    孙贝贝的这声‘老公’轻柔的得象片羽毛划过谢铁军的心,此刻的他觉得老公这个词是全世界最好听的称呼。

    谢铁军的手指在孙贝贝细滑的脸上描摹着,眼神专注地看着她,和他水乳交融后,单单这样被他看着,孙贝贝就觉得血脉加速,心脏也砰砰地狂跳起来。

    天啊,呆子你再这样看我,我会得心脏病的。

    谢铁军的拇指掠过孙贝贝的唇线,头随之覆下来,孙贝贝屏息迎上他的唇。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要不是听到外面有声音,两人可能真会忍不住再来一次。

    孙贝贝刚经历第一次,身体明显有些不适,但还是和谢铁军从床上爬了起来。

    两人下楼后,孙贝贝看到谢妈妈和谢大全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新娘子谢翠红身上,没察觉孙贝贝走路的异样。

    孙贝贝在一旁看着化妆师帮谢翠红梳妆打扮,这些程序和老姐孙萌萌出嫁的时候一样,不过快要吉时快到的时候,却听到新娘子谢翠红嘤嘤的开始哭泣,谢妈妈也在哭。

    城市里不兴这个,新人出门都是高高兴兴的,第一次看到农村的哭嫁,孙贝贝听后,心里也跟泛酸。

    待谢翠红热热闹闹出门后,孙贝贝看着邻居的大婶们一直在那安慰哭泣的谢妈妈,过了二十来分钟,谢妈妈才收住眼泪。

    大家也相聚散去,谢妈妈让谢铁军带孙贝贝回房睡觉。

    孙贝贝坐在床上问谢铁军:“为什么你们这边出嫁还要哭啊,开开心心的出嫁,不挺好的吗?看得的让人心酸酸的!”

    “这是我们这的风俗,出嫁时新娘子不哭会认为不吉利,以前旧.社.会的时候,要是没哭,还有可能受到舆论的谴责呢!”谢铁军将身上的外套脱去,跟孙贝贝解释。

    “这么严重!”孙贝贝有些诧异。

    “其实这个风俗,源于感情。旧时婚姻全由父母作主,姑娘家要嫁给什么人,都不知道,婚后的命运生活如何,心里全没底细,想到这些估计会伤心断肠,岂能不哭;而且女子嫁出去就如泼出去的水,婚后除非与丈夫感情不和或婚姻发生变故,否则是很难和父母兄弟见上一面的,这种别离之苦确实令人难以承受,肯定会哭的。不过如今婚姻自由,大家的新婚也比较幸福,哭嫁的习俗只是一个形式了!”谢铁军边说边掀开被子,在孙贝贝身旁躺了下来。

    孙贝贝直接往他怀里钻,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底泛着一丝崇拜:“呆子,你好有学问啊!”

    “叫老公”谢铁军的大手圈住孙贝贝的腰,纠正道。

    “老公,你好有学问哦!”孙贝贝这次竟然非常听话。

    “真听话,老公马上给你一个爱的奖励!”话刚落,谢铁军直接将孙贝贝压在身下。

    有句话,说的很对,女人是被拿来宠爱的,男人是被拿来崇拜的,这样结合的男女绝对是默契的,完美的。

    她爱他,崇拜他,所以愿意追随他一生,不论他是贫穷还是富贵

    不知不觉间,彼此的呼吸渐渐变得厚重

    两个身子紧密纠缠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次日醒来,窗外阳光灿烂。

    谢妈妈昨晚回去睡觉的时候,听到谢铁军房间传来低低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所以早上没叫他们起床,让他们睡到自然醒。

    孙贝贝浑身酸疼不堪,有些犯迷糊的睁开眼睛,昨天的回忆潮水一样涌至,孙贝贝的脸不由泛红,扭头看着身旁的谢铁军,身子被他的大手紧紧地楼着,似乎他的每一寸肌肤亲昵地贴着自己,看着眼前的他那轮廓分明,线条有力的脸,头发浓密厚实,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般,伟岸、实在、很有安全感。

    谢铁军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女人,虽然有些偏瘦,但依旧玲珑有致,再加上整晚偎在他怀里,娇语呢喃,笑靥如花。

    谢铁军低头想亲她,孙贝贝连忙闪躲:“没刷牙,有口臭”

    “没刷牙也要亲一下!”谢铁军执意的要亲她,两人在床上耳鬓厮磨的打闹了一番。

    停下来后,两人凝目相望,只觉得空气都是幸福的味道。。

    孙贝贝的手主动环着他的腰,真希望这样一直抱着对方。

    孙贝贝的手双手缠上他的脖子,嗔怪地抱怨着:“怎么办,我全身酸痛都不想起床了?”

    “那还疼吗?”谢铁军低声的问。

    孙贝贝的脸上瞬间泛红,顺势窝进他的脖颈处,嘟着嘴:“你还好意思问!”

    谢铁军低低笑了几声,怀里的孙贝贝被他滋润后,明显变得小女人许多。

    谢铁军宠溺的将孙贝贝更紧地揽入怀中,唇凑到她耳边小声地哄着:“我知道错了,下次节制点!”说完,舌尖不经意地滑过孙贝贝的耳垂,惹得她轻吟出声,随后放开她。

    “起床,洗脸刷牙去贝贝,你的眼角好像有眼屎”谢铁军捏了捏孙贝贝的鼻子。

    “真的吗?”爱美的孙贝贝慌张的揉了揉眼睛。

    谢铁军不觉得痛,咧嘴大笑:“骗你的”

    “臭呆子!”孙贝贝又羞又气,狠狠的掐了一下他腰。

    吃完早餐后,阳光已经很猛了,站在外面一时有些目眩。

    按照风俗,谢铁军和孙贝贝等会要去林灿家喝喜酒。

    坐在车上,孙贝贝的手被谢铁军紧紧握在掌中,彼此心中漫溢的快乐荡漾在唇齿眼眉间,抹也抹不掉,偶尔相视一笑,世间万物皆化为尘埃一般。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3000字)奉上。。。亲们,亚亚升职后,事情也变多了,码字的时候一直电话不停,等会还会继续码字,不过不知道能不能审核,也许明天才能看到,唉,月底被关黑屋,对亚亚的心情和月票排名的影响都很大,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吧!

    亲们,今天就是28号,月票,月票,月票,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让腹黑中校在月票榜上有个好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西亚爱你们哦,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