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最低底线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到了12月。

    为了撮合向南和师妮可,裴女士偶尔会打电话叫师妮可到家里吃饭,但师妮可忙着手头的设计工作,经常加班没能应邀。或许已经放弃了,走进向家别墅已经没有意义。

    当然师妮可在s市也不是过得那么憋屈,叶子青结了婚得陪男人,没能陪师妮可厮混,但孙萌萌这个军嫂表嫂没男人陪,倒是经常陪着师妮可。

    孙萌萌让师妮可回自己家里吃饭,碰到师妮可加班,这个孕妇也会不辞劳苦地带饭给她吃。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很多人都赶在年前结婚,谢铁军的妹妹的婚期也款款而来。

    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眨眼就这么过去了,谢铁军在侦察营呆半年,每天超强度的训练,使得一营不论是单兵的素质还是整体的战斗力有了迅猛地提高。

    一营进步了,秦塑阳的二营自然不甘落后,两个营在竞争中在你追我中.共同进步。

    不愧是特种军营的军官,放到普通的军营谢铁军就像一枚炸弹,把两个营的士兵斗志炸得激昂高亢。

    谢铁军道a驻地追回了女朋友,也完美地完成了工作任务,得到了王团长的高度赞赏,得到了官兵的一致认可。

    回特种兵前,团长特别为他举行了隆重的饯别宴。

    马上要回特种兵营,以后的工作将更加忙碌。谢铁军在归队前请了几天假,他要和孙贝贝一起回家参加谢翠红的婚礼。

    已经博得林爱英的认可,谢铁军第二次进孙贝贝家虽然还有些紧张,更多的是兴奋和激动。

    谢铁军尾随着孙贝贝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家门,孙耀武正在客厅看报纸,林爱英则在厨房热火朝天地忙碌着。

    贝贝从连队回来整个人长大了很多,脱去了骄纵,也懂得疼当妈的艰辛有空都会回来陪林爱英。

    孙贝贝和谢铁军的爱情顺利,心情开怀,林爱英每天看到女儿脸上都带着情不自禁的笑,那是恋爱中的人才特有的幸福,比之去年看到女儿失去谢铁军时的低落和绝望,林爱英更愿意看到女儿每天开心的样子。

    林爱英既然在外人面前承认了谢铁军,自然换了一种心态,把谢铁军当做未来的女婿了,自然要好好招待,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招待谢铁军。

    这顿饭,大概是孙贝贝家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时,百年难遇的有说有笑。

    孙耀武对谢铁军在侦查营的工作很满意,在家里放下了司令的威严和震慑力,谢铁军和他说话陪着喝酒才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谢铁军样子憨厚,却不是闷葫芦,其实他心里放松的时候说话还是很幽默的,孙贝贝能对他那么痴迷,自然有他独特的魅力。

    没有林爱英的脸色,没有顶级上司的压迫感,谢铁军在饭桌上非常卖力地表现着,发挥正常了,谈笑风生间,林爱英对他的认识又添了一分,如果说之前是被迫地接受,现在真正心平气和地接触,发现谢铁军还是有令人吃惊的一面,而且是让她觉得不错的一面。

    林爱英看了眼眉飞色舞的孙贝贝也微微笑着,这丫头见了心上人,脸上的笑容比花还灿烂。

    “铁军,我妈的手艺很不错的,你多吃点。陪我爸喝几杯”这顿饭的气氛很好,孙贝贝的心情更是像枝头雀跃的小鸟,拿来茅台,殷勤地给谢铁军和孙耀武倒酒,为谢铁军夹菜。

    孙贝贝在餐桌上的活跃,让谢铁军也慢慢变得放松,笑着对孙贝贝道:“嗯,好的,谢谢”然后拿起杯子向孙耀武敬酒。

    孙耀武吃饭的时候都喜欢喝几口,但在家里基本是自己一个人闷着喝,现在有谢铁军陪着,喝得爽快了冷硬的脸也有了笑容。

    孙贝贝看着孙耀武和谢铁军喝得投缘,更是殷勤地倒酒,夹菜,甚至因为孙耀武不再凶神恶煞,也壮着胆子为他夹菜。

    当孙贝贝把菜夹道孙耀武的碗里笑着说:“爸,这是你最爱吃的酱排骨”

    孙耀武和林爱英都微微一愣,随即,听到孙耀武爽朗地笑出了声,“哈哈,好”

    以前孙耀武在家,孙贝贝都是自己一个人埋头苦干,随便扒拉几口,就闪人了。一家人亲和地夹菜其实很正常,但在他们家却是破天荒的。

    这还是孙贝贝从连队回来后,第一次为孙耀武倒酒夹菜,林爱英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很是激动,而孙耀武也用温和的眼神看了眼孙贝贝,父女两总算冰释前嫌了。

    此刻这一桌四人,看起来比以前的一家三口像一家人。

    没有争吵,没有冷战,没有剑拔弩张的父女关系,林爱英不用做消防队员。

    因为谢铁军的融入,这一家总算从战争年代走入和.平时期,林爱英心情愉悦,吃饭也胃口大开,脸上的笑容变得自然柔和。

    林爱英微笑着招呼着谢铁军吃菜,看着对面这个彪悍的男人,再看看嘴角微扬的孙耀武,林爱英不知道自己大脑怎么会抽风地将两人进行一番对比。

    孙耀武总是一丝不苟,在家都是也是严肃冷硬,面对孙贝贝的时候更是没有过好脸色,有他在家,家里就是战场,随时都有炮弹惊心的爆炸声。

    林爱英成天担心着她们父女之间的战争,维和了这么多年,早就疲累了,所以当初看到和孙耀武神似的谢铁军,才极力地抵触。

    谢铁军有些紧张,但言谈却是让人愉快的,林爱英心想,这个男人虽然耿直,但和他相处应该不会太闷吧。

    虽然谢铁军是军人的身份不能时刻陪在贝贝的身边,虽然他的家境不能给贝贝优渥的生活条件,只因孙贝贝那么执着地爱她,林爱英只能选择妥协。她妥协接受了谢铁军,但还是要为女儿婚后的生活铺路。

    吃晚饭,在客厅喝了会茶,林爱英对谢铁军道:“铁军,你到书房来一趟”

    “妈,有什么话不能让我听到么?不要对铁军太严肃不要恐吓他哦!我们赶着回去,别讲太久”这顿饭吃得有滋有味,但对于林爱英找谢铁军私下谈话,孙贝贝还是有点担心,她看林爱英口气还算温和,还是忍不住开玩笑问着。

    “你这丫头,我有这么可怕么?”林爱英戳了孙贝贝的脑门,便向书房走去.

    谢铁军对孙贝贝笑了笑:“别瞎想”

    谢铁军给了孙贝贝一个安慰的眼神后也跟着进去了。

    进了书房,谢铁军关了房门,坐在了林爱英的对面。

    独自面对林爱英,谢铁军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

    看到谢铁军头上隐隐的汗珠,林爱英也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收回了笑容,干咳了一声,调整了声线,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会显得那么犀利:“铁军,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嗯?”谢铁军看着林爱英,已经隐隐猜到她要谈什么,他心里有答案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贝贝那么爱你,我也随了她不再反对你们,但你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谈着恋爱吧?”林爱英看着谢铁军,淡淡的说。

    听到林爱英的这句话,谢铁军的心里紧张却兴奋,没想到林爱英先提出婚事,这实在太意外了。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和贝贝结婚肯定没那么容易,心里有些茫然,但语气还是坚定回道:“我想和贝贝结婚”

    林爱英看着眼神坚定的谢铁军,他说这话的时候刚毅的脸还是动人的,林爱英点了点头,但神色却暗了几分,语气平和,但话里的问题太现实,不知不觉林爱英又恢复了她的锐利:“结婚不是把两个人的名字绑在一张结婚证上那么简单,你想过婚后的生活么?结婚后,你们住哪?”

    “可以申请军区的房子”这个问题也让谢铁军的心里有些暗淡,他当然考虑过,为了房子他努力地争取军功,只是,军区的房子怕入不了丈母娘的眼吧。

    果然,林爱英想得更远,问题挖的更深:“那边的房子你和贝贝住着也够用,但有亲戚来了,住哪呢?”

    谢铁军一向果敢敏锐,可对这么犀利的问题,却感到手足无措。这是他的软肋,他的家境给不了孙贝贝富裕的生活,甚至,连市区的房子也买不起。

    谢铁军沉默着,心慢慢沉了下去。

    林爱英答应了他和贝贝交往,如果,没有房,她还会答应自己和贝贝结婚么?

    谢铁军不敢看林爱英了,心里没有那个底气,因为他只是一个军人,每个月领着固定的工资,不像做生意的商人还有成为爆.发富的机会。

    “我就贝贝一个孩子,总得为她考虑周全,家里这房子虽大,你们即使婚后,住这我也不会有意见,可是以后贝贝生了孩子,你家人来了,住这我也没意见,就怕你家人会住不惯”林爱英淡淡地说着,她的语气没有嘲讽,但听到谢铁军的耳朵里,却让他颇为难受。

    谢铁军有些不确定林爱英找他谈话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让他打退堂鼓。

    林爱英看着谢铁军的沉默,吃饭时的好心情也渐渐淡去了。

    她找他不是为了打击,只是抛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她可以接受贝贝和谢铁军的婚姻,但至少让女儿嫁过去有个房子有个家可以立足,这是她对女儿婚姻最底线的要求了。

    司令的女儿嫁了人,在外租房,让司令的脸往哪搁呢?

    所以,不管会不会给让谢铁军感到难堪,林爱英还是要和谢铁军谈这个问题,看到谢铁军面有难色,林爱英深深叹了一口气。

    恋爱总是简单,可是婚姻,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的婚姻想简单也简单不了。

    林爱英又开始为女儿以后的生活发起愁。

    “铁军,我就直说吧,你和贝贝结婚前,必须先把房子的问题解决,这是我的底线”林爱英把自己的最低底线亮了出来。

    谢铁军又沉默了几秒,随后抬起头:“谢谢,伯母同意我和贝贝在一起,房子的事情,我会尽量解决!”

    谢铁军的语气没有先前那么坚定,但他能理解林爱英的用心,她已经让步了,所以房子的事情,即使压力很大,他也不好推辞。

    林爱英没再和谢铁军多谈什么,两人走出书房,孙贝贝就蹭上前来:“我妈跟你说了什么?”

    虽然刚才和林爱英的谈话让他既喜又忧,但谢铁军还是憨憨的笑了笑:“没什么!”

    林爱英看着当着自己面亲昵挽着谢铁军的手的孙贝贝:“贝贝,铁军,你们要赶回安徽老家,就早点出发吧!”

    林爱英把自己的车给谢铁军开回老家,临走时,还把家里存的一些好酒好烟让谢铁军给带了回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晚上7点半,谢家灯火通明,谢翠红明天结婚,今天按照家里风俗请了十几桌亲朋好友,刚吃完饭不久,谢妈妈和邻居的婶婶们还在收拾碗筷。

    “谢叔谢婶,你家铁娃回来了!”门外传来一记吆喝声。

    谢妈妈赶忙放下手中的碗筷,快步走到门口,正客厅泡茶的谢大全也跟着跑了出来。

    当孙贝贝再次来到谢铁军家,倒似她和谢铁军结婚般,村民又热情地过来围观八卦。

    孙贝贝和谢铁军下车后,就听到村民们热情地喊着:“铁娃和贝贝回来啦!”

    虽然大家只见过孙贝贝一次,但却都记住了她的名字。

    “叔叔,婶婶好!”孙贝贝含笑招呼着,看着那一张张朴实黝黑的面孔,似是他的男人,别样的亲切。

    见到孙贝贝最开心得当然要数谢大全夫妇,早在在谢铁军“牺牲”的日子里,孙贝贝对谢铁军父母的安慰,已经让这两个老实的农民心生感激,心里早已把孙贝贝当做最亲的亲人。

    “贝贝来了!”谢大全开心的眼角挤着好几条皱纹。

    “贝贝”谢妈妈更是激动的拉着孙贝贝的手。

    “叔叔,阿姨”看着跟前谢铁军的父母,孙贝贝灿烂的笑着。

    “爸妈,我说话算话,把贝贝给带回来了!”谢铁军憨笑的跟父母邀功。

    “呵呵,还以为你们工作忙赶不回来呢,贝贝,铁娃外面冷,快进屋”谢大全夫妇笑的合不拢嘴,连忙招呼孙贝贝和谢铁军进屋。

    把手上的东西都放下后,谢铁军却没看到要当新娘子的妹妹,不由开口问:“爸妈,红红呢?”

    话刚落,谢铁军就听到门外传来谢翠红的清脆的声音:“哥,贝贝姐!”

    孙贝贝的目光往门口看去,穿着红外套的谢翠红激动的奔了进来。

    “哥,贝贝姐!”谢翠红激动的看着谢铁军和孙贝贝,但看到黑了一圈的孙贝贝,谢翠红也跟着心疼:“贝贝姐,你瘦了,也黑了!”

    “红红,怎么叫贝贝姐姐呢?得叫嫂子!”谢妈妈笑着给谢翠红提个醒。

    “对,得叫嫂子,嫂子!”谢翠红拉着孙贝贝的手,亲昵的叫着。

    孙贝贝淡淡的笑看着面色红润,一脸喜气的谢翠红:“没关系,嫂子的皮肤底子好,过几月就能白回来了,倒是红红你一年不见,越发的漂亮了!”

    孙贝贝落落大方的以嫂子自居,谢大全夫妇听了更是笑得灿烂不已,站在一旁谢铁军也跟着憨憨的笑了起来。弃向作吃。

    “哪有,再漂亮也没嫂子漂亮啊!”谢翠红被夸的有些脸红,“哥,嫂子你们吃饭没?”

    “你瞧我,光顾着高兴,都忘了问贝贝吃饭没!”谢妈妈笑着拍了拍脑门。

    “阿姨,我和铁军在路上吃了点,现在也不饿!”孙贝贝笑着回话。

    “不饿也得吃点,我现在就去热菜,贝贝,你和铁娃在这等会啊!”谢妈妈笑呵呵的说完,就去厨房了。

    虽然外面寒意十足,但屋内却一片温馨。

    谢妈妈又整了一大桌的菜,谢大全乐呵呵的和谢铁军喝着酒,谢妈妈和谢翠红一个劲的给孙贝贝夹菜。。

    前来帮忙的邻居们看着不禁称羡,却没去打扰谢家的团聚,在院子里有说有笑的帮忙洗碗。

    吃完饭,大家坐在客厅泡茶,谢翠红和孙贝贝亲昵的坐在一块。

    “红红,你明天出嫁,我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就给你买了一对银手镯!”孙贝贝从包里掏出一个礼盒。

    “嫂子,你来参加我婚礼,就是我结婚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怎么还买这么贵重的礼物呢?”谢翠红推脱着。

    “呵呵,你可是我未来的小姑子,必须来参加你的婚礼啊!你看看喜欢不!”孙贝贝笑着将礼盒塞到谢翠红的手里。

    “红红,你嫂子给你的就收着吧!”谢铁军在一旁笑着帮腔。

    谢翠红这才接过礼盒,打开一看,连连点头:“真漂亮,谢谢嫂子!”

    “我帮你带上!”孙贝贝把盒子里闪烁着光泽的手镯取了出来,给谢翠红带上。

    谢翠红看着帮自己带手镯的孙贝贝,真心觉得哥哥有福气,遇到贝贝这么好的女孩。

    “红红,你明天几天出门!”孙贝贝帮她戴好后,笑问。

    “凌晨三点!”

    孙贝贝眨了眨眼睛:“这么早?”

    “呵呵,嫂子,农村跟城里不太一样,大部分都是半夜出门的!”谢翠红笑着解释。

    “呵呵,一定很有趣!”孙贝贝没参加过农村的婚礼,心里有些期待。

    这时,谢妈妈走了进来笑说:“铁娃,床我已经铺好了,天气冷,你带贝贝上去早点休息吧,红红你也早点去睡!”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00字)奉上,明天见。。。亚亚出差提前回来,不过这几天是在又累又困,硬撑着坚持码字,因为写磊磊和萌萌的洞房花烛夜,亚亚被关黑屋了,接下来的更新都要经过编辑审核,才能看到,还请亲们稍等。。。还有,下一章,呆子和贝贝的洞房花烛夜。。。黑屋。。。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