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大婚8
    母女俩谈完,孙贝贝就迫不及待地要和谢铁军约会,也不送林爱英去车站,自行去找谢铁军。

    但孙贝贝再回到酒店,哪里还有谢铁军的身影,打电话过去,说已经在回a驻地的路上了。

    孙贝贝心里那个恨啊,这个呆子,a驻地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那么早回去做什么!

    这么不解风情,你不是很想破.处吗,这会...哼,既然跑了,我就让你等着,再等个十年八载。

    其实此刻的谢铁军和孙耀武在一起,接到孙贝贝的电话不敢多聊,匆匆就挂了电话。

    他也想跟孙贝贝约会啊,问题是,刚才他刚好被孙耀武看见,刚好孙耀武要去a驻地视察,所以就把他给叫走了。

    领导来视察工作,他能耽搁么?

    只能回头再跟贝贝道歉了。

    谢铁军坐在车里,不敢埋怨更不敢郁闷,只能毕恭毕敬地向孙耀武继续汇报着在连队的工作情况。

    孙耀武一脸威严地听着,谈完了工作上的事,孙耀武才冷冷地问:“是你把孙贝贝劝回文工团的吧?”

    谢铁军被孙耀武猛然的严厉吓得有些腿软。

    以前孙耀武见了谢铁军,眼里都有赞许,这次都是一脸威严,让谢铁军至始至终都非常紧张。

    听到孙耀武这句问话,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哎,把贝贝劝回文工团,顺了司令夫人,没想到把司令整不高兴了。

    无论是哪一个,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

    谢铁军只能在心里感叹,和司令的女儿交往真的不容易啊!

    偏偏他们一家意见不统一,自己这个还是外人的下属,位置真是不好摆。

    好不容易得到林爱英认可的谢铁军,这会早把那个惊喜吓道九霄云外去了。

    谢铁军不敢正视孙耀武,颇有些紧张地回道:“我知道错了,这事没有先跟您汇报”

    孙耀武睨了谢铁军一眼,看到谢铁军紧张得额头都冒汗了,稍微放缓了语气,淡淡地道:“让孙贝贝在军队吃点苦头,挫挫她的锐气。不就一两年的时间,能少见几次面少打几个电话?这么点时间你都等不了?跟着她妈瞎折腾!”

    谢铁军已然认识到错误,当初只一心想着和贝贝在一起,真的每多想孙司令对这事的态度,再有,被林爱英压着,他真的着急了。

    孙耀武靠在后背上,双手还是抱在胸前,脸上的神情还是冷峻,但没有刚才像刀一样犀利了:“贝贝被宠坏了,在连队锻炼一下,对她的成长有好处。你要有长眼的目光跟她在一起,要让她在军营多受些洗礼,以后结婚了,没那么娇气,才不会一天到晚给你惹事”

    谢铁军自然不知道孙耀武的良苦用心,此刻听了孙耀武的话,心里既愧疚,又感动。

    “谢谢孙司令的提点。以后做事我会多用心琢磨”谢铁军坦诚地道谢,当了这么久的兵,他知道孙耀武批评下属的严厉,按理惹他不高兴今天要被狠批。

    还好孙耀武公私分明,对私事就是有意见也不拿司令的架势。

    孙耀武看了谢铁军一眼,闭上了眼睛:“算了,这事也不全怪你。她妈妈也天天跟我念叨,让贝贝回文工团,我看十之**也是她给了你压力”

    谢铁军赶紧解释,把责任全揽了过来:“没有,是我的私心作祟,想多见见贝贝,才劝她回文工团的”

    孙耀武抬眼看了看谢铁军,没说什么,随后又闭上了眼睛,脸上渐渐显露了疲态:“这丫头还没成为真正的军人就回来了,还是跟以前一样任性。你们把她弄回来成天让她跟我添堵,现在见了我还跟仇人一样”

    谢铁军听了一愣,随即明白了。一定是因为自己卧底,孙司令一直对贝贝隐瞒着,这丫头还在对孙司令记仇。

    谢铁军看着孙司令脸上的疲惫之色赶紧道:“对不起,孙司令,我我回头劝贝贝不要再惦记过去的事”

    “嗯”孙司令脸上的表情终于放松了,默许之后看了言谢铁军有闭上了眼睛靠在座椅上,不一会睡着了。

    谢铁军真是捏了一把汗。

    还是疏忽了孙司令对女儿的关心。

    林爱英对女儿是溺爱着,怕女儿吃苦,所以巴望着贝贝回文工团。

    而孙司令却希望女儿在连队吃吃苦,挫掉锐气,变成一个真正的军人。

    两人意见不统一,自己夹在中间,以后行事一定要考虑周全再周全些。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耀武带着谢铁军一起回a驻地,在别人眼里可是岳父带着女婿,风光无限啊。而谢铁军因为回来的车上被孙耀武威慑力震得更加的谨慎,凡事多琢磨,把方方面面的因素考虑周全些。

    孙司令下来视察,谢铁军自然得陪着,直到晚上睡觉前才有空给孙贝贝赔罪。

    电话拨了一直都没人接,谢铁军可就急了。下午不辞而别贝贝一定生气了,自己也不想那样啊,可是被司令逮着就上了车,他实在没有时间通知呢。

    电话打不通,就继续打,直到接通为止。

    终于在谢铁军的坚持不懈下,电话接通了。

    谢铁军开口先道歉:“贝贝,对不起,还在生我的气么?”

    “没有呢。刚才在洗澡”孙贝贝确实在生气,就是要谢铁军急一急。

    这个呆子,好不容易见了个面,这么快回驻地,成心让人生气。

    下午给谢铁军打电话,就听到一句在回驻地的路上,把孙贝贝给郁闷的不行。

    本来江团长关照她给她批了一个周的假,准备在s市呆到下个周末,和呆子好好约会后,再回去上班,下午她恼了直接打车去车站,买了回n市的票。

    在车站碰到等车的林爱英,母女两一起回了家。

    听到孙贝贝口气有些冷淡,谢铁军知道这丫头还在生气,他也不点破。

    “贝贝,你还在s市么?”

    孙贝贝坐在电脑面前,晚上烦闷玩了一个晚上的游戏,现在接着电话,也还胡乱地点着鼠标,心不在焉地继续着游戏,接电话的口气也淡淡地:“在s市干嘛?我姐和姐夫洞房花烛夜,我在那凑什么热闹”

    谢铁军听着孙贝贝一改往日热情如火的口风,知道她还在怄气,说的话凉飕飕的,谢铁军也不计较,仍然一脸热乎地说着话,企图用今天的婚礼转移孙贝贝的注意力:“贝贝,看到中队长和嫂子结婚那么幸福,我也好想和你结婚,和你洞房花烛夜”

    又是色诱!

    虽然不是很成功,却也让孙贝贝关了电脑,躺在床上专心地打电话,只是口气还是有些差:“你慢慢等吧!”

    哎呦,这丫头脾气上来了,还真不好哄。要是在身边,谢铁军直接就用身体力行,先把她猛亲一番,把她的闷气全吸光!看她还能不能抖刺头。

    之前他就是用这样的办法,让孙贝贝原谅了自己,现在只是一点小摩擦,却碍于在电话里,还要费这么多的唇舌。

    虽然麻烦,谢铁军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哄着,解释着:“等不及啊。贝贝,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想你,想和你在一起。下午孙司令要来a地视察,把我叫上才一起回来的。当时在车上正忙着向孙司令汇报工作,所以没空跟你多解释。别生气了啊!”

    原来是被孙耀武逮走得,呆子功夫真差,不懂得闪躲:“哼,他叫你走你就走,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就走。你这么听孙司令的话,别想我,想他就行了!”

    谢铁军被孙贝贝的强词夺理搞得气结,“你这丫头,说的话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孙司令是我的上司,他叫我走,我只能服从啊!”

    “那我叫你留呢?”其实孙贝贝听到谢铁军被孙耀武逮走得,心里的气也慢慢消下去了,只是,没好好约会,心里还有些不爽,才跟谢铁军唱着对台戏。

    谢铁军立马肯定地回道:“我也服从”

    孙贝贝听到谢铁军坚定的语气,心里其实已经笑了,只是嘴上不饶人:“你今天有服从么?”

    感觉电话那端口气松了些,谢铁军边顺杆爬着,像哄着小孩般,细声细气地道:“好啦,别生气了。我给你赔不是,下次见了让你狠狠惩罚一下,让你使劲地咬。”

    孙贝贝听到‘使劲地咬’这几个字,感觉身体立马微微发烫,使劲地咬,那是谢铁军的谢氏吻法好不好,我才没那么饥渴,那么生猛呢?

    孙贝贝撇撇嘴,硬气地道:“下次?下次我还不想见你呢?美得你,慢慢等吧!”

    “别啊,贝贝,我会想死你的”谢铁军看孙贝贝口气松了些,准备用甜言蜜语攻击,没想到孙贝贝来了句,“别想了,我要睡觉了”

    还没等谢铁军发力,电话已经忙音一片。

    感觉快要没事了,没想到没缓冲一下就挂了电话,谢铁军有些捉摸不透,这贝贝到底解气了没有。

    要是还在怄气,他心里紧张啊,这么挂电话,晚上哪能睡得踏实。

    谢铁军又继续拨着孙贝贝的电话,又拨了好久,电话才接起来。

    惹毛这个丫头还真头疼啊,这样不接电话,不急死人么?

    总算把电话打通了,谢铁军已经急出了一身汗。

    “哎,贝贝,再不接电话,我都要急死了”隔着无限的空间,谢铁军因为电话不通,着急得说话都快带哭腔了。

    “这么晚了,睡吧。有话明天再说”孙贝贝不领情的回了一句。

    “你心里有气,你睡得着么?我着急,我睡不着啊”谢铁军急得直挠头。

    “哎,真是个呆子。刚才去上洗手间,顺带洗澡,这次真是洗澡去了”孙贝贝听到谢铁军那着急上火的口气,抿唇忍住笑。

    “哎呀,你这丫头,去洗澡跟我说嘛,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就不要我了”谢铁军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个可以考虑哦”孙贝贝挑眉道。

    “不要考虑啊。贝贝,好不容易你妈终于认可我了,我们不要自己给我们的爱添障碍好么?看看我们认识这么久,这一路走过来,爱得这么曲折,真的不容易。今天看到中队长结婚,我好羡慕好想看到你穿婚纱的样子,好想牵着你的手在众人的祝福中走入婚姻的殿堂。贝贝,别恼了好么?我想你”

    谢铁军的话还带着几分急切时的激动,语气却随着美好的幻想渐渐变得柔和,他用孙贝贝最爱的声音描绘着动人的情景,把孙贝贝的心也说得柔软了。

    孙贝贝终于放弃了带着刺的对话,语气也跟着变得温柔:“真是个呆子,下午确实有些生气,现在听了你的电话,不生气了”

    看不到表情,谢铁军还有有些不放心地问:“真的?”

    孙贝贝笑出了声,看样子呆子是被自己吓到了:“不信,那我还是继续生气吧!”心和影再。

    谢铁军赶紧道:“不要,当然不要。我要和你甜言蜜语”

    听到谢铁军那么紧张,比什么甜言蜜语还让孙贝贝受用,便笑着道:“前面在玩游戏,没听到电话,后来是因为急着上洗手间赶紧挂了电话,然后洗澡,不是故意不接。你这个呆子,什么时候心思这么多了”

    “你这丫头,我都要急死了,你却悠哉地不告诉我实情。下次见面,一定要狠狠惩罚你”解除了警报,谢铁军终于松了一口气,说话也开始变得轻松自在,舌头也开始变得灵活。

    两人又开始恢复电话情思,和往日一样谈谈情说说爱。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婚宴宴请的外地的宾客有些还没走,晚上依旧在酒店请了好几桌宴席,因为孙萌萌有身孕,直接把闹洞房给省了。

    吃完饭后,大家各自离去,许烨磊载着孙萌萌还有许家的长辈回到玉锦豪园。

    孙萌萌一回家就被童华和许大雷催着去休息,随后许烨磊和许家三位长辈去书房清算今天的喜宴礼单。

    十点半才把礼单算好,许大雷和童华去洗澡休息,许烨磊送师文茹去师妮可家住。

    “烨磊,那个向南就住妮可的对面!”在电梯里,师文茹笑着跟许烨磊说。。

    “哦”许烨磊眼底闪过一丝意外,他知道向南也住在这个小区,但真不知道表妹师妮可就住他对面。

    “不知道吗?”师文茹见他一副不知情的摸样,不由追问。

    “妮可没跟我说!”许烨磊笑道。

    “今天看你大舅和大舅妈好像挺满意向南的!”师文茹脸色和悦的笑说。

    “恩”许烨磊点了点头,大舅妈临走前的那句话,已经表明了一切。

    可许烨磊是知道向南的心思的,但他却没想到师妮可这丫头也喜欢向南,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怎么样的姻缘纠葛呢?

    敲开师妮可的家门后,许烨磊没多做逗留,赶紧回家抱老婆了。

    许烨磊回来后,许大雷和童华已经回客房睡觉了,喜庆的婚房一片宁静,许烨磊轻手轻脚推开房门,走到床边,见大红的婚床上孙萌萌睡得正香,微微嘟起的红唇像刚成熟的樱桃,看着就十分勾人。

    许烨磊嘴角自然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拿起睡衣,往浴室走去。

    几分钟后,许烨磊穿着情侣睡衣出来,在孙萌萌身旁躺了下来,伸手将她搂进怀中,夜色迷离,佳人在怀,看到怀里熟睡的娇妻,幸福的藤蔓缠绕心间。

    许烨磊忍不住低下头,唇轻轻吻住孙萌萌那两片可口的红唇,柔软中夹带着独有的馨香像带着致命魔法,令人禁不住勾起舌尖,小心翼翼地探入,想要索取更多甘甜。

    与她四唇相接,轻柔的吮。吸唇瓣,柔软的触感像罂。粟般令人欲罢不能。

    “恩”孙萌萌被许烨磊给弄醒,朦胧的睁开双眼。

    “老公,几点了?”孙萌萌睁着弥蒙的眼睛慵懒的询问。

    “快11点半了!”许烨磊看了一下时间。

    “时间真快过,还有半个小时我们的新婚之日就过去了!”孙萌萌往许烨磊怀里钻。

    “呵呵,老婆,我终于把你娶回家了!”许烨磊的大手摩挲着孙萌萌那白皙润红的脸颊。

    “老公,我也终于嫁给你了!”孙萌萌抬眸,笑吟吟的看到眼前英气逼人的许烨磊。

    “呵呵,从今以后我们是一个同共体!”许烨磊的指尖抚着孙萌萌那红润的脸颊,幽深地眸子带着眷恋和愉悦地流连于她双瞳里。

    孙萌萌往许烨磊的怀里蹭了蹭:“恩,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共同体!”

    回想过去经过的点点滴滴,风风雨雨,分分合合,相爱的两人最终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在这一刻,彼此的心里只有对方,过去的一切,也将是他们今后人生里的美好回忆。

    玉面俊秀如斯,伊人娇美如花,四目相交缠出点点火花。

    许烨磊的手指细细描绘着孙萌萌饱满诱人的红唇,那甜美甘洌的滋味无与伦比,轻轻凑上去与她四唇相贴。

    唇齿相缠,暧昧欲渐升温,两人的气息也变得急切粗沉,亲吻也由一次次浅啄变成濡湿的纠缠,嘤嘤浅吟勾动欲火奔腾。

    至从孙萌萌怀孕后,许烨磊怕过分亲热会伤害胎儿,一直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

    可是今晚可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激情排山倒海而至,身体瞬间起了最原始的反应。

    许烨磊费尽全力才让自己中止这个吻,抬头见怀里的孙萌萌双眼迷离,显然也是陷于**里难以自拔。

    “老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紧紧拥着香软如玉的老婆,许烨磊低哑着嗓音道。

    “你想要?”孙萌萌知道许烨磊憋了近四个月都没碰她,都是自个独立解决的。

    “可以吗”许烨磊的大拇指在孙萌萌唇边摩挲,眼底尽是温柔的爱恋,压抑的说。

    “书上说三个月过后,是可以的,不过得带tt”孙萌萌脸颊醉红不已,轻喘着。

    “真的可以吗?”许烨磊也看过书,但是还是有些担心肚子里的宝贝。

    看他呼吸急速,声音沙哑,听似极度压抑。

    “可以......”孙萌萌含羞的点了点头,随后伸手捧住许烨磊的脸,把自己的唇送上去。

    许烨磊俊美的脸上陡现惊喜,墨黑眸心聚满浓烈的心疼和怜惜,许烨磊看到孙萌萌那醉红带笑的脸颊,满心的欢喜和感谢化作唇边细细的亲吻,小心翼翼地一下连着一下,轻轻柔柔,缠缠绵绵地亲吻着她的双唇,彷如对待稀世珍宝,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损坏

    孙萌萌不禁心潮澎湃地伸出手,解开许烨磊睡衣的扣子,小手被温暖的大掌包裹住,**的眼神紧紧的锁着她娇羞的面容,带着浓情蜜意的舌轻轻滑入她温暖的口腔,嘤嘤浅吟间,许烨磊已退去自己身上的睡衣,与她肌肤相贴,霎时间,炙热粘连着滚烫,灼热了久违的痴缠。

    许烨磊轻轻的抱起孙萌萌,让她坐起身,在她身后垫了个枕头。

    动作温柔又轻缓,握住那因怀孕而增长几分的柔软,温柔地把吻转移到孙萌萌那纤细柔缓的颈脖,细细啃咬一轮后,才渐渐往下

    “老公”孙萌萌轻唤着,呼吸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像罂。粟般令人上瘾的气息。

    “恩”许烨磊边吻边应着。

    “呼......”孙萌萌不禁发出一声细细的呻吟,似是鼓励。

    许烨磊的大手摸着孙萌萌微微隆起的肚皮,轻轻的摩挲着。

    “是不是很丑啊!”孙萌萌看着自己开始变形的身材,有些没自信。

    “怎么会,很漂亮,老婆是全世界最漂亮妈妈”许烨磊感受到孙萌萌肚子里宝宝的心跳,这里正孕育着他们爱的结晶,细碎的吻纷纷落在孙萌萌的肚皮上。

    **来势汹汹,彼此都渴望对方,却因中间隔着肚子里的那个小不点而有所顾忌。

    健硕的身躯滑..入......双腿间,令人恐慌的空虚感被占....满时,孙萌萌发出一道低呼声,身体瞬间绷紧。

    “老婆,别怕,我会很温柔的”许烨磊低喃道,事实上这句话是他给自己的警告,身体虽然因渴望而难受,但孙萌萌现在有身孕,不能乱来。

    因为在这世界上,没什么比她和孩子更重要,他绝不能为了一已私欲而伤害她。

    许烨磊的动作尽量放慢,放慢,再放慢

    饱....涨感一度让孙萌萌产生害怕,有些胆颤心惊,深怕宝宝会有所不适。

    可是此刻肚子里的宝宝好像还挺乖的。

    孙萌萌抬头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许烨磊,只见他的额角冒汗,神情严肃,看来也是在苦苦压抑。

    原来他也会怕,所以才不敢大动作。

    孙萌萌一脸醉红,含羞地低声道:“老公,可以快......点”

    “可以吗?”许烨磊隐忍的看着含羞的孙萌萌。

    强忍的**最终战胜了理智,许烨磊不知不觉加快。

    “啊”

    这无疑是最好听的天籁之音,许烨磊不由弯腰,拖住孙萌萌的腰身,把自己埋......得更深。

    正当双打运动激烈进行时,孙萌萌的肚皮冷不防被肚子里的宝宝踢了一下。

    “啊!”孙萌萌轻呼出声。

    许烨磊被她这记声音,吓得立马从快意的世界中停了下来。

    “老婆,怎么了?”许烨磊喘着气,担心的看着孙萌萌。

    孙萌萌颤着声指着肚子:“宝宝他踢我!”

    惊动了天皇老子了,许烨磊将小磊磊迅速撒出。

    孙萌萌看着他那依然精神抖擞的小磊磊,不由掩面,明显还没尽....兴啊!

    “我去洗手间!”许烨磊咬着牙,快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冲进浴室。

    过了十几分钟,许烨磊才从浴室出来,孙萌萌看着许烨磊,不由偷乐了起来,禁欲快四个月,新婚之夜才尝点甜头,结果被肚子里的宝宝给搞黄了。

    许烨磊也跟着笑了起来:“宝宝还有没有捣蛋?”

    “没有”孙萌萌摇了摇头,那一脚后就风平浪静。

    “那就好”许烨磊顿时松了口气。

    孙萌萌从床上爬了起来,去浴室冲洗了一下,重新躺回床上。

    许烨磊伸手将她揽进怀中,孙萌萌抬眸,眉眼弯的像一轮新月打趣:“老公,你这么抱着我,不怕欲火焚身”

    “即使欲火焚身,我也要抱着你睡!”许烨磊宠溺的亲了亲孙萌萌的红唇。

    “老公,你真好,我爱你!”孙萌萌的手自然的圈住许烨磊的腰,甜甜的跟许烨磊说着心中的爱语。

    “老婆,我也爱你,永远爱你!”许烨磊嘴角微扬,深情的回应着孙萌萌的告白。

    我爱你,感谢上苍让彼此在最好的年华遇见彼此,一起携手度过彼此最好的华年。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7000字)奉上。。。亚亚今天要回总公司,晚上才有更新,还请稍等。。。今天会补昨天的三千字。。。还有那个呆子和贝贝这两天那个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