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婚4
    “队长,鉴于时间的关系,游戏规则,我在这简单说一下啊,200个俯卧撑,背上必须负重,我帮你分配好了,你做一百个,其他一百个可以由伴郎代替,伴郎每人20个俯卧撑,背上的负重就有五个伴娘代劳,至于你的吗?呵呵,由师师代劳,我来帮你数吧,一定不会数错的!”当了半年营长的谢铁军,组织能力明显提升不少。

    谢铁军乐呵呵地说着,许烨磊可就笑得脸都扭曲了。

    师师是什么分量,跟伴娘比一比,那不是一般的分量足啊,虽然他没长得比自己彪悍!但要驮着他做俯卧撑,做完还有力气抱老婆么?

    许烨磊瞪着谢铁军,就要开口说换人,师师已经来到他身边不怕死地笑道:“中队长,在特种军营你来设定训练规则,今天的游戏规则可是我们设定,更改不了。要是不想拖延时间,就赶紧趴下吧.”

    “你们这帮臭小子,回头看我怎么削你们”许烨磊恨恨地瞪着那些兵,再看了眼孙贝贝对身边的谢铁军道,“铁军,等你结婚的时候看我怎么报仇雪恨!”

    “嘿嘿,中队长,今天大婚之日只可开心不可记仇。不就一百个俯卧撑么,你以前也是这么训练我们的啊,对于中队长大人来说简直就跟吃一盘白菜一样轻松”千年难得的整中队长的机会,更是万年难得坐在中队长身上,师师不怕死地跃跃欲试,反正他已经结婚了,要即使要报仇也只能找谢铁军了。

    许烨磊无语地瞪了师达树和谢铁军一眼,为了争取时间,他懒得多说,啪的一声趴下,师师利落地坐在他的身上,谢铁军则站在一旁洋洋得意地大声报数。

    新郎开足了马力,奋力地坐着俯卧撑,伴郎也很敬业不敢耽搁新郎的宝贵的时间,纷纷趴下。

    孙贝贝和谢铁军真是绝配,这个规则是谢铁军说的,她也没把伴郎当男人,就近坐在一个伴郎的背上,也在大声地报着数,和谢铁军一唱一和,可怕众人笑得前仰后翻。

    其他伴娘也跟风坐在伴郎身上。

    师妮可带着几分矜持落后了一步,等她想选人的时候,只剩下师锐开和向南背上没有人。其实这两个男人是伴郎里最帅的,或许太帅了,让人有压力,伴娘喜欢看他们却不敢坐在他们身上。

    师妮可看着刘焉走向师锐开,心里一片荒凉,赶紧叫着:“表哥,你驼我”

    刘焉知道师妮可对向南的心思,有意让一直隔着窗户纸的两人摩擦一下,不由笑着道:“妮可,游戏规则是负重,你跟着表哥,有放水的嫌疑。看看你为向阳地产卖命的工作,疲惫得连我都心疼了。今天你就狠狠地压压向南这个剥削劳动人民血汗的资.本家”

    不等师妮可争辩,刘焉便坐在师锐开身上。

    师妮可看着趴着的向南的背脊,郁闷了。

    怎么偏偏要和他搭档!

    如果换做以前,一定会很开心,能和自己心仪的男人有这样的亲密接触。

    可现在,她心里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昨晚终于放开了心怀,却偏偏在自己的心慢慢抽离的时候,却被迫要接近他。

    “妮可,还愣着干嘛,我们已经已经到数到8了,你还不快点。别耽误你表哥表嫂时间啊!”孙贝贝不知道师妮可怎么愣怔在那不开始,一遍数数一遍催促着。

    师妮可咬着唇,看了眼向南,此刻的向南正回头,两人的目光对上,向大帅哥还带着绅士的笑容,桃花眼微眯,流光辗转,师妮可只看一眼便心跳加快,赶紧避开了让她心乱的目光。

    “过来吧”向南的声音平静无波,却带着几分绅士的暖意。

    师妮可看着表哥驮着师师,正卖力地撑着两手,额头已经冒出了汗。

    表哥娶表嫂真是不容易啊!恋爱的过程那么曲折,就是结婚也被人这么整,她看得心疼,不敢耽搁了。

    师妮可咬着牙,来到向南的身边,轻轻地坐上去。

    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向南这么亲密地接触。

    向南驼她坐着俯卧撑大概是最轻松的。师妮可全身都僵硬了,她极力地撑着两脚,怕自己的屁股和向南的背部接触。但在向南的一起一落里,他的高级西服自然会和她产生摩擦,仅是这样,也让师妮可白嫩的笑脸羞得火红一片。

    别的组合都由伴娘报数,只有她心里又羞又紧张还有几丝激动和兴奋,脑子里一片混沌,早忘了数数。

    坐在许烨磊身上的师达树,看师妮可僵硬着羞答答的样子,鬼精的男人立马猜出几分。他知道向南是中队长的情敌兼兄弟,也知道师妮可是某高官的女儿是中队长的表妹,没想到这两个人之间有猫腻,没想到这个婚礼还有这么多小插曲,真是有看头啊!

    师达树故作夸张地叫着:“哎,向南,妮可,你们两个在干吗?是负重,负重俯卧撑,妮可这样放水是犯规的,坐下去,给力点,重新开始,还要报数”

    师妮可被师达树的嚷嚷,羞得不知道把脸往哪摆了,这个时候大家一边做俯卧撑还一边看向她们,本来就全身僵硬的她被大家这么看着,全身都羞得发烫了。

    向南转过头看了眼师妮可,吓了一跳。

    这女人,有这么夸张么?

    他原来还以为师妮可心里别扭,才没选择自己,没想到她害臊成这样。

    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感觉和师妮可搭档怪怪的,师妮可一坐上来,他为了快点结束,一口气做了十二个俯卧撑,被师达树一吆喝,才发觉背上轻飘飘的,确实没有感觉到压力。

    刚发那一口气做的俯卧撑都浪费了!

    向南要晕死。

    不是后续没有力气做俯卧撑,而是,听听别组的报数,特别是孙贝贝那组已经完成任务了,自己怎么好意思拖兄弟的后退呢。

    这女人不就坐一下么,没跟男人接触过么,想什么呢,连耳根都红了。

    虽然心里别扭,向南还是一脸微笑地对师妮可道:“妮可,你别放水了,就你那身板,全部压上来都没问题。放松坐下来,看我怎么赶上他们。”

    师妮可听到全部压上来,脸更红了,低着头,咬着牙,坐在了向南的背上。

    全身被颠着,师妮可被心仪的男人这样颠着,刚才还很难为情的心一会被颠上了天空。

    和自己喜欢的人这么亲密的接触,感觉竟然这么美妙,即便是下一秒离开这个城市,她也走得不会有遗憾了。

    暗恋了两年,甜蜜里更多的是苦涩和失落,但每一次看到向南的笑脸,她又振奋了精神,只是没有希望的爱最后还是让她丧气地想离开了。至在以帮。

    没想到走之前能被他驮着,他坚硬的背颠着自己臀部,强烈的摩擦,很羞人,却又很刺激。她发现自己好喜欢这样刺激得感受,终于和他有这样暧昧的接触。

    师妮可的心在这一刻开始飘飘然,只希望向南做的慢一下,只希望这样的一起一落持久些,让自己多感受一下被喜爱的人驼着的小欢喜。

    向南平常都有锻炼,身体比不上许烨磊那么壮硕,但相对于一般的男人,譬如旁边的伴郎还是很强壮的,师妮可又瘦小轻盈,这次,他确定身上有师妮可轻飘飘地坐着,才一鼓作气,火速地做着俯卧撑,总算不会是最后一个完成任务。

    向南大声地喊着20,结束了伴郎的任务。师妮可却没有马上站起来,坐在向南的背上,觉得他实在太猛了,她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那样美妙的感觉就这么结束了。

    “妮可”向南再次回头看着在背上眼神有些飘忽的女人,不知道她又想了什么,刚才她还是忘了报数,还是自己替她报数。

    向南在心里叹了口气!

    师妮可这才发现停了下来,红着脸颊,赶紧一骨碌地站了起来。

    刘焉已经完成了,在一旁观战,看着师妮可有些狼狈地连拖带爬,故意揶揄道:“妮可是迟迟不肯坐下,但让向南驼了感觉过瘾了又迟迟不肯起来,这是心疼向大帅哥还是折腾向大帅哥啊?”

    “刘焉!”师妮可奔到刘焉的身边,掐了她一下,让她闭嘴。

    已经够羞人了,她可不好意思再听下去。今天的主角是表哥表嫂,不要把自己也整出来让大家围观。

    好在许烨磊那边的俯卧撑刚好结束,大家忙着看接新娘,就没顾及师妮可的小九九了,刘焉也不再打趣。

    做完俯卧撑,孙贝贝给他递了一条毛巾擦手,许烨磊将衬衣袖子扣上,穿上西服。

    大家没在为难他,向两边散开,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许烨磊朝孙萌萌的房间门口走去,大手一拧,门竟然是锁着的。

    李笑梅笑说:“烨磊,我们这边的规矩,得叫新娘子开门才行!”

    许烨磊抬手轻轻敲了门,低沉着嗓音:“老婆,开门”

    老婆,多美好的字眼,一次又一次从他的口中喊出来,坐在里面的孙萌萌,心底泛起一阵阵的幸福的泡泡。

    门,缓缓的打开,一个洁白的身影出现在许烨磊的眼前,精致的妆容,洁白的婚纱,仿佛一个遗落世间的精灵,美丽,可爱,让人移不开视线,迷了他的眼睛,醉了他的心。

    许烨磊扬唇一笑,长臂一伸将孙萌萌抱了起来。

    孙萌萌的小手紧紧的圈着许烨磊的脖子,四目相望,彼此的眼中,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一股股的暖流流入彼此的身体。

    一时,掌声响了起来。

    李笑梅笑道:“烨磊,时间差不多了”

    许烨磊抱着属于他的老婆向外走,众人在身后簇拥着,热热闹闹地出门。

    正当新郎和伴郎以为这就完了呢,没想到还有难题。

    要进电梯的时候,孙贝贝和其他伴娘们把电梯.门给堵住。

    孙贝贝笑嘻嘻道:“姐夫,还有一个考验,今天你必须亲自抱着我姐下楼,这也是对你的考验”

    幸好孙萌萌家住六楼,要是有个三十几楼,岂不是要崩溃。

    不得不说,这帮家伙还真能折腾。

    许烨磊二话不说,小心翼翼的抱着孙萌萌向楼梯走去,伴郎伴娘一同跟上。

    许烨磊把孙萌萌抱到楼下,虽然脸不红气不喘,但顾忌孙萌萌有身孕,一直都小心翼翼,此刻的他身上有了微微汗意。

    接到新娘子后,花车缓缓的向玉锦豪园的方向驶去。

    鞭炮齐鸣,声声震耳

    孙萌萌被许烨磊抱回家,进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拜高堂。

    孙萌萌给许大雷和童华奉茶:“爷爷,奶奶请喝茶!”

    “好,好,孙媳妇真乖!”许大雷的嘴角都快要裂到耳后根了,童华的眼角笑的快眯成一条线。

    孙萌萌又端了一杯茶给师文茹,甜甜的叫道:“妈,请喝茶!”

    “好”师文茹眉眼微弯,一脸和善的笑着。

    喝完儿媳妇奉的茶后,许大雷和童华,师文茹每人都给了孙萌萌一个红包,算是改口费。

    许烨磊的大舅妈和二舅夫妇也都在场,孙萌萌一一奉茶,也收到了舅舅舅妈们给的改口费。

    许烨磊的大舅妈,也是师妮可的妈妈,端来一碗甜品,对许烨磊笑道:“烨磊啊,你喂孙萌萌吃甜品,希望你们今后的小日子跟甜品一样,甜甜蜜蜜的。”

    许烨磊端着碗喂孙萌萌吃甜品,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小娇妻,此刻的他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吃完甜品后,时间也差不多了,新郎新郎,及家人,伴郎伴郎们纷纷上花车前往酒店。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秋高气爽,艳阳高照。

    虽然是个低调的婚礼,但整个现场布置,处处显示了温馨和浪漫,礼花沿着墙壁错落有致摆放着,鲜艳喜庆的的花束在顶端逐渐合围,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型,中间镶嵌了一副婚纱照,照片上身穿新郎礼服的许烨磊嘴角含笑,黑眸明亮,俊逸卓绝的面容让人移不开目光,而他身旁那身穿婚纱的女人抱着一束鲜花,微眯着眼睛,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甜蜜的气息。

    观礼宾客都是两家的朋友和亲戚,个个谈笑自若,个声鼎沸,好不热闹。。

    婚礼的仪式在酒店的二楼举行,大堂已经坐满了人。除了这些还另外包了三楼,给特种兵还有许烨磊的大舅及随行官员。

    踏正吉时,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有请新郎,新娘!”

    婚礼进行曲那神圣又优美的曲子在大堂响起,众宾客都静.坐在位置上,目送一对新人缓缓走过红地毯。

    长长的婚纱扫过红地毯,十分亮眼,她此时此刻,眼前的新人是那么般配,那么的登对!

    在婚礼进行曲中,在无限的幸福的包.围中,彼此间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一步一步的礼堂的礼台走去。

    四目相望,在彼此的眼中,在彼此的心间,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两人来到司仪面前,温馨浪漫的婚礼仪式拉开了帷幕。

    “许烨磊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孙萌萌小姐为妻,从此遵守婚姻圣约,照顾她,爱护她,尊重她,无论疾病、健康、祸福、贫富,都对她不离不弃,直至永远?”婚礼司仪宣颂着。

    “我愿意!”许烨磊那俊美无铸的面容洋溢着浓浓的喜悦和幸福,回答得无比坚定而大声,语气难掩兴奋和激动。

    “孙萌萌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许烨磊先生为妻,从此遵守婚姻圣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祸福,贫富,都对他不离不弃,做他妻子直至永远?”

    “我愿意!”身着洁白美丽的婚纱的孙萌萌,侧过脸,看着眼前的许烨磊,眼眸透着浓浓的爱意,坚定的回道。

    美丽的誓词,是象征一生忠贞的爱情,也是一生的相依相守。交换戒指的那一刻,将永远印证对彼此之间的挚爱和庄严承诺。

    与他携手未来,永远相伴相随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婚礼仪式结束后,婚宴正式开始,许烨磊携着孙萌萌带着她们的酒保伴郎伴娘,一群年轻的帅哥靓女浩浩荡荡地挨桌敬酒。

    除了他们还有李笑梅,许大雷陪着边敬酒边介绍着亲戚,后面还跟着两个摄影师全程追踪他们婚礼的每一刻。新娘的酒都用果汁代替,许烨磊也没多喝,亲戚朋友这边,到各桌说说道谢的话,混个熟脸走过场,大家也理解,请这么多人一桌桌地喝就是酒量好肚子也要撑爆。

    就是蜻蜓点水般走过场,也花了近一个小时,孙萌萌走得有些腿软了,结婚真累,但让这么多人见证自己和心爱的男人走到了一块却又很幸福。

    终于把二楼的宾客都敬了一遍,孙萌萌走得又累又饿,悄声地对许烨磊道:“老公,程序走完了,可不可以吃东西了”

    “嗯,先填点肚子,等会还要打一场硬战,我的战友估计等着把我灌倒呢,让他们自己先互相喝,等到他们喝得差不多再上去走一圈.”许烨磊笑着道,结婚就这么一次,累点也没关系,就是心疼有身孕的老婆吃不消。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5000字)奉上。。。今天暂时(0字)更新,明天见。。。还请大家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投月票,谢谢大家!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